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某区前政法委书记哭诉薄熙来黑打内幕(图)


按:前几次去重庆,肖宗禄夫妇在其大儿子的搀扶下,曾两次到我住的酒店向我哭诉小儿子在当年重庆的黑打、乱打、瞎打中的遭遇,说到伤心处,禁不住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他当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小儿子是否有罪,因本人未做代理,一未看卷二未会见,故,不好妄加评价,但,黑打魔窟“铁山坪”的字眼,时时在震撼着我,勾起我心中那些不很久远的伤痛。在其大儿子的要求下,现将其再审申请书公布,以警世人。(有关专业申诉意见,略)

薄熙来与王立军
薄熙来与王立军(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钱锋院长:您好!  

我叫肖宗禄,现年六十九岁,中共党员,2005年经重庆市委批准在璧山县委退休,至今在家安渡残年,曾任过重庆市璧山县委政法委书记、县纪委书记、县委常务书记,县政协主席等职。

今天,含泪挥书给上级领导反映我的儿子肖绍壅(璧山县公安局原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被重庆市公安局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侦办,重庆市一中院以涉嫌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现在重庆市永川监狱服刑)冤案的有关情况,敬请上级领导明查,督促此案得到公正处理,还我儿子一个清白。肖绍壅曾经是一名优秀的侦察员,在公安战线上战斗近二十年,一心赴在公安事业上,在工作上不知付出了多少血和汗,在公安战线上多次组织破获多起重特大案件,2003年肖绍壅与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肖瑛,联手破获璧山县城孝刚大厦老幼五口之家全部被杀特大恶性案件(肖瑛现已被王立军残害至死),仅用六个小时破案,多次荣获重庆市公安局三等功。现将这一冤案的具体事实和理由反映如下:

一、该案侦查程序严重违法,纯属刑讯逼供、残酷迫害而导致的冤假错案。

该案系被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指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组长刘熙炜(重庆市公安局水上警察总队政治部主任,警号:003018)、专案组副长张达明(重庆市大渡口区公安分局刑事警察支队长,警号:107586),涪陵经侦大队的樊旭初,重庆水上警察总队的曾世伟,江北区人和派出所胡铁等人勿视党纪国法,大肆进行残酷迫害,施展刑讯逼供,编取伪证材料,而制造的冤假错案。

1、私设监狱。在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的直接操纵和庇护下,刘熙炜等人违犯党纪国法,私设监狱,关押审讯,违非作歹,施展酷刑,颠倒是非,编造伪证,制造冤案。肖绍壅于2010年4月13日,在璧山县公安局被刘熙炜等人以涉案对其进行调查,强行带走的当天,关押在江北区铁山坪民兵训练基地——“打黑基地”。

在此关押达十天,与世隔绝,无人知晓。在这十天九夜里,刘熙炜等人不分白日昼夜,实施人海战术,轮番突审,即:以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审讯。在审讯中,刘熙炜等人施用法西斯式刑罚和“土匪”作法,对肖绍壅进行非人道的精神折磨和肉体刑罚。坐铁椅、捆绑、悬吊、推撞、殴打,惊吓、训斥、辱骂,淋开水、泼冷水,受寒冷、受饥饿、断食、断水,不准穿衣、不准休息、不准大小便,等等。刘熙炜等人通过施用多种形式的酷刑和逼供,在取得了肖绍壅所谓口供笔录以后,才将他押到江北区看守所短暂停留,补摄录完了肖绍壅受审图像和在审讯笔录上的签名,以及有关的关押手续后,随即押到永川区看守所至重庆市一中院开庭审理。而根本不是像刘熙炜等人提供给市检察院和市一中院的有关材料上所述的肖绍壅关押于江北区看守所等不实之词。

2、刑讯逼供。肖绍壅被重庆市公安局派驻璧山县“打黑”专案组关押期中,惨遭刘熙炜等人刑讯逼供,特别是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期间,真是惨无人道,骇人听闻。过去,重庆“中美合作所”没做到、没施用的,而今,重庆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做到了、施用了。可调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被审受刑的录音、录像就知情了。其具体遭遇是:

⑴、恐吓。肖绍壅于2010年4月13日被刘熙炜等人带到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时,由刘熙炜等人押着观看“打黑基地”的十多间屋子里先前被关押人员,多的一间屋子关押有十五、六人,少的一间屋子也关押有十二、三人。这些被关押人员都受着各种不同姿势的刑罚或体罚,比如:有的被悬吊在室内,有的被反铐在墙上,有的坐在铁审讯椅上,有的坐老虎凳,有的横倒在地上,等等。被关押人员里,有的头、嘴流血,有的身体上呈有伤痕和血迹,有的还正在呻吟等。此时,刘熙炜凶狠地恐吓肖绍壅说:“你看到了没有?这些人在干什么?他们受刑没有?”于是,一要肖绍壅按刘熙炜的旨意交待问题,二要肖绍壅对他们早已形成不是事实的材料签字认可,才能免受其酷刑和肉体之痛苦。

⑵、折磨。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的十天九夜,竟没有任何喘息之机。刘熙炜除了施行人海战术,不分白日昼夜,轮番突审外,至始至终不准肖绍壅睡觉和休息,如果一闭上眼就被刘熙伟等人推撞、拳打或被脚踢、卡颈,或被吼叫、讯斥和辱骂,就这样受尽了各种精神和肉体折磨,尤其是不准肖绍壅上厕所大小便,屎尿都在铁审讯椅上任其自流。由于十天九夜的时间未睡觉休息和大小便被憋,导致肖绍壅的肾功能受到严重损伤,当时,已出现尿频、尿急和解血尿等病状,真是演绎了人间罕见的黑暗景象。

⑶、酷刑。肖绍壅从2010年4月13日至22日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受审的这十天九夜,刘熙炜一直施用酷刑。特别是肖绍壅押到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就被一个人关在一间屋子里,把他全身固定在铁审训椅上,手脚被捆绑,不让动弹,并实行“五不准”即:不准脚着地、不准在铁椅上晃动、不准睡觉和休息、不准闭眼、不准上厕所大小便。由于长时间受酷刑和未睡觉休息以及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等,导致肖绍壅身体脱水,不仅双脚、双腿及至下腹部浮肿,已不能行走,由两人扶持,而且多次昏倒休克,在地上睡了不知多久,醒来才发现有医生抢救。其中有三次是武警军医,有两次是市第一看守所唐勇(警号:009229)医生。在刘熙炜的法西斯式酷刑摧残下,肖绍壅精力耗尽,意识不清,精神恍惚,说胡乱话,刘熙炜仍继续施展酷刑,直到22日早上有一个医生给肖绍壅看病后,到外面走道上给刘熙炜说了些什么,刘熙炜回去才把肖绍壅从铁审讯椅上叫下来,平躺在地上就睡着了,他也不知道冷了,到这天下午4、5点钟,又被刘熙炜等人用拳头、脚尖猛力打醒后,就押到江北区看守所只呆了一小时左右,补办了有关手续后,就直接送到永川区看守所。从此,肖绍壅就告别了他终身“难忘”的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

⑷、饥寒。刘熙炜大肆施用饥寒催体袭身。首先,采用饥渴催体。即:断食、断水。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审的十天九夜,刘熙炜只给了四个盒饭吃,没有给一口水喝,只有永川区检院职侦局长假惺惺地倒了一杯水。其次,采用寒冷袭身。当时,四月的江北区铁山坪,地处大山丛林,每天下雨,气温低,只有几度,专案组人员穿毛衣、羽绒服,而刘熙炜等人只准肖绍壅穿一件衬衣和一条单裤,寒冷得肖绍壅无法度日和险些丧命。在饥饿、寒冷、干渴、疲惫共存的凄惨境况中,沙区分局交巡警的一位年轻人(专案组成员),看见肖绍壅已寒冷得不行了,趁刘熙炜不在就到隔壁的房间拿了一件很脏很臭的军用棉衣给肖绍壅穿至次日凌晨2点左右。这时,刘熙炜和涪陵区公安分局经侦姓樊的人又去审讯,发现肖绍壅身上穿有棉衣,也不让穿,要肖绍壅马上脱掉,让其继续受寒冷又是两天多。

⑸、水淋(泼)。刘熙炜绞尽脑汁,采用水淋(泼)身。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受审期间,刘熙炜十分嚣张地指着肖绍壅说:“你原来说我们王局长(立军)是冷血,无人情味,现在你看王局长是不是冷血,有没有人情味?”他话音未说完,便挥手身边人员,用开水从肖绍壅的头淋到脚,烫得肖绍壅喊天喊地,紧接着又用冷水泼肖绍壅全身,冷得肖绍壅心冰寒颤不已。在开水淋、冷水泼湿透完衣裤后,并强制肖绍壅就这样连续穿了几个昼夜。致使肖绍壅目前已患上了严重的关节炎、头痛、鼻炎和心脏病等,已成其为终身病残。

⑹、吊打。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期间,刘熙炜采用“土匪”作法,实施暴力吊打。刘熙炜等人心狠手毒,对肖绍壅时时进行无情地吊打和殴打。在吊打时,刘熙炜等人将肖绍壅的双手,用绳子反捆绑于背后,悬吊在室内,拷打其全身,命其交待问题。同时,肖绍壅在铁审讯椅上受审时,无数次被刘熙炜等人殴打耳光、脑袋和揪手、卡颈、脚踢、推撞,尤其是殴打耳光、脑袋等已成了刘熙炜等人的“家常菜”和“玩物”,即:任由刘熙炜等人想打就打,把肖绍壅的鼻梁骨都打塌陷了。在当今的法制社会还敢公然践踏人权,践踏法制?

⑺、逼供。刘熙炜在对肖绍壅施展各种酷刑的同时,又大肆进行逼供和诱供。肖绍壅在江北区铁山坪——“打黑基地”关押中饱受酷刑折磨的痛苦时,便对刘熙炜说:“你们想我怎样做,我就按你们的意思做就行了,别再折磨我了”。刘熙炜立即指使专案组的其中两人就给肖绍壅讲:你是怎样涉案的,也就是案卷里肖绍壅受刑讯逼供后所交待的讯问笔录。专案组那两人说了以后,肖绍壅就按他们所讲的说了几遍。在肖绍壅讲的过程中,专案组的人感觉肖绍壅说的与之不相符的地方,又给肖绍壅讲你该怎样说,肖绍壅只有又按他们给他讲的那样去说,说完就让肖绍壅签字之后,就对肖绍壅同步录音、录像。在录像过程中,肖绍壅仍按专案组的人交待的去说,在说的时候专案组又主动引导肖绍壅该怎样说。这些,在录像、录音和讯问笔录中都可以看出是逼供和诱供。不仅如此,肖绍壅被送到永川区看守所关押几天后,刘熙炜等人去讯问肖绍壅的笔录,肖绍壅对其讯问笔录不签字,他们又威胁说:“你不签字我们又把你送到铁山坪去、或把你关到四川去。”肖绍壅担心和害怕再挨整,对笔录上面写的什么也不清楚,就在这样被逼供和诱供的情况下只有签字。这就形成了案卷中的几个版本的讯问笔录材料。

3、编造伪证。……略。

刘熙炜就采用操控法律的诱骗手段对肖绍壅说:“只要你多少承认一点儿这些问题(编造的伪证),我们就可以判你的缓刑和轻刑,反之,就要重判或八年以上刑期”。对此,肖绍壅不认同刘熙炜编造的这些伪证时,刘熙炜等人庚即又施展酷刑,肖绍壅对其此举指出说:“你们这样是在刑讯逼供,是在践踏人权,是在践踏法制”。刘熙炜说:“我们是拿了尚方宝剑的,我和(王)立军局长有直通车,可以随时向他汇报工作,我把你整死了,就说你是畏罪自杀,随便你怎样,这张铁椅子你总坐不穿,我看你能坚持到多久。”同时,刘熙炜又再次进行威逼说:“要把你押回璧山游街,押到你女儿肖沁(重庆一中)学校去”等等。在一次次的残酷刑讯逼供下,只有按照刘熙炜等人讲的要求去讲(案卷中所讲的笔录)。肖绍壅在讲的过程中,刘熙炜等人仍又引导肖绍壅该怎么说,肖绍壅又按刘熙炜等人讲的说完,和录像完,就签了字。这就是刘熙炜等人目无党纪国法,任意践踏法制,大肆刑讯逼供,故意编造伪证。

二、由于侦查人员残酷迫害、制造冤案,最终误导法院错判,肖绍壅实际并不构成涉黑、受贿两罪,应当无罪释放。
……略。

以上情况,是我多次会见我的儿子肖绍壅时了解的。为此,我特向上级领导反映、申诉,恳请领导能在百忙之中关注此案,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督促此案得到重新公正处理,还我儿子肖绍雍一个清白!并且,恳请上级领导,责成有关单位对刘熙炜等人,主要是刘熙炜这个领导、组织、实施者的不法行为坚决予以查究。

致礼                              

联系电话:

1362XXX8811
1335XXX9670
1399XXX2666

重庆市璧山县委退休人员:肖宗禄

谨上

二○一三年三月二十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