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 真相在哪里?(中)

兼说笛卡尔

2012-08-03 04:35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摘要: 真相还被邪教刻意掩盖。中国人生活在中共以唯物、无神、斗人等方式建构的邪教幻境中。就个人而言,我们须以演绎法去清理中共意识形态布控的批斗运动或GDP运动的概念陷阱,去含混存清晰,以“我思”的方式理性地怀疑中共说的一切,不做动物或机器。就中共而言,不能附体,其恶魔真相便显露。

在中共山寨国,真相不仅像英国专制时代被假相在前面掩盖,还像法国专制时代被空谈在前面误导。所以,我们除了可以用归纳法客观辨析真人真事,还可以用演绎法筛选真知善识,存善除恶地善用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怀疑法。

18世纪上半叶,法国唯物论者偏离笛卡尔的中庸之道,基本都跟着感觉和情绪走。有人偏执地主张“人是机器”,将哲学和宗教对立起来。有人以人是教育和法律环境的产物为前提,将科学和宗教对立起来。有人以感性审判神,说:“如果想要我相信神的话,一定得让我摸到他”,将理性(数学)和信仰(神学)对立起来。有人以上帝为仇敌,说神是“想象创造的虚构物”,将神学和科学敌对起来。法国唯物论者普遍不做实验,以科学为名敌视上帝。中共红卫兵也这样。

中共极权专制63年,马列哲学真切关注的是垄断政权,对科学理论和实验竭尽空谈之能事,说空话做空事。批胡适、反右、斗私、批修等运动,现在来看全是瞎折腾,批胡适20年,还没有哪位科学家不“小心求证”而有大发明的。中共反右批斗几十万,基本都平了反,劳民伤财。中共狠斗私心之后私情如春苗生长,在现在更如洪水泛滥;邓小平主持批判修正主义,在毛泽东死后成为最大修正主义者。我就曾经入中共运动的“空门”多年,被周恩来等法国留学生带进。

在毛建邓管的山寨国的大学、研究院,哲学和科学共同被党委管制着:组织部管人事,宣传部管宣传,党委管党员干部思想、情感、意志。毛时代革命党成为崇拜暴力的批斗运动的邪教,邓时代改革党成为崇拜财富的GDP运动的邪教。批斗教育让我们以阶级斗争为纲,GDP教育让我们以财富竞争为纲,制造假相。

笛卡儿在培根之后,另创了一种破解假相的方法,即怀疑式演绎推理:从“我思”中推出“精神实体”(即不死的“自我”),又从“精神实体”的“自我”推出“完美实体”即“上帝”,再从“上帝”圆满在心灵推出“物质”。在山寨国学校,没有老师教人这样由此及彼地推理。我们就比较大众化,不扫思想屋。

我们上学跟笛卡尔受的教育表面上相似。天主教神学体系千百个交织组合的概念笼子关着笛卡尔。笛卡尔筛选出三线段的三个连点――三角形的“A、B、C”,上帝A在精神B与物质C之上,驱使两匹马似的掌控物质与精神,这就是唯理论二元论哲学。笛卡尔信奉上帝,为其“我”取得独立思想的空间。笛卡尔有智慧。

依照笛卡儿的逻辑,心灵和物质是两个独立的实体,来自于更独立实在的上帝,各自运动:物体变物体,观念变观念;人是唯一的二元存在物:只有人才有灵魂,既会理性思考也占空间,动物只属于被动的物质世界。中共却说人是动物。我们在山寨国被中共操控着,不被这样就被那样,没了自我。笛卡尔却明显有。

笛卡尔用演绎法,以“动物是机器”的论断为前提,推出“反应----刺激”的假设;以人和动物相区别,推出动物没有心灵,人有心灵(在人脑的松果体);以人的肉体与心灵是物质与精神两个不同的实体为前提,推出人是心灵和肉体可以相互影响的心神交感的生物,推论人的原始情绪有惊奇、爱悦、憎恶、欲望、欢乐和悲哀等六种。这样的思考,答案不问老师,更不问党,以“我思”去探寻。

“我思故我在”,通过怀疑假相,得到真相:怀疑某种感知,“我”怀疑时,在“怀疑”的思考者(“我”)在思考这件事真切无疑。四条规则由此确立:1、怀疑后不怀疑的观念才视为真理; 2、每个问题必须因式分解似地分成若干个简单的部分来分析;3、思想123似地上阶梯;4、彻底检查以确保没有遗漏。这四条原则,确信、解析、递升、彻查,保证演绎推理没有疏漏地精密准确地推进。

在山寨国,我们很需要“我思”这样的怀疑,扫除中共教科书、影视教给的假相之后,再用学数学获得的演绎方法获取清晰的观念,据此推理使真相显露。

“我思故我在”的怀疑的方法,使人脑成了一座逻辑的演绎室,在沉思中分解剖析笼统的全称判断。笛卡尔将数字计算的精确理性方法用于数学,演绎推理地将代数和几何联系在一起,创立了解析几何;用于物理学,论证了光的折射定律、伽利略运动相对性的理论、动量守恒原理的原始形式、宇宙演化论、漩涡说等,还论证解释了人的视力失常的原因、彩虹现象,发现了反射和反射弧,等等。

笛卡尔以“我是故我在”这个命题进行演绎推理,简化了经院哲学的繁琐推理,开创数学理性的哲学、科学,使近代哲学、科学脱离神学而体系化、理论化。

笛卡儿从有一个完美实体(上帝)的必定存在,推论:恶魔假设不能成立,因为完美的上帝不可能容许恶魔欺骗人类……诸多具有长、宽、高的数学特性的事物,当能够被人理性清楚地认知时,也就是说能够合乎逻辑地从大前提推导出来,这个事物就一定不会是虚幻的,必定如同我们清晰认知的那样实在的存在。笛卡尔的怀疑式演绎法在中共山寨国可以清除党八股文章和话语中的空洞词语。

抛开中共官场学界制造出来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四个坚持”、“五洲震荡”等数字归纳的“党话报告”的演绎前提,精英的思维就清澈了。上帝万能不会容许恶魔欺骗人类,笛卡儿推论没错。但自作孽必有恶报。中国人滥用自由,幻想中共反天道人权创建暴政后有朝一日会立地成佛。人脑受附体拨弄思想混乱害己害人,必然自取其辱,中共邪教恶魔真相昭然若揭。

真相在哪里?从西方传到东方,都在“我思故我在”的演绎解析的知识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