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香港与美国的国民教育

2012-09-09 04:33 作者: 那小兵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就像千千万万个单程鉴证者一样,我来到了这个叫香港的地方。刚刚安顿好住下便申请入学,进了一个没有名次的华人办的中学,开始了那段并不长的香港岁月。

刚开始对于繁体中文不太适应,但最不适应的是穿校服与问候老师的规矩,虽然在华人学校也得如此。有位老先生讲历史课,每次讲到“满清”都有意无意地用眼角瞄我一下,大概这与我的姓氏有关,这倒是我在大陆从没经历过的。有一次,我写的一篇作文让班里给点名批评了,那篇作文叫《我最喜欢的地方》,我选的是“长城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而那位老先生点评说:“长城不是地方,那是保卫国家的工事,你只能说八达岭是你最喜欢的旅游地点”,然后,他继续挑了许多毛病:“你说长城是伟大祖国的象征,但你给不出证据,一个劳民伤财的军事工程,一个把中国人围起来的墙,没有作用,没有意义”,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的耳朵,忙问“为什么?”,谁知那老先生盯了我一眼,拒绝回答。

后来,期末考试也出了同样这个作文考题---《你最喜欢的地方》,我思前想后,写了篇《香港是我最喜欢的地方》。这篇作文中这样写道:“我来到香港最深刻的感觉是佩服与羡慕,比如,香港摊贩卖橘子按个卖,不按斤卖,这样就不会被恶意用秤砣偷斤少两,这象征着香港的商业智慧与文明”。你没猜错,我得了很高分。作文下面有一句评语:“以小见大,进步可喜;欢迎你进入香港社会”。

后来我到了美国,最爱看海明威的小说,简单易懂,而且越读越迷。也是一次写作文,题目是《怎样发现一个最可爱的地方》,老师给了一个参考书单,我到图书馆翻了个够,总算找齐了。这书单中包括一本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还有一本是《鲁滨逊漂游记》,我读了,想了,再读了,然后写了一篇《为何海明威没有成为鲁滨逊》,内容就是把“老人”看成是海明威的化身,他抓到了一条大鱼,因此他急于回家,结果没有继续航海,否则他会找到像鲁滨逊所呆过的海岛,结论是他意志不够坚定,所以没有发现那个最可爱的地方。

老师并没有给我打分,而是要我当着全班同学自我点评,也让同学点评。我很谦虚,说道:“我知道这是个没有道理的假设,但还是写了,因为我喜欢这两本书不同的角色,可惜他们并没活在同个时代同个地方,只好如此把他们变成同一个角色了”,接下来我听到同学们中扑哧的笑声,之后,听到了由弱变强的掌声,那位老师带头鼓起掌来。“很好,这就是创新的一种,让你的脑子长出翅膀来,展翅高飞!”那位老师说道,她眼里带着一股让人欣慰的微笑。

在美国的学校生活是非常容易适应的,无论是打球还是考试,每件事都有规矩,一般谁也不会去违反,一旦违反就特别显眼而感到尴尬,而照章办事总比较顺利。但出了校园就不一样,甚至有些时候挺危险。有一次,我在校园外独自走着,三个黑人青年走到我身边时忽然拔出一支手枪,接着就把我的钱包搜走了,并威胁说不准报警。我知道这几个小子常在那一带打劫,夜间还贩毒,但就是没有立即去报警。

说实在我有点害怕他们,但就是难吞下这口气,后来就向学校的学生顾问报告了。他记录了我的陈述,并让我签了名,说会去调查。但是,过了好久也没有回音,我心里觉得美国的法治并不完善,甚至是很薄弱的。有一次,我在一篇作文中写道:“我们常常把正义挂在嘴上,但正义却没有被行动证明,这个社会的问题因此越来越多”。没想到,那次作文也被老师要求全班自我点评。没想到我这么一提,同学中也有几个发出同类的牢骚来,这引发了所有同学的议论。老师让大家想出一个解决的方法,有的说要警局加强警力不定期巡逻,有的说让大家结伴而行通过那个街区,有的说雇佣个司家侦探摸清他们的活动规律一网抓获,如此等等好不热闹。最后,老师让大家举手表决,选择了让警察不定期在那个街区巡逻。

虽然我们并没有真正抓获那几个坏蛋,但同学们的热情让我深受感动,特别有趣的是那是一次最简单的“小民主选举”,大家举手选择了一个破案方案,让我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对民主的概念。也许民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却让大家都参与了选择过程,大家因此贴近了,甚至有了一些成就感。

后来,老师告诉我说那个抢钱的嫌疑犯被逮捕了,要求我去法庭作证。我十分犹豫,老师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你有权选择去与不去,但是,我说一句,给他一个公正,也是给你自己一个公道”。我去了,看到那个黑人青年了,他头上有伤,缠着绷带,我稍稍犹豫,还是指证了他。我对他没有了记恨,同时也增加了对社会的一份爱惜。

过了二十年后,我回到了祖国,经历过一次类似的事情:我在广深线动车上,忽然因为一列对面开来的快车产生的气流震碎了一面玻璃,之后车警要求附近的乘客给个证词,但所有人都不出声,所有在场的国人都说没看见怎么碎的,“反正不关我事”,每个人都这样说。我被问到时,非常肯定地向警察讲述了整个过程,这让那位民警有点惊讶,问:“你不是中国人吧?”我点点头答道:“我是中国人”,警察说要看我身份证,我只得拿出护照来,民警见是美国护照,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说:“我说嚒。。。”他没有将下半句说完。

列车向前飞奔着,历史也如此飞奔着,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的经历中学习到了许多,回味起来却有不同的感触。正当关于香港国民教育问题被热烈讨论时,这个故事让我想到了香港与美国的受教育经历,也许说不上是国民教育,却是真实的国民思想体验,前者教会了我什么是真实,后者教会了我什么是公民责任,而最后的事件却让我们看到了国内与香港与美国的差距。朋友,我想对你重复一次那位美国老师的话:“你有权选择去不去,但是,我说一句,给他一个公正,也是给你自己一个公道”。这是个道理,个人如此,社会也是如此。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