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中国1927年丢失“德国”和“中学”

2012-07-20 21:43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1927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在湖南被农民协会集合这位祸乱。处死叶德辉,吓死王国维文化界犹如丢了个德国。中学丢了,国学大师意乱情迷。

王国维,清华大学的国学导师,逊帝溥仪破例召任的“南书房行走”,1927年6月听说南方杀前清文化名流、耕读乡绅叶德辉等,惊恐且无奈,2日自沉北京昆明湖。死前留下遗书写明死因:“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事变,义无再辱。”16字直说“自杀免辱”,无须辨析。王国维被共产党暴乱吓得不想活了。

广州北伐军打倒武昌,以国民革命名义在南方各地做了很多事,有的令人振奋,例如收回租界等;有的令人匪夷所思和惊恐,例如武汉妓女被唆使裸体游行(名曰“妇女解放”),湖南农民协会毛泽东认可的痞子被叶德辉送对联……对联长,大意是:农运一班杂种,会场六畜成群。湖南共产党的农民协会痞子被激怒,由中共党员谢觉哉、戴述人和易礼容(湖南农协负责人)三人(多数)主导,国民党员吴鸿骞、冯天柱两人(少数)组成特别法庭,以“前清時即仇视革新派”等五條罪名处死叶德辉,妻离子散,家产被掳掠。共产党当时干坏事都以国民党名义。所以蒋中正带头清党打扫卫生,除暴安良以负责任,却被说成背叛革命。

叶德辉,进士出身,弃吏部主事六品官职回乡,晚清民国著名的耕读乡绅,“老婆不借、书不借” 不只是名言,写、送对联凸显的勇气和智慧非王国维可比,不著书扬名,以编书整理文化。梁启超赞其编纂的《书林清話》甚好。叶德辉被杀导引王国维自杀,中华民国丢了一个“德国”: 文士开始依附政治。百家争鸣形成的两千多年做帝王之师的中华传统从1927年起逐渐消失。

王国维长相中下,却才高八斗、学贯中西,儒道慧眼洞见远不及叶德辉,但多国外语和论述才学赫然:毛泽东出生那年的秀才,科举刚废即感悟“人生三重境界”:独上高楼,人憔悴,灯火阑珊, 50岁不到,事业已至中国文坛的顶峰。陈寅恪撰写碑文,称赞王“几若无涯岸……”,“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被陈寅恪如此赞颂的王却很脆弱。

叶德辉不避世,不装糊涂,被共产党借国民革命运动杀了,并以此为引线又触发了性情中人的极品王国维自杀。德辉合国维,一个“德国”。

叶德辉是“中学为体”,辞官承传从孔子到陶潜、郑燮一以贯之的“高尚其事”、“怀道退隐”的传统,但送对联触怒农会痞子凸显忍耐力不够。王国维治学心怀名誉,人心私情比唐伯虎还浓,故而忍受苦痛难熬而自杀,没达到“义尽心安”的心境。依照我的理解,真正义尽心安,王国维就不会清华“国学导师”和清廷“南书房行走”两腿并行,脚踩两只船已非儒道。儒学,中国独特的礼教学问(术),修“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乾坤正道,日日点滴地履行“仁义礼智,忠孝廉耻”等伦理常识,这就是修道。

晚清西学进入,儒学被称为“中学”。在中华民国由于礼教被侵犯,仿效天地尊卑关系形成的男女、夫妻、父子、君臣、师生等相互依存却上下有别的主从关系(即中国伦理纲常之伦常关系),被西方上帝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人民自由结社或公民自由维权的政治关系替换。中学跟西学一样坐凳椅,不再因材施教地使学生各行其道各尽所能,如此进入民国初年,争而少忍地日渐失道,演进为不养和气而在论辩和考试中学知识的“国学”。

王国维承先启后,以坐读“学识”为主,著述62种。西方讲什么学或怎么讲学,儒士王国维也行,却没有儒生叶德辉一副对联洞穿湖南农民协会夺人田产、掳人妻女的衣冠禽兽的本质。国学空谈穷道,遇兵其血玄黄。

电视剧《宋莲生坐堂》讲明清之交一对恩爱夫妻,丈夫在天命注定要作为义士被处死,却被反清儒生劫法场救了出来,可拗不过命,最终还是被清将追击射杀在岳父家门口,倒地咽气之际,难产的妻子生下一儿子。我看叶德辉的材料,就猜想1864年他出生时是不是湘军某将官正好死了。这当然是臆测,只要不用于批斗也可以,可以瞎子摸象似地对佛教转世、道教投生、儒教移情有感性的认知。研究爱因斯坦的创造性思维可知,他不用实证知识与人论辩,就有时间和精力做思想实验,训练想象力变成一束光才有了相对论、量子说。看1927年北伐中的湖南农会就能洞见太平军。

王国维如果能够像我今天这样想,1927年决不会去投湖自沉。1927年叶德辉因一副对联送了命。在毛泽东看来,叶当时罪不至死。但我想,也许正因为王国维不修道不修佛,才能诗情画意地谈仁义、礼仪,性情像贾宝玉。

晚清张之洞为代表的中学,演进为民国王国维、陈寅恪、熊十力等为代表的国学,在中共盘踞大陆之后为台湾、香港新儒家的国学教育奠定良好基础。看陈寅恪、熊十力等民国国学大师,论证不擅长抽象概念的演绎推理和实验及理性分析的归纳推理,擅长的是类比。例如陈寅恪评价王国维的“几若无涯岸”,“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之类话语,思辨不及笛卡尔清澈与不及黑格尔细微,有玄妙之处却如同侦探推理是不能呈堂证供的。

这或许就是中国从儒学到中学到国学的共同弱点:只能在由父母家法治家、皇帝王法治国,上上下下共同遵守礼教规定,实行必须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才有仁政的精英管理模式。如果管理者拉帮结派搞特权,垄断行政和话语权,那就好比把人间变成森林,不守道德规范的约束,把人类当成兽类,古代断续地这样干,中共一直这样干。毛泽东杀叶德辉吓王国维会非常行为艺术:关起来洗脑改造思想,诛叶、王的心,变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病人,感谢“党和人民不杀之恩”。

1927年丢失“德国”和“中学”。后果是1949年国学大师们犯糊涂(说深奥些就是附体)选择中共,在反右运动和大文革中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