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确系岳飞所作(图)


 

                               岳飞

                                      明·佚名《岳飞像》

南宋抗金英雄岳飞填有一首脍炙人口的《满江红》词,这就是:

《满江红》·述怀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一、赏析

岳飞(1103--1142年),是南宋爱国名将,字鹏举,相州汤阴(今属河南)人。宣和四年(1122年)应募从军守边,其后在抗金战斗中屡立战功,官至枢密副使。

该《满江红》是一首传诵千古的爱国名篇。抒写了抗金英雄岳飞满腔忠义奋发之气,应作于主和派猖獗、北伐受阻之时。开篇的“怒发冲冠”三句就出语不凡,引用了《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中“怒发上冲冠”的典故,描写了作者登高临远、俯仰天地时不可抑勒的悲愤之情,以及誓死抗敌的决心;“三十”两句,既概括了自己坚苦卓绝的抗金历程,又表现了对能否完成大业的忧虑;“莫等闲”二语,则直言率语,既是大声疾呼,又是自我砥砺,表现出对振兴民族的高度使命感、紧迫感,有极强的感召力,足以警玩起懦,使壮士为之鼓舞。

下阕明言国耻未雪,作者誓将扫平狂虏,重整山河以报效王室的耿耿孤忠,作穿云勒石之声。“靖康耻”三句,是作者不忘民族耻辱,并以此为动力,浴血奋战,恢复中原。“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两句,是指作者要扫平金国。“贺兰山”有两座,一座在今宁夏境内,一座在今河北磁县。北宋末年,河北磁县的贺兰山被金国占领,故常用贺兰山来指代金国,如北宋姚嗣宗《书驿壁》有“踏碎贺兰石,扫清西海尘”的诗句,其中的“贺兰”当指金国,“西海”当指西夏。岳飞在这里当化用了姚嗣宗的诗意。“壮志”二句:抒发了作者奋勇杀敌的决心和勇气。语本《汉书·王莽传》校尉韩威进曰:“以新室之威而吞胡虏,无异口中蚤虱。臣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不赍斗粮,饥食虏肉,渴饮其血,可以横行。”

最后的“待从头”两句,则表示了忠君思想。此词通篇为爱国英雄真诚、壮烈的剖白,决非大言书生的欺世之谈,因而感人至深。沈际非评曰:“胆量、意见、文章悉无今古”(《草堂诗余正集》);陈廷焯赞云:“何等气概,何等志向!千载下读之,凛凛有生气焉”(《白雨斋词话》)。


二、怀疑《满江红》作者的原因和现状

《满江红》一词,激情喷涌,震撼人心,已和岳飞的名字连在一起,并成为千古绝唱。然而到了20世纪30年代,以余嘉锡、夏承焘为代表,认为《满江红》不是岳飞真作,疑为明人所伪托。此议一出,曾在60年代初,80年代初,掀起两次争论。怀疑《满江红》词非岳飞真作的看法是:

其一,岳珂所编《金佗粹编》、《鄂王家谱》都没有收录《满江红》词。而且在明弘治间赵宽所书《满江红》词碑之前,从未见到过此词在世间的流行[按:赵宽所书《满江红》词碑,立于杭州岳庙内,时间是弘治十五年(1502年)。

其二,认为此词很可能是“那位在贺兰山大破鞑靼的将军王越所作。王越是一位老诗人,是一位有文学修养的大将,身份和岳飞很相似……这词若不是他作,也许是出于他的幕府文士?”(夏承焘语)

其三,怀疑论者还在词中提出“三十功名尘与士,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不可能在自己的词作中引用自己的典故。提出“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贺兰山”在西夏,岳飞没有经历过的地方,不可能在词作中使用这样的词语等。

认定《满江红》词是岳飞所作的专家学者有邓广铭、王瑞来等。他们的论点:

一是认为《满江红》表述的思想感情和那种慷慨激昂的风格,和他被《金佗粹编》收录的若干题记、诗词中的情感、风格基本一致,说岳飞写不出这样的词作是站不住脚的。

二是从汤阴岳飞庙发现王熙天顺二年(1458年)所书《满江红》词碑,早于赵宽所书《满江红》碑44年,可见有人说赵宽所书此词(收在明嘉靖十五年徐阶所编《岳集》)之前,未曾见过此词出现的说法,便不攻自破了。

至于说《满江红》可能出自王越之手,更属无稽之谈。王越生于1423年,他先后在西夏与敌军交战的年代最早是成化八年(1472年),最迟是成化十七年(1481年),而王熙所书《满江红》词是天顺二年(1458年),所谓“那位在贺兰山大破鞑靼的将军王越……和岳飞很相似”云云,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三是说,明以前,尤其是元人杂剧不曾引用《满江红》中语句,那么元人杂剧的《岳飞破虏东窗记》第三折中有《女冠子》一词:

怒发冲冠,丹心贯日,似天怀抱激。功成汗马,枕戈眠月。殿取金酋伏首,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空愁绝,待把山河重整,那时朝金阙。

由此可见,曲作中有的用了《满江红》词的全句,有的句子是演变而来,怎能说这不是明代之前就有《满江红》词流传的证据。

至于说岳珂《金佗粹编》未收,就否定《满江红》为岳飞所作。邓广铭说,那首《驻兵新淦伏魔寺壁》:

肝气堂堂贯斗牛,誓将直节报君仇。
斩除元恶还车驾,不问登坛万户侯。

《金佗粹编》就没有收,而是出自宋人赵与时的《宾退录》。而《满江红》不能因岳霖父子没有收集到就怀疑别的人也不可能收集。

关于词作中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两句,正与岳飞的生平事功十分吻合,若把此词作者定为王越,而且定为贺兰山捷后所作,那么此时的王越已经70余岁,“三十功名”改为“七十功名”才对。而且“八千里路”之句也与王越行踪不符。若为他的幕府文士之作,这两句就更全无着落了。

至于“贺兰山”,李文辉在《从“贺兰山”看〈满江红〉词的真伪》中说:“以贺兰命名的山脉有两座。其一在宁夏境内;另一则在河北省磁县境内。《满江红》词显然指的是后者。”邓广铭说:《满江红》词作所有“贺兰山”、“匈奴”全是泛说、泛指,不能因此责备作者“方向乖背”。

最后,《关于岳飞〈满江红〉词讨论综述》的作者龚延明说:“历史既然已把《满江红》词铸成岳飞爱国精神的载体,中国人民仰慕民族英雄岳飞精神,它和岳飞名字联在一起的地位,是决然不可动摇的。”

三、赠词及和词证明《满江红》确为岳飞所作

在1998年以前不久,发现了两首重要的《满江红》词,这就是:

《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

岳飞

怒发冲冠,想当日,身亲行列。实能是,南征北战,军声激烈。百里山河归掌握,一统士卒捣巢穴。莫等闲白了少年头,励臣节。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金城门阒。本欲饥餐胡虏肉,常怀渴饮匈奴血。偕君行依旧奠家邦,解郁结。

《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

祝允哲

仗尔雄威,鼓劲气,震惊胡羯。披金甲,鹰扬虎奋,耿忠炳节。五国城中迎二帝,雁门关外捉金兀。恨我生手无缚鸡能,徒劳说。
伤往事,心难歇。念异日,情应竭。握神矛闯入,贺兰山窟。万世功名归河汉,半生心志付云月。望将军扫荡登金銮,朝天阙!

过去,有人从岳飞《满江红》中有贺兰山,而贺兰山在宁夏,远非抗金前线而怀疑《满江红》非岳飞所作。其实,贺兰山有三座,一座在宁夏,一座在江西,一座在河北磁州。而岳词中所指的是河北磁州的贺兰山,正在抗金前线。这两首《满江红》的发现,正有力地证明了传诵千古的《满江红》系岳飞所作:《满江红·与祝允哲述怀》系初稿,在得到《满江红·和岳元帅述怀》后,岳飞吸收了和词中的语句和词汇,再加工而成。

四、余论

岳飞出生贫寒,但他刻苦求学,练就一身武艺,并精通兵法。当金兵南侵时,他应募出征。在抗金战争中,因富有韬略,他从士兵逐渐成长为南宋一位抗金名将。他所统率的军队称为“岳家军”。因岳家军作战勇猛,军纪严明,金军闻之丧胆,哀叹道:“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后岳飞准备率军渡过黄河,直捣金国老巢黄龙府时,南宋皇帝赵构害怕岳飞抗金成功后,难以控制,于是下十二道金牌令岳飞班师。岳飞想报国,但也忠君,只得哀叹“十年功劳,毁于一旦”,挥泪班师。岳飞到了南宋京城杭州后,宰相秦桧奉南宋高宗皇帝赵构之命,于1142年1月27日,将岳飞赐死。

孝宗时追谥武穆,后改谥忠武,宁宗时追封鄂王。岳飞虽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但已为南宋争得了半壁江山。而且,他所填的《满江红》,苍凉悲壮,慷慨激昂,不知激励了多少志士仁人出征奋战,保卫国家!虽然在岳飞之前有柳永、苏轼,之后有辛弃疾等词家圣手,但柳永是一位落魄词人,其词格调不高;苏轼虽然开创了豪放派词风,但他仍只是一个文人,其词与政治、与国家大事关系不大;辛弃疾是一位政治家和军事家,更是一位以词为家的伟大词人,但他没有一首词能与岳飞这首《满江红》相比。所以,岳飞这首《满江红》,乃是独领风骚几百年之作。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