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揭薄一波: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


自薄熙来由王立军事件牵出并被“双规”后,网络上曝出从薄一波到薄熙来,再到薄瓜瓜这一红色家庭中各种冷血、淫乱、贪婪的发家史。其中关于薄一波的众多报料,来自1967年5月“中共中央工交政治部《古田兵团》”与“冶金部机关《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联合战斗团》”合编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薄一波罪行录》的文献。

这份被电子化的资料,原题目为《肮脏灵魂和糜烂生活》,该中共文献称,薄一波的灵魂十分肮脏。他喜欢看腐朽的英美黄色电影,爱读黄色小说、喜爱的剧目有:《坐楼杀惜》、《三看御妹》、《王老虎抢亲》之类。

糜烂生活

据薄一波的元配透露,随着薄一波的官越升越高,其淫荡的本性也就越来越表露出来。跟其他女人淫乱不表,单是和他的女秘书胡明,就不断地怀孕打胎、打胎怀孕。薄向他的元配提出离婚,妻子不肯,到胡明打了第三个胎时,薄的结发妻实在受不了,主动给薄写了一张条子,同意离婚。

过了几十年提起来她还是泪流满面:“那时候真是豁出命去救他,什么也没想,我爸爸对他有救命之恩啊!他提出离婚实在是伤了老人家的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是一个女人,他的女秘书已经打了三个胎,我不能置她的命于不顾啊!”

薄一波夫妇和儿女衣服无数,仅各式男女各种奇装的大衣就有十四件之多。大饥荒年一九六○年,薄一波在出国前夕,他老婆为他化六百多元在估衣店购买金丝大龙衣料一件,由高级服装店作成大龙袍式的睡衣。

当时,薄和他老婆利用每次出差机会,依仗权势,大开后门,大搞特殊化。购买的东西,从布匹、呢料、毛线、鞋袜、手表、油、糖、水果、饼干、西瓜、花生米,甚至还有臭豆付,一直到碗筷、扫帚,应有尽有,满载而归,并常以家庭生活困难为名让公家报销。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底在广州某一次会议期间,薄一波亲自从小汽车里把一大卷衣料伪装着抱下车来奔上楼去藏好。

在大饥荒年代,薄养了很多鸡,到处要鸡饲料,要粮食喂鸡。有时还用小站米、馒头喂鸡。薄一波亲自掌管鸡房钥匙,亲自取蛋。鸡下蛋少了,就查问,怪工作人员没有把他的鸡喂好。他家里桃树上结了桃子,都要数数,怕别人给吃了。

薄夫妇出门,只要人家那里供应茶叶,就不喝自己带的,有一次还偷了宾馆工作人员的一包茶叶。他们夫妇本不吸烟,却把宾馆供应的烟拿回家来待客。薄一波还采用叫苦、赖账、借款、养病吃贵重药等等办法,从一九六○年起到一九六六年共华用公款五千余元。

薄利用出国之机,大发横财,嫌北京的物品不好,派专人陪同他老婆往天津采购。薄把公家财产据为己有。把公家的窗帘作了被里和孩子衣服.从广播电台借来一架录音机,从钓鱼台借来一个石磨,从华北被服厂借来一台缝纫机,都据为已有,有的已出卖了。

每次开会薄都指示办公厅要把生活搞好点,他不顾国家财政制度,每次会议费都大大超过,特别是一九六二年冬广州会议,薄带头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蛇、狗、猫肉,水里、空中、陆地上珍禽走兽应有尽有。每次会议薄都利用职权在饭店私人请客,公家报销,全家大小都来赴宴,吃了不算还得带走一部份。

把在家工作的人当作奴隶

在薄家中工作的人,一年到头只能是服服贴贴地给他们搞家务事,没有礼拜天、假日,不管什么时间得随叫随到。稍不顺心,不是训斥,就叫下放劳动。

薄一波进北京以后就把他的警卫人员、保姆当成佣人使用,除了给带孩子外,还给洗衣服,连胡明的裤叉、月经带也得给洗。他们对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坏,动辄训斥工作人员“脑子笨”、“不灵活”,“不会办事。”薄的几个孩子都已长大,工作人员还要侍候他们,饭菜稍为晚送一会,薄就训斥“孩子身体不好,你们负责。”薄的小孩开口就骂工作人员是“笨蛋”、“混蛋”。

薄怕工作人员偷他的东西,曾规定工作人员出入宿舍要经检查。有一次,薄把半导体收音机放在衣柜里忘记取出,他就猜疑是工作人员偷了,要查全宿舍工作人员,后经服务员发现取出才作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