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志怪小说中的“梦”与阴阳两世


 

在中国古代志怪作品中,关于梦的桥段很丰富,许多关于梦的故事包含了祖先们对未知世界的想法。

志怪作品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展示了阴世和阳世这两个空间。这两个空间有着各自的运行规则和逻辑。简单而言,这是两个不同的社会,它们有着自己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构成社会的要素。而且,这两个空间不是隔绝的,可以互相来往、交流,并互相制约、影响。对阴世的鬼来说,要进入阳世这个空间是很容易的,这可能是他们相对人最大的优势。而阳世的人要进入阴世,则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和方法,其中,做梦可能是最常见的。

古人认为死亡就是形神分离的过程,魂魄离开人的肉体,永久进入阴世(轮回转世的观念要等佛教传入才有)。而梦则是当人入睡时,魂魄暂时性地离开肉体,到四处游荡,所谓精骛八级,心游万仞就是这个意思。王充在《论衡•论死篇》中说:“人之死也,其犹梦也;梦者,殄之次也;殄者,死之比也。人殄不悟,则死矣。案人殄复悟,死复来者,与梦相似。然则梦、殄、死,一实也。人梦不能知觉时所作,犹死不能识生时所为矣。”在王充看来,做梦虽然不是死亡,但是做梦时魂魄离开身体,就像人死亡时魂魄离开身体一样。人死后复生,就像梦醒一样。梦不过是次一级的死亡。他在《论衡•纪妖》中还说;“人之梦也,占者谓之魂行。”虽然是引述,不过也正好说明了当时人们对梦的理解。简单地说,古人认为魂魄能离开身体进入阳世之外的另一个空间,做梦、昏迷以及死亡,只不过是魂魄离开身体的程度不同而已。

梦与现实

在志怪作品中,当人通过做梦进入另一个世界时,既会改变那个世界,也有可能改变现实世界。

改变“那个世界”最著名的例子,大概是小说《西游记》了,书中有一回说的是魏徵梦中斩泾河龙王。泾河龙王因为与算命先生打赌,没有按照玉帝的旨意降雨,因此被判处了死刑。在仙界进行的司法活动,却要人间的官员参与。玉帝选择的监斩官是时任大唐丞相的魏徵。泾河龙王托梦给唐太宗,请他帮忙拖住魏徵,不让魏徵有空去仙界当差。唐太宗就召见魏徵下棋,可是魏徵却在下棋时打了个瞌睡,借着做梦,魂魄到另一个空间的仙界杀了龙王。而且在仙界被砍下的龙头还要从空中扔下来,仿佛是在示众。

人的魂魄能在另一个空间里做事,这在古人眼中并没什么奇怪的。所以倒过来说,因为做梦,魂魄在阴世的行为会影响阳世,也同样可以理解。《聊斋志异》卷六《连琐》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年轻漂亮的女鬼连琐爱上了书生杨于畏,红袖添香夜读书,自是卿卿我我。可是在阴世,连琐却命运多舛,粗鲁的恶霸鬼看中了,要强娶她为妾。连琐无力抗拒,只能请情人入梦到阴世,好搭救自己。第二天,杨于畏按照连琐的约定,早早入睡,梦中“忽见女来,授以佩刀,引手去”,这就算是进入阴世了。杨与恶霸鬼相遇,言语不合,即动起手来。可是他手无缚鸡之力,根本就不是恶霸的对手,被打得落花流水。正在此时,杨的朋友王生赶到,王生孔武有力,射箭杀死恶霸,救下连琐。事情办完,杨于畏从梦中醒转,手上被恶霸打的地方果然淤青红肿,显然是梦中的打斗影响了他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第二天他见到王生,得知王生也做了一个同样的梦,与他的梦完全吻合。这就是说,杨、王二人在现实世界中是分别做梦,但魂魄在另一个空间里一起演了出英雄救美的戏。在这个故事里,阳世与阴世通过梦联系在一起的,梦中魂魄在阴世受的伤,通过阳世的身体同样会显现出来。

这种现实世界和阴间世界的交叉,有时会产生诡异的效果。《子不语》卷十五“庄生”条,说的就是临时性的离魂与阳世交流的情形。有位姓庄的秀才在陈姓家里教私塾。有天上完课回家,经过一座小桥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可是等他到家门口敲门,却始终没人来开门。只好再回到陈家,可是陈家兄弟在院子里下棋,就像没看到他一样,他坐了半天没人理,帮陈家哥哥支招,似乎也没人听到。庄秀才着急起来,用手指点着棋盘说:“再不听我的,就要满盘皆输了。”陈家兄弟惊惶失措,赶快熄了灯,回到屋里关上了门。庄秀才觉得很无趣,只好再回家,经过小桥时又摔了一跤,等到家就责问家人第一次为什么没来开门,家人说:“之前没有听到有人敲门啊。”第二天,庄秀才再到陈家,主人告诉他:“昨天您回去之后,我们这里闹鬼了。”庄秀才看看院子里的棋盘,这才明白,自己过桥时第一次摔跤,灵魂出窍了,第二次再摔,魂魄又回到身体里。人们看不到庄秀才的魂魄,但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所以会觉得是闹鬼了。

梦中能做什么

在古人的观念中,人是形神兼具的,但是由于在睡梦中魂魄能离开身体,进入阴间。所以人们对阴间的了解,有一部分是由魂魄感知的(另一部分可能是由鬼魂附体或直接现形得知的)。阴间社会召唤生人,也常常用托梦的形式,很多生人在阴间做兼职,就是采用这种方式,俗称“走无常”。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卷四就介绍了一位走无常的人。苏州人胡某,不知怎么被阴间的官员看中了,录用为阴间的公务员,经常要到阴间办事。他入冥的方式就是通过入睡之后的灵魂出窍。可是每次入冥,事先绝无征兆。有时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突然倒地睡着,有时正在上下楼梯也突然摔倒,跌得头破血流的。这个差事让他吃足了苦头。后来阴间的领导告诉他,之所以不事先预告,是因为他前世犯的罪,要在这辈子受责罚。如果以后每天忏悔,就有可能消弭罪过。胡某想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忏悔,于是就立誓永不杀生,从此以后,每次要走无常时,总会事先得到通知,就可以安心地在床上入睡,等待阴间的招魂。

《醉茶志怪》卷三“冥狱”条,说的也是一个走无常的事。陈典史被阴间录用后,动不动就熟睡好几天以入冥公干,家人习以为常,也不觉得奇怪。有些好事者向陈典史问起阴间的情况,陈典史是个老实人,说自己到了阴间就只知道干活,从不敢到处乱转。有人就怂恿他四处看看,回来也好让大家增长见闻。于是陈典史就趁着走无常的机会,央求鬼卒带他参观阴曹地府。百般恳求,鬼卒终于答应了,不过告诫他不要随意乱走。陈典史答应了,来到地府,见到一口巨井。他俯身看去,里面竟然是个像万花筒一样的大千世界,不仅有各种珍稀的花草树木,还有无数珍禽异兽纷至沓来。陈典史看得入港,没想到一阵头晕眼花,一头栽了下去。等睁开眼一看,发觉自己已经成了襁褓中的婴儿。没想到这口深井竟然是转世投胎的通道。幸好见到鬼卒在窗外冲他招手,于是奋力一跃,魂魄离开身体跳了出来。同时见到一个小男孩的魂魄进入了婴儿体内,原来是接盘投胎的。鬼卒把他大骂一通,让他回到阳间。不过陈典史在阴间的差事也就此丢了。

梦中的意念植入

在志怪作品中,通过梦境植入观念同样有难度,尤其是在梦中向做梦者预告死亡时间,要求对方死后到阴间担任冥官。这种梦人们一般都不愿相信,即便是做阎罗王也不愿去。往往需要好几次梦,反复出现,才能将意念植入人的意识中。

《夷坚丁志》卷十七“薛贺州”条说的就是在梦中植入意念的故事,只不过植入的方式比较具有契约精神。北宋时,贺州太守薛锐在外为官很久,思念家乡会稽,一直有辞官养老的念头。有一天,在睡梦中有个差役上门,对他说:“阴间的冥官命我告诉您,您的大限将至,死后要到我们这里做官。不过如果您从此辞官不做,倒是可以多活好几年。”薛锐一听,正合自己的心意,连忙表示自己愿意多活几年。差役回去禀告上司,不一会就回来说:“您不愿做官很好,不过我们领导希望您立一个字据。”薛锐拿来纸笔写了一份不愿再做官的证明。差役说:“白纸黑字,您可不能反悔啊!”说着又拿着字据走了。过了一会又回来说:“领导看到您的字据很高兴,您这就请回吧。”薛锐也就醒了过来。

想来那位没露面的冥官事先打探了阴间的人事安排,知道薛锐死后要来替代自己的位置,于是派人引诱他在阳世多活几年。为防备万一,还让他立了字据,在那位冥官看来,这个意念的植入是成功的。

梦中的物品

在志怪作品中,物品在阴间和阳间穿越的事情很普遍。同样是在《西游记》中,也有通过做梦实现物品穿越的例子,第三十七回中,死去的乌鸡国国王托梦给唐僧,请求他帮助自己,并且在梦中给他留下了信物,等唐僧醒来,发现屋外的台阶上真的放着一柄金厢白玉圭。

当然,由于处在两个不同的空间,有些物品是不能通用的。其中最常见的就是纸钱,在志怪作品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鬼带着钱在阳间花用,可是商家后来往往发现收下的那些金元宝、铜钱都成了纸钱。除了钱,梦中的饮食有时也很可疑,《夷坚志乙志》卷四“殡宫饼”条说的就是梦中的饮食问题,有兴趣的可自行翻检。

来源:东方早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