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江之子与“国家的人”(图)

2013-03-02 18:40 作者: 石勇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导语:“国家的人”

李双江说儿子是国家的,舍不得打。这虽然很装政治13,但也诚实,绝不把自己及自己的儿子混同于屁民阶层。

我想说,装成13,恰恰是中国所谓上流社会(或自认上流社会)的一种本能。本能的发作,本身就是在披露真相。

很好,我现在就来揭穿:权贵、富豪阶层(或自认为非平民阶层)的装13(包括政治13)在现在的中国,是如何培养一个对屁民冷酷无情的狼的,李天一的心理逻辑又如何。

李天一再犯轮奸案 原因为何?
李双江家衙内:李天一(看中国配图)

装13玩意潜藏着暴力

李天一的斑斑劣迹,总是让我想起药家鑫。一样的有一个体制内的爸,一样的从小就被父母训练去学音乐艺术,一样的有一双会弹钢琴的手,出了事后,一样的有上流社会的人帮着腔袒护。区别只在于,药家鑫杀了人,而李天一只是开宝马打人、轮奸。

但对社会的祸害只是五十步笑百步。

按照一般人的想法,从小就受音乐艺术“熏陶”,这是多么高雅和文明啊,几乎无法和打人、轮奸这类事情联系起来。我只能说,这很无知。

先问一下,音乐艺术之类是用来干嘛的?是用来装13的,还是用来陶冶人的心灵的?

很清楚,很多音乐艺术如果出自天然,就像很多贫困地区的“原生态”唱法那样,对于人的心灵是有所改善的,因为它本身就是让人和自己的存在相遇。但唱民族美声唱法,弹钢琴之类是什么玩意?那只是一种技艺,一种上流社会的装13,和人的心灵没什么关系。

更何况,在现在的中国,体制内的所谓音乐艺术还不仅仅是装文明13,而且还是装政治13。虚伪之外,还有无耻。

在两种情况下,音乐艺术这类技艺术不仅改善不了人的心灵,反而对心灵是一种破坏。

一种情况是,以“艺术”的名义,在家庭或上社会鄙视底层的风气下,赋予弹钢琴之类玩意以高档的地位,由此形成对下层社会的心理优势(这方面我在《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1、2》有详细剖析),从而把弹钢琴者变成一个高级势利的俗货,一个只对阿猫阿狗有爱心却对底层屁民冷漠之极的装13者。不独药家鑫、李天一,这类人在当今中国的上流社会,以及小资白领阶层中比比皆是。

另一种情况是,家庭和阶层教育,构成了对弹钢琴者的心灵的破坏。无论看起来多么风光,但我能够想象到李天一的心理痛苦。从一开始,他的人生就不是在由自己决定,而是由他的父母,他所在的阶层的风气决定。李双江确实给了李天一“正面”的东西,但这些东西无论是否装13,都是强行灌输给李天一的,即把暴力的种子种进了李天一的心理结构深处。另外,体制内的优越感,这个体制对下层的剥夺和鄙视,一并把暴力渗进了李天一的生命里。

一个人在心理上受到破坏,一定会对自己或外界进行攻击,这是心理铁律。以李天下的家庭氛围和阶层氛围,已经明确地建立了对屁民的心理优势,当然不会对他的自我进行攻击,而是对外,对更弱者。

他确实是“国家的人”,正像打人的城管、警察,也是“国家的人”一样。

溺爱只是在制造祸害

可以说,体制对权力者的溺爱,和李双江对李天一的溺爱、上流社会对自己子女的溺爱一体两面。他们稳固自己的权力--利益,以及身份和对屁民的心理优势,但让自己的子女,延续、加剧对屁民的祸害。

根源是李双江的溺爱。

51岁了,搞定24梦的如花女人,李双江确实爽,让多少人艳羡不已。这种资源和美色的交易,在上流社会中总可以浪漫化、美化为“爱情”,这也不足为奇。只是,这造成了两个后果:

一,虚伪传递到下一代,使下一代很难面对自己的内心,因此心灵容易被破坏。

二,一个人老年得子,几乎都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溺爱,这加剧了对孩子心灵破坏的程度。

这里的心理很简单:一个人年老了,死亡恐惧日益逼近,生命的意义逐渐丧失,而有了一个小孩,尤其还是年轻老婆生的,则在和别人的对比中,在和自己过去的对比中,恍然有了年轻的感觉,生命似乎有了格外的意义。这对于老去、死去焦虑的治疗,比装嫩的心理效果好得太多了。而为了抓住这种感觉,就必须在心理上,把自己和子女绑定,把自己的很多想法投注到子女儿那,对其包容溺爱。总之,要在心理上构成两位一体。

一个普遍的心理规律是:对一个小孩溺爱,几乎就是在培养一个人渣。不同的只是,屁民对小孩溺爱,只能自食其果,让他埋怨为什么他爸不是李刚而是你,甚至恨你,成为家庭的祸害;而上流社会对子女的溺爱,则是在祸害屁民。

简述一下溺爱的心理逻辑。无论何种溺爱,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在培养子女在社会价值排序上(我所用的一个牛B的概念)和别人的对比,培养他的自私、自大、冷酷无情。他会认为任何人都欠他的,如果他认为得不到,或得不到满足,就会对弱者(父母或他人)下手。

A、屁民的版本:

当一个人对小孩溺爱时,在他心理上会发生什么?发生的是:“你们对我好是理所当然的,而如果不能满足我的要求,让我混得比别人惨,你们就对不起我,我会恨你们,我要报复!”极端的情况是:“为什么别人的爸是李刚,而你不是?”

这个逻辑一推,当这样的小孩在和别人的比较中受挫时,会归罪于父母的没出息,会恨父母让自己的存在如此耻辱。他挑战不了强者,但父母的窝囊,却是他下手的对象。

B、权贵富人阶层的版本:

当一个人对小孩溺爱时,在他心理上发生的是:“好啊,你让我觉得,我多么牛B,多么伟大,我想要什么都可以,想做什么都可以。而且,你还可以罩着我,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个逻辑一推,他在家里是老大,要在外面也耍威风才能爽。父母和背后的东西,是支撑他耍威风的一切,是他强大的来源,他当然不会去挑战,而是去对那些可以让他有心理优势的东西下手。比如,开宝马打人、轮奸。

结语:李天一是李双江溺爱的直接结果,也是中国“上流社会”,或自认为是“上流社会”阶层的教育结果。他们对自己子女的溺爱、庇护,埋单者是屁民阶层。从这个意义上讲,宽容李天一,不过是在放纵这个阶层对屁民的祸害。李天一逃不了法律责任,李双江们的装政治13,装文明13的风气,逃不了道德责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