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志愿者前往叙利亚助自由军作战(图)


中国志愿者前往叙利亚协助反政府武装作战
11月13日叙利亚反政府的自由军向政府武装发射高炮。 REUTERS/Osman Orsal

近日,中国志愿者. 旅美艺术家陈维明只身前往叙利亚,协助反政府武装自由军作战的消息引人关注。有网友转载陈维明从他此行的第一站——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写给家人和朋友的一封信,讲述自已目前的所见所闻。

信中写道,从纽约起飞经维也纳转机,到达了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伊斯坦布尔,作为一个雕塑艺术家,这个城市由于其历史的底蕴,丰厚的文化遗产,及其特有的东西方文化汇合所产生的艺术,曾经令我神往。但是这一次我来到这里却无心瞻仰,一如你们所知,我是为了叙利亚人民反独裁的自由战争而来的。

网友川人转载的这篇文章说,我到这里很快便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自由军联系上了,这得益于包括一位伊拉克记者与荷兰记者在内的不少素昧平生人士的帮助,具体我就不在这里多讲了。我来到自由军驻土耳其的办事处,他们首先需要确定我的身份,伊斯坦布尔是世界的谍报中心,有许多国家的间谍都在此活动,所以他们对我这个中国人有着特别的警惕。幸好,我随身带去的由“美国之音”此前专门为我制作的一个专题视频,起了很好的作用。他们瞭解到我此行的目的之后,相当重视,因为这是第一个中国人,站出来支持他们的自由之战,他们将很快安排我进入叙利亚。

为了称呼方便及通讯联络上的保密需要,他们给我取了一个阿拉伯人最普通的名字,默罕默德。在自由军的办公室里他们给我看了很多鲜为人知的图片和录像,战争之残酷不是我可以想像的,也许好莱坞所有的战争恐怖片都不足以来表达这场战争的残酷。有一位自由军人士对同伴说,你们不要把这些录像带给默罕默德(指我)看,看了以后他就不敢去叙利亚了。我说请放心,我是作了心理准备的,但我看了以后还是被画面所震惊,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与恶心。

我举其中一个镜头给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位叙利亚人被政府军扒光了衣服,在肚子上点了火(他们称之为点天灯),当火燃烧将熄时,一位政府军军人拿了一把刀过来,迅速地将他的头割下来,并拿在手里对着镜头晃动。这样的残酷确实已经不是战争的行为,而是一种丧失人性的野蛮,看了这个镜头以后,对我的震撼是难以用文字形容的,因为这不是我坐在家里看电视新闻,是我即将奔赴的那个地方正在发生的事。但是我的决心已定,这个镜头不但没有让我胆怯,而是让我热血沸腾,更坚定了我对叙利亚人民自由的支持,这一次我是豁出去了。

热血沸腾这样的感觉二十多年前让我燃烧过,现在又再一次地在我身上燃烧了起来。在这样恐怖的画面前面,那种我们习惯了用于战场的“战火纷飞” 那样的词汇,现在感到实在太具有浪漫主义色彩了。这些画面西方媒体因着人道上的原因是不能在新闻中出现的,因为这样的画面不仅仅是对叙利亚人的恐怖屠杀,也是对整个文明社会的侮辱,文明社会起来制止这种恐怖行为是责无旁贷。

文章又说,今天,我参加了一个在土耳其的叙利亚人及其支持者们的集会,我把所带去的横幅和几十张不同的标语一一打开之后,人们纷纷围上来,当那些懂英语的人读出上面的内容之后,人群马上就欢呼了起来。集会结束时,当大会主持人从台上下来,才看到我与这些标语,他向我表示感谢说,很遗憾没有能早看到,早知道的话,应该请我到台上来展示这些横幅并发表演讲。在这个集会上,我亲眼目睹了叙利亚人民对阿萨德专制暴政的愤怒,也看到他们为推翻这个政权,不惜流血牺牲的勇气与决心。

我到伊斯坦布尔后,每天经历太多的人与事,我不能一一向你们细说。我虽然离开纽约才五六天的时间,但是这一次与我以往所有出国的感受不同,我想念我的妻子孩子,我想念你们,我将尽可能多发一些信息给你们,免于你们牵挂。发上几张照片给你们多一些现场感,祝好! 陈维明于伊斯坦布尔 (来源:凯迪社区 发帖人: hw1970)

另据悉,陈维明目前已经进入了叙利亚,并亲身参加了反政府武装攻克一个村镇的激烈战斗。有关详情,我将予以追踪报导。

原标题:中国志愿者只身前往叙利亚协助反政府武装作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