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红歌教育的李天一揭示马列主义的内涵

马克思、列宁主义就是男盗女娼

2013-03-04 13:50 作者: 牛克思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坊间关于李双江之子李天一(改名李冠丰)一再“犯事”原因的讨论日渐热烈。按照李双江此前的说法:“自己的孩子学不坏,因为给他的都是正面的东西(意指接受红歌教育)。”如今,一直接受“红歌教育”的李天一的行为重重地打了父母一耳光,让其颜面尽失。难不成是红歌让李天一乱了性?其实红歌所歌颂的内容是正面的东西吗?红歌教人的就是革命!以暴力解决问题!“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教育都源自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男盗女娼。李天一作为一个血气方刚,又满脑红歌,故过早运用马列,即用自己的拳头示虐,并学列宁的“为达目的(性需要),不择手段 (强暴少女)”。其实只要他忍耐一些,等成年后要他爹给他讨个县以上的官,然后即可成熟地运用马列的道德虚无主义,利用手中权力,像雷政富要侵占农民土地可动用武警、要奸淫少女时自然有人送上、对周围的人看不顺眼可用公安抓去劳改,那何乐而不为之?为何动自己的拳头,徒令自己手痛呢!

以下是马列的男盗,下面还有的是马克思的女娼,有史为证,马列子孙们好好学习。

在巴黎公社的事件的反思中,卡尔.马克思认为, 法兰西国家银行就位于巴黎市,存放着数以十亿计的法郎,而公社却对此原封不动也未派人保护。他们向银行请求借钱,卡尔.马克思认为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全部没收银行的资产。公社为防备谴责而选择不去没收银行的资产(见百度百科的巴黎公社条目)。马克思这种强盗思想,一直影响着以后的共产主义者。

1903年夏天第二次俄国社会民主党代会在布鲁赛尔(后移到伦敦)举行,结果分裂成以列宁为首的布尔甚维克和以马托夫为首的孟什维克。列宁答记者问“布尔甚维克党是否偷盗”时称:“是的,我们偷盗那些已经被偷盗者”[1]。1906年在第四次党代会上,原旨在布党与孟党合并,却发生激烈争论。布党主张武装抢劫银行,孟党坚决反对。但布党继续抢劫银行,列宁明知却从未制止。克鲁普斯卡娅坦承:“布党认为允许没收沙皇的财富,允许抢劫银行。”抢银行的核心人物是史达林 (史达林日后之能够成为苏联领袖,就是因他曾帮助列宁抢劫银行有功)、卡蒙和克拉新(电子工程师)。最大的抢劫案发生于1907年7月26日,在乔治亚布党劫匪击毙三名押运员,伤多人,抢劫走34万卢布。布党还在巴库港抢劫过汽船,抢劫邮局和铁路站。布党的资金全由列宁掌控。这全是列宁所信奉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道德虚无主义加强盗主义逻辑。

以上所说的是男盗,以下所要说的是马克思的女娼。

保罗在二○○一年版的《马克思九十分钟传》中写道“马克思与他家的女佣爱伦·德穆斯有一腿并使她怀孕。恩格斯经常访马克思家,故无私地承担了道义谴责。当女佣生了个黑发男孩时,夫人燕妮疑心大起。但女佣为了这个家庭守口如瓶,至死一丝不露。多年后,恩格斯临终前,才将真相告诉马克思的小女儿爱琳娜。马克思的二女儿劳拉与丈夫拉法格双双自杀;马克思最爱的女儿爱琳娜在被她的爱人拒绝后,亦步其姐后尘,而她的男友居然给她氢氰酸,导致她死得极为痛苦。

美国普立兹奖得主,著名作家弗朗西斯在其一九九九年版《马克思传》作了详细考证。一八五○年夏天燕妮曾到荷兰筹款未果,期间家中只有马克思和女佣海伦,很可能正是在这段时间老马偷食禁果;九个月后,一八五一年六月廿三日,海伦生下一个男孩。出生证名字写着:亨利.弗里德里希.德穆斯,昵称弗雷迪(即恩格斯的名字);父亲姓名及职业栏空缺。孩子随即被送给伦敦一个名叫Lewis的工人夫妇家寄养,并改名为Frederick Lewis Demuth,长大后成为一名身体强壮的车床工。燕妮得知真相后非常愤怒和生气,但为了马克思的名誉和他的共产主义事业只得忍气吞声。

恩格斯管家考茨基前妻的信

尽管坊间早在一九○○年前后便已有大量谣传弗雷迪是马克思的私生子。但首次披露弗雷迪真实父亲是在一九六二年,德国历史学家W.布鲁门柏格公布了一份文件,路易丝.弗雷柏格尔(第二国际理论家卡尔.考茨基1854-1938的前妻)于一八九八年九月二日写给奥古斯特.倍倍尔(德国社民党领袖1840-1931)的信。路易丝是恩格斯的管家,也是海伦的朋友,在信中她详细描述了恩格斯死前的坦白:

“我从将军本人(恩格斯绰号)得知弗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爱琳娜也来问我,并要我直接问老人。恩格斯非常吃惊于爱琳娜的固执已见。他告诉我,如果有必要,我可以说慌印证谣言,他否认弗雷迪是他的儿子。你应当记得,我早在恩格斯死前便已告诉了你此事。”

恩格斯死前数日在与塞莫尔.摩尔交谈时,再次确认此事。摩尔是《共产党宣言》的英文翻译,然后他告诉了爱琳娜。爱琳娜却坚持认为恩格斯撒谎,摩尔从马克思女儿处回来后,再次详细询问恩格斯,老人坚称佛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并告诉摩尔‘爱琳娜想要维护她父亲这座偶像’。

“在恩格斯去世当天,他专门为爱琳娜在一块石板上亲自写下弗雷迪是马克思的儿子。精疲力竭的爱琳娜来到恩格斯的病床前,忘记了她的怨恨,伏在我的肩膀上痛哭。

恩格斯告诉我们......仅当万一他被指控不公正对待弗雷迪时,才允许我们使用这一资讯。将军说他不想让他的名誉被诋毁,尤其是掩盖真相已不再能对任何人有任何益处。对马克思他已尽力使他摆脱严重的家庭危机。除了我们自己,摩尔及马克思的孩子们之外,唯一知道马克思有这个儿子的是拉萨尔和普方得尔。在弗雷迪的信公开后,拉萨尔对我说:‘弗雷迪当然是爱琳娜的兄弟,我们都知道此事,但是我们不知道这孩子在哪儿养大。’

弗雷迪看上去像马克思,拥有真正犹太人的脸和浓密的黑发。只有带偏见的瞎子才会说他像恩格斯。当时我在曼彻斯特曾看见过马克思就此事给恩格斯的信(恩格斯在伦敦生活);但是我相信恩格斯已将该原信销毁,正像许多通信皆被他销毁一样。

这些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事实。弗雷迪从未发现,谁是他真正的父亲。我再次读了你问此问题的信,马克思一直知道离婚的可能性,因为他的妻子疯狂的妒忌。他不爱这孩子,如果他胆敢为孩子做任何事情,那丑闻将太大了。”

老马的信与燕妮自传可为旁证

全世界第一个公开披露论证马克思是弗雷迪的生身父亲真相者,是德国历史学家布鲁门柏格(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于一九六二年公布了恩格斯的管家的上述原信。并于一九六二年出版了一部轰动全球的马克思传记。布鲁门柏格写道:“大约一九○○年前后,所有的社会主义领导人均知道马克思是弗雷迪的父亲,但皆不敢言说,因为按当时资产阶级的道德标准,那种行为是令人恶心的;尤其不符合无产阶级万众敬仰的英雄偶像的光辉形象。因此,能追踪这个儿子来源的所有线索均被抹掉。仅有一封考茨基前夫人致倍倍尔的信证实”。

其次,马克思夫人燕妮于一八六五年写的自传中言及:“一八五一年夏天,发生了一件我不想在这里详述的事件,虽然它增加了我的烦恼。”这件“事件”显然是指佛雷迪的诞生。如果佛雷迪的诞生属正常婚姻或与马克思无关,燕妮为何为之烦恼?

恩格斯因共产事业为老马遮丑

再次,马克思本人一八五一年三月三十一日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在抱怨了一大堆各方逼债的窘境后称:“......更具灾难性的是另有一件秘密,我将简要告诉你。但是我现在被打断了正被叫到我妻子的病床前。因此,你在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的这件事我将留待下次再谈。”马克思在信中提及的“秘密”很可能就是不得不处理海伦怀孕生产的事,马克思显然想让恩格斯承担父亲名义,在信中难以启齿故拟面谈。

此外,根据马克思信中提及“你在其中伴演了一个角色的这件事”及后来恩格斯同意承担性丑闻的道德谴责的事实,极有可能他确实与海伦也有一腿;因为恩格斯本人对两性关系相当随意,他与一位出身低下的爱尔兰女工玛丽相恋同居,后来玛丽的妹妹亦加入一男二女同居数十年。但是弗雷迪肯定不是恩格斯的私生子而是马克思的,因为恩格斯是正宗雅利安人种,身体瘦弱,一头棕发;而马克思是犹太人,弗雷迪有明显的犹太人脸形特征,且与马克思一样身强体壮一头黑发。根据马克思本人两封亲笔信,燕妮的自传,马克思爱女爱琳娜的两封信及恩格斯管家的证明信和弗雷迪的出生证载明的姓名、其人种长相、脸形、黑发、身体强壮等事实,足以认定弗雷迪是马克思的私生子而非恩格斯的儿子。

当然在妻子远离时偷腥,虽然不登大雅之堂,违背社会道德,倒也非十恶不赦之大罪,更何况共产主义有共产公妻的主张。问题在于美丽的贵族小姐燕妮不顾家人强烈反对,下嫁穷汉马克思,饱尝人世艰辛,理当得到夫君百般痛爱聊补贫困生涯于万一,自然不能容忍低贱的女佣与贵族太太分享夫君。

注:

[1] Valentinov, N. Maloznakomyi Lenin, Paris, 1972, p.34.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