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共魔教的精神控制术

2013-03-11 23:07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之所以为人,不止是具有一个人形的肉体,同时还要拥有人的精神,这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其个人价值就在于有一个独立的思想与自由的精神,不仅会喜会愁,而且能思考、会寻觅。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里,每一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王者,都是自己生命的主宰,这是上天对人类的最大恩赐,他创造了我们,却给了我们精神的自由。即使是一个囚徒,依然能拥有一个自由的意志,谁也无法将他夺走。

但是如果在一个信息封闭或邪教控制的社会里,人的精神就容易被外来的邪恶意志所控制或主宰,那么就意味着人已失去了自我存在的价值,他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奴隶,即使他的身体是自由的。人的存在从本质上说就是精神的存在,精神被控制,生命也就被他人操纵,随时会干出有害于自己或社会的事。这样的事在当今世界并不少见,许多黑社会、利益集团、邪恶组织正是通过这种方式来控制他人的精神,把人变成其犯罪与获利的工具。这种精神被控制对于一个正常的人来说是极其可怕的,比失去人身的自由可怕N倍,因为这样的人已不属于他自己。

一个人的精神被控制已属悲剧,然而当一个民族的精神被外来的邪恶意志所控制时,那将是一个巨大的灾难、空前的浩劫,这个民族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不幸的是,当今的中华民族正是这样一个悲惨的民族。六十多年来,在中共邪党的控制下,中国人做过数不清荒唐至极行为!多少人曾经疯狂的崇拜杀人魔王毛泽东,多少农民在饿的要死时还在唱社会主义好,多少人一心拥护把他们搞的断子绝孙的计划生育,多少人发誓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中共邪党,多少人唱过“党啊亲爱的妈妈!”……而今我们被中共已带到了山颓、水毒、人恶、国邪的崩溃边缘,还有人在指望着中共的改良!

最为可怕的是,大部分的大陆人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的精神被中共控制。他们与台湾人的区别就在于:他们的大脑中都有一根看不见的线,与中共的中宣部连接着。他们在中共制造的精神牢笼里“自由”的思考,一点也感觉不到牢笼的存在。他们很少想过那些时常不加思索,张口就说的话究竟是从哪里来的,那些让他们毫不怀疑甚至觉得天经地义的邪恶观念与信条究竟是哪里来的。那些自认为把中共都看透了的人,却根本就没有跳出中共的思想掌控。今天中共正在控制着整个中华民族高速的奔向地狱,认清与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应是当下每一个大陆同胞的生死决择。

要想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首先要明白什么叫精神控制,中共为什么要控制人的精神,又是如何控制人的精神。只有人们意识到自己的精神被控制时,才有可能想办法来摆脱这种控制;只有看清中共的精神控制邪术,才能找到对付它的方法。下面就让我们来揭穿中共对中华民族施行精神控制的系统邪术,看看它的罪恶本质以及对人类精神的戕害与摧残。

所谓精神控制就是通过一系列的邪恶手段诱导或操纵他人的思考方向与思维模式,让人无法正确认知世界,对事物的判断总是会得出操控者所要的思考结果,进而操控他人的行为。还有就是让他人放弃思考的习惯,一切行为听自己指挥,一切判断以自己给的答案为标准。再者就是少数江湖巫师利用一些妖巫邪技来控制他人的思想,但其针对的也只是个别人而已。要想控制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众多民众的精神,除了中共这样掌握了政权的政治魔教外,是没有哪个组织或个人能办到的。

那么中共为什么要控制民众的精神呢?因为中共作为一个反人类的政治魔教,它的一切教义与理念都是反人性的,与正常人类格格不入的。如果没办法控制人,它就会时时面临被消灭的危险,即使控制住人的身体,它也无法保证绝对安全,只有控制人的精神,才能让民众认同它,照它设定的逻辑来思考问题,它们才能获利生存的空间,才能控制人们相互残杀、自我毁灭,完成它们对人类的颠覆计划。

中共对中国人的精神控制邪术,主要有洗脑控制与附体控制法两种,其中洗脑控制为核心与基础,附体控制为目的与终端,它两立体交叉、互补互托。中共用洗脑为中国人编织了一条看不见的、无处不在的思维牢笼,死死的囚禁着亿万国民的精神世界,把他们变成了共产魔教的政治奴隶与思想奴隶。而中共的共产邪灵更是直接附体于人身,操控人的思维,时时腐蚀人的良知、左右人的判断,把人变成中共魔教的魔子魔孙。

洗脑控制法

洗脑是中共对国民进行精神控制的基础工程,没有洗脑,中共的邪灵附体也无法进行;同时洗脑也是中共统治的两大支柱之一,没有洗脑,中共的暴政一天也玩不下去。中共的洗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在大陆,大到国家部委的设计,小到一篇报纸文章的用词,大凡与文字、文化、信息传播有关的地方,就有中共的洗脑存在,专职为中共进行洗脑工作的人员高达千万之巨,其中有教师、教授、记者、作家、艺人、官员、专家等等之类,当然它们的职业前面都应加上红色二字。

中共有三大洗脑专职机构,一个是中宣部,一个是教育部,一个是文化部。中宣部负责即时性洗脑,注重的是与时俱进、随时应变的为国民洗脑;教育部负责常规性洗脑,主要是对从幼儿园到大学对国民进行系统的党文化灌输;文化部主要负责各类党文化产品的编造。中宣部的洗脑对象多是社会大众,媒体是其主要工具;教育部的洗脑对象是学生,教科书是其主要工具;文化部的洗脑对象是读书与文艺群体,文艺作品是其主要工具。洗脑用中共的话来说早期叫思想改造,之后叫统一思想,其实就是消灭人的自由精神,它是对中华民族的思想屠杀,对中国人的精神摧残。其具体手段为:

1、过滤信息

俗语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在一个信息能自由流通的环境里,洗脑是无法进行的,只要人们对比分析,什么样的洗脑都是枉然,所以控制信息的自由流通就是中共洗脑的首选项。它们利用庞大的国家机器把那些能促进人正确思考的真实信息通通过滤掉,给人们营造了一个完全虚假的社会现实。诸如西方国家都是罪恶的、腐朽的,民主社会多是混乱的、虚伪的,1949年前的中国历史都是黑暗的、落后的等等,如此一来,人们就会庆幸自己能生活在当下的中国,对残酷虐待他们的中共感激涕零。

2、编造谎言

要想给国民洗脑,仅仅过滤信息还是不够的,在此基础上,中共开始编造大量的谎言,反正信息的流通渠道掌握在它们手里,亿万民众可以任意欺骗。它自我吹嘘的起家历史是谎言,丰功伟绩是谎言,英雄事迹是谎言;它们的模范典型是假的,经济数据是假的,政治制度是假的;它们用谎言发动对外战争,用谎言制造伟大领袖……就连它的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谎言。中国有句成语叫弥天大谎,好象就是为中共的谎言打造的;它不仅遮蔽了天空大地,还遮蔽了历史与现实。在这种遍地谎言的社会里,人们一旦习惯了,反而会把揭露谎言的真言当作了谎言,就如《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假到真时真亦假。

3、篡改语言

人类的正常语言是从现实中提炼出来的,是从历史上承传下来的,对现实事物都会作出正确的概括,人们也用语言来思考问题。当语言与现实脱节时,也带来人们的思想与现实的脱节。中共正好利用这一点,编造出其特有的党话掺进公众汉语中,以此来控制人们的思维。党话根本上不是用来交流的,而是用来欺骗的,只要你用这些党话来思考与描述事物,就必然会进入中共的谎言与逻辑陷阱之中。

4、混乱逻辑

相对于西方人而言,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普遍不强,这给中共提供了广泛的欺骗空间。中共通过种种灌输手段,把其流氓逻辑、强盗逻辑渗透到中国人的思维中去。它的剥削理论、经济分配理论、剩余价值理论、阶级理念、发展理论、公有制理论、摸石头理论,无一不是用流氓逻辑的方法编造出来的,比如以点代面、以偏概全、偷换概念、前提错误、篡改词义、颠倒因果、偷换概念、指鹿为马、张冠李戴、不当类比、模糊定义、省略主语等等。当中国人习惯了这些邪恶理论时,也就接受了其错误的逻辑推理方法。

5、异化思维

东西方的正统文化给人类造就了正确的、成熟的思维方法,由此人类才创造了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而中共篡权之后,却用一套党文化造就了许多国人变异的思维方法,让他们很难认识到现实的真相。他们对事物的判断往往不是广泛了解、认真推导,而是随意想象、妄说臆断。比如钻牛角尖式的极端思维、井底之蛙式的唯我思维、凭空想象式的臆断思维、畏惧强权式的奴性思维、非黑即白式的斗争式思维、放弃思考式的盲从思维、条件反射式的观念思维等等。所有这些思维的结果就是让他们永远接受中共的暴政,做中共魔教的思想奴隶。

6、灌输邪说

每个人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大脑是一张白纸,一旦其首先接受了某种学说,就会形成固有的观念,很难改变。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先入为主,这是人性中的弱点。中共则利用这种弱点,从幼儿园起,就对国民进行马列邪说的灌输,把中国大陆营造了一个邪说就是真理的魔教国度。所以现在的大部分大陆人思考问题,都是站在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这些邪说基点上的,包括有些自称信神佛的人都是如此。一旦遇到与其观念相抵触的观点时,会本能的拒绝。

7、封民之口

尽管如此,中共为中国人营造的这个虚假的观念世界还是比较脆弱的,是经不住人们推敲质疑的,当年罗马尼亚的共产党就是被一个嘘声吹倒的。中共的应对就是封民之口,永远不让民众说话、交流,让中华民族成了一个哑巴民族。那些胆敢质疑中共邪说的人,轻则被投入大牢,重则被肉体消灭,

8、营造恐怖

中共几十年来通过无数血腥的屠杀与残酷的精神批斗,早已在中国大陆,在大陆人的心理空间建起了一个恐怖的能场,这种邪恶的能场虽然看不见,但许多人都能感受到。即使是一些八零后、九零后的人根本就没有见识过中共的血腥,也会对中共感到莫名的恐惧。每当人们在思想中对中共的反人性、反常识产生质疑、对中共的罪恶有所触动时,或有人对其说起中共的种种劣迹、邪恶时,或看到揭露中共的资料时,很多人就会情不自禁的害怕,由于恐惧而不敢深想,不敢倾听他人对中共的控诉,不敢翻看揭露中共罪恶的资料。他们总是一厢情愿的认为不了解中共的罪恶会更安全,为此宁愿麻木的接受中共的精神控制。

通过以上的洗脑手段,大陆人的思维已被套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枷锁,想不变成脑残是很困难的。同时他们的大脑也被植入了许多党文化的效果器(借用词),中共只要操纵媒体鼓噪一些口号(控制指令)就能激发他们大脑中的党文化效果器,操控他们的精神。比如美帝霸权主义、西方反华势力、爱国主义、反对封建迷信、崇尚科学、境外敌对势力、反对动乱、稳定第一、中国人太多了等等。这些口号其实就是中共控制国人的魔咒,什么样的魔咒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什么情况下念什么魔咒,中共对此自是了然于心。

对于每一个国人来说,这些手段虽然不是都有效,但都无效的情况应是少见。为什么有的人受尽中国迫害,却又在维护中共的邪说呢,就是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并没有完全跳出中共的洗脑陷阱。只要你的思维中有一点符合了中共的歪理,中共就能通过它控制你的精神。就象有的人说我什么都不信,其实什么都不信就是中共教唆的,这样的人其实还是信了共产党。

附体控制法

在中国大陆的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平时工作、做事都十分的理性与正常,对一些事务的判断与比较准确。但一旦你和其谈及中共罪恶或中共暴政的时候,他们往往就象是在骂他一样,而且会变的毫无理性。他们会不加思索的张口就能说出一大堆为中共辩解的话来,或者是胡言乱语一通。其实这个时候,说话的不一定是他自己,而是附在他身体上的共产邪灵控制他说的,这一点对于许多大陆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而他们的难以理解也正是中共无神论的洗脑所致。

中共通过这种邪灵附体法,对大陆同胞特别是中共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们进行另一种精神控制。什么是共产邪灵呢?所谓邪灵,如果用现在的科学术语来说,就是一种存在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体,而共产邪灵就是共产党在另外空间里的生命本相,它可以聚之成一整体,也可无限分体。共产党只是它在人间的一种显象,是它附体于人身而纠集成的一股邪恶势力,我们常说中共是一个魔教就在于此。其实在《共产党宣言》里,共产党就自称为幽灵,这本是一句大实话,只是被现代科学迷住心窍的人们轻易忽略了。

在中共的党话里,常有党性这个词,很多中共官员就是在党性的控制下做了无数丧尽天良的勾当。这种党性并不仅仅是人们表面理解的一种中共的原则或纪律,而是共产邪灵附体于人身的现实表现,中共所说的坚持党性,正是操纵共产邪灵控制国人精神的准确注解。而当一个人的党性战胜了人性之时,就是共产邪灵已完全操纵了人,作为一个人来说他已经死去。今天的许多无恶不作的中共恶吏,很多就是这种被共产邪灵彻底占有的人间魔兽。

那么共产邪灵又是如何附体人身的呢?首先就是中共通过进化论、唯物论、无神论的系列洗脑,让许多中国人完全失去了对传统文化中关于生命、宇宙、神佛、妖魔的认知;然后再以利益引诱、拉拢他们入党,或以学规、校规的方式强迫孩子们加入少先队、共青团;最后在入党、入团或入队的仪式上,对共产邪灵发献身毒誓,把一切献给党。这些人以为这种发誓入党仅仅是一种政治形式,殊不知它是中共魔教的入教仪式。籍此共产邪灵就可以堂而皇之的附上人体,获得了对其人的合理操控权。这些人在对待中共时,往往会站在中共的立场来思考,把自己当成了中共的一份子。共产邪灵也会操纵他们的精神,排斥那些揭露中共罪恶、反思中共危害的信息。

通过洗脑与附体,中共基本上达到了对中华民族的精神控制,它使得曾经有着五千年文化积奠的神州子民,今天居然成了这个世界上的精神侏儒。这也是它们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无数的滔天罪行,还能继续统治下去的主要原因,不是中国人没有力量,不是中国人天生奴性,而是大多数中国人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大脑,更不明白中共究竟是什么,他们的思维中被中共挟持了,他们的灵魂被中共囚禁了。

好在天佑中华,二十年前法轮大潮的传出,给了中华民族一个从新主宰自我的机会,给每个中国人提供了一个摆脱中共精神控制的机会。大法赋予了人心强大的精神能量,照见一切伪善、邪恶,只要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衡量一切、对待一切,中共的洗脑长城就会不攻自破,彻底失效,附体人身的共产邪灵也就无法安身。随着大法的广泛洪传,中共的恐怖也愈来愈深,一个精神完全不受中共控制的团体对中共而言,就是最大的生存威胁。失去对人的精神控制,中共就无法在人间立足,所以它们才会在十四年前对法轮功抡起了屠刀,开始了一直延续至今的、亘古仅有的残酷政治大迫害。而其迫害的重点就是要再度控制大法弟子的精神,中共称之为“转化”,为此无底线的运用一切邪恶手段。这是一场正与邪之间的战争,是中华民族对中共的最后反击,也是中共的对中华民族的终极毁灭。

在这场迫害中,中共几十年来对中国人的洗脑获得了广泛的回报,特别是在迫害前期,有多少人附和中共的迫害、助长中共的邪恶气焰、认同中共的迫害歪理!尽管他们被中共欺骗了N年,却依然对中共抛出的关于法轮功的弥天大谎深信不疑,有的说法轮功搞迷信,有的说法轮功搞政治,有的说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还有些受过中共多次迫害的人也斩钉截铁的说,中共这一次的迫害是对的。他们的言行在一个正常社会的人看来,几乎和胡言乱语差不多。一群以真、善、忍为修炼法则的人群,居然会受到世上最为惨烈的政治大迫害,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但恰恰在中国大陆,就会被许多人认同,而且这些人也多是暴政的受害者。原因就是法轮功不符合他们的观念,他们的观念正是中共长期灌输的结果。

中共在迫害期间也不忘给民众反复洗脑,把邪教一词与法轮功绑架在一起灌输经给他们,还贼喊捉贼的说法轮功搞精神控制。很多人对此根本就不加分辨、主动接受,提起邪教一词,他们就会联想到法轮功,还把大法弟子坚韧不屈的维护自己的权利,坚定自己的信仰说成是精神被控制。我曾经在大陆听到有人跟我说,法轮功的书不能看,一看就会被洗脑;还有一位朋友也对我说不敢看法轮功的书,看了也怕会炼,可见中共对人的精神控制与毒害是多么的可怕。

更为可怕的是在今天,当天灭中共的巨大天象日渐逼近之时,天崩地陷等种种异象频繁警示人类之时,巨大的人群依然在中共制造的精神牢笼里感觉不错。他们不敢聆听真相,不愿接受真相;许多时常大骂中共的人一旦叫其退出中共时,往往就会装聋作哑或不屑一顾。共产邪灵拼命的操纵他们拒绝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以等待最后的毁灭,为中共陪葬。

总结一下我们可以看出,中华民族在六十多年来的最大悲剧就是整个民族的精神被中共控制,并在中共的控制下自虐、自辱、自宫、自毁;大部分中国人的悲剧就是自己的精神被外来的共产邪灵所主宰,虽然活着却找不到自己。他们的人文环境是中共营造的,他们接触的信息多是中共过滤的,他们的思维也是党文化造就的,他们的语言也被中共污染了,他们的精神也就无法避免魔变,魔变后的人当然就容易受魔鬼控制。而那些能跳出中共的洗脑与附体的人,一定是真正的、坚定的神佛信仰者,中华传统文化的实践者,人类良知道德的守护者。要想摆脱中共的精神控制,首先选择退出中共是必须的一步,其次抛弃一切中共的灌输,回归我们的文化传统,回归我们的信仰;如此也就跳出了中共的魔爪,成为即将到来的天灭中共的见证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