噪杂的媒体与沉默的公民

——一周要闻杂谈(12.16—12.22)

2012-12-24 14:00 作者: 二_岩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2月21日是冬至,很高兴能为网友写今年末尾的一周要闻杂谈。依稀记得今年年初写要闻《韩寒的倒掉与吴英的生死》,时间转瞬间过得真快,又一年过去了。一年了,韩寒早已倒掉,而吴英也免了一死,不知众网友收获到了什么,改变了多少。

这一周传言中的世界末日已匆匆忙忙地过去,像这种低级的谣言不过是一次过家家游戏吧了,但是早之前有人却在故弄玄虚,有关部门却在努力辟谣。这一周邻居韩国的一位朴姓单身女子当选了总统,不知这位冰公主能否成为撒切尔式的政治人物,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这一周两位下马的公安局长仍占据着头条,主流媒体则继续落井下石,釜底抽薪地罗列陈年旧账。这一周《人民日报》依然厚颜无耻地说管一管网络乱象是多数老百姓愿望。而这一周之后,中国的新领袖刚刚南巡的深圳将不再适合养猪,估计此消息一出香港的猪肉立马涨价。

不管怎么说,这一周领导人很忙,媒体很假,网友很累。我们很难从主流媒体中听到中国的真实声音,这方唱罢那边便粉墨登场。有时我们只能从国外的新闻评论中得出那些是真实的,那些是虚假的。

所谓的政治不外乎分为两种?一种是中国式政治,另一种就是民主政治。城头变幻大王旗,今天你还自称是为人民服务万人敬仰的领导,明天就有可能是人人啜泣抑或唾弃的阶下囚,甚至连你三岁时偷看女人洗澡的事也会有人扒出来批斗。大国小民实在是消费不起政治,更是看不清这种黑色幽默的残酷与刺激。有时就连刻有红色字体的石头与高大挺拔的银杉也不放过,总之我们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恨屋及乌。甚至还没有弄清这个模式与主义到底错在哪里?什么概念?功与过等就被子弹一样的速度推翻了。

而这种具有黑色幽默的具体表现还是那些主流媒体。上世纪媒体不独立,如今仍是,按信息价值观来说中国一点没变,如果按人口和钞票那中国是番了一番。缘于中国的政治左右摇摆不定,但是这又是一种莫须有的伪名词,什么左与右,和平年代归根到底人民永远左右不了,只能随着大时代的独木舟遥望新大陆,随着风浪左右摇摆。就比如那个诱人的名词“政改”如一朵永不开花的冬天的大白菜,一直引诱着那头年迈不堪的拉磨毛驴,终年转圈,饥肠辘辘,只能被主人手中的食物忽悠得团团转。我不认为今天走出二位“与众不同”的人物事情就改变了,制度就完善了。因为,他们运行的轨道一如既往。

中国人最喜欢塑造偶像和主义,好像没有这个人,自己就不知道活在世上的价值,生活就没了着落。这个人今天出来讲几句话、走二步路便是**的坚持不懈的路线,坚定不移的思想;那个人哭天抹泪的誓要与民众共存亡,天佑中华。想想都感觉可笑,还是信仰唯物主义者呢,就如同全身武装着还怕河里的石头会硌脚。

历史如同一个悲喜的轮回,当年“共产主义”的梦想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每次新的领袖人物出现时民众都会拍手称快,奔走相告中国的希望来了,好日子盼到头了。这样可怕的思维终究会步入可怜,最终演变为闹剧。我相信众人都听过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的警世名言,有时我们的梦想只能与现实南辕北辙,即希望社会公平正义一点,又希望某个新人权力遮手盖天。

人们很朴实乖巧,从来不会要求太多,善良的他们能为领导人在镜头前吃几桶泡面而感动的痛哭流涕,也会为临时的不封路,不打条幅而热泪盈眶。一种过惯了被欺凌被遗忘的常态生活,突然被本该成为常态的民主细节取而代之,人民竟然会感动不已。所以有时,我们不必担心这个国家今后有多糟糕或者多和谐,因为沉默的大多数会为一部解禁的电影奔走相告,欢欣鼓舞。

我一直不懂当年王小波为何在那个蓬勃向上的年代会发出“沉默的大多数”这种明哲保身的口号,现在终于想通了,都是因为作为知识分子不如做市井小民、平头百姓好。想想龙应台女士发出这样的声音:中国人,你为什么不说话就感动可笑。她不明白此刻的社会已形成了这种常态——揭露就是抹黑,抹黑就是犯罪。当一位关注环保事业的退休人士出了二本呼吁环保的书后被定为犯罪,又有多少人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奔走相告而遭到打击伤害,甚至丢了卿卿性命。当权者肆无忌惮,为官者中饱私囊,路人甲冷漠无言,当事者委曲求全。就连我隔壁的老太太去“有关部门”办事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听人劝告买了二条中华烟二瓶五粮液才终把本该一分钱不花的事办利索。当这种潜规则与隐交易成为一种人们司空见惯的常态后,我们于是都成为了当年反对中的反对者,而且表现的更加淋漓尽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曾亲眼目睹过小县城里的当权者光天化日之下旁若无人地殴打一位刚踏入社会的青年学生,当那名被打者说出要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时,周围是一片讥讽声,连二名小协警也无动于衷。最后打人者扬长而去,被打者终于明白无助无奈,这就是现实,很残酷,忍气吞声。我想这种常态的处理方式必定已埋下了二个种子不同程度地生根发芽,一个叫嚣张妄为,一个叫仇恨无奈。

必须承认中国社会整体是在进步,只是步伐太慢太慢,路途太遥远,中间又有人阻挡撂挑子。但普通民众并没有分享到这种进步的果实,有人会说这怪你命不好。按着“愤青爱国者”的想法是人们常会把自己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相连,当国家出现危难时他们又命令指责你先报效祖国,而自己出现了危难时他们会劝你这都是命,认了吧。

对于中国的事还是沉默比较好,因为有时无声胜有声。我相信这一周所有的噪杂都会随风烟消云散,所有的争吵都会被新一轮的事件淹没封盖,一切会随着圣诞的雪花无声无息地消失。更是如鲁迅在1927年的香港演讲《无声的中国》“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不过纵使他的骨头再硬也只能兴叹:我们试想现在没有声音的民族是那几种民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天涯杂谈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