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毛泽东最愚蠢的错误(图)

2012-06-22 15:37 作者: 陶渭熊

手机版 正体 4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57年反右运动

反右——最愚蠢的政治运动

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已经过去55年了。

当我们反思55年前这场政治运动的时候,不难发现,它是一场最愚蠢的政治运动。

说它愚蠢,是因为:

首先,反右运动是与世界文明背道而驰的反智行为。人类社会的文明进步,最根本的动力,是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文化知识的提高。而科学文化知识的载体是知识分子:科学家、工程师、文学家、艺术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以及传播这些知识的教师、教授、学者、专家。放眼世界,凡先进文明的国家,无不以促进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发展文化事业为头等大事,无不鼓励知识分子的发明创造,无不给予知识分子以优厚的物质待遇和崇高的社会声誉;惟其如此,方能国运昌盛,社会稳定,人民安康。这是社会潮流、人间正道。而反右运动的锋芒所指,正是代表社会文明进步的知识精英!因为在反右运动的策划者、发动者毛泽东看来,能够对他的皇权专制、独断专行、倒行逆施进行监督批评,“说三道四”的,就是这些人!

本来,在一个健康的、有起码民主的社会,知识分子的参政议政,批评建言,正是社会前进的推动力量,于国、于政、于党、于民,都善莫大焉。然而毛泽东眼里,这些人正是他复辟专制统治的绊脚石,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不择手段横加剿灭。在剿灭知识精英的手段中,经常惯用的,就是借用工农群众的名义。“工人阶级说话了”,“贫下中农痛斥右派分子”之类的叫嚣在反右运动中充斥所有报刊杂志。这种伎俩,不过是挑动工农群众仇恨知识分子,制造社会分裂;愚弄工人农民上演一出以无知整有知,以愚民整智民的闹剧而已。所以,反右运动,正是与世界文明潮流背道而驰的反智逆流。

反智行为的恶果,是封住了所有知识分子的嘴巴,万马齐喑,为毛泽东愚民政策的推行“扫清了道路”。于是自欺欺人的“大跃进”就在中华大地轰然而起。“15年超英赶美”,“一天等于20年”,“不怕办不到就怕想不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粮食亩产几千斤、几万斤、几十万斤、上百万斤,“粮食多了吃不完怎么办”,“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这些常识范围之内的胡言乱语和白日梦呓,成为最时髦的豪言壮语,从中央到地方,从党魁到百姓都趋之若鹜,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那怕是哼一声,瞪一眼,说一声不。当大跃进的牛皮破裂后,是生产力的全面破坏和哀鸿遍地饿殍盈野,4000万具饿死鬼填充沟壑!这就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的“丰功伟绩”!而其“功劳”,正是源于1957年反右运动的愚蠢行为。

但是千万生灵涂炭也未能使反智行为的制造者丝毫醒悟,反而在愚蠢的道路上“昂首阔步”。于是有了彻底毁灭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文化大革命”。知识分子受到更普遍更深重的灾难,全部被打为“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白卷英雄”,“五七道路”,“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等等,凡一切能够逆转历史车轮前进的行为,都被冠以“革命”的时髦美名,都是“崇高”的奋斗目标和“革命理想”。可是残酷的现实并没有因为声嘶力竭的革命口号而变得美好,反而使愚昧的国人变得更加愚蠢。明明国民经济已经濒临破产,还要自欺欺人“形势大好,不是小好,而且越来越好”;明明被剥削被压迫,人人没有自由,成为只会高呼“万岁”的奴隶,还要妄想“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被压迫人民”;明明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饿得来肚皮贴到了背脊骨,还要“反修防修,防止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明明被世界潮流远远地抛弃,还觉得“生活在幸福的毛泽东时代”……。十亿人民失去了起码的思辨能力,变成了只能说话的工具。反智行为,愚民政策,能够达到如此登峰造极,不能不说是毛泽东的“伟大、英明”!而其“功劳”,仍然是反右运动的愚蠢恶果。

其次,毛泽东因反右运动而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在反右运动之前,毛泽东已发动过好几场全国范围的政治运动,比如暴力土改运动,杀了几百万、吊打了几千万地主;比如镇压反革命运动,杀了几十万,关了几百万“反革命分子”;比如三反、五反,被斗争的干部、工商界人士、小商小贩更不知有多少。但是在这些被迫害的人群中,虽然一些人也有较高的文化知识,但多数人读书不多,有的还是半文盲甚至不识字,他们整体的知识水平,特别是文字能力都不高。他们被整了也就被整了,知道受苦受难爱冤屈,但怎样的苦难怎样的冤屈,他们说不明道不清,一肚子苦水无法倾倒出来;随着生命化为尘土,他们的苦难也像烟云一样飘散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没有记录下来以遗后世,以警后人。直到今天,大家都知道这些运动的残暴,但是怎样的残暴?却没有有力的史证,缺乏具体的历史细节;特别是土改那样残忍的社会变革,今天我们知道多少细致入微的情节?知道多少当年的真实?知道多少名为我们的敌人实则是我们的同胞、祖先,受到怎样的折磨和迫害?……我们对这些运动的理解,不过是历史教科书上那一点点可怜的,已被掩盖了真相,被“党化”了的“知识”。只知道那些已经远离我们的政治运动的“伟大正确”,而真实的历史,恐怕历史学家也一头雾水。

但是反右运动有所不同。反右运动迫害的知识分子,不仅能说,还能为文。他们能够把二十多年的苦难记录下来为历史留下真实。在毛泽东看来,把右派分子一个个地揭发出来,批判斗争,批倒批臭,戴上帽子,交群众监督管制,押送劳教场、劳改场劳动改造,剥夺他们的话语权、著作权、出版权,只准他们规规矩矩,不准他们乱说乱动。这样,一切的疯狂作恶和他制造的人间苦难,就像沼气池中的发酵物一样掩盖得密不透气,让受害者无法开口,让亲历者逐渐消亡,让后人无从知道,“光伟正”就永远的“奉天承运”。

但是让自以为聪明得计的毛泽东始料不及的,对于反右运动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最无耻的文字狱,早已引起了全世界的共愤和一致声讨。

在海外,早有学者从政治学、伦理学、法理学各个层面对于反右运动进行深入研究并取得了丰硕成果。例如宋永毅先生建立的“反右运动资料数据库”搜集的反右数据就超过2000万字,还有丁抒的《阳谋》,胡平的《禅机》等专著;2007年在美国两次召开反右50周年研讨会,并出版大量的反右回忆录。这些文献总字数超过3000万言,使反右运动大白于天下,全世界已经看清了“英明伟大”掩盖下的毛泽东暴行。

在国内,有良心的学者如钱理群先生倡导的“五七年学”,如杜光先生、谢韬先生、钟沛章先生、朱正先生等一大批学者对反右斗争的研究;香港“五七学社”搜集的反右资料、右派名录,出版的《五七右派列传》及其他专著;还有大批作家如邵燕祥、刑同义、杨显惠、张先痴、陆清福……等,或记录亲身的苦难,或走访幸存的当事人,让被蒙蔽已久的国人终于了解“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惨无人道!这些出版物也在数千万言之上。

更有甚者,虽然遭受身心迫害的右派,死的死,亡的亡,剩下的已不及当年的零头,虽然他们已七老八十伤病缠身,但是他们追求历史真实的那份执著,那份孜孜以求粉身碎骨都不怕,要留真相在人间的精神,更让毛泽东的罪恶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近年来民间刊物《往事微痕》、《巴山夜雨》、《黑五类忆旧》中的一些内容,以及曾经出刊过的《往事微痕丛刊》等刊物,让幸存的右派分子终于有了诉说和发表他们苦难的机会。自这些刊物创刊以来,《往事微痕》已出版近100期,加上《巴山夜雨》、《黑五类忆旧》和《往事微痕丛刊》,总字数在1500万以上。这些刊物刊载的文章,大多数是非专业作家的作品,文字可能缺少文采,表达也非尽善尽美,但是这些来自社会底层右派平实的语言和具体的诉说,让无声的历史生动而鲜活,胜过任何辞藻华丽的空洞说教。难友们对亲历苦难的记叙,字字血,声声泪,情真意切,是对毛泽东反人类暴行的揭露、批判与控诉!

以上各种有关反右运动的文字,卷帖浩繁,少说也在5000万字以上!这是世界范围内规模巨大的、空前未有的对毛泽东反人类罪行的揭露和批判。世人共愤,万夫所指,是人类历史的空前壮举!其深度、广度与规模,已远远地超过对希特勒、斯大林等法西斯魔头的声讨。这是毛泽东自己因反右运动的愚蠢行为,永远地、牢牢地把自己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反右运动从短期效应——十几年,几十年——来看,毛泽东是胜利者;他在高兴,在狞笑。但是他高兴得太早了,因为他犯了一个最低级、最愚蠢的错误:他迫害的是能够记录历史的知识分子!他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为反右运动五十五周年而作)

来源:观察网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