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七月流火走出红尘(2)

2012-07-26 21:15 作者: 张亦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二、给迫害垫底的三讲班

1999年7、20日,是中共撕掉最后一层面纱,公开镇压法轮功的起始日。而众所不知,在镇压前夜的1999年7月初,江XX突然决定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处级以上干部中开展“三讲”运动。有消息透漏这是一次政治大清洗。实际是在迫害法轮功之前,先在中央国家机关来一顿杀威棒,给迫害法轮功垫底。当时我所在的外经贸部不幸被中央指定为“三讲”运动的试点单位,以积累经验,在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全面铺开。

7月初,中央成立的“三讲”督察组进驻外经贸部,上上下下气氛紧张。当时我任办公厅某处处长,被指定参加首批学习班。

当我在学习班上广泛宣传法轮功的时候,还不知道镇压已近临界点。当时空进入1999年7月20日,新旧宇宙的正邪大战成为历史转折的开篇,一场亘古至今无二对上亿正信群体残酷迫害事件公开全面爆发。

当时三讲学习进入紧张的“自查自纠”阶段,在学习班一律不准假的情况下,我以“有事晚来一会”的托辞毅然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正在第二期班学习的副处长虹干脆就没打招呼,从学习班跑出来直奔国务院信访办与我会合。

请“一会儿”假,变成了失踪两天两夜。回来后我们立刻被卷到风口上。法轮功立刻成为全社会的焦点,三讲班里邪恶铺天盖地。江泽民责令:“三讲班人人过关、人人表态,不漏掉一个。”

三、变  脸

早晨来到班上之后,我首先到办公厅主任那里去打招呼。办公厅主任平时与我工作关系较融洽。但此刻,他满脸阶级斗争,神情紧张。看我走进来无语的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让我坐。片刻,办公厅一位处长走进来,一反常态公式化的朝我点点头,在办公桌侧面的椅子上坐下来,非常紧张的拿出笔、本准备做谈话记录。他们都换了一张脸,就像不认识,那气氛比派出所作笔录审问还敌对。

我心想,政治真不是个好东西,能使人如此变脸。

当我证实这一切完全是针对我时,我平静的对办公厅主任说:“您是想审问我吗?还要做笔录吗?如果是这样,很对不起,我将拒绝回答您的一切问题,因为我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或犯下任何错误,我不希望您采取这种敌对态度。”

办公厅主任一脸尴尬,沉默片刻,大概意识到自己太过分、太大敌当前了,遂撤走了做笔录的处长。……

我意识到部机关几十大法弟子将面临一场严厉打压的考验。而首当其冲的是正在参加“三讲”班的我和虹。7、21那一天部里有不少人去上访,也有不少人顺利走脱。我和虹被抓的消息像插了翅膀,飞快的传遍了机关大院。

这期间,中央公开文件和内部文件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邪恶和严厉。我以长期机关工作特有的政治敏感,不断的对比中央文件和国务院两方文件的口径、口气,密切关注这场邪恶风暴的风云气象。我发现国务院文件和中央文件对法轮功态度明显相左。中央文件一路禁令,而国务院文件却明确指出,公民有信仰自由。实质上是认可法轮大法,但是这种对立并没有坚持几个回合,国务院顶不住那股邪恶势力而偃旗息鼓。

这件事在当时的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引起很大震动和揣测。最后,终以江XX的一封穷凶极恶的指控信而拍案定调。一场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愈演愈烈,当初定论的所谓“歪理邪说”被进一步升级定性。从此江XX有了加大打击正信的邪恶理由。

中央督察组和外经贸部积极支持取缔镇压,像历次政治运动一样紧跟照办,在三讲班及其高调的严厉指出,“在法轮功问题上,政府部门的领导干部必须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三讲班所有人都要在‘自检自查’材料中明确阐述对法轮功问题的立场、态度。”

所有人在规定要求之下都对法轮功问题表了态,包括部领导。小环境的邪恶带动了大环境的邪恶。这时不仅仅是三讲班被逼表态,整个部机关和所有直属机关全体干部被逼人人表态、人人过关。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