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西藏之痛 中国之耻 文明之殇(图)

2012-12-01 04:15 作者: 盛雪

手机版 正体 2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到2012年9月18日,当接连有五十多位(编者注:至2012年11月30日,已有90位)藏人为了尊严、信仰、自由,呼唤达赖喇嘛回到西藏,不得不用人类行为中最惨痛,而又最不伤害他人的方式,燃烧自己的生命,向这个世界发出最后的呼喊的时候,中共暴虐指责,并加紧迫害;而整个世界无言以对,无计可施。

西藏就这样燃烧着,就这样任由一个个僧人、尼姑、学生、牧民、农人等藏民燃烧生命,点亮一处处的火光,然后一次次归于沉寂。美国一边在经济泥潭中艰难地跋涉,在中东武装冲突的爆炸声中狼狈地穿行,一边仰赖中国的万亿元美金外汇储备帮助救市;欧洲的领袖们一遍遍聚龙在会议桌前,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绞尽脑汁,期待中国购买欧债,协助度过难关;而东亚的和平稳定,受制于金家专制王朝一个接班愤青的情商指数;南亚几个国家在中共强大的经济压力之下,也越来越审时度势,尽量迎合中共的趣味;非洲离西藏无论是地理距离还是焦点距离都是遥远的,而且贫困和疾病始终都让其自顾不暇。

西藏就这样燃烧着。当有一位、两位、三位藏人自焚的消息传出时,世人为之震撼。当有十几位、二十几位藏人接连自焚的消息传出时,媒体广为关注。今天,当有超过五十位藏人自焚时,世界已经没有了回响。人类文明在藏人自焚火焰的逼视下,受着前所未有拷问。

自去年以来,虽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捷克、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波兰、南非、美国及欧盟的议会都先后表达了对西藏局势的关切。然而,却没有任何具体可行的措施,甚至迄今未能促成联合国派出真相调查团。

西藏流亡政府于8月30日发表声明说,尽管流亡政府呼吁藏人不要采取激烈行动,但是到目前为止至少51个藏人为抗议中国政府的压迫政策而自焚。


第87位自焚藏人:桑杰卓玛 (看中国配图)

自焚抗争曾启动世事变幻

1963年6月11日,大乘佛教僧人释广德为了抗议南越吴廷琰政府的迫害佛教徒政策,在市中心引火自焚。他的自焚引起举世震撼,导致美国对越南政策的调整,也导致了南越政权的更替。

1969年1月16日,学生杨帕拉(Jan Palach)在布拉格瓦茨拉夫广场自焚,抗议苏联在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他的殉难鼓舞了人民反抗暴政的勇气和信心。捷克斯洛伐克于1989年11月爆发天鹅绒革命,共产政权倒台。其后,人们为杨帕拉在瓦茨拉夫广场树立了雕像。

1989年4月7日,43岁的台湾政论家、政治异议人士郑南榕,为抵抗国民党当局对言论自由和独立诉求的压制,拒捕自焚。这一事件促成台湾于1992年废除刑法一百条。郑南榕被泛绿人士尊称为“台湾建国烈士”。2012年,台南市宣布四月七日为“言论自由日”,台北市也将郑南榕的自焚现场命名为“自由巷”,以纪念郑南榕的自焚殉难精神。

2010年,26岁的突尼斯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失业被迫当无照小贩,遭受执法人员的滥用暴力,于是自焚抗议。自焚事件引发民众示威,继而席卷全国,揭开了茉莉花革命,拉开了阿拉伯之春的序幕。

从2009年3月藏历新年的第三天,格尔登寺的24岁僧人扎白自焚,到笔者写这篇文章,已经有五十一位藏人自焚。当一位又一位藏人自焚的消息传出时,当自焚藏人的照片一张张叠加在一起时,中共倒打一耙,加紧镇压;世界无比尴尬,装聋作哑。

凸显权力和暴力的中共对藏政策

中共是靠暴力和谎言起家的政权,其阶级斗争和人人为敌的意识形态与藏民族信奉的藏传佛教无法兼容,只会全面冲突。中共政权对西藏实施的五十多年统治期间,造成无数人间悲剧。凡是经过中国六十多年政治迫害和阶级斗争的人,对此都应不难理解。中共政权对藏人还加上一层浓重的民族迫害。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沦为奴隶。藏人的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人身自由、各项权利无不受到侵害。中国政府的对藏高压政策长期以来一直受到各方的谴责,但是中共方面不但不进行良性调整,反而一再加大镇压力度。

2008年以来,藏区形势持续严峻,中共采取用武力强权和精神暴虐手段对付藏民。例如,为了防止四川、甘肃和西藏等藏区的抗议事件进一步升级,中国政府在今年农历新年期间加大了对这些地区的封锁力度。中国政府向藏区派驻大量军警,对当地进行军事管制,警方先后三次在四川甘孜州和阿坝州开枪,造成至少六名抗议者丧生,几十人受伤。

中共不准藏人悬挂和保存他们爱戴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照片。时常有人因为保存了达赖喇嘛的照片而遭受迫害。而今年初,中共将无神论魔头毛、邓、江和胡四人的巨幅照片悬挂在了藏区的所有公共场所,甚至农庄村落;不仅如此,中共强迫藏传佛教寺庙悬挂四人的巨幅照片,同时强行送进寺庙的还有国旗、《人民日报》等。这就相当于迫使犹太人在自己的寺庙里悬挂希特勒的照片,这是政治压迫,是权力的暴力逼迫,更是对其宗教信仰的直接羞辱、挑衅和蔑视。

再试想一下,当每天的第一道曙光将一个僧人唤醒的时候,他首先看到的不是深邃的天空,不是洁白的云影,不是佛陀的圣像,而是一面代表中共政权的血旗,升起在寺院的中央。他晨起不能诵经,而是被强逼看报,而且是充满无神论谎言的报纸。信仰对于信仰者来说,甚于生命。当一个人的信仰遭此对待,当他面对的是一个政权,一个剥夺他们所有权利和不准他们发出任何声息的国家机器,他们除了放弃自己的生命,以自焚抗争,还能做什么?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是智慧之路

针对西藏和中国的现实,达赖喇嘛近年来进一步推动三十多年前就确立的中间道路。西藏既不接受目前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处的地位或状态,也不寻求主权独立地位,而是取中间路线,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框架范围内寻求整个西藏三区施行名副其实的自主自治。中间道路是放弃极端的立场,从而保证有关各方必要的利益。

对西藏而言,中间道路可以保障西藏的宗教、文化与民族特性之保护、延续与发展;对于中方,中间道路可以维持中国现有版图的完整统一和安全;而对其他邻国或第三国而言,中间道路促使边界的安全与和平,有利于推进国际外交活动。这是一个理性、务实、周全并充满政治智慧的考量。然而,中共政权不懂得文明和理性,只懂得权力和暴力。中方对谈判没有任何诚意,并一再歪曲污蔑达赖喇嘛对于实践中间道路的诚意和努力。中共对中国境内完全遮罩屏蔽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一贯用低劣的语言去谩骂、攻击、妖魔化达赖喇嘛。在华人中造成达赖喇嘛搞“藏独”的印象,利用“爱国”情节,挑拨起华人对达赖喇嘛的误解和仇恨。

自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些海外民运的有识之士就已经开始了汉藏关系沟通,也有华人学者就西藏议题发表不少文章。但普通华人,特别是大陆华人对于西藏议题仍然是噤若寒蝉,不敢触碰。

2008年3月拉萨事件之后,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进一步意识到,由于中共常年的洗脑教育和歪曲误导,许多华人对西藏怀有极大的误解甚至敌意。达赖喇嘛尊者自此想方设法跟普通华人民众进行更多的接触。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尽量抽时间和当地的华人会面。在世界各地的民运人士在这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他们在各地举办了许多汉藏论坛,让华人有机会和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交流。这极大的提高了华人对西藏问题的兴趣,也极大的扩展了华人对西藏问题的视野。越来越多的华人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思想,也理解了藏人的独立自由诉求。

我始终相信,西藏问题只有在中国民主化到来的时候,才有可能以公平合理的方式、以民主理性的方式解决。首先,中共政权可以为了权力出卖领土和主权,却不会容忍人民为了自由而寻求独立或自治。而西藏在中共治下五十多年,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实力单方面宣布独立的可能性。其次,在民主体制下,即便通过民主程序西藏仍无法实现独立,但是,藏人的基本人权、自由、宗教信仰、语言文化一定会得到保障。西藏地区仍然可以通过自主自治乃至主张独立的诉求获取更多的独特权利。就像今天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一样。

何况,在未来的民主体制下,是否绝大多数藏人要求独立还是个未知数。而那时,世界格局已经有了新的变化,人类对于国家领土疆界,已经有了新的思维。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其实正是一个包含极大智慧的选择。

反“藏独”是中共统治的利益产业

为了维持独裁制度的生存和发展,为了更好的控制人民的行为和思想,中共需要“敌人”。没有敌人也一定要创造出“敌人”来。它需要不断地绑架大多数人跟它一起去打击“敌人”,使大多数人成为它的共犯。于是“藏独”就不得不成为一个显要的敌人而存在。

在中共统治体系下, “反藏独”早已形成一个庞大繁复的利益产业链。从中央的特殊权力决策机制,到统战、宣传、安全、军事力量、警备力量、各级党政商管理系统,以及近年来急剧增长的维稳需求,这个产业链上供养着数百万人,他们要靠反“藏独”事业而生存。如果没有了“藏独”势力的存在,这个产业链就会断裂,寄生虫们就会从产业链上掉下来。所以这些人最希望达赖喇嘛搞“藏独”,最希望流亡政府强硬,最希望海外藏人社区激进。“藏独”势力猖獗,他们才有机会升官发财;“藏独”势力不断活动,他们才可以从国库中攫取无尽的资源。他们最怕达赖喇嘛不搞藏独,他们一定要想尽办法激化矛盾,以便为反藏独争取权力和金钱。

所以,虽然达赖喇嘛一直强调要走不寻求独立的中间道路,但是中共反藏独的庞大势力,一定要给他戴顶搞藏独的帽子。

有媒体报导说,中国2012年财政预算中,维稳费用逾7000亿,再次超过军费开支。人们可以想见,这笔巨额维稳费用中,应有不少是用在西藏维稳的。今年以来,中共接连出台了一系列西藏维稳政策,包括除了进一步严控寺庙,在大专院校,甚至中小学进行维稳。反藏独产业链只会越来越庞大繁复,中共对藏政策会越来越严酷周全,花样翻新。

中共的反藏独产业链也伸展到了海外。海外拥共华人利用在反藏独事件中和中共配合、卖力表演以获取政治经济利益。2008年3月29日和4月13日,有一位网名叫“黑白色”的留学生,出面组织了在加拿大多伦多和渥太华举行的大型反藏独示威活动,表现抢眼。随后,他回国要求中央领导接见,当局考虑到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还没有经受过足够的考验,因而只是安排了侨办副主任出面应付了事。

中共的反藏独产业链模式,也同样适用于中共的反“疆独”、反“蒙独”,以及它对付民运、法轮功等方面。中共在这些领域都生成了巨大的利益产业链。这是中共这个特殊的权力体系中特有的利益链条。

华人纠结的历史误区

今年4月27日至30日,第六届国际议员西藏大会和西藏行政中央驻外代表大会,先后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举行,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同时到访渥太华。加拿大“北京协会”和“加中友好协会”等多伦多华人社团带领约两百名华人向到访的达赖喇嘛及藏人活动抗议示威。

当我在4月28日走近在这些抗议示威的华人人群时,看到一些人举著的牌子上写着:“西藏自从元朝(1271AD-1368AD)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早于美国和加拿大建国。”

我当时在想,他们现在不再好意思说西藏自唐朝就是中国领土了,估计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在文成公主嫁到西藏之前,尼泊尔公主已经嫁给西藏松赞干布。而当时,唐朝将文成公主嫁给西藏松赞干布王,不但不能显示西藏自那时起就是中国领土,事实正说明,唐王朝不得不靠嫁女儿,来与吐蕃搞好两国关系。可是,这些中国人举着声称西藏从元朝起就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标语牌,展示却是他们的耻辱与无知。

所谓的“元朝”,是蒙古帝国中最大的汗国,汉人政权被蒙古人灭掉后,国土并入蒙古帝国中的一个最大的分封地。那时汉人是比藏人地位更低的被奴役者。蒙古人建立的帝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归入自己的历史,前后顺延,称为元朝。汉人所说的元朝在蒙古文中是:Dai Ön Yeqe Mongɣul Ulus,直接翻译成中文是:大元大蒙古国。

一二○六年元太祖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诸部,于漠北斡难河(今鄂嫩河)建立大蒙古国。蒙古国于一二二七年攻灭西夏,也就是今天宁夏、甘肃、青海、内蒙古及陕西北部。又于一二三四年攻灭金朝,占领整个华北地区。一二四○年间,藏人政权领地吐蕃被归入蒙古人势力范围,西藏的宗教领袖与蒙古君主之间形成了布施关系。一二七一年忽必烈改国号为大元大蒙古国。一二七六年,蒙古人灭了汉人政权南宋,占领中原及南方领土。也就是说,当蒙古帝国降伏吐蕃(现在的西藏)时,还没有元朝。到了元朝以后,藏人仍然是自治的藩属国,而汉人成了亡国奴,处境远比藏人更羞辱。汉、藏都是蒙古帝国的战利品,以元朝来证明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没有任何逻辑。

西元十三世纪前后的大蒙古国,先后占领及征服了西达东欧、黑海与伊拉克地区,北达贝加尔湖,东达日本海与高丽,南达原汉人政权南宋的所辖领土,后来还收编了东南亚诸国为藩属国。说西藏自元朝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不如说中国和西藏都是蒙古的一部分更合情合理。即便都是被占领后的国民,在大元蒙古国,藏人也比汉人地位高。大元大蒙古国主张蒙古至上主义,设立了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四个等级制度。其中,第三等级“汉人”,是指金朝统治下的汉人;第四等级“南人”,是指南宋统治下的汉人。

蒙古政权划分的第二等级“色目人”,是中亚、西亚、欧洲民族的统称,包括吐蕃人(藏人)、阿拉伯人、粟特人、党项人、伊朗人、犹太人、亚述人、突厥人、俄国人等。所以,在蒙古大元国的社会阶层中,包括藏人在内的约三十多种“色目人”的地位,都在汉人之上。

大元蒙古政权对中华文化也有许多限制政策,但是,蒙古人非常青睐西亚文化与文明,提倡藏传佛教,大量重用色目人。从隋朝开始的科举制度在元帝国被长期废止,使得汉人崇尚的儒、士、贤、达的社会地位急剧下降,中原传统社会秩序基本崩溃。

在中国各朝各代历史时期,西藏与汉人有关系的朝代主要是唐朝,但是属于长期军事冲突状态,藏人还一度占领过长安。后来藏人在元朝和清朝因为宗教的原因,作为“帝师”而与中原的统治者有了更密切的关系,但这两个朝代一个是汉人被蒙古人统治,一个是汉人被满清统治。

华人在西藏议题上扭曲的迷思

今天在中共暴政愚民政策灌输下的汉人,就是在这样纠结的历史误区中被政权役使而不自知。

得知有亲共社团鼓动华人到渥太华向到访的达赖喇嘛尊者示威后,我和朋友草拟了一份公开信:“暴政有期,大爱无疆──致向达赖喇嘛抗议的华人”。公开信介绍和分析了西藏的现状和华人的非理性表现。最后说:“如果你真心希望中国统一,请把加国的经验带回去,呼吁地方自治、多元文化、对话和解、宽容平等,为少数民族争取保护语言、信仰、民族文化传统的自由与权利。”

当时我带着一百份公开信走到示威队伍人群前,也想顺便提醒他们有关元朝和中原政权关系的基本常识。但是他们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而是非常愤怒、激动地一齐大声指责我,还夹杂着污言秽语。示威活动的组织者甚至不准许人们接受我的公开信,他们并叫来了皇家骑警,将我带离。

任何政权都有其演变历史,一个权力控制范围的土地占有和丢失也千变万化。汉人政权的更迭演变更加错综复杂,汉人政权的土地占有范围和疆界移位幅度很大。事实上,不管历史如何演化,今天,自由、民主、人权、法制等普世价值已经成为民主社会的常识。达赖喇嘛尊者在为藏人不断争取基本信仰自由和生存权利的同时,更在世界各地宣讲慈悲、尊重、宽容、平等、乐观、友善等价值观念对人类的意义,对整个人类社会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达赖喇嘛成为跨越信仰、文化、地域、种族等界限,受到全世界敬仰的领袖。

海外华人的分裂人格和行为

当约四千多万华人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享有自由、民主、平等、尊严,在民主制度和宪法的保护下,不再受任何歧视的时代;藏人在他们自己的土地和家园,却受着专制暴政的奴役和残害。

在许多场合强调,那些身在民主国家却口口声声要捍卫祖国统一,赞同中共当局剥夺藏人争取自由、独立权利,甚至赞同中共当局剥夺他们要求高度自治权利的华人,他们希望中共的势力庞大,中国的疆界广大,他们要用藏人、维吾尔人、蒙古人、以及所有被中共暴政役使的人的苦难,来提高他们作为大中华势力的地位,来提升他们依靠的政权影响力,来增加他们在海外向这个政权献媚的机会,让自己从中获取一种作为豪门大户子嗣,甚至奴才的自豪感。

中国人的头脑中,有关“主权”、“领土”、“疆界”、“国家”、“统一”这些词汇的含义非常畸变矛盾。

这些华人极大限度的容忍和配合中共暴政对人们自由、信仰、尊严的剥夺,对社会各种民主自由力量的镇压。尤其是当中共政权宣称要维护“主权”的完整,保卫“领土”的神圣,巩固“疆界”的安全,特别是为了“国家”的尊严和统一,在这个招牌下,华人几乎无法分清是非善恶。事实上,中共手中的“主权”,只是强权欺凌弱小的凭借;中共辖下的“领土”,只是政权炫耀的资本;中共控制的“疆界”,只是圈禁人民的藩篱;中共统治的“国家”,只是杀戳百姓的机器。

每年爆发一百万起群体抗暴事件的中国,早已是烈焰遍地,盛世成灰。藏人的持续反抗,客观上汇入了中国境内人民的抗暴大潮。华人如果不正视藏人的苦难,并伸出援手,那就意味着连自我救赎的机会也要错过。如果中国大多数人嗜血、残暴、冷漠,没有基本的人性、同情心、怜悯心和正义感的话,中共暴政这部高效杀人的机器,就会不断加速运转,人人都有可能被卷进去碾碎。暴政的轰然垮掉,就可能是一个乱世仇杀的开始。

在民主国家生活的有些华人,始终处于价值观和是非观分裂的状态。人们一方面尽情享受民主国家的民主、自由、平等、法制,包括福利和保障;一方面却极力拥护专制,歌颂暴政,不假思索地和暴政站在一起,去迫害勇敢反抗暴政的人。

人们应该记得,2008年3月拉萨事件后到8月北京奥运前,世界各地的华人喧闹出一幅怪异的画面,一些华人走上民主国家的街头,向他们自己早已背弃的那个暴政宣誓效忠。一时间,满世界都是拥共的红色华人。居住在民主国家的这些华人,很多人恰恰是冒着生命危险从中国逃出来,寻找自由平等来的。可他们一旦安顿下来,却回身拥抱暴政。他们在民主自由的国家,滥用民主自由权利,去支持中共对西藏的镇压。

近年来,由于有十五亿人民作为低廉的劳动力,大幅降低生产成本,促成中国的GDP持续快速增长。一批中国人一夜暴富,成为世界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但是,中国人的逃亡大潮并未停歇,只是早年是挤在破旧货船的货舱里,现在是翘脚坐在飞机商务舱里。移民外逃的富裕中国人,无不处心积虑地将巨额财富同时转移到海外,让民主国家保障他们以及子孙后代的基本人权和优裕生活。

西藏之痛 中国之耻 文明之殇

如果说,信仰是人类的精神境界,那么环保就是人类的生存底线。西藏正在被变异,从精神文化到语言习俗,从生态环境到物产资源。

也许有人认为西藏地处高原,有其特有的生态和资源,不会像中国大陆内地的湖泊、河流、土壤遭受空前的污染,森林、植被、物产遭受空前的破坏。事实上,中共经济发展的巨掌早已伸向西藏,中共现在把西藏独特的文化、风俗、信仰当作可以盈利的资源予以商业化;对西藏独特动物、植物、矿产,也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和掠夺,致使许多物种濒临绝迹。西藏特有的人文社会形态正在变异,而西藏的自然生态一旦被毁坏,可能从人类社会永远消失。

西藏是一个千年雪域佛国,是人类社会最祥和慈悲之所在。在上千年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僧侣、尼姑、藏民自杀的记载,更遑论以自焚这种惨烈极端的方式。这一切全因为,雪域佛国从未有过如中共这样惨无人道的政权和统治。中共政权对藏人的人身自由、宗教信仰、文化习俗、语言文字、基本尊严的暴虐残害,让雪域佛国成为人间地狱。藏人在没有任何手段表达愤怒和反抗的处境下选择自焚,是怀着极大的慈悲和利他心的,因为他们选择燃烧自己的生命,没有伤害身边的汉人。

汉民族是世界上第一大族群。如果这个民族的相当多的人带着偏颇、敌视、甚至侮辱的态度,对待藏人和他们的文化、信仰、宗教,特别是以同样敌视、侮辱的态度对待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这不仅是藏人的灾难,更是华人,也是世界的灾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