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魔鬼训练在中国

2012-07-28 02:46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魔鬼训练说是来自国外,真正来源是中共红军培训和共产主义运动。

盛行魔鬼训练的“中国”是指大陆,即我们所说的“内地”。第一次听到“魔鬼训练”的时候是在书店,讲日本训练超人的意志力。我“哦”了一下,难怪抗日时期我们叫日本人“小鬼子”,有源头。我当时在经商。

网上查“魔鬼训练营”,维基百科没有编写,也就是说没把这当回事。百度名词倒是很当回事,从古罗马的“斯巴达克训练”溯源,说到二战后在美日演变成魔鬼训练课程:锻炼人的意志、忍耐度、心智模式、团队精神、沟通能力和技巧,开拓创新能力和领导能力等。魔鬼训练被解释为“磨练之路”、“现实之路”和“超人之路”,高价培训决战商场的强者。

中国古代《说文解字》和儒家古文经学解释一个名词,要说字源和词源或者要考证最早出自何处,哪个古人,哪本古籍,比古希腊史学还讲究。党文化教育出来的人编写“魔鬼训练营”名词不这样,而是用模糊的写法让人觉得这是从美国、日本引进中国来的,既迎合大陆人的媚外心理,又掩饰了其真正的来历:中共红军(八路军、新四军)的训练和整肃运动。

百度名词解释魔鬼训练,看似商业人士编写的广告宣传。讲日本“收费极为昂贵,对学员的入学选拔条件极为苛刻,并非有钱就可以加入……需提前半年排队报考,大量的中小企业家就是通过“魔鬼训练营”变成了当今一个个著名的企业家。”讲美国“全球数以万计的人从中受益,造就了无数百万富翁和成功者……”而后列举参加训练的各界知名人士有艾可卡、安东尼•罗宾、霍普金斯、史瓦辛格、乔丹等。这都是暗示人掏钱。

我相信魔鬼训练国外也有,可在中国却很像曾经的共产暴动者的培训:盼望成功的受训者跟希望夺权的造反派一样不惜叛逆家庭、传统、性格,即:“强化自我、克服障碍、重塑人格、培养意志”……只是不再造反搞政治了,而是通过培训改变性格增进能力,不信天不信命,自己掌握命运。

通过谷歌、维基,查“魔鬼训练营”,在美国和日本都查不到系统的介绍。推理:别有用心地拿艾可卡、史瓦辛格、乔丹做广告,完全是党文化下的人力培训煽情。这种煽情红军、八路军很擅长,红卫兵无师自通。抗战后共军打内战转化国军俘虏,文革中红卫兵组织转化斯文学生都是魔鬼训练。现在所谓魔鬼训练被说成“集行为心理学,成功潜能学,NLP神经语言学、性格解析学,素质教育学为一体”的科学,其实在我看来,就是用声、光、电多媒体技术,以催眠、暗示、观魔、分享手段搞的现代巫术。

训练营名目可不同,实质是以巫术魔变人心:通过“疯狂讲授、恐怖体验、力量互动、激情演练”等方式是共同的,受训者在营地被打了鸡血似地情绪激昂,像雄鸡一样昂首挺胸,一段时间内,内向的人变得好斗,敢于说话,怕老鼠、怕蛇的女人不怕了;外向的人变得持续的亢奋和专注,做人不再散漫和好高骛远而有计划性。中共红军训练农民也是这样。

用经验考证发现,所谓“魔鬼训练营”在日本、美国,炒的只是概念,在中国大陆才是真切实在的在搞,方式方法剥去“科学”外衣与电子、灯光技术,核心训练方法是煽情:跟以前全国搞毛泽东思想学习标兵的培训一样,跟全国学雷锋、王杰,学王进喜、陈永贵,学门合、焦裕录一样。

魔鬼训练,查阅中国历史典籍,找不到类似的训练,只在台湾武侠小说的魔教中有虚构。在学习苏联红军的黄埔军校有类似训练,在中共红军整风会(八路军、新四军)与解放军工作队的土改批斗会、对国军俘虏洗脑的忆苦思甜会,更有运用。基本的招术是,灌输梦想:有自己的土地、老婆、孩子等;设定目标:揪斗几个地主,歼灭多少国军士兵,活捉至少一个军官等;把握机会:盼望打大战役,把一切献给党,生为斗士,死为鬼雄,让儿孙引以为荣。

各种会的洗脑其实就是巫术,形式很粗糙,现代成功学培训课其实也是这些套路,只是玩出了新说法:挖掘生命潜能、激发心灵力量、修炼积极心态等,美其名曰开发潜能,跟古代儒教温情、佛教禅定、道教静观、基督教忏悔等“教人诉求真善美高尚人生”的正路教化背道而驰,其实都是邪路子。魔鬼训练虽被说成来自美日,却在共产暴乱运动中更典型、更经常。

毛泽东带给中国人的“共产主义信仰梦”成大文革暴乱而破灭,邓小平又以“社会主义改革梦”成国企工人大失业再破灭。但是重新回到“旧社会”,儒、道、佛的仁义、不争、慈悲,中国人又不信了,迫切地想一夜暴发。于是各类煽情者搞起“发财致富的巨人梦”,把以前培训“毛标兵”、“乔厂长”等方法,改头换面,冠以“潜能特训”名目来弄钱。以前是党支部和党委来操控,出于政治目的,煽动人起来斗这个、批那个。而今批斗在个人之间自发进行,专门训练的却是:穷人如何脱贫致富。

众多致富型的魔鬼训练营,衍生出一个别支戒除“网瘾患者”(别名“电子海洛因”)的训练营。这种在欧美国家被视为非法侵犯人权的训练,在中国大陆却可以“合法经营”,训练者以虐待(毒打、捆绑、电击、脉冲刺激等)与监禁等不当治疗方式折磨上网成瘾者,据传有少年被打死。被强制戒除网瘾的青少年受到不亚于网瘾的巨大创伤,甚至家庭关系破裂。尤为严重的是网瘾治疗的洗脑引发另类斯多哥尔摩综合症:被虐待者爱上虐待者。

魔鬼训练在1970年代,是日本红军成员大江白内诚在北海道的荒谷开创的训练超人以树立强者风范的训练方法。魔鬼训练,在日本有传统文化的制约,仅仅成为训练意志力的一种方法。在中共国寨,传统文化被抛弃,红军的魔鬼训练法培育的强者很容易为富不仁、逼良为娼,为了钱干什么坏事都可以,造假成风。

《共产党宣言》开门见山说:共产党是思想幽灵(魔鬼)。中国人现在对共产党也早已没有崇敬感了,但党文化的魔鬼训练已成功去除了我们对魔鬼的戒备心和厌恶感,以魔鬼思维看腐败,不再有真正的不满,只恨自己没有机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