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共产党和纳粹之六

纳粹集中营与“古拉格群岛”

2012-09-28 23:43 作者: 韩梅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发生在纳粹集中营和古拉格群岛的惨剧,揭开了警察国家血腥恐怖的黑幕,是人类历史上令人震惊的一页!   ——题记

在德国南方距慕尼黑市20公里的地方,坐落着一个名叫达豪的美丽小城镇。这里有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来此参观的游客每年达几十万人。然而,达豪之所以闻名,最重要的并不是因为这个宫殿,而是因为纳粹上台后在这里修建的第一个集中营——达豪集中营。

达豪集中营建于1933年,主要用来关押“政治犯、犹太人、宗教界人士”和所谓“政府不喜欢的人”。整个集中营为长方形,方圆有上百公顷土地,四周有通电的铁丝网和壕沟环绕,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座高高的炮楼,上面装有探照灯和机关枪,日夜监视着全营每个角落。集中营分为三部分,中间是关押犯人的简易棚式营房,一端是管理处,管理处与营房之间是操场,这是每天点名和集体处罚犯人的地方,另一端是行刑焚尸院。犯人居住的棚式营房,是一种用厚木板钉成的方框框,床铺分为三层,第三层几乎接近牢房顶的顶柱,空间十分狭小,只能爬着上床,床与床之间的距离仅可下脚,看上去就像一口口棺材搁在那里。架子床、马桶间、饭兜、条纹囚服,这就是营房的所有元素。

集中营还拟订了严厉的管理条例,给囚犯们套上了一条条无形的锁链。其中第十一条规定,犯有下列罪行者以煽动者论处,一律绞死:凡谈论政治,发表煽动言论,举行煽动集会,组织小集团,与人厮混盘桓;为了将暴行传闻供反对派宣传而收集集中营真假情报;接受、隐藏、传播、外递此类情报给外国客人等等者。第十二条规定,犯有下列罪行者以聚众闹事者论处,当场格杀或以后绞死:凡袭击守卫或党卫队人员,奉派值勤时拒绝服从或工作,或在途中或工作时大声咆哮、嚣叫、煽动或发表演说者。另外,“凡是在信函或其他文件中有毁谤民族社会主义领袖、国家和政府言论或者颂扬马克思主义领袖或旧民主党派自由主义领袖者”则予以隔离禁闭两星期或鞭答25下。

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不但待遇十分恶劣,而且承担着十分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从早4点钟起床,一直到晚8点半才能回营,个个被折磨得皮包骨头,疲惫不堪。

达豪集中营还惨无人道地使用囚徒的身体作各种试验,包括用犯人作“超低压、超低温”试验,在犯人身上培植疟疾病菌,甚至破开犯人的脑壳,作活体解剖。至于被关押在这里的老弱病残与妇女儿童,结局则更为凄惨,等待他们的是毒气室和焚尸炉。有时候,被拘禁者在这里遭杀害,纯粹是出于纳粹党徒的虐待狂和残忍。仅在纽伦堡审讯时就发现了4个这样的案件,其中一个囚徒是被笞死的,另一个是被勒死的。据统计,从纳粹上台的1933年到纳粹灭亡的1945年间,达豪集中营登记在押的囚犯共有206,206名,其中有31951人被杀死。
  
达豪集中营建成之后,纳粹又在德国建立了大批集中营。到1933年年底,已达约50个。与二战爆发后,纳粹在波兰设立的奥斯威辛等专门用来对犹太人实施种族灭绝的集中营不完全相同,建立这些集中营的目地主要是用来处罚纳粹政权的敌人,并以此威吓人民,使他们不敢反抗纳粹的统治。

在这些集中营里,成千上万无辜的人被杀害,另有成千上万人受到了简直令人无法想像的残忍的折磨和酷刑。

如位于柏林附近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从1936年到1945年,先后关押过22万包括德国战俘和犹太平民在内的囚犯,其中有10万人惨遭杀害或死于劳累与疾病。

这座集中营占地400公顷,整个布局是个三角形。囚犯居住的木棚一圈圈呈扇形分布其间。集中营内有一个大操场,不论是狂风暴雨还是烈日严寒,囚犯们在每天做工前和收工后都必须在这里一动不动地站立几个小时,等候清点或安排劳动。纳粹士兵就将机枪架在周围的塔楼上,居高临下地监视着操场上囚犯们的一举一动。另外,集中营四周还有高大的围墙和带电铁丝网,所以被关押在这里的囚犯很难逃脱。那些因不堪折磨而冒险潜逃的人,不是被机枪当场射杀,就是被抓获后处以绞刑。据介绍,1941年秋,这里一次就处决了1.2万名苏联战俘。

始建于1938年8月的毛特豪森集中营是纳粹德国在奥地利迫害犹太人、反法西斯人士及无辜平民的主要场所。这座集中营及奥地利其它地区的49座附属集中营共囚禁过20万人,其中有10万人被迫害至死,至少包括5名中国人。2003年5月11日,毛特豪森集中营旧址举行了中国遇难同胞纪念碑揭幕仪式,深色的大理石纪念碑上镌刻着:“纪念在此集中营遇难的中国同胞”。

大规模建立集中营以镇压和恐吓民众,是所有警察国家的共性。在共产党当权的国家,这样的集中营也比比皆是,一点不少于纳粹德国。苏联的“古拉格群岛”就是它们中最出名的。

1970年,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的史诗性巨著——《古拉格群岛》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三年后该书在西方发表。在这部巨著中,作者依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大量第一手资料,生动翔实地揭露了苏联劳改集中营的骇人内幕。索尔仁尼琴虽然因此失去了苏联国籍并遭驱逐出境,但“古拉格”一词却由此成了苏联的象征,在世界上广为人知。

“古拉格”由俄语中的ГУЛАГ音译而来,是苏联“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的缩略语。当年,隶属于苏联秘密警察的这个机构管辖着苏联境内数量众多的劳改集中营,被关押在其中的犯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形形色色的政治犯。而“古拉格群岛”则是索尔仁尼琴的一种象征性说法,指古拉格下辖的象岛屿一样散布在苏联各地的劳改集中营。可见,“古拉格”也好,“古拉格群岛”也好,其基本含义都是苏联劳改集中营的别称。

古拉格源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1923年,苏联在索洛维茨基群岛上建立了第一个特别劳改集中营,用来关押那些反对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与苏维埃政权为敌的政治犯、不同政见者,其中包括社会革命党人、孟什维克及宗教界人士。自此之后,这种集中营在苏联各地越建越多。1953年斯大林逝世前夜,古拉格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全苏联共有170所,遍布各个地区和角落,就像是绵延不绝的“群岛”。

凡是读过《古拉格群岛》的人,对苏联劳改集中营中骇人听闻的种种黑幕恐怕没有不感到震惊的。

为了将无辜的人们投入劳改集中营,苏联秘密警察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折磨方法,逼迫“犯人”承认自己头上莫须有的罪名。如呵痒。就是把“犯人”的手脚绑起来或按住,用羽毛往鼻子里呵痒。囚犯立马便天旋地转起来,感觉仿佛是在往脑子里钻孔。还有臭虫隔离室。在漆黑的木板钉的匣子里,繁殖成百成千只臭虫,将“犯人”关进去并扒掉衣服,顿时间,饥饿的臭虫纷纷爬到“犯人”身上。起初,“犯人”还猛烈地同臭虫进行“战斗”,但过了几小时以后,就精疲力竭了,只得乖乖地让臭虫吸血了。不过,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用下面的办法来对付“犯人”:扒掉“犯人”下身的衣服,让“犯人”仰卧在地上,两腿叉开,帮手们坐在“犯人”的腿上、抓住“犯人”的手,“侦察员——女人也不嫌弃这种事——站到你叉开的两腿中间用自己的皮鞋(自己的女便鞋)尖踩住那个某个时候曾经使你成为男人的东西,逐渐地、有节制地、但越来越用力地往地上压,一面瞧着你的眼睛并一遍一遍重复自己的问题或出卖人的建议。如果他没有过早地踩得稍稍用力些,你还有十五秒钟喊叫出来,说你一切都招认……”

在《古拉格群岛》中,索尔仁尼琴一共列举了31种刑讯方法,从心理上的折磨到肉体上的摧残无所不包、无所不用其极。由于秘密警察往往数刑并用,在生理上耗尽犯人的体力,在精神上彻底摧垮其侥幸心理,其结果是需要什么口供,就能得到什么口供。

超强度的死亡劳改是古拉格群岛的主要剧目,也是它的压轴戏。被投入劳改集中营的人们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圈内每天要进行十二到十六小时的体力劳动,工具极端简陋,甚至索性就没有。在这种一天五百克(多一点的话七百克)的黑面包加一勺烂菜汤(只是飘着一两片烂菜叶)的伙食条件下,大批大批的劳动者死于非命。管理人员对于大量的死亡现象不仅熟视无睹,有些杀人成性的人甚至还逼迫被超强度劳动拖垮的人上工,如因病无法上工则就地枪决,罪名是怠工。杀人者不但不会因此受到惩处,往往还得到嘉奖。于是,一些毫无人性的监管人员便演出了一幕幕为获奖而杀害犯人的丑剧。

许多人全家都被送进古拉格,有的丈夫服刑、妻子流放,即便是80岁高龄的老人也不放过。受害者上至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军队高级将领,下至普通百姓、工程师、技术员、医生、学生、教授、工人、农民,囊括了所有的阶层。

在古拉格,冤案比比皆是。一位厂长仅仅因为在大会上停止鼓掌就被判处十年劳改;一位裁缝仅仅因为把针插在印有国家领导人照片的报纸上就被判了刑。

苏联哲学副博士阿?恰利科娃于1988年提供的资料显示:“1937-1950年,在集中营死亡的人数有1200万人”。

如今,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尽管就内容与情节而言,发生在纳粹集中营和古拉格群岛的惨剧并不完全雷同,但作为警察国家血腥恐怖的一页,它们都已载入历史,警醒着后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