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官方为何一再改口?(图)

2012-11-06 02:32 作者: 李甄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器官移植黑幕重重

【看中国记者李甄综合报导】《美联社》和《法新社》近日报导,中国将在明年初逐步停止使用死刑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香港大学医学院王海波教授在接受世界卫生组织刊物的采访时也表示,中国承认利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做法是不道德和不可能持久的。

同时,根据中国官方《新华社》的消息,王海波教授接受中国卫生部委托,制定了“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这个调配人体器官的计算机系统将在明年初在中国国内执行。这也代表著,任何医院或医务人员如果绕开此系统自行分配人体器官进行移植手术,将可能得到包括刑罚在内的一系列处罚。

从过去,面对西方国家指责非法活摘器官移植时,中共一开始信誓旦旦地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承认使用死囚器官,今天又发布制定了“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并宣布停止使用死刑犯人器官移植。为何一再改口?让人不禁怀疑是否其背后隐藏了什么样的目的?

器官来源 官方数度改口

中共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的态度过去一直很明确。

2001年6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2006年3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2006年4月10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导的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声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他说:“一些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取出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海内外舆论,是别有用心的。”

2006年10月1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响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再次声称,“境外一些媒体报导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但是到了2006年11月,中共官方转变了说法: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据《BBC》2006年11月17日在“中国承认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囚”一文中写道,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2007年1月11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的“中国丛谈”节目专访中也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从那以后,中共一直咬定大陆的移植器官主要来源于死刑犯。

2009年8月底,中共通过英文版《中国日报》向全世界用英文发布消息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摘取死刑犯器官,并承认中国大陆所有的器官移植中,超过65%的器官来自死刑犯。

2012年3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在摸索中前行的中国器官捐赠”(A pilot program of organ donation after cardiac death in China)。文章中提到:“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

无法见光的器官库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曼弗瑞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在2009年8月接受 一家美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共)解释说器官移植的来源主要是死刑犯是无法令人信服的,如果那样的话,那么死刑犯的人数一定比认为的要高得多。”

大陆官方公布每年实施全肝移植四千例(实际数据可能还会多出三至四倍),且按照陌生人群20~30%的器官匹配率来算,也必须从三至五个人中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器官,那四千个肝脏就至少需要从一万二千至二万个死刑犯中挑选。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中国每年公布的死刑犯在二千人左右,即使全部用上,也只能让二千人做肝移植手术,而其余的人又是从何处得到的肝脏呢?

2005年9月23日,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去往新疆,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50周年的庆祝活动。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也是代表团的成员,并于9月28日为一名46岁的肝癌患者进行了移植手术。手术中需要备用肝脏作移植,24个小时内就取来了两个匹配的肝脏,且两个活体肝脏来自重庆及广州,在医学上创了世界记录。

中央卫生部2006年发布的“肝脏移植技术管理规范”规定肝脏冷缺血时间不超过15小时,那么从重庆和广州运来的两个备用肝只能是两个大活人,否则别说从寻找肝脏开始,就算手术开始到40小时后才能知晓的移植是否失败,事先摘下来的肝脏早就失效了。奇怪的是,这两个来自重庆和广州的死刑犯为什么刚好都在这一天被宣布处死,而且被随便拉到新疆执行死刑呢?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在2009年度报告中指出,“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进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

证据确凿  无可遁形

2006 年起,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戴维•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前亚太司司长戴维•乔高(David Kilgour)通过深入调查,证明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是成立的,并且今天还在继续着。2009年11月将他们持续追踪数年的调查报告整理成书 《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

2011 年11月8日,著名国际人权活动家、前联合国反酷刑调查特派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教授在台湾大学演讲,在答复人权律师提问有关中国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时明确表示,“这是可信的(credible)。经过调查论证,特别是数据分析显示,自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开始,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明显剧增,而其器官来源却是不明的。 ”

2012年5月24日,美国国务院公布了2011年年度人权状况报告。在有关中国的章节部份,提到了中国器官移植以及媒体和人权团体持续不断报告有关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的政府报告中提出这个问题。

2012年7月,一本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暴行的新书《国有器官》(State Organs)出版发行,这是继《血腥的器官摘取》发表后,让更多社会大众了解中共暴行的又一力作。

2012年9月12日,美国国会召开了“中共对宗教信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of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Dissidents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听证会。主持听证会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监督和调查组委员会主席丹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议员表示:活摘器官是“魔鬼的行径”,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参与这种罪恶的每个人都绳之以法。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非洲、全球健康和人权小组委员会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topher H.Smith)议员在听证会上表示,许多证据显示中共军队系统涉嫌从监狱及劳改营的政治犯身上获得器官,而且因坚信“真善忍”原则被监禁折磨的法轮功学 员就是其中的大部份。

2012年9月18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的首席代表帕克(Karen Parker)博士、全球大纪元总编辑郭君女士在日内瓦联合国万国宫召开的二十一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提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这一指控成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期间的热门话题,引起各国及非政府组织代表的关注。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席代表帕克博士在十八日大会上公开声明,要求联合国特别专员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作为紧急要务进行调查。

2012年10月3日,106位美国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美国国务院公开所掌握的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包括王立军提供给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档案。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Chang)2012年10月24日就美国大选议题接受采访时表示,活摘器官当为美中对话核心。美国应该将之作为紧急要务公开向北京当局提出关注。他指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囚犯的器官,在中国劳教所普遍存在。”“活摘器官这是最恐怖的事情,这应是美中对话的中心,这最前线的问题,应在其它问题之前。”

中共从公开否认盗用死刑犯器官,到高调地承认中国是唯一一个系统性地在移植手术中使用死囚器官的国家,如今又宣布将停止使用死刑犯人的器官进行移植手术,“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声音在国际上一步步扩大,中国这些一再改口的行为,是否又代表了什么呢?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