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也说共产党夺权的底牌

——质疑《解放战争启示录》

2012-07-01 13:48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所谓解放战争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历史安排的中国共产党用暴力掠夺百姓的口粮、蔬菜、驴羊,武装颠覆民国大陆政权的叛乱,是御用文人用马列斗争哲学做的政治宣传。

《羊城晚报》2011年4月30日登载《解放战争启示录》文章,说:1947年到1949年间,国民党500万(以往的说法是800万)对共产党127万,吃小米扛步枪,却为正义而战,故而迅速夺权。对比过国共军事政治,文章最后说,解放战争最大启示是:共产党人始终要站在大多数人的利益一边。这里隐含着批判:现在很多人背离了;建议:要回归当初。

30年前,我站在讲台前,拿着教科书,讲的也是这些话。这真是共产党夺权的底牌吗?

国军投降、高层腐败、土地政策(共产党满足了穷苦人的土地需求)……这些话,在我讲之前30年甚至更早的时候就有人讲,是1949年之前共产党的文件就定好的调,在报刊中和教科书里说的时候已经是思想政治宣传了。既然是思想宣传,讲的就未必是事实,却一定是宣扬传播从光照帮到共产党一脉相承的政治意图和谋略:夺取权力,用斗争哲学再造人类。

国军大批投降,这是1947至1949年间真实发生的事。但中共文人和教师讲出来,却成了国民党的军队。很长时间,我都这样讲,以为:其他党派都是政治花瓶,中华民国没有国家的军队。中共有三湾整编、上井冈山、古田会议、遵义会议,我们就觉得中国国民党也有类似情况,曾经听命苏联,经历过反AB团、延安整风等整肃运动,党支部建立在连上,班上有党小组,隔三岔五地过组织生活,清除头脑中的儒道佛人情和观念,内部也是铁板一块,也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党指挥枪”的马列主义的苏联意识,也有毛泽东似的铁腕。

蒋介石不是毛泽东。1948年8月,蒋在一个军事检讨会议上说:“现在我们大多数高级将领精神堕落、生活腐化,革命的信心根本动摇,责任观念完全消失。尤其使我痛心的是,这几年来有许多受我耳提面命的高级将领被捕受屈而不能慷慨成仁,许多下级官兵被匪军俘虏,编入匪部来残杀自己,而不能相机反正。这正是我们革命军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寻思这些话,能看到民国蒋中正跟晚清曾国藩在思想脉络上的相通之处,却与毛不同。

毛泽东不拿自己当中国人,1937年、1938年,才逼林彪、彭德怀不抗日。蒋(公)中正不能。蒋所说的高级将领精神堕落、生活腐化,指的是背离了儒家“仁、义、礼、智”的伦理,对军士仁爱、义务、礼让、明辨的精神不够,所以被俘之后才不能慷慨成仁;上行下效,下级官兵也不能相机反正。蒋中正痛心的是这个。有儒家精神,才有这种痛心和耻辱感。

依照《解放战争启示录》的说法,中华民国政府军队少将级别以上的高级将领有260多人被俘,包括抗日名将杜聿明、黄维。许多不是在战场上被俘的,是逃出战场一两百里地后被民兵俘虏的。这就是说,中国共产党投入到战争中的人数并不只是军人,而包括了几乎全部的中共控制下的老百姓,有些像明末努尔哈赤时期的满洲部落氏族的族人(后来统称“满族”,被编入黄、白、红、蓝四色的正、镶八旗组织,平时耕作、狩猎,战时应征为兵)。

对应满洲族人的所谓中共族人或共工部民,实乃所谓解放区的军民的统称,“黄种人的模样,白种人的思想”,却不信上帝创造世界和基督救赎灵魂,崇拜撒旦宣扬的暴力和谎言。区别在于:满洲八旗族人信长生天、万物有灵,中共族人不信。这是蒋中正和属下,以及中华民国国民当时没有清楚意识到的,还把他们当同胞。如此军民一体的中共族人,伤亡不仅不会减员,而且会越打人越多,通过原来勉强当兵的人的血和生命,把他们的兄弟姐妹卷进战役中来,通过所谓“忆苦思甜”(一种政治传销)的洗脑把策反或俘虏的国军也转变成共工部民。到渡江战役时,共军400多万人其实一半以上是俘虏,国军是自己打败自己。

这样一分析,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的军政官员腐败问题被中共别有用心的思想政治军事宣传严重的夸大了。现在看来,“接收”政策是个大错误:在没有科举制度和儒家师道制约的民国,抗战中浴血奋战的军政官员很容易因为家人私情,以“接收”为名将土地、矿山等国家财产中饱私囊。家人私情还使国军军事情报严重泄密:淮海战役中,海州国军向徐州收缩转移,司令官李延年还不知道,徐州剿总司令刘峙在海州的生意代理人就知道了;杜聿明撤离徐州,南京国防部高层在徐州的生意代理人提前三天就离开了。由此可知,共产党的间谍虽然无孔不入,如果不是中华民国礼教被新文化运动严重毁坏,也成不了气候。

打倒父母兄长权威,促使私情泛滥:张灵甫74师在孟良崮被共军包围,外围有国军五个整编师在反包围。黄伯韬的部队离陈粟共军只有三里地,奋力攻打陈粟部队,张的围就解了。黄部心思却是:我们为什么要救你们中央军?对张发电报说“打不动了”,还请张增援。礼教下,汉朝霍去病对卫青、宋朝韩世忠对岳飞却有情有义。背弃礼教,高官箱子才放金条;前线士兵才会为肉包子和土地,成建制地放下武器投降,并掉转枪口杀害一起抗日的战友。

所谓解放战争,跟所谓社会主义革命或改革一样,都是马列主义斗争哲学的宣传用语,掩饰暴乱和掠夺的实质,就像今日中共以“下岗”粉饰失业一样。所谓共产党人为正义作战,为民族解放、繁荣贡献一生,纯属忽悠。农民不欢迎国军进村,点灯烧水迎接共军进村和上炕头,淮海战役时约590万老百姓推小车运送粮食和炮弹支援共军,是宣传组织的结果。

中共一级作家王树增说:为了拿下郏县(地名或人名有误,郏县在河南,不在陕西),毛泽东(可能是别的党魁)对县长说:“给我想办法筹集三天粮食。”全县农民的全部口粮、田里的所有青苗、村里的驴和羊都给了部队,而老百姓只能吃“观音土”,此后郏县三年不见羊和驴,长期看到的是毛泽东给郏县县委的题词--“站在大多数劳动人民的一面”,是掠夺。

国共的党争宿命是历史安排:大陆青天变红天。台湾礼教尚存,合法戡乱与和平土改,民国就保住了。当然还有美国军事政治的保障。国军在大陆一路惨败,到台湾却有金门大捷。

“历史安排”是个模糊概念,可有多重理解。总之,共产党夺权的底牌是“暴力+谎言”。

点击与作者交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