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承鹏夜走什邡(组图)

2012-07-04 12:53 作者: 等闲之辈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打完枪再进村更安全

欧洲杯决赛赌球,俺输给李承鹏四个盒饭。意大利队对付德国队,像特警扫屁民般无情;不料遇上西班牙队,却变得如外交部一样温婉,任西人连灌四球而不怒,保持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良好风范。俺输得无语,遂致电李承鹏认栽。

李承鹏言7月3日晚将赴什邡,已在新浪微博公告天下,俺若肯陪他去,所欠盒饭可一笔勾销。俺说你要去,也该“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才对,这样去岂不是自投罗网!他说越是嚷嚷得世人皆知,就越安全,不信再赌一把?俺相当不信这个邪,加之四个盒饭输得实在心痛,遂答应同去。但我们的身份都有些尴尬,既非记者又非当事人,他还勉强能算个社会名流,若是遇上热心的警察同志盘问,俺只好说自己是凯迪网友、搜狐网友、新浪网友、新华网友、腾讯网友、淘宝网友,或是该社会名流的司机。

计议已定,晚7时许启程,一车两人浩浩荡荡奔向什邡,均未进晚餐,要等到了什邡见个输赢,再吃盒饭。抵达什邡约8点半,一路无反常迹象,进收费站也无“大熊猫”列队欢迎,俺心知这四个盒饭已然姓李了。

进入什邡城内,沿途警车还不算多得吓人,路上亦相当平静,完全看不出欧洲杯那场生死较量,对这里人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致电曾颖,他告知下午收到朋友消息:什邡政府已公告钼铜项目终止,满意的群众纷纷散去,这会儿估计没啥可看的了。俺和李承鹏商量,咱们瞧不到明火执仗的场景,见证一下什邡重归于和谐,告慰天下,也算是件好事吧。

总之,在到达什邡广场之前,我们对后来遇到的事情准备不足,过于乐观;甚至不约而同哼哼出《动物世界》最脍炙人口的结尾:随着又一个雨季的到来,草原又焕发了新的生机……

二、非洲大草原的猎豹和羚羊

下车前我们讨论了一下要不要化妆潜入的问题。俺建议李承鹏扮成官府比较喜欢的人物,这样比较安全;扮方脑壳的方舟子、扁脑壳的司马南,他的脑壳先天不足,不予考虑,只有扮孔庆东还成。李承鹏半眯着一边眼睛,把嘴歪起,四下斜视了几分钟,就支撑不住了,说人活成这样还不如死球。俺又建议他戴副墨镜,不过考虑到过几个小时就是7月4日,公然戴个敏感度这么高的东西在脸上招摇过市,还是大半夜的,人家一望而知是来找死,还是不妥。他说算了,暴露就暴露吧。

经过一番刻意与非刻意的绕行,终于到达什邡政府门前。这里仍聚集着数百市民及数量不相上下的警察,一派热闹场景。市民多半分散于街边围观,小半围在政府门前喊话,喊的内容是“放人!放人!放人!”打听一下,约有二十个学生被抓关在政府大院里面,他们的家属来要人,街坊邻居也都来扎起。

警察们看似很克制,穿常规警服的是当地警察,穿黑色警服的是特警,多数成行成队地半躺在街边休息。看得出他们的辛苦程度远远强于一般市民,想象一下非洲大草原上猎豹追逐羚羊的情景你就能理解:羚羊出了逃跑不需要做别的动作,而猎豹要做追逐、扑倒、撕咬等一系列规定动作,它们的体能消耗远远大于羚羊是必然的。

李承鹏出现在人丛中,很快被市民认出,大家纷纷喊“大眼哥”,和他摆之前的事情。从众人口中得知,打人的不是当地警察,全是从德阳调来的手持盾牌的特警,打得特别狠,很多人受伤。我们找了街边一个茶楼上到二楼,想居高临下拍几张照片,可惜高度不够位置也不佳,拍不到全景,只能拍几张局部的照片。

夜走什邡

一队特警从政府那边沿街边走过来,当地人围着他们在吼。起先俺听不懂吼些啥子,问旁边的人才明白是在骂“德狗!德狗!德狗!”意思是德阳派过来的狗。俺说这个骂法有点过了,现在警察没打人,一大群人围着这样骂,把他们骂急眼了,等下一接到驱散人群的命令,他们有七分力也会使出十分来。

夜走什邡

夜走什邡

过了一阵还没发现要动手的迹象,李承鹏的意见是先去医院看看伤者,回头再来这里。我们下到一楼,才要出门,外面一阵哄闹跑动,堪比电视上非洲大草原猎豹追捕羚羊的动静。再上二楼看时,原来是场虚惊,便再次出门前往医院。

三、在中国打酱油的风险大过飞天

广场附近有个医院,当地人说那里可能有警察守着,带我们去了远一点的另一家医院。开车去医院时,俺自我感觉有点像《潜伏》中的我党战士,可惜躲在阴暗角落里窥伺我们的不是国民党特务,身边此大眼也不是彼大嘴……忽然对面开过来一溜警车,后面跟着三部军车,车上载满特警。李承鹏说又增兵了,是不是要开打?去医院得快点完事赶回来。

进医院看到第一个伤员,是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头上、背上有不少伤,一只眼睛包起,他听医生说眼睛大概不能完全复原了。他自述被打的原因,实在是无厘头:他在网吧打工,和另一个朋友一起骑车出门去买碗米粉,不慎路过某条街,十多个特警追赶上来,6、7个招呼他一个,没问任何问题,打成这样扔下就走了,还不包邮哦亲。打你的理由嘛,你懂的,不解释。

夜走什邡

尼玛老子当时听了就转着圈的自豪啊!中国有这样威武的特警,东南亚几个小屁国算个鸟毛,担心这个岛那个岛收不回来的同胞们是杞人忧天了。不过一想这小伙子不是外国人的嘛,拿他练习备战球莫名堂,他什么违禁的事情都没干的嘛。李承鹏问他被打伤后政府有没有人来过问?他说没有,医院没收钱,政府没来管,手机丢了,那个伙伴不知哪去了;家里人来看他,孩子小,看不懂他爸爸为什么买碗粉会买成这副模样。他还说前一两天来治伤的不少,包扎完全溜了,怕被发现,只剩下他和另一个走不动的还躺在这里。

另一个是名司机,是围观而非路过,遭遇大同小异,伤情各有千秋。他一举赢得数名特警的特殊服务,为他周身推拿按摩了一番,舒服得躺在医院起不来了。李承鹏问他如果政府来看望,他会提什么要求,老实巴交的司机大哥一再说:最重要是别再伤害市民。司机大哥的女儿很可爱,也是大眼的粉丝,还拉着他拍了两张合影。虽然她没听说过俺,俺还是代表六零后七零后两代人觉得内疚——六零不努力,九零徒伤悲;要是让九零后为我们的怯懦挺身而出,那就枉为人父了。

夜走什邡

这边厢才说完,那边厢短信告知又打起来了,伤二人。

李承鹏微博 :为何本可和平协商的事演变成官民对峙?现场观察:没必要打人时下令特警打人,甚至打六七十岁的老人(有图)。有必要真诚解释时不解释,仍选择打人。昨晚被迫释放21名学生前后,特警还在打人。结论:当政府实力过份强大,犯错的机率远超你的想像。(稍后更新博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