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江青竟扇周的耳光?

2013-02-23 13:50 作者: 老桑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说实在话,写下这个题目,我的心中,仍然是震惊不已!

那是个什么世道?一党主席老婆,可以公然扇一国总理耳光?莫非,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哦,又想起去年重庆二月,也正是政治局委员一个耳光,扇得那副省级公安局长灵魂出窍,促使声名显赫的打黑英雄,毅然弃明投暗,倒向了“境外敌对势力”,成了——叛国者。

今日是大年初一,本来,当我怀着轻松心情,浏览新浪读书时,却霍然发现刊于一月前的一篇文章,题目就是《解密:1967年周恩来何遭江青打耳光》。再细看,原来此文又摘自5年前中共《党史纵横》20083期一文,原题目《“红色公主”孙维世命陨五角楼》。下面,请允许我摘录数段,以与大家分享之(略有删改):

——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会见斯大林,孙维世担任翻译组长,一直在毛泽东身边做机要工作。但孙维世不会想到,正是这次工作经历,多年以后竟成了一场轩然大波的祸根。

——新中国成立后,孙维世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剧协理事。多次出国从事政治活动,但她的专业还是戏剧,翻译并导演了一大批欧洲古典名著。1950年,孙维世协助廖承志(时任全国青联主席)筹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历任总导演、副院长。同年9月,她导演苏联戏剧《保尔柯察金》在北京公演引起轰动。1952年,执导果戈理名剧《钦差大臣》、契诃夫名剧《万尼亚舅舅》均获成功,显示了孙维世导演艺术的卓越才干。

——与此同时,她参与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建院工作,翻译和导演了苏联童话剧《小白兔》。她是新中国儿童戏剧的开拓者之一。1953年,为苏联专家中戏导演班担任班主任。1956年,任中央实验话剧院总导演、副院长。

——在那个时代,孙维世的确与众不同,她在红墙内子女中间最有才华,是唯一配得上“才华横溢”四个字的一代才女。加之无出其右的容貌,在红墙子弟中人称——“红色公主”。(孙当年在莫斯科读书时,亦是后来的元帅林彪所竭力追求的对像)

——然而让人异常悲痛的是,像孙维世这样为党国作出突出贡献的天才导演专家,在“文革”中,却成了中共主席夫人,文化革命旗手江青的眼中钉,于1968年一丝不挂的惨死在共产党——大狱之中。

——“文革”初期,江青就对叶群说:“现在趁乱的时候,你给我去抓了这个仇人,你有什么仇人,我也替你去抓。”江青这里提到的仇人就是——孙维世。

——前文提到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时,孙维世担任过翻译组长,陪同在毛泽东身边。一名俄语翻译紧随领袖,似无可非议。但奇怪的是,江青对这件事却是——大起疑问。此事在金山(孙维世丈夫)回忆文章及多件文革史料中都有明确无误记载。江青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对此念念不忘,始终追寻孙维世,要孙维世说说和毛泽东出国的事情。当此要求未获满足后,竟积成江青心头一块抹灭不去的——刻骨仇恨!

——金山文章《莫将血恨付秋风》中说,在金山和孙维世结婚那天也就是——1950年10月14日,江青找到孙维世,故意拉近问道:“你为什么不上我那去?”孙维世问:“什么事?”江青说:“还不就是讲讲你和主席出国的事情吗?”。金山在此后解释孙维世不去也不向江青讲——她同毛泽东出国的事情,是因为事关——党和国家机密。

——但江青早在1938年起就已是中央军委秘书,她是毛泽东身边五大秘书之一,当时江青可以阅读政治局委员级别所有文件,在这个毛泽东秘书眼里,还有什么金山所谓的——“党和国家机密”?何况就在当年(1950年上半年),江青已通过评论《清宫秘史》,开始直接代表毛泽东干预文艺界大事小情,其后直接向胡乔木、周扬(中宣部长)等人发难,力度着实不小。何需再向孙维世了解什么——“党和国家机密”呢?

——时间转到1967年9月,领袖和旗手下的“文革”如火如荼。江青、陈伯达在北京接见红卫兵时异口同声:人大副校长孙泱(孙维世之兄)是坏人,是日本特务、苏修特务和国民党特务。几天后,孙维世的哥哥便惨死在人大的——地下室中。

——孙维世按捺不住悲愤,分别写信给江青和周恩来。3个月之后,江青便以“特务嫌疑”罪名,把孙维世丈夫金山投进监狱。并借搜查金山“罪证”之名,对孙维世抄家,抄走她的大量信件、照片。

——在这次抄家中,江青截获了孙维世写给周恩来以及毛泽东的信件。江青拿着信去找周恩来。此时领袖夫人、文革旗手义愤填膺地当面指责当朝总理——纵容干女儿反对文革,并为此还亲自出手——打了总理的耳光!

——被打后,周恩来一言不发,默默在孙维世逮捕证上签下了自己名字。当时中央专案组逮捕要犯,都须周恩来签字。此时周恩来签字逮捕的——还有他的亲弟弟周恩寿、国家主席小舅子王光琦。

——于是,孙维世在被江青戴上“苏修特务”罪名,于1968年3月1日又被戴上了手铐,投入北京公安局,在此处孙维世被打得遍体鳞伤。1968年10月14日,孙维世死在五角楼。在江青授意下,孙维世尸体被迅速火化。当孙的妹妹到公安局索要骨灰时,得到回答是:不留反革命骨灰。

唉,这段轶事,以前曾看过多次。但每次看后,仍然都有惊心动魄之感。今天看完这段历史之后,我仍然还是要问一句:这当年,毛泽东和孙维世之间,究竟有什么为江青不知且又迫切欲知的——“党和国家机密”?!还有,一朝总理,在领袖夫人淫威下,在文革旗手掌掴后,竟能在自己干女儿、在自己亲弟弟逮捕令上,落下大名。贵为一国总理,为何活的如此憋屈?如此卑颜?如此窝囊?不要说总理尊严,他在那时还有——做人的尊严吗?

我还要问一句,江青就真的是一个对所有“党和国家机密”,都有着疯狂探秘欲的——女人吗?

为了这个——“党和国家机密”,江青不惜把孙维世哥哥先打死在大学地下室,又把孙维世丈夫投入大狱,最后直至把孙维世脱光了衣服,活活打死北京公安局。孙维世死时身上一丝无挂,只有手铐紧锁双腕,头颅甚至还被令人发指地钉进一根——长铁钉。并且死后还不让保留骨灰,让孙维世在这个世界上彻底的——灰飞烟灭!

江青如此大的刻骨仇恨,难道就是为了想得到一个不为她所知的——“党和国家机密”吗?这个“党和国家机密”,难道就永远锁在组织的档案柜之中吗?

(本文略有删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