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复兴天命信仰(中)

读《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方法》

2012-07-16 23:03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唯物辩证法洗脑使人六神无主,敌视神仙圣贤,舍弃 “自由康乐”的“真善美高尚生活”,教人扩大矛盾、变邪变毒、否定自我,学坏而品格低劣。

蒋中正讲消灭共产主义思想的根本方法,指出唯物辩证法的根本邪恶之处在于:让人舍弃“自由康乐精神”和“真善美高尚生活”,做品格低劣的人。这是中国大陆的实况。可为什么会这样?简单说来,真善美是好人的诉求,而唯物辩证法是洗脑邪术,误导人诡辩而失去生活的目的和生命的意义,宁做恶鬼不做人。

这样说,很多人头嗡嗡地响。就在2005上半年以前,我都还认为唯物辩证法是一种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也就是说,2005上半年以前,我对唯物辩证法的认识还没达到蒋中正1955年讲出来的认识水平,跟诸多学者一样,把唯物辩证法当成可以研讨的学问,不知道阶级斗争哲学是反人类的“假恶斗”魔法。从宗教角度看,假、恶、斗是魔法或妖道、邪术,以斗为乐,将人间假、恶、丑升级。即使现在我接触的大多数人,还以为唯物辩证法也以真、善、美的人间理想为最高诉求,一厢情愿地把“为人民服务”当成中共的最高宗旨,无视共产党“以斗为乐”的魔怪本质:以挑拨是非为手段,以毁灭私有制文明而毁人为使命。

简言之,“为权力争斗”才是共产党最高宗旨和终极使命,为此反人类任何高尚言行。无论基督教的博爱•救赎,还是儒教的仁爱•天命,在世界的今天,看基督徒进教堂祷告、儒者研读《周易》、《论语》,最缺虔敬。信仰必须心诚,现代人因利益而失去虔敬,不仅真假混杂、善恶同在、美丑交错,更由正变邪。

人表述真理有多种形式。同一个“2”,有说“1+1”,有说“4-2”。人用慧眼静观而清晰的朴素真理,用各种私心引导的肉眼去看,变得复杂多变和扑朔迷离,真假混合很难分辨。正如泰戈尔所说:“如果你把所有的错误都关在门外,真理也要被关在外面了。”人类寻求真理,一旦搞起宗教,就争权力玩谋略了。

据中国古籍记载,上古时代,蚩尤氏以飞石神通逞强乱天下,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和筑坝堵水“以害天下”。共工氏好战胜过蚩尤,其暴乱不断(到底)的精神后来只在地中海部族掳掠奴隶的征战中见到,直到毛泽东1927年当盗匪后才重现。传说共工氏被大禹逐出之后,善、恶、丑在中原也逐渐纠结,但远不如恒河与地中海两大地区。然而,善与恶的对立黑白分明,恶短善长,善恶共存。所以近代狄更斯说:“大量的善和大量的恶,总是混合在一起,交互错综着的。”

托尔斯泰说:“朴素是美的必要条件。”如果世人真记牢了名人的这一名言,就懂得在爱中去找美,而不是去照镜子和听出言不逊。女人的美貌可用眼睛看到。但崇高、庄严和高的精神、气质之美,眼睛却不能够看到,只有从不主动争斗、顺天应人、安之若素的豁达心灵才能体悟到。我由此相信爱因斯坦所说:“照亮我的道路,并且不断地给我新的勇气去愉快地正视生活的理想,是善、美和真。”

爱因斯坦是科学家,求经验现象中的真理,揭示太阳中心是相对而非绝对的。他有敢言正义与体悟美乐的心灵,故而并提真、善、美,引以为勇气与快乐之源,以及理想人生的灯塔。泰戈尔们以诗、小说、科学表述人的思想,不与善良为敌。

而马克思敌视善良,写《宣言》开门见山宣称:共产党的革命思想是“一个幽灵”, 论《资本》研究剩余价值学说时直言不讳地说他“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马列主义在批判哲学的意识形态里玩反推游戏:无休止地论辩相斗,却无任何正经才智,所有批判全凭居心不良的曲解和臆测,跟人的善良较劲。欧美信仰上帝创世与盼望基督救赎,东亚敬天自强与信命安然,共产党都要斗掉。选择信奉某种宗教而追求真善美,无论如何,都比去学习唯物辩证法要好。信宗教而求真善美,为克服假恶丑的阻力而努力,人因此才有自由和高尚的幸福。

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沉思修智,能洞见来年的作物何种丰收何种减产,却传出“万物本原是水”,“活物始于死水”的思想后,就坐等寿终,不用慧眼神通做生意。民国学者如果守德而明辨正邪不默许中共恣意妄为,从1927年起一直支持国民政府清剿红军以安内,日本全面侵华、国军败退台湾、暴力土改、镇反三反五反等丢命失财以及反右反右倾、四清大文革等被批斗的羞辱,也许都不会有。

历史没有如果,我对过去说“如果”,只是想较为具体凸显唯物辩证法之邪恶。人有性别、地域、情感、脾气、品性等各种差异,矛盾冲突难免,人求知求真求正,能避免扩大矛盾,缓和对立双方的斗争,以免升级而引发战争、瘟疫等。以古希腊苏格拉底为例,他接受死刑判决,不从逃遁,不交赎金,以示公民法庭的权威,善意劝告雅典城邦人民要以善心敬神,修德求知,勇于改正错误判决。

这就是说:如果把所有错误都归咎于人,瞎子摸象似地把偏见当真理,人就会人为制造各种权力斗争和谋略与宗教组织和战争。公民自己守法、纠错,是使氏族(家族)村庄、部族城邦、民族国家之间和睦相处的维和(全称“维护和平”)正道。公民有自由法权,固执己见、以自我为中心就是瞎子摸象,理智的做法是依据神明教诲节制争斗欲望,心法和刑法相结合修正错误,给各自的政见拼图:让腿、鼻子、身子等各部位摆放到各自在大象身上的正确位置,不把己见绝对化。

人之初性本善,求善求和是绝大多数人的天性,父母教育孩子、老师教育学生,要求“听话”,呈现的其实是释迦、基督传给人类的“柔顺和善”德行。“善”与“美”,看汉字的字形,上面都是“羊”字,美之“大羊”与善之“草入羊口”,都示意人天性善良,兔子似地不逼不咬人,柔顺不争是强项,所以林冲、武松即使一身功夫都是逼上梁山的。人天性和善柔美的品德表现是择善而从、从善如流。

中国孟子在战国时代,教诸侯治国守王道行仁政,贵民爱民,传出君子贫穷不移志与富贵不淫心、威武不屈膝等男子汉(大丈夫)的浩然正气和高贵善意。人都有局限和弱点,私心总让善与恶混合在一起而交互错综,善相和而恶相斗。因此族人、家人、个人必须经常分辨假与恶,以免美因假、恶而变丑激斗。真、善、美是人类各种族、民族各家各人的高尚诉求。人因为斗而假恶丑,变邪变毒。

人是万物之灵,所以求真求正、求善求和、求美求净。色情之美充满浓烈情欲,正如佛经所说修罗有美女,美得妖艳,艳得恶俗;亦邪亦恶,是妖是魔,兽类中的极品。阎锡山跟共产党联合抗日,被中共窃夺整个“牺盟会”后说,共产党是九尾狐狸精。人的美在幼儿的童真童趣中:天真无邪,活泼烂漫。人化妆是弥补美和爱的丧失,适度可以,过犹不及。斗争毁坏朴素美,仇恨变异慈爱美。

共产党唆使人趋假趋邪、趋恶趋斗,面貌和心灵都趋于丑陋和肮脏,否定自我后被党文化控制。党文化如何操控人,我写过系列文章论述过了,一句话概括就是:毁坏人的道德意识,让人以人民、革命、解放等名义偷抢、淫乱、害人……不知不觉、一步一步地沦为品格低劣的人,自认为是高级动物,鸡鸣狗盗是智慧。

中共最坏在于把人教唆成为唯物的无神论者,以浅见傲视神灵而被遗弃,自私自利使思想世界狭窄,不理解就以“迷信”为理由排斥,结果迷信钱财和权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