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李承鵬夜走什邡(組圖)

2012-07-04 12:53 作者: 等閑之輩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打完槍再進村更安全

歐洲盃決賽賭球,俺輸給李承鵬四個盒飯。義大利隊對付德國隊,像特警掃屁民般無情;不料遇上西班牙隊,卻變得如外交部一樣溫婉,任西人連灌四球而不怒,保持了一個負責任大國的良好風範。俺輸得無語,遂致電李承鵬認栽。

李承鵬言7月3日晚將赴什邡,已在新浪微博公告天下,俺若肯陪他去,所欠盒飯可一筆勾銷。俺說你要去,也該「打槍的不要,悄悄的進村」才對,這樣去豈不是自投羅網!他說越是嚷嚷得世人皆知,就越安全,不信再賭一把?俺相當不信這個邪,加之四個盒飯輸得實在心痛,遂答應同去。但我們的身份都有些尷尬,既非記者又非當事人,他還勉強能算個社會名流,若是遇上熱心的警察同志盤問,俺只好說自己是凱迪網友、搜狐網友、新浪網友、新華網友、騰訊網友、淘寳網友,或是該社會名流的司機。

計議已定,晚7時許啟程,一車兩人浩浩蕩蕩奔向什邡,均未進晚餐,要等到了什邡見個輸贏,再吃盒飯。抵達什邡約8點半,一路無反常跡象,進收費站也無「大熊貓」列隊歡迎,俺心知這四個盒飯已然姓李了。

進入什邡城內,沿途警車還不算多得嚇人,路上亦相當平靜,完全看不出歐洲盃那場生死較量,對這裡人們的生活有什麼影響。致電曾穎,他告知下午收到朋友消息:什邡政府已公告鉬銅項目終止,滿意的群眾紛紛散去,這會兒估計沒啥可看的了。俺和李承鵬商量,咱們瞧不到明火執仗的場景,見證一下什邡重歸於和諧,告慰天下,也算是件好事吧。

總之,在到達什邡廣場之前,我們對後來遇到的事情準備不足,過於樂觀;甚至不約而同哼哼出《動物世界》最膾炙人口的結尾:隨著又一個雨季的到來,草原又煥發了新的生機……

二、非洲大草原的獵豹和羚羊

下車前我們討論了一下要不要化妝潛入的問題。俺建議李承鵬扮成官府比較喜歡的人物,這樣比較安全;扮方腦殼的方舟子、扁腦殼的司馬南,他的腦殼先天不足,不予考慮,只有扮孔慶東還成。李承鵬半瞇著一邊眼睛,把嘴歪起,四下斜視了幾分鐘,就支撐不住了,說人活成這樣還不如死球。俺又建議他戴副墨鏡,不過考慮到過幾個小時就是7月4日,公然戴個敏感度這麼高的東西在臉上招搖過市,還是大半夜的,人家一望而知是來找死,還是不妥。他說算了,暴露就暴露吧。

經過一番刻意與非刻意的繞行,終於到達什邡政府門前。這裡仍聚集著數百市民及數量不相上下的警察,一派熱鬧場景。市民多半分散於街邊圍觀,小半圍在政府門前喊話,喊的內容是「放人!放人!放人!」打聽一下,約有二十個學生被抓關在政府大院裡面,他們的家屬來要人,街坊鄰居也都來紮起。

警察們看似很克制,穿常規警服的是當地警察,穿黑色警服的是特警,多數成行成隊地半躺在街邊休息。看得出他們的辛苦程度遠遠強於一般市民,想像一下非洲大草原上獵豹追逐羚羊的情景你就能理解:羚羊出了逃跑不需要做別的動作,而獵豹要做追逐、撲倒、撕咬等一系列規定動作,它們的體能消耗遠遠大於羚羊是必然的。

李承鵬出現在人叢中,很快被市民認出,大家紛紛喊「大眼哥」,和他擺之前的事情。從眾人口中得知,打人的不是當地警察,全是從德陽調來的手持盾牌的特警,打得特別狠,很多人受傷。我們找了街邊一個茶樓上到二樓,想居高臨下拍幾張照片,可惜高度不夠位置也不佳,拍不到全景,只能拍幾張局部的照片。

夜走什邡

一隊特警從政府那邊沿街邊走過來,當地人圍著他們在吼。起先俺聽不懂吼些啥子,問旁邊的人才明白是在罵「德狗!德狗!德狗!」意思是德陽派過來的狗。俺說這個罵法有點過了,現在警察沒打人,一大群人圍著這樣罵,把他們罵急眼了,等下一接到驅散人群的命令,他們有七分力也會使出十分來。

夜走什邡

夜走什邡

過了一陣還沒發現要動手的跡象,李承鵬的意見是先去醫院看看傷者,回頭再來這裡。我們下到一樓,才要出門,外面一陣哄鬧跑動,堪比電視上非洲大草原獵豹追捕羚羊的動靜。再上二樓看時,原來是場虛驚,便再次出門前往醫院。

三、在中國打醬油的風險大過飛天

廣場附近有個醫院,當地人說那裡可能有警察守著,帶我們去了遠一點的另一家醫院。開車去醫院時,俺自我感覺有點像《潛伏》中的我黨戰士,可惜躲在陰暗角落裡窺伺我們的不是國民黨特務,身邊此大眼也不是彼大嘴……忽然對面開過來一溜警車,後面跟著三部軍車,車上載滿特警。李承鵬說又增兵了,是不是要開打?去醫院得快點完事趕回來。

進醫院看到第一個傷員,是一個兩歲孩子的父親,頭上、背上有不少傷,一隻眼睛包起,他聽醫生說眼睛大概不能完全復原了。他自述被打的原因,實在是無厘頭:他在網吧打工,和另一個朋友一起騎車出門去買碗米粉,不慎路過某條街,十多個特警追趕上來,6、7個招呼他一個,沒問任何問題,打成這樣扔下就走了,還不包郵哦親。打你的理由嘛,你懂的,不解釋。

夜走什邡

尼瑪老子當時聽了就轉著圈的自豪啊!中國有這樣威武的特警,東南亞幾個小屁國算個鳥毛,擔心這個島那個島收不回來的同胞們是杞人憂天了。不過一想這小夥子不是外國人的嘛,拿他練習備戰球莫名堂,他什麼違禁的事情都沒干的嘛。李承鵬問他被打傷後政府有沒有人來過問?他說沒有,醫院沒收錢,政府沒來管,手機丟了,那個夥伴不知哪去了;家裡人來看他,孩子小,看不懂他爸爸為什麼買碗粉會買成這副模樣。他還說前一兩天來治傷的不少,包紮完全溜了,怕被發現,只剩下他和另一個走不動的還躺在這裡。

另一個是名司機,是圍觀而非路過,遭遇大同小異,傷情各有千秋。他一舉贏得數名特警的特殊服務,為他週身推拿按摩了一番,舒服得躺在醫院起不來了。李承鵬問他如果政府來看望,他會提什麼要求,老實巴交的司機大哥一再說:最重要是別再傷害市民。司機大哥的女兒很可愛,也是大眼的粉絲,還拉著他拍了兩張合影。雖然她沒聽說過俺,俺還是代表六零後七零後兩代人覺得內疚——六零不努力,九零徒傷悲;要是讓九零後為我們的怯懦挺身而出,那就枉為人父了。

夜走什邡

這邊廂才說完,那邊廂簡訊告知又打起來了,傷二人。

李承鵬微博 :為何本可和平協商的事演變成官民對峙?現場觀察:沒必要打人時下令特警打人,甚至打六七十歲的老人(有圖)。有必要真誠解釋時不解釋,仍選擇打人。昨晚被迫釋放21名學生前後,特警還在打人。結論:當政府實力過份強大,犯錯的機率遠超你的想像。(稍後更新博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