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宋词思维在民国,瞎子摸象为中共

说说王国维人生三重意境

2012-07-26 03:50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王国维在遗书中写明死因,没有帝制和儒生维护,民国文人借科学和民权之名反礼教传统,无人起诉指控借法庭遏制邪恶,感觉纷争无知者无畏在1950年以后的运动中转为无耻,反掉了中华春秋以来的导师传统。感性纷争似的“瞎子摸象”在中共极权社会形成天意安排的批斗思维。

王国维死了,在遗书中写明死因,他不愿意受北伐军革命运动的羞辱。王国维不是一个撒谎的人,也不是个表达能力有重大缺陷的人。死者为大,我选择相信他的遗书而非质疑。从秦汉到明清,顶级纷争皇帝或丞相(权臣)裁决就能被认可,可在民国蒋中正不开枪就当是病猫。感性纷争种下中共极权专制的种子。

从王国维之死及死因的感性纷争,说到中共极权专制,可能有些人生出牵强附会、扯得太远的感觉。其实说话玄奥未必一定不好。感性具体急功近利,争执很难妥协。玄远才能旷达如骑天马,好似宝马奔腾在天上,更有隐侠独往独来之自我。从心理学角度看国学大师王国维,右脑情感很丰茂,但左脑理智较弱(情商较弱),知识压不住的人恐惧感。同为中国人,王国维的思维跟晚半辈的胡适、梁漱溟们的文章思维不同,大致是饮酒品茶后跨步高远的宋词思维。所以王国维能在 29岁时就讲出了“人生三重意境”:独上高楼,为伊憔悴,灯火阑珊处。

王国维“人生三重意境” 这一说法至今还被性情中人传诵,也曾影响过我。这是王在其《人间词话》中说的,视为古今欲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的三阶段。以诗说话,最容易传达感情:例如“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以花鸟动静喻人情。以词(长短诗)说话,既有诗情,还别有长短句的风韵、情韵等,不一而论。

王国维上承中学,下启国学,重新解释宋词,认为:晏殊的《蝶恋花》“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所描绘的孤寂愁怅感受,是第一境。这三句词话,王国维是借用,以“落叶•独步•天涯路”喻指开创者最初的孤寂。当然,古今开创者身边都有不少的人,但最初的艰辛要独自品尝,以免吓跑人。

王国维重新解释柳永的《凤栖梧》,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开创者在孤寂愁绪的难关度过后的第二心境。柳永抒发的是放弃与人狂醉歌舞而强颜欢笑,为了爱情,瘦了、憔悴无怨无悔的情志,王国维喻指开创者的恒心。

王国维重新解释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说词中所指女性为寻求真爱而持之以恒到某时,突然发现意中人就在身边,等待自己醒悟,是第三心境,以此喻指开创者突然获得灵感。

王国维借古人的词具体形象、感性地表述正经(正统)文学创作的三阶段,并特别告诉民国人士及后人,他说的并不是晏殊们当时表述的情意,而是借用引申,泛指古今中外所有欲成大业大器的人必经的三个历程。诗词是形象思维,王所说的第一历程,西风劲吹,碧树落叶,独自上楼,眺望远处……好似词人以文字描述的一幅画:阐述爱情的相思苦。不同的人读,感受会不同,雄性十足的男人会独行侠似的肃然,柔情似水女人却可能由天涯路想到望夫崖盼老公回家。

中国古代,注解古人的诗词,有伦理、政治、宗教等诸多讲究,没有中华民国之后这样的自由解释。王国维这种解释,虽然是曲解,却是明说个人用意,是自己的引伸。今人有解释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说的更随便却没有声明。

宋词思维谈人生,可以谈出美感来,却淡化了真与善,个人抒情和宣泄有用,但解决不了社会的问题。民国儒士借民权成名成家,“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的乾坤正道修炼的传统精神逐渐无影无踪。1949年之前民国在大陆38年,三民主义者无天命信仰作为心魂,背叛蒋中正成了权利。鲁迅虚构人力车夫的伟大精神和华老栓的麻木不仁,工农运动和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以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就这样弃善扬恶地搞思想政治宣传。如此恶搞现在很普遍。

前面我说纷争“在清朝以前,皇帝或丞相裁决就能被认可,在民国蒋中正不发威就当是病猫,感性纷争种下中共极权专制的种子。”我一直声明,我说的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在西方最近这两百多年,你说你不代表真理,就没人来打你的假。党文化下的大陆感性的情绪中人(我心里的“性情中人”)很容易跟着感觉走,说:“你眷恋清朝!你期望专制独裁!蒋介石有什么好?光头发威好看吗?”这样争斗其实是放弃了沉思而修正和完善自己的方法或观点的理性自由的权利。

王国维之死,以死免辱,全节殉道。这种说法对港人明明白白,如同喊“yes sir”,但大陆大多数血气方刚或旺盛的性情中人却会不停地争,臆想王被亲家逼债逼死的。臆想在文艺创作上可谨慎使用,却不能呈堂证供和批斗逼供。

论人生的发展阶段,王国维之前,在中国春秋时代就有孔子“十五而志学”、“ 三十而立”、“ 四十不惑”、“ 五十知天命”、“ 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六个发展阶段。而这在儒家历史上有承传有榜样。相比之下美国马斯洛所说生存,安全,爱,自尊,自我实现的五阶段说则主要是心理学的知识,没有某个民族或国家有承传和榜样的知行合一的完整历程。而在孔子之前《周易》所述“天、地、泰”的君子修养的三阶段更为简明可行:“天行健•自强不息”、“ 地势坤•厚德载物”、“天地交泰•以左右民”。

这样看来,反礼教实际上反掉了中华春秋以来“文人和学者”的导师传统,所以在王国维之死这样一个有遗书证据、有学者(法官)评判的说法之后,民国学者还能争,在蒋中正执政时一边享受校园的安全一边辱骂蒋公等,直争到人心涣散丢了大陆被中共噤声。这样跟着感觉走,就是思维上的“瞎子摸象”,在民国为中共作恶开道,现在为中共专制延时。瞎子摸象固执己见,形成批斗思维。

中共战天斗地•改天换地,1927年在湖南长沙等地才通过农民协会局部展现,就吓死了王国维,邪恶至极。但后果再严重只要还没轮到民国文人和学者,“瞎子摸象”就仍持之以恒地为中共开道。这或许就是天意,就是历史的安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