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在中国谁该被关进笼子?

——读《把野兽关进笼子》

2012-05-25 23:43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慕容雪村说:中国让人哭笑不得,最美丽与最肮脏同在。他用“这个国家”由领导决定案子输赢及选举的最终结果,用孤儿院强卖婴儿、报纸和电视为政府做广告、学校教人愚蠢和效忠政府、学问为所谓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等感性的事实,让我们看到中共所建造的阶级社会的邪恶:官员、民工的身份世袭不变,政府鼓励告密,各阶层乃至夫妻都互不信任,成年人“活在未成年状态”,每个人都对谎言习以为常,骗子越来越多,写作成了危险的事,官僚缺乏创造力,法律是平民的枷锁,军警维护官僚统治。自由和人权不如中共维权重要。中共如同野兽,强迫人民信仰它、感谢它,把美的变成丑的,自己越来越坏,把一切变成权谋,最终把整个国家的拖入全民皆敌人的可怕灾难之中,必须被关进笼子天诛地灭。

慕容雪村在奥斯陆曾做了一场演讲,说:中国让人哭笑不得,同有最美丽的心灵与最肮脏的生涯。结合上下文,慕容所说的中国,特指中共领导的中国大陆,跟民国台湾无关。这样说来,在中国谁该被关进笼子,那当然是中共了。可这话又让很多人不爱听,尽管是实话。

哲学家通常说的是忘形得意的抽象话语,不在感觉中。作家则说的却主要是慕容在中央民族学院所说的“有知觉、能感受”话。慕容说的中国就是他生活的大陆,用“这个国家”代替。这个国家有含有三聚氰胺的奶粉,有用避孕药喂大的鱼鳖虾蟹、用大粪熏制的臭豆腐,还从下水道中提炼食用油卖给每个家庭。慕容显然很以国家出现这些事为耻,厌恶这些行为。

慕容跟很多人以“我们国家”或“我的祖国”跟中共纠结不清不同,特地跟中共划清界线。这个国家由领导决定案子输赢,人在看守所内带着满身的伤痕死去会被说成捉迷藏、做梦、发狂、喝水而死;发展城市由拆迁队强拆除别人的房子,直至逼人下跪、自焚;选举的最终结果由上级决定,一位当了50几年的代表,因永远举手赞同上级而过上了舒适的生活。慕容说这段话,是特意向听众表明,中国大陆当代的“领导”和“人大代表”不能代表他。

慕容说:这个国家的政府机构公开买有智力障碍的病人到工厂和矿井中,计划生育机构强迫孕妇堕胎,孤儿院强卖婴儿到外地甚至外国,报纸和电视为政府做广告,学校教人愚蠢和效忠政府,活在未成年状态;学问必须为所谓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据此创建出壁垒森严的阶级社会,一个身份主导型社会,官员的儿孙依然做官,民工的儿孙依然是民工;鼓励告密,全民互相怀疑:民众不相信政府,员工不相信老板,学生不相信老师,妻子不相信丈夫。

这说明慕容已经清醒地意识到一些什么事情,中国大陆今天的许许多多邪恶的事是一些人和组织通过特别的邪念和恶行干出来的,硬跟自己牵扯在一起非常危险。这就是理智。诚如慕容反对中共的学校教育所说,他是不企望被教育成愚蠢和效忠政府的政治奴才。在他看来,这是“活在未成年状态”,学问政治化被官员导向和垄断,政府把人民当成敌人很愚蠢。

这个国家每个人都对谎言习以为常,骗子越来越多;写作成了一种危险的事,许多话不能说,出版书要经过政治审查;官员可以干想干的任何事情包括把卫星送入太空,人民中最贫穷的家庭却无能力吃一次麦当劳。这个国家法律成为权贵的利器和平民的枷锁,官僚极度缺乏创造力,军警维护的是官僚统治,政府的职责不是维护公民的人权而是政权的稳定。

我一直把慕容定位为一个作家,因为他说话相对感性。一个作家说话较多意象性词语,是必备的素质。这并不等于说他没有理性的思辨能力。当然由于党文化,思维会被误导。

这个国家这糟糕的制度,是丛林法则、儒家权谋和共产主义的混血产品,它虚荣、蛮横、自视甚高、从来不会认错,一切好事都是它领导的,一切坏事都是因为背叛了它的领导。它主宰一切,只允许信仰它、感谢它,把美的变成丑的,最终把整个国家拖入可怕的灾难之中。这个国家并非没有底线,它以你我为底线。它因为我们的努力而越来越坏。

这是慕容雪村在奥斯陆演讲说的最给力的话,却也最为含糊。这里的“这个国家”其实就是统治中国大陆最近这63年的“中国共产党”,不能让清朝的爱新觉罗氏皇族和民国的中国国民党对此负责,更不能让儒家为此负责。这63年,中共一直把“人”定义为“动物”,在历史和社会发展史中跟“野兽”归为同类,跟儒家讲的“仁义礼智信”五伦常中的人不同,倒是跟佛教中的“阿修罗”(魔鬼)视人为兽类的思维如出一辙。“丛林法则”不是中华本土的思维,事实上,在地球上也是从英国近代霍布斯的狼人说和达尔文的进化论来的。

把儒家说成“权谋”,其实就是中共的邪恶阴谋。“儒”字是“亻”的偏旁与“需”字组合而成,说的是儒家《易经》第五卦“需”之“天上云”卦象的义理:君子以饮食宴乐。这是说一个男人启蒙育德后成为大人的过程:做人始终要诚信,在郊野、沙滩、泥土、血泊中要有不同的等待心境:有恒心、能承受诽谤和盗寇伤害,能爬出血泊中,不被酒食乱性,遭遇不速之客时要怀柔敬之。“需”卦以“天上云”为象征,说儒生处世之理,很是智慧。

云来了,下雨尚待时日。由云而雨的过程中,人必须吃喝,十几年、几十年心智不能成年的人就可能玩物丧志而损德行成为行尸走肉,从而做坏事成为刑事罪犯。修君子则可避免犯罪。需卦“天上云”之“物象”蕴含君子饮食宴乐的道理:有诚信有恒心,终有好日子。

这说的是什么?是做人的真理。这何曾有丝毫权谋?把儒家权谋与“共产主义”牵扯,是从幼儿园“我爱北京天安门”、“红星照我去战斗”、“血染的风采”等红歌中就混进来的党文化教育所致。风花雪月中人,因为中共的存在,思想难免血腥味。中共的共产主义运动充斥斧头砍杀、镰刀毁灭的暴力。例如《红岩》小说居然将中共拿竹签钻手指的酷刑栽赃给重庆政府,美化江姐这个以色相发展党员的女人。这就是中共不惜捏造的权谋,让人恨国民党。

权力如同猛兽,必须把它关到笼子里。两千多年前,孔夫子说: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做现代公民,更应该批评、监督无道之邦,使之有道,批评、监督有道之邦,使之更有道。我不是阶级敌人,不是颠覆分子,我只想批评这糟糕的制度,把野兽关进笼子。

慕容全文没提中共,但到处是中共。权力野兽非中共莫属。有人认为这是指官员。可细想中国历朝,有这种以外来文化殖民作恶、毁灭民族的中共官员?没有。可以说中共实乃野兽,被古代大禹治水逐出华夏的共工凶神,从苏俄回来复仇的,必须被关进笼子天诛地灭。理说玄了,难以理解。但按照中共的行事,就是天道治它关它。我们能做的就是醒悟离开它。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