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深处的中国渔民们


为什么中国渔船不在自己的沿近海作业,而要跑那么远,冒着被别国扣押、逮捕的危险,进行赌博式的作业呢?

从去年底的中韩渔业冲突以来,越来越多关于中国渔民遭到外国军警扣押的消息传回国内,韩国、日本、朝鲜一直到最近的俄罗斯,几乎所有周边海洋邻国都卷入其中。这些国际纠纷背后,是走向深海的中国远洋捕捞业和中国渔民日益艰难的生存环境。
  
越界捕鱼遭遇追捕

“我们有14条船去朝鲜东海岸捕捞鱿鱼,领导们都跟船出去了。”7月30日,在山东荣成市俚岛镇,杨晓君对《南风窗》记者说。他是当地一家“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根据中国远洋渔业协会与朝鲜共同捕捞协会2010年4月签署的《朝鲜东部海域捕捞合作协议》,2012年继续开展朝鲜东部海域远洋捕捞合作项目。渔捞作业并非持续全年,而只有每年的6月到9月,即中国东海伏季休渔期间。根据协定,1200艘中国大型拖网渔船,到朝鲜东部海域搞单品种的鱿鱼拖网作业,俚岛“海洋科技”的14条船亦在其中,每条船每次要缴入渔费10万元左右。

与此同时,在朝鲜海域的非法捕捞也屡见不鲜。一位威海籍人士告诉记者:上个月,威海有兄弟俩各驾一艘渔船,去朝鲜海域偷捕鱿鱼,满载而归,归途遭遇朝鲜巡逻艇追捕,弟弟的船在前面,侥幸逃脱了;哥哥的船在后,被朝鲜巡逻艇追上扣押,不仅一船鱿鱼全部没收,还令其通知家人,拿20万元来赎人赎船。

2001年6月30日,历经7年零6个月的马拉松式协商,《韩中渔业协定》正式生效。根据协定,进入韩国专属经济区进行作业的中国渔船的捕捞量,为进入中国专属经济区内作业的韩方捕捞量的两倍(原来中方要求渔船数与捕捞量为韩方的5倍以上)。由此,继《韩日渔业协定》和《中日渔业协定》生效,韩中日三国间基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划定各自的经济水域范围,新的渔业秩序最终形成。

一些中国渔民的传统渔场在韩中两国签订渔业协定之后,成为韩国渔场,需缴钱获得渔业许可证才能每年进行一定数量的捕捞。部分中国渔船不愿交钱获证,非法捕捞时有发生。

去年12月12日,两名韩国海警在黄海海域执法时与中国渔民发生冲突,一名海警受伤,另一名海警身亡。韩方指称海警死伤系中国渔船船长以利器刺中造成,并以此拘捕了船长与其余8名中国渔民。今年1月17日,一中方渔船遭到韩国海警的扣押,13名中方船员遭韩海警殴打。韩国媒体称,由于从事非法捕捞的中国渔船粗暴抵抗韩国海警的检查并逃跑的事件持续发生,韩国农林水产部从去年11月开始就7次通过韩国驻华使馆向中国农业部渔政局发送了现场照片等证据,要求加以管制。

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叶振江对记者说:“韩国对近海资源保护得好,界内界外很明确。我们的船太多了,传统渔场缩减后,大量的渔船没地方去。为了效益,只好冒险偷渔。”
  
舍近求远为哪般?

为什么中国渔船不在自己的沿近海作业,而要跑那么远,冒着被别国扣押、逮捕的危险,进行赌博式的作业呢?

“我们的近海渔业,一是已经处于危机状态,二是不可持续发展,海洋生物资源大量被破坏,再生能力非常差。”叶振江教授说。

中国沿海填海开发、环境污染以及过度捞捕导致渔业资源枯竭,加上近年来,捕捞作业成本快速上升,渔船出去打渔经常亏本,有的渔船不到伏季休渔期就歇了。叶振江说:“休渔期作用不大,因为我们的捕捞能力太强了,渔网网眼越来越密,鱼挂上就跑不了!休渔期只不过把疯狂捕捞从6月份换到了9月份。等休渔期结束后,几天之内,大鱼小鱼就扫得差不多了……电鱼具是违法的,所过之处鱼虾都会被电死,应该严厉打击,但几个月前,青岛外面还有100多条船在用电鱼具作业。底拖网曾是我国主要的近海捕捞作业方式,现在规模仍然很庞大。渔船把渔网用重物降到深海的海床上,沿着海底猛拖,把海底植被都破坏掉了。”

中国有一半的近海遭到不同程度的污染,超过一半的海岸线已经人工化。现在近海已无渔汛,四大渔场已名存实亡。叶振江说:“中国的对虾,原产量高的时候有三四万吨,捕捞1万吨以上规模,现在中国已经没有野生对虾了,仅有一点是放流长大的……在海里放流些小鱼小虾是杯水车薪,不能靠它恢复资源,而且它还会有很多问题,比如鱼类近亲繁殖,年复一年,它的遗传结构就退化了。”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推广海水养殖的国家,全世界都没达到中国这么高的程度。海水养殖大量占用海域,密度极高,对自然资源破坏严重。叶振江说:“近海本来是很多鱼类的产卵场,但给鱼类喂饲料会污染水质;为防鱼群发病而大量用药,鱼捕捞上来后药物残留会很多,如‘多宝鱼’事件,只是偶尔揭出来了而已。我们都不大吃养殖的鱼。”

在中国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的形势下,国家发展海洋渔业的方针改为“控制近海捕捞,大力发展大洋性渔业”,远洋捕捞成为中国渔民突破的方向之一。威海市鼓励有条件的国有和民营捕捞企业到国外建立综合性远洋渔业基地。目前,荣成沿近海已经很少有渔民捕捞作业,当地渔村靠海水养殖业为生,或者“造大船,闯深海”,参与远洋捕捞。

“农业部批准的远洋捕捞企业,荣成有13家,占全国的11.3%,有些是专门做朝鲜东海岸的。”山东荣成市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张忠兴说,“远洋捕捞投资大,民企很难搞,我们从1991年开始从事这项事业,荣成渔业局下面的荣成远洋公司,代理一些小的、没有太大实力的个体户出国作业,有17条船。”

上文提到的“海洋科技公司”,就是荣成13家具备资质的远洋捕捞企业之一。这家公司2002年开始搞远洋捕捞,派了两条船去南太平洋岛国斐济搞金枪鱼钓,因不熟悉当地情况,受中间商盘剥,亏损了3年。现在“海洋科技”已发展到8条小型金枪鱼延绳钓船,并在斐济建立了远洋渔业基地。

我国远洋渔业自1985年起步。2001年10月,国务院批准实施远洋渔业资源探捕之后,远洋渔业发展迅速。张忠兴副局长说:“中国远洋渔业逢到了一个良机:几个远洋捕捞强国在逐步退出,我们正好进入,去了,就能占住一定的资源权益。”

中国台湾地区远洋渔业实力非凡,其金枪渔业世界排名第二、鱿渔业居全球第三。但近年来,台湾远洋渔业受往返耗油、船员薪资飞涨及捕捞范围缩减等影响,利润减少,已亮起红灯。未来台湾渔业亦将把重心移转到沿近海与养殖业。事实上,继中国大陆之后,海水养殖已逐渐成为发达国家及世界其他国家地区的新兴产业,这恰为中国大陆加入远洋渔业竞争提供了良机。
  
向深海、远海去

截至目前,我国获得农业部远洋渔业企业资格的企业达118家,作业海域覆盖35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公海及南极海域。

中国远洋渔业要发展,得不断开拓新的渔场,但由于公海渔业资源已经趋于饱和,许多鱼群呈现枯竭现象,从大蓝枪鱼到巨蓝鳍金枪鱼,从热带石斑鱼到寒带鳕鱼,这些鱼类近30%被过度捕捞,大约57%被完全开发,只有约13%的鱼类属于未充分开发。因此,各大洋沿岸国纷纷组成委员会并限额捕捞,未来从大海捕捞的鱼类数量势必减少;加以世界各国纷纷将经济专属区扩大至200海里,以致公海渔场范围受到限制,大部分需要通过与外国渔业合作,才能继续维持作业。

来自农业部渔业局的消息称:中国已与有关国家签署了14个双边政府间渔业合作协定、6个部门间渔业合作协议,加入了8个政府间国际渔业组织,与12个多边国际组织就渔业问题建立了合作关系。

叶振江教授说:“中国的远洋捕捞问题不少,一是配额问题,由于历史上我们在公海捕捞规模较小,在划分公海资源权益的时候,没有优势,话语权弱。二是技术装备不发达,中国渔船总数占全世界的1/4,但大多为国外淘汰的10年以上的二手船,关键设备均由国外进口。三是只有一个生产体系,经营效率差,管理经验也不丰富。前些年,国家曾鼓励大陆渔民去南太平洋岛国捕金枪鱼,很多渔船都去了,赔得很厉害,因为销售、补给等环节不在自己手里控制,吃了不少亏。”

远洋船员是高危职业,来自不同省份的船员拉帮结伙,纷争不止。除此之外,他们还要面对台风、机器故障、海盗袭击等风险。荣成从事远洋捕捞的渔民有八九千人,其中一半是来自内陆省份的农民,本地人不愿再去当渔民。入职的低门槛,更是增加了这一职业的危险系数。

2011年下半年,山东省相继发生了几起远洋渔船刑事案件、越界违规事件和触礁沉没事故等,引起渔业管理部门警觉。

2010年12月底,荣成鑫发公司的远洋鱿钓船鲁荣渔2682号,前往东南太平洋公海作业。半年后,意外发生了:鑫发公司失去了与这艘船的联系。又一个多月后,同时传来了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这艘船找到了,坏消息是出发时的33名船员,归来时只剩下11名,其余22名船员已然葬身鱼腹。警方确认这是一起大型刑事犯罪案件,并将生还的11名船员作为犯罪嫌疑人拘捕。这是一个漫长故事的结尾,这个故事充满欺诈、争斗和疯狂的杀戮。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