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华民族的三大汉奸

2013-01-03 22:24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当今的中国大陆,汉奸一词几乎成了中共愤青与毛粉们的专用术语与诽谤工具,只要是不符合其流氓、强盗逻辑的人,动辄就会被他们扣上汉奸的帽子。买日货的是汉奸,称赞美国民主制度的是汉奸,批评政府的是汉奸,如果按照它们的标准,中国几乎是汉奸遍野;更为匪夷所思的是,就连宣扬人类普世价值的人,都会被他们诬为汉奸,其荒谬与颠倒仿佛是一群文革红卫兵再世,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实是一群党国奴才。那么汉奸究竟是什么?当今中国究竟谁才是真正的汉奸呢?

其实汉奸的判定并不复杂,从词义上来讲,汉奸就是汉族的奸细,或者是汉族的内奸,人们往往都取后一种用意;也就是危害汉民族的利益,背叛汉民族的汉族人。从近代以来,随着民族的融合,中国的长期统一,这一词义外延又从汉族扩展为整个中华民族,一些背叛中国、出卖国家、危害中华民族的中国人都会被人称为汉奸。如此,前一种标准可以用来判定历史上的一些人物,比如石敬唐、秦桧、吴三桂之类,都是汉奸。而后一种标准,则可作为自二十世纪以来的汉奸判断标准,比如汪精卫、周佛海就是二战中的典型汉奸。

汉奸有大小之分,大汉奸并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若非身居高位、手握重权,想成为大汉奸是有一定难度的;举凡遗臭史册的那些大汉奸,无不是权倾一时之人。而小汉奸则要求不高,但是在和平年代,普通百姓成为小汉奸的几率很小。一介平民要叛国投敌,没有必要;想卖国求荣,没有那个条件;准备危害中华民族,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小汉奸一般多会在对外战争或民族危机的年代里才会涌现。而大汉奸则不管什么年代,位高权重者,一旦道德堕落、利欲熏心,随时都可以做出危害国家民族之事,成为为人不耻的民族败类。

那些共产愤青们所咒骂的汉奸只是一些普通的社会公民,他们所做的事与汉奸之实相去十万八千里。和平时期,两国之间的正常贸易,有买有卖,各取所需、互利互惠,本是天经地义之事;一个人用自己的合法收入买日本货或美国商品,这是他的正当权利。一个人批评政府或当权者,是为了国家的良性发展,恰恰体现了一个公民对国家的关心。而许多国人对美国的喜欢、对美国价值的推崇,是缘于其对民主制度的向往,与汉奸何关?毛粉们把那些推崇人性、平等、自由、法制等普世价值的人都诬为汉奸,只能说明它们不是一群正常人类。

在当今中国,能成为汉奸的,最有条件当汉奸的只有中共官僚群体与其帮凶帮闲,因为它们有权力在手,大能卖国、小能害民。而事实也正是如此,中共本身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汉奸政党,它本是苏俄一手制造的对中国进行共产殖民的工具,是苏俄的坚定走狗。当年在中华民国与苏俄发生军事摩擦时,它们喊出的口号不是保卫民国,而是保卫苏联;在抗日战争中又与日寇勾结,专打国军,其汉奸角色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在其篡政以来的六十三年里,更是对中华民族施行了精神与物质上的双重灭绝;卖国是它们的重要生存手段,祸国是它们的政治纲领,残民是它们的一贯传统。

从精神上,中共与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化历史格格不入,它不仅自己拜西方的马列邪魔,还强迫全民族拜这个西来幽灵;从经济上,它们洗劫了亿万的大陆同胞,把他们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共产奴隶;从政治上它们出卖了大量国土,没有出卖的就被它们彻底的污染、整残;它们还屠杀了几亿的中国人,灭绝了承传五千年之久的中华神传文化以及众多的少数民族文化。这样一个出卖国土、背叛祖先、祸害中华民族的政党还不是汉奸政党吗?而中共所有的这些罪恶不正是中共官僚群体共同犯下的吗?它们不是汉奸是什么?其个体之间只是大汉奸与小汉奸的区别。可恶的是一些毛粪们对这个汉奸政党谗媚如犬,却整天叫嚷汉奸云云,实在是自人类文明有始以来,最为下贱而无耻的人丑。

中国历史上,虽然有过一些汉奸,却从来并有出现过象中共这样如此庞大的汉奸群体,以祸国为己任,以残民为政事,一心一意的、想方设法的祸害中华、灭绝中华民族。六十多年里,其三任党魁则无疑是这个汉奸群体的领路人,也是中国历史上无人能与其匹敌的三大汉奸。其“伟业”之彪炳、“武功”之盖世、厚黑之无边、邪恶之无底足可冲出亚洲、称霸世界,令人类历史上的一切内奸、败类为之逊色。它们三个可谓是各有所长,各有所胜,对中华民族进行了灭绝式的祸乱。历史上的一些汉奸与它们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巨巫,不值一提。这三大汉奸就是毛粪们日夜歌颂的毛太祖,就是逼着中国人摸石头的邓二世,就是至今还在苟延残喘的江大蛤蟆。

第一汉奸当属毛粪心中的红太阳无疑,它可以说是中共祸乱中国的奠基者,也是祸害中华民族的集大成者,它的汉奸事业以1949年为界分为两个时期,前期是带领中共造反、杀人,分裂中国,替其俄国主子颠覆了中华民族的合法政府——国民政府,使得中国人从此沦为共产殖民奴隶。后期是对传统中国进行了全方位的大破坏、大改造,把一个历史悠久的礼仪之邦改成了万恶横行的共产魔国。同时对中国人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大屠杀,用疯狂的血腥建立起了中共魔教的红色江山。

其主要“伟绩”有:以党附体中国,破坏瓦解了传统中国的社会结构;大兴共产奴隶制,破坏了中国运行了两千多年的经济形态;战天斗地,破坏了中国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全面洗脑,彻底颠覆了中国人原有的道德意识与社会心理;灭绝信仰,破坏了传统中国人的伦理基础与神佛信仰;消灭文化,割断了中国人与历史、祖先、天地的一切联系;屠杀国人,用八千万无辜民众的累累白骨建立起了中共的红色恐怖;残杀精英,把传统的文化、经济、艺术、科技、政治等方面的精英几乎屠杀殆尽。疯狂卖国,把大量领土无偿赠送其盟友,把大量的财富无偿赠送友邦……

关于毛泽东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总其要点,毛泽东的汉奸大业就是灭绝传统、灭绝人性,破坏地理、搞乱人心。中国在它的治下成了一个屠宰场,日夜不停的对中国人进行着肉体屠杀、思想屠杀与灵魂的屠杀;同时也是一个巨大的监狱,不仅囚禁着亿万国民的肉体,还囚禁他们的心灵,把他们与真实的现实与历史完全隔绝。这样一个旷古恶魔,中华民族的败类,其屠杀中国人之巨量、蹂躏中国山河之惨状、灭绝中国文化之彻底,侮辱中国人之下流恶毒无一不是登峰造极,说其是中华五千来的第一汉奸应是名副其实。

既然毛泽东是中共祸国大业的开创者,那么在其下地狱后,邓小平无疑是其继承者,对中华民族进行第二轮的摧残。它除了继续巩固毛的祸国成果外,是从淫与贪上败坏中华民族,把中国人还残存的一些伦理道德彻底摧毁。与毛太祖的穷凶极恶、毫无遮掩相比,邓二世对其汉奸事业进行了一番包装,所以显得十分的隐晦。其包装就叫做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用经济手段来鼓动人们心中的欲望魔鬼,从而带动中华民族的整体堕落。

邓的所谓改革,就是让全民为它们拼命创造财富,再通过种种手段把其化为中共权贵所有;所谓开放,不仅是开放国门,更是放开国人的心门,让黄赌毒汹涌而入,并帮助人们冲破一切道德的规范去追逐名利色气,最终达到从心灵上把中华民族变成中共魔族。由于毛泽东的前期开创,中国人的道德约束已近虚无,一下子放开了欲望的闸门,就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们迅速堕落了,追逐金钱、享受物质乎成了大部分国人的人生目标。

在屠杀国民上,邓则干了两件大事,一是六四大屠杀,从精神上使许多人陷入了对民主自由的绝望;二是主导计划生育政策,持续屠杀巨量的胎儿、幼婴,不仅让千万人断子绝孙,还从根本上断绝了未来民族发展的元气,这是任何一个敌国都做不到的事情,等于是胁迫中华民族自我了断。邓的汉奸事业与毛相比,就象它两的姓一样,既矛盾又统一,是中共祸国的两面,共同完成了对中华民族的全面摧残与败坏,为接下来江大蛤蟆的彻底祸乱中华民族铺平了道路。

中共的祸国大业有了毛一世的翻天覆地,再加上邓二世的跟进补充,基本上已经大局已定,中华民族在精神上已经被灭族,成了马列魔族。在前苏联轰然倒台之后,中国大陆更成了世界上共产魔教的策源地,一切独夫民贼的总后台,邪恶势力的大本营。江蛤蟆的上台则承袭了毛、邓两位汉奸的一切邪恶并发扬光大,在深度与广度上把中共的祸国大业推向高峰,把中华民族带向毁灭。

江蛤蟆的汉奸行径可以概括为:迫害正信、淫乱全国、贪腐治国、卖国保权、毒杀国民、榨尽民财等几个重要方面,而这一切几乎都是围绕着对法轮功的迫害而展开的。在毛邓的连续摧残下,中华民族已经成了一个没有信仰、没有精神追求的民族,就象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成为行尸走肉。而法轮功的传出,又一次使中国人找到了心灵的皈依、生命的方向,无数被中共麻木的心灵开始复苏,与失落已久的传统从新相连。修炼法轮功不仅使千万人获得了身体的健康,真、善、忍的理念更是让他们得到了心灵的净化,明白了生命的真谛。这本是上天赐予中华民族最后一个复兴的希望,而江泽民的汉奸事业就是从斩断这个希望正式登场的。

1999年,江泽民对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举起了屠刀,掀起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信仰大迫害,也把无数中国人推向了罪恶的深渊。经过毛邓四十多年的犯罪历练,中共的作恶能力与手段早已是所向披靡、无善不摧,江泽民正是把中共所有的害人经验都用在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上。诽谤、撒谎、欺骗、酷刑、株连、洗脑、侮辱、蛊惑、恐吓、抄家、敲诈、虐杀、投毒、诬陷等等罪恶无底线的上演,还有种种精神上的酷刑折磨、精神病院里的药物摧残、手术室里的活摘器官,无不是超越人类底线的魔鬼恶行。

这场迫害究竟造成多少人的丧命、多少家庭的离散、多少民众财产的损失、多少人性的颠倒、多少罪恶的得逞?至今迫害仍在进行,一切都挡在重重黑幕之后。外界知道的仅是其迫害罪行的冰山一角,但已经令世人毛骨悚然了,活摘人类器官、贩卖同胞尸体,这还是人干的事吗?长期的迫害是用巨额资金支撑的,江蛤蟆只有拼命的搜刮民财来填补这个财政黑洞,纵容官员们的惊天贪腐、纵容公检法大肆侵犯民权以换来它们为迫害法轮功卖命。所以在对法轮功进行政治大迫害的同时,中共的暴政机器也象失控一样疯狂的碾向全民,把中华民族拖入了看不见底的深渊。

十三年来,中共以发展经济的名义,把中国变成世界血汗工厂;引进大量污染项目,使中国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上马种种反自然的工程,破坏华夏地理;纵容毒食毒品、转基因作物、假药假货泛滥,毒害全体国民;推动黄赌毒全国泛滥汹涌,令赌博、娼妓业党有化、公开化、全民化;推动教育、医疗产业化,让国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以贪祸国,把腐败政治变成腐烂政治;纵容官员掠夺民财,侵犯民权,制造无数起人权悲剧;强拆中国,使成千上万的人失去家园;出卖国土、广撒金钱,收买全世界的政客、奸商,为它们的罪恶沉默、叫好……!

在江的祸乱下,中国已是山颓水毒空气污,官心腐烂道德无,举国淫风似火炽,民生万苦向谁诉!这样一个十恶的国度,中国人被病死、毒死、穷死、吃死、喝死、累死、逼死,即使上天不降罪于中华,中华民族也会被中共温水煮青蛙式的慢慢灭绝,或在相互投毒,相互残杀中同归于尽。而那些马列劣种的中共官员们纷纷办理外国绿卡、把家属移民海外,不就是打着随时远走高飞的如意算盘吗?哪里管中国洪水滔天、中华民族地球灭迹!

江的汉奸事迹比起前两任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也给中共的罪恶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可以说中共这个汉奸政党的祸国殃民是始于毛、继于邓而成于江,它们将会是遗臭万年的三大汉奸。其实它们的罪恶早已超出了一般汉奸的范畴,而是地球人类的内奸,因为它们引诱了无数人把灵魂卖给了魔鬼。它们是反人类、反神佛的魔头,是中华民族的旷古败类,奇耻大辱。那些追随这几个大汉奸的,整天叫嚷别人是汉奸的毛粪们,它们才是一群民族的败类,抱着马列奸党不放、背叛中华民族的小汉奸。

虽然在中国历史上也出现过一些汉奸,但他们对中国的伤害仅仅是在生命财产方面,从没有动摇过中华文明的根基;但在毛邓江这三大汉奸的祸害下,中华五千年的文明积奠,仅仅六十年就被它们葬送了,它们与历史上的汉奸有着本质的区别,它们是华夏民族的天敌。所幸的是法轮功学员并没有在残酷的迫害中倒下,他们守住了中华民族的最后良心与正义,在他们带血的呐喊与呼唤中,越来越多的国人们开始清醒、反思;越来越多的正义之士挺身而出、向中共亮剑;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不做马列子孙、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相信在中华民族从新站起来时,就是中共的末日。而看清毛、邓、江这中华民族三大汉奸的魔鬼面目,也是当今每一个华夏子民回归传统的必修课。正是:

贼喊捉贼六十年,谁是千古大汉奸?
共产魔教虐东土,是有妖生在中原。
毛贼屠民八千万,砸烂文明与河山。
刀刀断尽华夏根,血色如海祸连天。
邓凶放开黄赌毒,诱民淫乐拜金钱。
血洗长安学子梦,屠杀胎儿万万千。
江鬼祸国总动员,万魔出洞乱人间。
迫害正信十三载,神州已悬危崖边。
三大汉奸一台戏,多少观者颠倒颠。
世人但能识正邪,奸党蒸发在眼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