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右:毛澤東最愚蠢的錯誤(圖)

2012-06-22 15:37 作者: 陶渭熊

手機版 简体 4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1957年反右運動

反右——最愚蠢的政治運動

1957年毛澤東發動的反右運動,已經過去55年了。

當我們反思55年前這場政治運動的時候,不難發現,它是一場最愚蠢的政治運動。

說它愚蠢,是因為:

首先,反右運動是與世界文明背道而馳的反智行為。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最根本的動力,是科學技術的發展和文化知識的提高。而科學文化知識的載體是知識份子:科學家、工程師、文學家、藝術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政治學家,以及傳播這些知識的教師、教授、學者、專家。放眼世界,凡先進文明的國家,無不以促進科學技術的進步與發展文化事業為頭等大事,無不鼓勵知識份子的發明創造,無不給予知識份子以優厚的物質待遇和崇高的社會聲譽;惟其如此,方能國運昌盛,社會穩定,人民安康。這是社會潮流、人間正道。而反右運動的鋒芒所指,正是代表社會文明進步的知識精英!因為在反右運動的策劃者、發動者毛澤東看來,能夠對他的皇權專制、獨斷專行、倒行逆施進行監督批評,「說三道四」的,就是這些人!

本來,在一個健康的、有起碼民主的社會,知識份子的參政議政,批評建言,正是社會前進的推動力量,於國、於政、於黨、於民,都善莫大焉。然而毛澤東眼裡,這些人正是他復辟專制統治的絆腳石,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不擇手段橫加剿滅。在剿滅知識精英的手段中,經常慣用的,就是借用工農群眾的名義。「工人階級說話了」,「貧下中農痛斥右派份子」之類的叫囂在反右運動中充斥所有報刊雜誌。這種伎倆,不過是挑動工農群眾仇恨知識份子,製造社會分裂;愚弄工人農民上演一出以無知整有知,以愚民整智民的鬧劇而已。所以,反右運動,正是與世界文明潮流背道而馳的反智逆流。

反智行為的惡果,是封住了所有知識份子的嘴巴,萬馬齊喑,為毛澤東愚民政策的推行「掃清了道路」。於是自欺欺人的「大躍進」就在中華大地轟然而起。「15年超英趕美」,「一天等於20年」,「不怕辦不到就怕想不到」,「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糧食畝產幾千斤、幾萬斤、幾十萬斤、上百萬斤,「糧食多了吃不完怎麼辦」,「跑步進入共產主義」……這些常識範圍之內的胡言亂語和白日夢囈,成為最時髦的豪言壯語,從中央到地方,從黨魁到百姓都趨之若鶩,而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那怕是哼一聲,瞪一眼,說一聲不。當大躍進的牛皮破裂後,是生產力的全面破壞和哀鴻遍地餓殍盈野,4000萬具餓死鬼填充溝壑!這就是中國人民的「大救星」的「豐功偉績」!而其「功勞」,正是源於1957年反右運動的愚蠢行為。

但是千萬生靈塗炭也未能使反智行為的製造者絲毫醒悟,反而在愚蠢的道路上「昂首闊步」。於是有了徹底毀滅中華五千年文明的「文化大革命」。知識份子受到更普遍更深重的災難,全部被打為「臭老九」,「知識越多越反動」,「高貴者最愚蠢,卑賤者最聰明」,「白卷英雄」,「五七道路」,「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工人階級領導一切」,「貧下中農管理學校」……等等,凡一切能夠逆轉歷史車輪前進的行為,都被冠以「革命」的時髦美名,都是「崇高」的奮鬥目標和「革命理想」。可是殘酷的現實並沒有因為聲嘶力竭的革命口號而變得美好,反而使愚昧的國人變得更加愚蠢。明明國民經濟已經瀕臨破產,還要自欺欺人「形勢大好,不是小好,而且越來越好」;明明被剝削被壓迫,人人沒有自由,成為只會高呼「萬歲」的奴隸,還要妄想「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被壓迫人民」;明明食不果腹衣不蔽體,餓得來肚皮貼到了背脊骨,還要「反修防修,防止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明明被世界潮流遠遠地拋棄,還覺得「生活在幸福的毛澤東時代」……。十億人民失去了起碼的思辨能力,變成了只能說話的工具。反智行為,愚民政策,能夠達到如此登峰造極,不能不說是毛澤東的「偉大、英明」!而其「功勞」,仍然是反右運動的愚蠢惡果。

其次,毛澤東因反右運動而把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在反右運動之前,毛澤東已發動過好幾場全國範圍的政治運動,比如暴力土改運動,殺了幾百萬、吊打了幾千萬地主;比如鎮壓反革命運動,殺了幾十萬,關了幾百萬「反革命分子」;比如三反、五反,被鬥爭的幹部、工商界人士、小商小販更不知有多少。但是在這些被迫害的人群中,雖然一些人也有較高的文化知識,但多數人讀書不多,有的還是半文盲甚至不識字,他們整體的知識水平,特別是文字能力都不高。他們被整了也就被整了,知道受苦受難愛冤屈,但怎樣的苦難怎樣的冤屈,他們說不明道不清,一肚子苦水無法傾倒出來;隨著生命化為塵土,他們的苦難也像煙雲一樣飄散在歷史的長河之中,沒有記錄下來以遺後世,以警後人。直到今天,大家都知道這些運動的殘暴,但是怎樣的殘暴?卻沒有有力的史證,缺乏具體的歷史細節;特別是土改那樣殘忍的社會變革,今天我們知道多少細緻入微的情節?知道多少當年的真實?知道多少名為我們的敵人實則是我們的同胞、祖先,受到怎樣的折磨和迫害?……我們對這些運動的理解,不過是歷史教科書上那一點點可憐的,已被掩蓋了真相,被「黨化」了的「知識」。只知道那些已經遠離我們的政治運動的「偉大正確」,而真實的歷史,恐怕歷史學家也一頭霧水。

但是反右運動有所不同。反右運動迫害的知識份子,不僅能說,還能為文。他們能夠把二十多年的苦難記錄下來為歷史留下真實。在毛澤東看來,把右派份子一個個地揭發出來,批判鬥爭,批倒批臭,戴上帽子,交群眾監督管制,押送勞教場、勞改場勞動改造,剝奪他們的話語權、著作權、出版權,只准他們規規矩矩,不准他們亂說亂動。這樣,一切的瘋狂作惡和他製造的人間苦難,就像沼氣池中的發酵物一樣掩蓋得密不透氣,讓受害者無法開口,讓親歷者逐漸消亡,讓後人無從知道,「光偉正」就永遠的「奉天承運」。

但是讓自以為聰明得計的毛澤東始料不及的,對於反右運動這個人類歷史上最大最無恥的文字獄,早已引起了全世界的共憤和一致聲討。

在海外,早有學者從政治學、倫理學、法理學各個層面對於反右運動進行深入研究並取得了豐碩成果。例如宋永毅先生建立的「反右運動資料資料庫」蒐集的反右數據就超過2000萬字,還有丁抒的《陽謀》,胡平的《禪機》等專著;2007年在美國兩次召開反右50週年研討會,並出版大量的反右回憶錄。這些文獻總字數超過3000萬言,使反右運動大白於天下,全世界已經看清了「英明偉大」掩蓋下的毛澤東暴行。

在國內,有良心的學者如錢理群先生倡導的「五七年學」,如杜光先生、謝韜先生、鐘沛章先生、朱正先生等一大批學者對反右鬥爭的研究;香港「五七學社」蒐集的反右資料、右派名錄,出版的《五七右派列傳》及其他專著;還有大批作家如邵燕祥、刑同義、楊顯惠、張先痴、陸清福……等,或記錄親身的苦難,或走訪倖存的當事人,讓被矇蔽已久的國人終於瞭解「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慘無人道!這些出版物也在數千萬言之上。

更有甚者,雖然遭受身心迫害的右派,死的死,亡的亡,剩下的已不及當年的零頭,雖然他們已七老八十傷病纏身,但是他們追求歷史真實的那份執著,那份孜孜以求粉身碎骨都不怕,要留真相在人間的精神,更讓毛澤東的罪惡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近年來民間刊物《往事微痕》、《巴山夜雨》、《黑五類憶舊》中的一些內容,以及曾經出刊過的《往事微痕叢刊》等刊物,讓倖存的右派份子終於有了訴說和發表他們苦難的機會。自這些刊物創刊以來,《往事微痕》已出版近100期,加上《巴山夜雨》、《黑五類憶舊》和《往事微痕叢刊》,總字數在1500萬以上。這些刊物刊載的文章,大多數是非專業作家的作品,文字可能缺少文采,表達也非盡善盡美,但是這些來自社會底層右派平實的語言和具體的訴說,讓無聲的歷史生動而鮮活,勝過任何辭藻華麗的空洞說教。難友們對親歷苦難的記敘,字字血,聲聲淚,情真意切,是對毛澤東反人類暴行的揭露、批判與控訴!

以上各種有關反右運動的文字,卷帖浩繁,少說也在5000萬字以上!這是世界範圍內規模巨大的、空前未有的對毛澤東反人類罪行的揭露和批判。世人共憤,萬夫所指,是人類歷史的空前壯舉!其深度、廣度與規模,已遠遠地超過對希特勒、斯大林等法西斯魔頭的聲討。這是毛澤東自己因反右運動的愚蠢行為,永遠地、牢牢地把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反右運動從短期效應——十幾年,幾十年——來看,毛澤東是勝利者;他在高興,在獰笑。但是他高興得太早了,因為他犯了一個最低級、最愚蠢的錯誤:他迫害的是能夠記錄歷史的知識份子!他逃脫不了歷史的審判!

(為反右運動五十五週年而作)

来源:觀察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