【唐子】三权分立依然是人治

——兼论韩寒起诉质疑者

2012-05-25 03:13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拿下周永康、废除政法委,整肃公检法,并没说不让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怎么能以自己为真理标准,断定整肃是错误呢?为什么不先自省?中共左派掌权,是最坏的寡头制人治,右派掌权,是次坏的僭主制人治。“三权分立”是理性议事、机制扯皮的人治。这都有历史安排的定数,最后是宗教不干预国事。美国共和民主的宪政或英国虚君共和的宪政,把共产党的邪教式全民宗教政治阻隔在中国和朝鲜。韩寒和麦田目前应该抛弃前嫌,共同质疑中共的统治罪过问题。2012年我们需要择善弃共迎新生。

周永康通过政法委“领导”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的恶行被披露之后,必须拿下他的呼声高涨,整肃公检法以免坏人干坏事没底线和助纣为虐。这样说显然是合乎西方法律制度的历史演进和逻辑思维的,却立刻有人在网上跟贴给予训斥:“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中国应该三权分立,让司法独立,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单纯整肃公检法是治标不治本的蠢办法,其结果还是人治。”听这训斥多独断。

整肃公检法的主张并没说不让三权分立和司法独立,怎么就断定“整肃”是错误的呢?不整肃公检法使之与政法委脱钩,不废除政法委,公检法三权如何能够分立?为什么一个“钱币”的一面非要除掉另一面,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这样训斥人的说法,欧洲从19世纪起就越来越少了,几乎是自以为真理在握、比上帝还上帝的马列主义者及其传人,才会在现在仍然这样说话。“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这句话不也只是一种说法,都是一种说法,就好像东南西北的四个窗口的一个窗口,哪个窗口又比别的窗口能看到更多的风景呢?说别人是错的,断言自己是正确的,这是共产党“伟光正”的自诩。

中国应该三权分立……”。这里所说的中国是指中共统治大陆这63年,这63年大陆工农依赖中共,抢夺城乡老板和地主的工厂、公司、土地、私产,跟随共产党不断犯错误甚至刑事罪恶。这样承传中共的错与罪,从一开始就有梁漱溟们批评指正,公检法合成中共中央政法领导小组和政法委指东挥西的搞运动,杀人害人直至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卖钱。这样的罪恶没清算或者还默许着,那么如何保证自己是正确的呢?政法委和中共中央还在天天违法捆绑公检法,如何能让司法独立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这几句话到处见疏漏,该先自省才对。

中共无论左派或右派都是把共产党专政当成社会秩序的来源,那么斗争的逻辑就是“你错我对”,所以才有“这种说法是错误的”这样的训斥,被训斥者因为也是中共一派,不会心甘情愿被专政,必定要奋起还击,结果就是“你死我活”。所以无论左右哪派,“单纯整肃公检法”的确“是治标不治本……结果还是人治。”也就是说,中共无论毛家帮、林家帮、邓家帮、江家帮,离开中共这块牌子,没有组织部、宣传部、军警部队的支持,什么帮都如同鸟与兽般乌合之众。依靠中共牌子,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寡头制、僭主制两个坏东西:最坏和次坏的人治。

即使真正依照法国孟德斯鸠“以权力制约权力”的“三权分立”政治体制,依然还是人治。因为三权分立的欧美国家还是人类的社会,议会辩论、检察官公诉、警察办案、法官审案、监狱关人,都是人在做事,没有上帝在人间之外的高瞻远瞩和超越红尘的高度,受历史、认识、派别等人的局限,带着私情在治国。

无论三权分立的国家,还是君主集权、一党专政的国家,或者多党轮流或混合执政的国家,都是人在治国,不是神在治国。而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政府,看荷兰由共和制到君主制、西班牙由君主制到共和制再到君主制、英国由君主制到专制再到宪政再到美国独立后形成的共和民主宪政,并没有数学和几何公理似的确定性,却有历史安排的定数,用中国话语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因素的综合结果。欧美今天不再是全民宗教的理论化、政治化、邪教化状况,而是宗教不干预国事。

当然,以美国为典型的共和制下的民主宪政虽然还是人在治国,却有法律和制度的限定,使僭主制、寡头制被多党公开竞选、轮流执政和新闻监督所遏制,使美国共和民主的宪政或英国虚君共和的宪政,成为现代公民政治的两大类别。这就在相当的程度上把共产党的邪教式全民宗教政治(跟毛泽东参与暴乱整人的僭主政治,或被邓小平设计权钱交易的寡头政治)阻隔在东北亚的中国和朝鲜。

于是在中国去年和今年之交,就出现了韩寒和中共官方握手言欢的现象。对此有很多人论述。在《“韩寒”在崩溃边缘》一文中,曹长青侧重论证了民间舆论质疑和监督韩寒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指出:“韩寒是靠言论,靠抨击时弊的言论赢得了中国老百姓的人心”,但成名而有了权力后,却“一被挑战,就受不了,就要告上法院”,试图起诉质疑他抄袭和代笔的人。不敢面对指责。曹建议韩寒“接受一场作文考试,一次有媒体监督的专家提问”以澄清抄袭和代笔的指责。

对韩寒由于是在中共极权专制统治的艰难处境下质疑,民间把本该强烈质疑中共63年的罪过的声音转到对韩寒创作真假的质疑,这是避重就轻。我个人以为,麦田目前应该质疑的不是韩寒的抄袭和代笔问题,而是中共的统治罪过问题。质疑中共可减轻中共对高智晟、陈光诚以及韩寒的迫害和挤压,是人民在2012年的重要时刻对中共该出声时出声的正义之举,至于麦对韩的质疑完全可延后。

中共派系之间的整肃人治,是极权专制暴政。三权分立不是暴政是理性人治。2012年,中国大陆需要的是全民抛弃意气用事和私情争执而全力讨伐政法委的迫害血债,进而讨伐中共63年的暴政血债,解体中共使“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类社会真正强大的是善,恶是虚弱的。

无论苏共还是中共的红军,被整肃者说千道万,一句话,就是在为选择中共付出必须支付的代价,轻则苟活,重则丧生。2012年我们需要择善弃共迎新生。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