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是个货真价实的大流氓


《毛选》中有这么一段话:“我这次考察湖南农民运动所得到的最重要的成果:即流氓地痞之向来为社会所唾弃之辈,实为农村革命之最勇敢、最彻底、最坚决者”。

在农村,利用流氓地痞去打土豪分田地,本是流氓地痞所擅长的。但要叫他们去治国治理社会,搞经济建设就牛头不对马嘴了。据我所知,流氓地痞之所以叫做流氓地痞,向来为社会所唾弃,就是因为他们大字不识几个,谈不上“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更谈不上“治国平天下”。他们不务正业不干好事,大都好吃懒做厌恶劳动,非嫖即赌,非抢即盗。严重的还走私贩毒坑蒙拐骗,月黑杀人风高放火,无所不为。按现在的说法,他们应被叫做“严重人口”或“社会边缘人物”。

严格说来,革命与造反是有区别的。革命有正义性,造反就不一定有正义性,而且含有贬义。不过在毛主义里边,这两个词是混为一谈的。

纵观老毛的为政之道,不仅利用地痞流氓去打天下,而且还叫这些地痞流氓去坐天下,去领导一切指挥一切,去包管天下百姓的吃穿用住。农民说:“他们能够管好自己就不错了,还指望去管好么多群众”!

咱以为老毛的失策千条万条,最主要的一条就是用人不当这条:“流氓地痞得道,天下百姓遭殃”!

过去的皇帝再蠢,他的官员还必经过科举考试文化合格才行,他们还多少懂得一些治国就是治吏的道理。而老毛呢?他的官员可以不讲文凭不经过文化考试,只要能够敢打敢杀敢造反敢拼命就行。老毛用几百万军队不择手段的摧毁了蒋政府,并将蒋政府官员全部淘汰,又用这几百万军队作骨干重新组织了自己的政权。在老毛的士兵群众中,文盲半文盲是多数,在老毛的官员群中,流氓地痞是多数,因为老毛一贯忌恨知识分子排斥知识分子。老毛所建立的这个政权,其实就是个文盲半文盲加流氓地痞政权。他们不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不饿死人才怪呢。另据章伯钧老先生讲,老毛本身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大流氓。

冯克先生因此说:“毛泽东是世界历史上的头号屠夫”。世界著名的《新闻周刊》(NEWSWEK)2000年第一期发表了通过两年时间征集全地球一百多个国家中著名政治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等两千多人的投票评选,选出了二十世纪十个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最大杀人罪犯、最血腥的恶魔。其中第一要数毛泽东(屠杀整死3900万,饿死4300万中国人)!有疑问的网友可到北京国家图书馆,或各大学图书馆借阅《新闻周刊》(NEWSWEK)2000年第一期,白纸黑字历历在目。

还有很多恐怖组织,例如“光辉道路”之类都是奉毛主义为精典源头,学习样板的。此事说来话长,这里点到为止。

毛泽东的书中,曾经提出过“痞子运动”,毛泽东一口否认,而赞扬为农民运动,真是这样吗?

毛泽东在土改时,提出了分地主的土地,但是,地主藏有大量的金银珠宝、布匹、衣服、粮食……。这部分财富比地主全部土地的价值,还要大几倍。因此,在土改时,不但要分地主的土地,还要分地主的浮财。就是要让地主家破人亡。

在世界历史的进化中,在中国社会历次的农民起义,皇朝的更换,还没有发生利用暴力抢掠别人的财产,只有“土匪”曾经这样干过。这不就是“明抢”吗?个人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在当时原始的生产状态下,除了少数恶霸地主,大多数的地主都是靠省吃俭用,积攒了一点财富,他们也是受苦人。人的本性就是想过好日子。而毛泽东土改称为是一场“革命”。

把别人的财物拿回家,在大多数老实本分的贫苦农民看来,肯定是不合法的。毛泽东的革命行动,改变了人们对非法行为的观点。毛泽东这个聪明的乡下人,太了解中国农民的心态,通过号召和政策,把抢掠别人的财产合法化。误导民众,夺取别人的财富。这在任何的社会里,都是不能容忍的事,而毛泽东把它合法化了,成为了无业游民、地痞、贫农、雇农享有的权力。

不但分了地主的财产,而且进行了残无人道的游街、逮捕、监禁、清算、诬陷,打死或枪毙。然后逐渐地走向专政、疏散、管制、苦役等手段。地主的子女,也因为祖辈的财产,而被歧视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成为代代相传的“罪民”,成为了备用的“五娄分子”。从国家现在的法律制度可以看出,毛泽东在土改的行为是一种犯罪,也是教坏民众的恶劣行为。

这种利用“暴力”,是痞子们从天而降的财富,很容易让好逸恶劳的痞子享受了豁免权,也让农民当作一种合理的心态继承下来。使他们一旦又陷入贫穷,就要去“抢”,心安理得的认为抢富人的合法性,彻底地摧垮了传统的社会心理基础。加重了贫穷抢掠的心态,而扰乱了社会治安。毛泽东再把孔子批“臭”,中国的优良道德传统,就这样彻底摧毁了。这种行为比“穷”更可怕。

其实,在分地主的土地和浮财的时候,真正获益的不是那些老实巴交的贫农、雇农,他们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好事”,倒真是手足无措,不敢妄想。而那些吃、喝、螵、赌、抽,不务正业的,到处游荡的“痞子”,成为了真正的赤贫阶层,他们比普通农民更见过“大世面”。因此,他们更善于阿依逢承、见风使舵,脸皮比城墙还厚。因为他们比贫下中农更贫穷。这些痞子成为了土改的主力军,一些共产党的干部依靠和挑选这些人为骨干,甚至成为了乡村干部。这些人敢作敢为,不怕得罪人,是真正的土改积极分子,他们一夜就成为了“新贵”。这些痞子在分地主财产时,贪污、偷盗、挪用、浪费、不择手段地窃为已有。这些人利用分土地、分浮财的机会,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们成为了中国共产党“解放”以后的一批“坏人”“坏蛋”,给共产党带来了很大的危害。就是这些“赤贫”在中国共产党掌握政权以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祸害中国、祸害百姓。这是一批在中国历史上报其特殊的“痞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