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光荣和耻辱之间徘徊了70年(组图)


一,埋了35年只剩下一把中正剑


中正剑剑柄一面刻有“校长蒋中正赠”的字样


这张照片,是侵华日军1937年占领苏州时拍摄的。后面的塔今天还有。

2012年5月,我在浙江江山采访了92岁的抗战老兵姜开国。他是黄埔军校16期学习通讯专业的军校生。毕业时,黄埔军校的毕业生按照国军军官的条例规定都发一把中正剑。1949年全国“解放”,他把国军的委任状、国军军官证、抗战杀敌奖章、上尉军官的军衔、帽徽、武装带、皮鞋、军装、中正剑等统统埋在房前的泥土里。

直到1984年,姜开国认为确实是风平浪静了,才找到埋藏原址一点一点地挖出来。

可惜,抗战的遗物已经化作泥土,只剩一把中正剑。老姜对我说:

“当年,同村街坊被枪毙的枪毙,抓走的抓走。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恐怖。当过国军的人,当然心惊肉跳:认为国军的东西是犯罪的东西。所以,夜黑风高,悄悄地埋藏。当时,真是恐惧,生怕被什么人听见挖坑的声音。因为仓促,所以,这些东西,既没有放在罐子里,也没有用油纸裹藏。就是全部裹起来,扔在坑里,填上土。”

姜开国老人说:“中正剑的剑套原来是金光闪闪的。剑套外皮是铜皮,木头心。谁知,经过35年后,挖出来,剑套已经被腐蚀化作泥土了。只有中正剑的剑身还在,剑柄两面的字还清晰可见。剑身上刻上的名字:‘姜开国’三个字还在。”

感叹之余,姜开国叹息道:“历史就是历史,她是埋藏、埋没不了的。”


中正剑的另一面刻有“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纪念”的字样

江山的王俊先生已经采访过姜开国老人。他的记录如下:姜开国,生于1920年8月19日,住址:浙江省江山市新塘边日月村妙里淤。
小学毕业后,考入三战区通讯训练部(在湖南常德)学习,六个月后分配在三战区军发室总机工作,因工任表现较好,1938年被保送到黄埔(16期)军校七分校通讯科学习,40年毕业后任鄂陕甘边区警备司令部无线电班班长。长官是祝绍芝。在汉中。两年后因身体原因(吐血),1941年请病假回老家江山。

回乡后,待身体恢复,老人加入了衢江突击大队,继续抗日。(大队长毛之衍)。任第三中队中队副,(中队长毛永禄)。在衢州,江山一带打游击,曾在江山淤头(地名),衢江突击大队第二(中队长姜之岳,江山新塘边人)、第三中队,与姜斌带领的一个军统中队,与日本人战斗。

1943年,到福建绥靖教导团,担任营部上尉副官,兼任军事教官。直至抗战胜利。抗战胜利后整支部队转为浙江交警大队。

49年以后经历:因为在抗战胜利后就退伍,所以一直没有主动承认是黄埔军校毕业。在49年将毕业文凭、部队证件、派遣证、中正剑等包好埋入地里。没想到一埋就是35年,1984年挖出来时,除了中正剑,其他物品已全部腐烂。文革中被强迫劳动。

家庭情况:1943年结婚,育有一子三女,儿子已过世,两个孙子。老俩口与儿媳同住。

经济情况:因没有加入黄埔同学会,所以也没能领到同学会的补助款。老俩口都没有收入。儿媳、女儿、孙子都很孝顺。


姜开国一家很是幸福,儿女竟然都是大学本科以上,还有博士和博士后的学历。


92岁的抗战老兵姜开国家的祖祖辈辈虽然不是书香门第,却也家境殷实,重视教育。这是他祖辈在清朝康熙年间使用过的床。姜开国居住的房子也是那个时代建成的。


就是这个门前五米远的地方,是埋藏原国军物品的地方。浙江潮湿,“裸埋”的话,即便是中正剑,再过数十年后也会化作泥土。

我个人非常希望我写的书,再一次能在日本国出版。我希望无数日本人看过后,长出一口气,说:“原来如此。中国人自己打倒自己,不用我们动手呢。”

我也希望无数中国人明白我的心意:“我们中国人不爱我们中国人,谁会爱我们中国人?我们的敌人不在老百姓之间,我们的敌人是新旧皇帝、是贪得无厌的贪官污吏、是虎视眈眈的外国列强呀!”

我对92岁姜开国抗战老兵的采访:(笔者注:老兵在几年当中被采访时,可能说得都有些出入。特此说明。当时浙江话的翻译,是浙江江山江慧劲先生。)民国9年、1920年生。就是浙江江山人。在当地上的小学。1936年,湖南常德的国军通讯兵团来招生。当时,别的地方军、杂牌军路过也抓壮丁。说是:“三丁抽一。”我们家兄弟三人,我是老三。早晚也要被抓丁抗日。这次来招兵的通讯兵团是中央军,我的姑父在这支部队里担任无线电台台长,上尉军衔。既然如此,就去通讯兵团学习吧。

在通讯兵团里通过考试,选拔去黄埔军校16期通讯专业学习。在校期间,听说西安事变爆发,还抓了蒋介石。后来,又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了。

三年以后,我1939年毕业,开始在军官教导团。是少尉报务员。

我随部队在汉口、湖北、甘肃、陕西等地同侵华日军作战。我在军区司令部,祝绍周是中将。他是浙江绍兴人,当过河南省主席。当过黄埔军校洛阳分校的校务主任。

民国三十年,我随部队到重庆剑门关出差,出了车祸。我在卡车的大箱里,因为道路崎岖、泥泞,翻车,我负伤。因为腰部受伤,不能动弹了。而且,因为内伤引起吐血,只好申请回家养病。1941年,辗转反侧、托人弄呛,好不容易回到家乡。可是,1942年4月27日,侵华日军又占领了浙江江山。

我回家养伤,刚刚好,就参加衢江抗日突击队。我在三中队当队长。

我们衢江抗日突击队的总队长是黄埔军校6期毕业的,叫毛志岩。我们的武器比正规军的一点不差,我们有机关枪。我们军官都用快慢机,也叫驳壳枪20响。我们多次和日军交战,在淤头,我们衢江抗日突击队一下消灭一百多日本鬼子。小仗也打,一次,七、八个日本鬼子进村抢鸡、抢鸭,强奸妇女。有村民飞也似地到我们衢江抗日突击队报信。我们也飞速赶到那个村子,消灭了那几个日本鬼子。

我们衢江抗日突击队多次和侵华日军小股部队交火,在江山、石门、双溪口等地都和侵华日军鬼子兵打过。尤其是抗日战争后期,小鬼子日薄西山,他们一般不敢小股部队出来骚扰老百姓。

1943年,我被调到绥靖税警教导团当上尉军事教官。后来,税警团分流,我去了我姑父在的税警独立团。抗日战争胜利,国军发了胜利证章,还有80大洋。我们的部队开到江苏的镇江受降日军。

民国32年,我在国军税警团任职时结婚。当时我24岁,她18岁。

我问姜开国: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呢?

姜开国回答:抗战胜利我就回家了。我认为,打内战和我没有关系。内战就是争夺统治权。从唐宋元明清以来,都是争这个。其实,哪个皇帝当朝不重要,关键的是,对老百姓好,就行了。既然日本鬼子打走了,那么,老百姓过安家立业、没有战乱、天下太平的日子吧?

我回家以后搞经商,在米行。谁知,公私合营!我一下,什么都没有了。

我问姜开国:文化大革命?

姜开国回答:尽管我没有参加内战。但是,村里人还是看见我在衢江抗日突击队了。衢江抗日突击队也是国民政府领导的,因此,是反动的。是残渣余孽,是地富反坏右。当时,给我挂上“伪军官”的牌子,天天扫大街、扫厕所,无偿劳动。挨揍的事情也有,那些伤心的事情,你能不能别让我回忆……。

二,在“光荣”和“耻辱”之间徘徊了70年的一代人


在淞沪抗战中英勇抗敌的国军士兵

我问抗战老兵姜开国:

您认为自己的一生是“光荣”呢?还是“耻辱”呢?

70年前,您如果认为是“耻辱”的事情,那么,您不可能舍生忘死投身抗战。相反,1949年以后,您如果认为“光荣”的话,您不可能把自己参加抗日战争的光荣物品深埋35年!以至于1984年把所有军装、奖章、军衔、奖章、奖状、委任状、受伤证明……,等等挖出来后,只剩下一把中正剑!

姜开国老人笑了,他说:“1938年,我认为抗战光荣,才舍生忘死,投身抗战。而抗战胜利后,我认为中国人打中国人是可耻的,所以,我才去做生意赚钱养家糊口。可惜,刚刚“解放”不久,公私合营。我又变成一无所有。1949年,我认为:‘你们大家认为在国军可耻’,我才无奈把国军抗日时期的军装、奖章、证章、证书、受伤证明……,都深埋掉。真是无奈呀,35年后,只剩一把中正剑。其实,我自己认为:我参加抗日是对的。另外,我的子女在漫长的岁月里,也不敢提我抗过日。好像我是‘犯过罪’似的。”

姜开国的女儿是医的高材生,她说了许多关于父亲是国军,所以,影响到子女也徘徊在在“光荣”与“耻辱”之间的故事。她是这两年,才敢告诉同学们、同事们:“我爸爸有一把抗日战争时期国军军官才有的中正剑。我爸爸参加了八年抗战,他从内心到身体,已经伤痕累累。他应该是光荣的。”

我看着姜开国的女儿想到,此情此景和八路军、新四军的子女大相径庭:他们往往是你没有问,他们自己就开始自我介绍了。一般程序是:“抗战、内战、离休前当什么官……。”这就是所谓“光荣”和“耻辱”在潜意识上自觉不自觉的变现形式。


92岁的抗战老兵姜开国请吃饭,七碟八碗,很是热闹。

姜开国说:你问我,是不是徘徊的“光荣”和“耻辱”之间70载?确实如此。

比方,“光荣感”。县政府、乡政府没有任何干部到我家,说:“你抗战光荣。”也没有发我任何“为国作战”的证章。67年前,中国的“国民政府”和当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发给我三枚证章:一,抗战胜利铜证章。二,抗战光荣负伤证章。三,黄埔军校毕业证章。

姜开国摊开双手,笑着说:“你说我光荣吗?已经改朝换代了,但是,国家荣誉、民族感情、民族大业、民族历史没有变呀。这是应该世世代代传承的;你说我自己有‘耻辱感’?错了!我从来没有怀疑我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参加抗战是错的。但是,前几十年又不能说!要埋藏起来。如果,当时没有埋藏的话。”

姜开国用手指一指他的子女们、子孙们小声说:“那时,我被镇压了、枪决了,当然,也不会有他们!”

我也小声问他:“你们村子里有被枪决的人吗?”

姜开国面色凝重,非常严肃地告诉我:“两次。一次,是我在重庆负伤后,回到了江山养伤。不久,江山被日本鬼子占领。紧跟着,就是浙赣战役爆发。知道浙赣战役吧?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率领的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由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降落。浙江人民掩护了美国援华空军28人。这次突然轰炸引起日本朝野和本土陆、海军的极大震惊,对该国的空防能力产生怀疑:16架轰炸机在无战斗机护航的情况下,居然能在大白天在日本的主要城市上空飞来飞去而1架都不被击落,开始感到本土已不安全。日本大本营为防止中、美空军利用中国浙江一带的机场对日本本土实施‘穿梭式轰炸’,当日即决定摧毁中国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前进机场。——这就是浙赣战役的缘起。”

“日本鬼子为此,在浙江杀害30万浙江人!比例整整是:1/10000呀!”

“浙江在抗日战争时期参加抗日的人很多。当年,日本鬼子进村后,先杀掩护过美军飞行员的村民及其抗日家属!再放火烧村,毫不留情。”

“我当时就在浙江衢江抗日突击队,我们进每一个村子,全村老老少少、父老乡亲们都出来,拉着我们的手说:‘没有你们在,日本鬼子更猖狂。有你们在,日本鬼子烧杀抢掠之后就赶紧撤退。’当时,我们也在光荣和耻辱之间徘徊,光荣的是,我们是抗日的队伍。耻辱的是: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儒弱所以被外国列强欺辱。”

第二次,就是1949年刚刚“解放”的“肃反运动”。

姜开国接着说:“刚刚解放,我们村枪毙一个国民党军统特务。是拉到田间地头,全村老少看着,一枪毙命的。其实,他抗战胜利后和我一起做生意,他已经脱离了国军。另外,还抓走两个人去坐牢。押送到杭州监狱。当时,人们是噤若寒蝉呀!”


1950年镇反运动时,要先登记、坦白自己的罪行


“解放”初期的镇反运动

我转移话题,问姜开国:“那么,有人来采访您吗?”

姜开国笑了:“只有你来。你来了,我们全家都感到光荣。”

我问姜开国:“您认为,现在的电视节目,是不是开始宣传国军抗日了?”

姜开国回答:“我不太敢看电视。其一,侵华日军太蠢,其实,完全不是这样。他们很有战斗力。而且,单兵作战能力远远高于中国国军士兵。我研究过他们:在心理上,他们是‘背水一战’,没有退路;要么被打死,要么,活着。而且,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很顽强。日本兵宁死不降就是证明。其二,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在国军抗战军队。我从来没有见过八路军、新四军作战。所以,不好评论。在电视节目上,我才知道,他们是英勇顽强、骁勇善战、武器良好、后勤充备、一呼百应、有排山倒海之势的抗战队伍。”

姜开国说:“我所知道的是:国军不行,国军在抗战时期,大量伤亡。惨不忍睹!”

我问92岁的抗战老兵姜开国:“您是否同意我的观点?您70年来,在‘光荣’和‘耻辱’之间徘徊?”

92岁的抗战老兵姜开国笑着回答:“不是我姜开国一个人,是我们一代人、两代人,在‘光荣’和‘耻辱’之间徘徊了70多年呢!”

(本文有删减)

来源:新浪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