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着,中共还会扣动扳机!

2013-06-27 00:10 作者: 高瑜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6月27日讯】六四时的北京市市长,依靠镇压89民运晋身政治局的陈希同,24年之后病死在医院,他是与江泽民权斗的失败者,却是“4.26”社论的坚持者,他身后留下一本谎言,提醒人们……

六四时候的北京市市长陈希同病死了,经历过那场伟大民主运动的中国人,都记住了这个北京市长,记住了他1989年的所作所为。

那年的6月1日,他心怀叵测地对北京市中小学生发表讲话:“亲爱的小朋友们,我知道你们今天都想到天安门广场去过庄严的队日,去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可是现在天安门广场被一群坏人占据了……”他的这个讲话,是为两天之后,24万野战军荷枪实弹进城大屠杀公开制造舆论。此时先头军队已经通过地下通道进入人民大会堂数日,他们在华丽的地毯上吃住,争水、争厕所,以致地毯脏污、磨损,全部报废。

北京市委黑报告有陈的签名

陈希同六四中肩负的巨大责任,赵紫阳在他口述回忆录《改革历程》中所说确真:“(1989年4月)24日的常委会上把学潮定性为‘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斗争’,并形成了会议纪要。李鹏、李锡铭、陈希同是领头人。”

我在89年5月以《李锡铭4.24请战报告》为题,报导了4月24日北京市委向中共中央送上《请战报告》的详情。其内容是学潮以来,北京市组织人到各高校有选择地抄录的学生大字报和标语口号;利用3月份以来跟踪、偷拍、窃听、诱导、编造的知识界的人、事、言论,说明学潮实际是经过两年酝酿、准备、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动乱。该报告使用耸人听闻的语言说什么:“要求重新评价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吗?”北京市委明确向中央请战:“只要中央给政策,我们是有办法解决的。”24日晚8点,李鹏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讨论了北京市委的《请战报告》,形成纪要,李鹏拍板发表社论。此时接到电话,邓小平次日十点召见杨尚昆、李鹏。北京市委的“请战报告”也就成为李鹏向邓汇报的主要内容,引发出邓小平的讲话,也就是“4.26社论”的全部内容。

何家栋的夫人,今年88岁的律师陈蓓,89年在司法部任职,她告诉我她在司法部亲眼看到89年4月24日北京市委打给中央政治局“关于北京市发生动乱的报告”的印发件,上边是李锡铭和陈希同两人的签名。

六四责任陈希同仅在邓、李之下

六四事件中,陈希同活跃程度超过李锡铭,也在何东昌、袁木之上,屠城整个过程,他也坐镇中南海,参与了指挥部的全过程。

1989年6月30日,陈希同以国务委员、北京市市长身份,向全国人大做了《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汇报》。这个报告是继邓小平“6月 9日接见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的讲话”,对八九民运作的总清算。在该报告中,明明是李先念向陈希同透露“戒严”的机密,陈希同反诬鲍彤“泄密”。在鲍彤之后,点了几十名著名知识份子的名字,将所有群众组织都打成搞“动乱”“暴乱”的非法组织。随后,北京市继上海市查封《上海世界经济导报》,迅速查封了《新观察》、《经济学周报》。

正因为陈希同以上独一无二的表现,深获邓小平信任,成为取代李锡铭、进入政治局的不二人选。

姚监复受了陈希同的骗

姚监复先生因为表姐钟鸿曾经在北京市委宣传部工作的关系,得以到北京市小汤山疗养院,向陈希同赠送钟鸿的文集、诗集为契机,从2011年1月6日至2012年5月6日,一年四个月中,与保外就医的陈希同做了10次访谈。去年六四期间,由鲍朴的新世纪出版社出版了访谈录《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书名取自陈希同自己的七言诗。

至今姚监复说,陈“是坦白的”,“跟我讲话是诚实的,但是对问题的认识不一定(一致)”, “我想他也相信我。”我认为姚先生错看了陈希同,陈并没有对他讲真话,他甚至是上了陈希同的当。原因有三:

其一:陈希同对上述他在六四镇压中的重大责任有的矢口否认,有的供认不讳,虽然都把自己说成是被动的、无辜的,但是他有明确的底线,就是坚持“4.26社论”对学运定性。他只说结局“应该能够避免”,但是又完全赞成邓小平镇压。

这种首鼠两端的矛盾说法是极不老实的,是典型的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其二,陈希同接受姚监复的访谈,有明确的目的,是为了让姚监复为他的贪污一案的申诉造舆论。他不同意将全部访谈发表,但是他明示姚监复可以将两个问题单独写成文章发表:

一,他不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李鹏日记》所说);二,他不是“贪污犯”。其三,《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出版之后,陈希同虽然对当局的追查予以过驳斥:“那么多书报对我进行攻击,你们不管,怎么有一本书为我辩护,说我没有贪污,你们就追查?”但是他认为姚监复把全部访谈记录出版,妨碍了他的申述。他公开对姚监复表示不满,他的夫人甚至说:“都是姚监复把事情搞糟了。”以致公开与姚监复绝交。今年二月他病重住进北京军区总医院四楼干部病房6号床位(专设封闭病区),姚监复通过表姐钟鸿只得到虚假的消息:“春节看望的人太多,到医院躲清静。”陈希同一年来切断了姚监复能够和他联系的一切渠道。

24周年是中共政权与人民的又一次对视

今年六四,当局严控升级,限制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王范地夫妇去香港,也限制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去木樨地祭奠亡儿蒋捷琏。全国普遍对异议人士设岗、抓捕。至死享受中共特权待遇的陈希同偏偏于6月2日病逝,只差两个月没有跨过政敌江泽民加给他的16年刑期。2006年5月,陈希同保外就医,曾聘请张思之大律师为他申诉辩护。张思之看到他作为钦犯的生活环境,三层小楼,专职秘书、专职司机、专职大师傅(他自己点名要的),除了有个警察班子看守,与高级干部待遇无异,而他的一切开销都由秦城监狱负担,当场拒绝了陈希同。

年年六四,中国普遍下雨,今年将陈希同的死讯瞒到六四晚上,维园烛火大雨中点燃之时,由官媒中通社首发,是想阻挡天怒?还是人怨?

“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已经成为中国人永久的信条。陈希同的死,使得赤手空拳的中国人民与紧握枪杆子的中共政权,在24年之后又一次发生强烈的对视,天安门母亲们等待置之死地而后生,人民公开为宪政理念而奔走……

但是他们知道,你们还会扣动扳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