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连载】七月流火走出红尘(10)

2012-08-05 18:30 作者: 张亦洁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十八、对阵何祚庥

何祚庥站在台上疯子般的挥着手臂鼓噪着,这时,台下会场的局部却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嘘声、议论声、起哄和突然的“鼓倒掌”。我知道这是会场里的大法弟子的反应和抗议。主持会的周副部长发现不对头,两次起身招摇了一下,以示制止。何鬼应该听的看的最清楚,但他故作镇静。

何鬼不顾会场的躁动和反响,终于散完邪毒宣布演讲结束,他话音刚落,突然,庞大的会场里冲出一个嘹亮的声音:“我有几个问题与你商榷!”

一个年轻人站出来,朝着台上的何鬼高声对话,同时他穿越会场快步朝台上走来。

会场所有的人都被这声音惊动。我和虹迅速的对视一眼,回过身去,扫视黑压压的会场寻找那个了不起的“正义之声”,瞬间,会场远处传来支持的“哗哗”的鼓掌声,那个年轻人转眼间就冲到了台上……

从会场发出那一声喝问起,台上的何祚庥大惊失色,他进退不得,当这个青年冲上台时,他侧对着那个年轻人,嘴里嗫嚅着却发不出声音……

台下人群使劲的鼓掌,年轻人威风凛凛的站在何鬼的面前,台下传来一片催促的喊声:“快说!快说啊!……”。

青年人稍事镇定、正待提出问题,突然,从后台冲出几个人迅速拉住了他。显然年轻人慢了一步,转瞬间那几个人就把年轻人拽到后台,会场内发出失望的嘘声……

台上的何祚庥被此一惊,一下子打掉了先前的嚣张和亢奋,一副惊恐尴尬的落水狗窘态,主持会议的周副部长立即宣布散会,在周的陪同下,何迅速的灰溜溜的退了场。

我和虹激动的站在原地半天未动,替那年轻人叫好同时深深遗憾他未能及时发声,我们俩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后台的出入口,希望那个青年人能从那里平安无事的走出来,但是满场人散尽,却终未见那个年轻人从那里走出来。

后来我知道,那个年轻人是经贸部下属总公司的大法弟子,那天不是部机关大会,是经贸系统部分人员会议,对象是全系统大法弟子和党、政、工、青、妇、人事等部门和负责镇压法轮功的部份人员。

何祚庥作报告被羞,使外经贸部丢了丑而恼羞成怒。那时我们都知道这个冒牌科学家有连襟罗干的背景,也不是个一般的三教九流的二流子。

年轻人的结果可想而知。大法弟子全体都开始经历邪恶的大、小环境下的历炼。            

十九、陪绑威逼

对我的“挽救”在不断的加码,我被列为外经贸部法轮功的重点人,我在全部组织公开教功的事成了重要问题;在德国参加“国际高级经贸研讨班”时送给德方翻译英文《转法轮》及在研讨班同事中传阅《转法轮》书、洪法等都被一一调查出来,还有担任小区法轮功辅导员等等,都成了我是法轮功骨干的佐证,他们开始拿这些事制造罪名。

我的同胞中任何时候都不乏这等有升迁头脑的、共党重赏之下的勇夫。中共的统治早已扭曲了人性,历次运动中定要以杀一批,考验一批,升迁一批,所谓忠心耿耿的,卖义求荣的,反戈一击的,大义灭亲的,……然后便是收买人心的:火线入党、火线提干、破格提拔名堂种种。这种“时事造英雄”,使是非颠倒、正邪不分、善恶不分,人与人之间互相戒备、互相争夺甚至互相残杀,败坏了人伦道德、毁掉了传统的人文环境。上梁不正下梁歪,也不怪谁,但我预感山雨欲来。

办公厅主任通知我,说X部长要找我谈话。

我已经说不上这是第几道金牌了。但我知道是到了真刀真枪面对面的时候了。X部长出面就是处理的前奏,他是副部长,掌管全部的人事生杀大权。

我如约来到他的办公室,外间是秘书室,我打过招呼,推开办公室房门却吃了一惊,我的先生默默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凝重,他身边站着办公厅主任。X部长站在房中间一语不发。我打过招呼,在先生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定。X部长随即坐在我的对面,X部长尴尬的客套之后便切入正题。

他明确指出,我必须转变态度,转变立场,跟党中央保持一致,不能再炼……我冷静的听着他冠冕堂皇的说教,他越说越离谱,对大法的观点和看法比媒体说的还要恶毒,我看着身边受毒害的两位严肃的面孔,一种洪大的慈悲和责任漫过我的心头。我想,我必须说话,讲清真象、澄清事实,不管X部长如何想,这是我的责任。

我礼貌的拦下X部长的话题,向他阐述“四二五”的起因和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但是他根本听不进,他不听陈述、不许解释、不许异议,他不断打断我的话肆意的攻击师和法。他认定大法是搞政治,“四、二五”是聚众闹事,而七、二一简直就是暴乱,是反对共产党、颠覆政府。

我说:“作为修炼人我最有发言权。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完全是祛病健身,与政治毫无关系,我们虽然对政治没有兴趣,但是却有着辨别是非曲直的清醒头脑。长期以来,中国人饱经政治运动之苦,无数惨痛教训,使国民再不盲从的去听信谁的话。但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心法并辅以五套功法的法轮大法,折服了亿万民众,使无数重症、绝症、疑难病人起死回生,无数濒临破裂的家庭被“真善忍”幸福的圆融。试想一下,一个毫无效果的功法,一个不讲重德向善的功法,人们凭什么相信他,凭什么不辞辛苦地演炼他,凭什么众口一词地执言上书上访反对取缔!再说,‘四、二五’和‘七、二0’上访丝毫没有超出任何法律条文的限定,反而我们的一切言行都在国家宪法保护之列!……”

X部长截过话说:“X党的天下,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行为违背XX党的意愿和宗旨。否则X党就将坚决的制裁他,作为一个党员干部你必须和党中央保持一致,没有条件!”

“但是,X党的意愿和宗旨不是法,它无权超越法律之上,只有法律可以制裁,党以意愿制裁是非法!再说,您怎么能认为向党讲真话、讲真相就是违背党的意愿和宗旨呢?这恰恰是相信党、对党负责,而党更要对人民负责,党既然代表人民的利益,就应该倾听人民的呼声,不许人民讲话这本身就不符合党的原则……”

X部长气急败坏的说:“党是听人民的不是听你法轮功的!……”

“法轮功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国民群体,而且他也不是孤立的!何况现在不是文化大革命……”

我突然看见先生痛苦的脸色和欲阻止我的愠怒的眼神,他如坐针毡……

我要顾及先生而妥协他们吗?我脑海里顿时掠过一把寒光闪闪的权势的利剑,我顿时语塞。但迅速的、我脑海中又立刻打出一句话:“大法是衡定一切的标准!”

X部长说:“说到文革,我比你更清楚,作为一个政府机关的党员干部任何时候都要维护X党的利益,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文革的时候,党需要我站到革命一边,我就决裂了我的父亲,坚决跟他划清界线!X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我!!就是被X党绑在了战车上,我上了战车,它指向哪儿我就打到哪儿,我就是要维护X党的利益!现在X党不让你炼了你就不能再炼,再炼那就是和党对抗,江XX给法轮功定了调子、定了性,他就是X教……”

他这一席话说给我、也是说给先生听的。我拦下了他的恶语:

“X部长,我尊重您的革命性,因为那也是您的信仰,您的自由。但我不是被绑在战车上才入党的,是因为X党的初衷、纲领,口口声声是以国家、以百姓的利益为最大利益的,我才相信了它,走进来。您没修炼法轮功,自然不知道真象,但是不管您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讲的是事实,法轮功和政治毫无关系,我炼与不炼更谈不上和党对抗,着两者之间不存在任何关联,法轮功与党与国家与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这也是中央在全国范围内经过调查统计得出的结论,……”

“党有党纪、国有国法,现在中央令行禁止,作为一个党员干部必须服从,我不管过去是什么结论,现在的结论就是要取缔,希望你能认清形势,端正态度!”

“无论作为一个修炼人,还是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我都不能认可这种结论,因为它完全违背事实,实事求不是党常说的、一贯倡导的优良传统吗?为什么无视事实,非要强行把法轮功政治化?而他仅仅是一种观念、一种信仰。修炼法轮功使我们身体健康,品德高尚,更加勤恳敬业,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且我修了近五年,这四五年来我没生过一次病,没吃过一颗药,全部所有大法学员都是这样,我们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这难道不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吗?!这些您也是知道的呀!……”

“张某某、你被人利用了!你中毒太深了!……”

“我的头脑、我的思维,谁也利用不了。再说,我讲的是事实而且是不争的事实!……”

我看见,先生深深的埋下头……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