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茉莉花行动 梁海怡秘密获释仍遭软禁(图)


梁海怡和孩子及前夫
梁海怡和孩子及前夫。(网络图片)

广东从化异议人士梁海怡(网名“渺小”)因参与“茉莉花散步行动”,前年2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此后音讯全无。周三传出她于去年六月被秘密释放后,转为监视居住至今,当局不准其与外界联系。关注事件的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表示,曾以留言方式和她沟通,从谈话细节判断事件属实,但仍需眼见为实。

周三临晨在社交网站推特、微博及QQ聊天群先后传出“良心犯梁海怡获释”、“感谢所有为梁海怡重获自由呐喊的正义之士”,又说,“目前梁海怡在家,但还被监控中”等消息。长期关注她的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周三告诉本台,他在网络上与梁海怡以留言方式进行沟通,相信情况属实,但仍要和她见面作实:“现在还没见到她,因为最先我看到她在微博上有活跃,而且她跟我也通过网络进行联系,但是我不能确认是不是她本人,现在我正想办法,看能不能争取跟她见一下,发消息的这个人说,现在从化,这个信息对得上,从各种信息推断,可能是她”。

据说,梁海怡2011年2月20日在哈尔滨市政府门口,散发关于民主的传单及向市政府喊话,被强行带走。8月被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当地法院开庭,但没有宣判,此案一直受到外界的关注,然而由于其亲友受到警方的压力而不能公开她的情况,关于梁海怡案的详情,至今不为外界所知。

梁海怡迫于压力难发声明

唐荆陵说,此后网民们一直关注梁海怡的下落:“她给我发的消息说去年六月份就已经出来了,我希望她赶紧发声明,但因为从化当地的警察特务基本上每周都会去她家找她,暂时迫于压力,还不敢自己出来声明。我说想过去和她见面,她还没有回话”。

同样关注梁海怡的广西网民张维对记者说,许多网民慷慨解囊相助,但梁海怡的家人似有压力,不与外界接触:“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一种状态,别人还叫我帮忙捐助她,因为当时联系她家属时,不配合,得不到什么情况”。

他说,至今还有不少网民委托他将善款转交给梁海怡:“一个网友委托我捐助她一下,但是联系不上她家人”。

记者:您找过她家人吗?

回答:打过电话,但他们不配合,害怕。

记者:您现在还有没有她家人的电话吗?

回答:没有,现在没有了。

唐荆陵在2011年圣诞节前夕,向梁海怡的前夫询问,答复是梁海怡已被判刑。之前也曾传出警方要求梁海怡写悔过书后,就会释放她,但被拒绝的消息。

六月“取保候审”后转“监视居住”

唐荆陵说,梁海怡留言告诉她:“六月份是取保候审,11月23日转为监视居住,她讲到的情景很多还是对得上,她说以前我们网友给她送的钱,监狱方给她转了一部分,但是后来送去的钱,还没有转给她,因为还有网友可能会寄钱到监狱,我希望她早点发声明,因为她迫于压力,暂时不好发,所有我想去见她,确认这个消息”。

记者:判断是她的可能性大吗?

回答:我自己判断可能性相当大,是她本人的可能性很大。

另一位关注梁海怡的四川南充籍网民程婉芸(网名:“佩利”)今年2月6日也曾因言被抓。在获悉梁海怡获释后,感到高兴,她说:“‘渺小’(梁海怡)应该是茉莉花期间拘留时间最长的,她这个情况和我那天被拘留的情况一样,但是她的家人拒绝为网民提供她的情况,这样对她是非常被动的,如果不是这样,渺小也许会早点出来”。

涉“茉莉花”当局视为颠覆

程婉芸因针对新浪微博“学习粉丝团”发帖被当地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在网民和舆论关注下,被释放。她说:“她现在获释了,我希望有旁证,如果你问了唐律师,他分析她真的出来了,那是很好的一件事”。

她还说,茉莉花散步行动只是民众以和平方式表达对自由民主的诉求:“希望推进民主自由,但是当局却扣上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帽子,简直是莫名其妙。按个罪名就把你抓了,什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实际上茉莉花事件究竟是什么性质,当局至今也没有明确的说法”。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