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药与茶(图)



《史湘云醉卧芍药圃》

朱熹注《诗经.溱洧》说:“赠之以芍药”的芍药“亦香草也”。但有句话叫作:“芍药开花,无香也动人”,芍药并不是香草。韩愈有“两厢铺氍毹,五鼎烹芍药”的诗句,《癸辛杂识》说它的注是“芍药根主和五脏,辟毒气。”还说:吃有毒的马肝,是要“和芍药而煮之”的,枚乘的《七发》中也有“芍药之酱”,古人是用芍药来解毒的。《诗经.溱洧》写的是士女们三月上巳,在水边修禊时的戏谑场景,所以赠之以芍药,正如《本草》所说,把它理解为用芍药来解毒辟邪气也是讲得通的。

顾炎武的《日知录.荼字》中提到,茶字是到了中唐才由荼字变过来的。有人还把“生于寒秋,经东历春乃成“的鏪印茶“注云即芍”。他的根据应该是《尔雅》中把“鏪”、“印”解释为“荼”;而“芍”则为“凫茈”,就是荸荠。于是可以知道《诗经》中的芍药,并不是我们现在意义上的芍药,而是芍和药两种东西。《山海经.西山经》说:“号山,其木多漆、棕,其草多药”。郭璞的注是“药,白芷别名。”白芷是香草,所以古人说的“赠之以芍药”,是不仅送了香草,还有路上边走边吃的荸荠。

晋常璩《华阳国志.巴志》说:周武王时宗姬封于巴,巴东鱼复的贡品就有“丹、漆、、蜜”等等,但周时未必就有了“茶”字,《尔雅》中就没有茶字,《尔雅》中荼字解释也与茶没有关系。《前汉地理志》中的“长沙国茶陵”,唐人颜师古说这个茶,既可以读作“荼”又可以读作“茶”,南宋的魏了翁解释说其先也是作“荼陵”的,所以他说茶字起先就是荼字,但“荼”与“茶”毕竟是两回事。与“荼”不同的“茶”字出现得还是比较早的,《三国志.韦曜传》就有“曜素饮酒不过二升,初见礼异时,常为裁减,或密赐茶佣以当酒”的记载。就是《三国志》,由于版本的不同,也有将“茶佣”写作“荼佣”和“茶茗”的。《汉语大词典》采用了“茶佣”的版本,清人《广阳杂记》的作者看到的就是写“茶茗”的版本,至于他还认为《赵飞燕别传》中就有汉成帝“命进茶”之事,所以应该“西汉时已当有啜茶之说”,则因《赵飞燕别传》是宋人小说而不足为据。其后有晋张华《博物志》“饮真茶令人少眠”之说。更早的司马相如《凡将篇》也提到了“蜚廉、駋菌、佣诧、白敛”,这个“诧”,应该就是指“茶”,如果说古人把茶和荼字通用了,那只能说是写了错别字。

来源:香港文汇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