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烹煮小福王留给后人的警示

2013-07-04 01:00 作者: 野渡自渡人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7月03日讯】在历史周期律作用下,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无疑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革命”高峰。其后的中国历史确实给人以另类之感。正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而彼时起义军对官府的仇恨,农民革命的暴戾、复仇、破坏后果,李自成河南一役,在千人烹煮小福王喧闹中,终于创造了奇迹中的奇迹。

崇祯十四年(1641年)正月二十日,河南洛阳,福王府邸。一口硕大无比的“千人锅”,除了烹煮着七、八只剥皮去角的整只梅花鹿以外,还有一个光头的三百多斤的巨胖活人——小福王。当人肉、鹿肉掺和着桂皮、花椒大料散发出诱人的浓香时,这锅“福禄(鹿)宴”大餐,欢呼着被李自成几千兵士吞入腹内,小福王成为大家的美味晚餐......

中国历史对于吃人肉的记载,各朝各代不乏先例,灾害年代更是广有记载。但是,像李自成农民起义军数千人生吞活剥“福禄(鹿)宴”——小福王大餐,还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作为同种,人类向来是具有理智的。同类相食是茹毛饮血时代的历史。在同情心加上理智心作用下,起义军如此兽性大发,烹煮同类,显然是丧失基本人类理智的。然而,我们需要求证的是,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激发了众生之怒?

其实同样的事情在明朝末年也发生过。由于袁崇焕在战略问题上有违圣意,当想要解除其兵权的崇祯皇帝得知袁崇焕所谓“通敌谋叛”罪证时,北京城于是就上演了民众千刀万剐吞食袁崇焕肉身的闹剧。事后猜忌成性的崇祯皇帝当然明白自己上了阉党的当,但是皇帝是不会认错的,以至于百多年后倒是清朝乾隆皇帝为袁崇焕平反昭雪,历史才终于让我们记住了这位忠臣的名字。但是,小福王被当成肉糜是没有人为其平反昭雪的。我们今天需要探讨的问题是:到底什么情况下,人性会被兽性所取代?

对于崇祯皇帝我们有必要补充几句。大明江山,在几代昏君统治后,在宦官阉党凌辱下,在农民起义风潮里,在满清外敌进攻中,可谓风雨飘摇,奄奄一息。新近接班人崇祯渴望做中兴之君。他勤于政事,整顿吏制,发奋工作,率先垂范,幻想着大明江山能够起死回生。但是蛀虫遍地,大厦将倾,危局已定,非其所能挽救。袁崇焕的冤死,吴三桂的叛逆,李自成的进攻,多尔衮的入关......明朝终于灭亡了。

我们今天讨论中国历史,似乎永远也跳不出黑格尔的悖论。黑格尔在研读中国历史后曾精辟地指出:“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个大赌场,恶棍们轮流坐庄,混蛋们换班执政,炮灰们总是做祭品的,这就是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事实也是这样,中国任何一次农民革命运动都没能使这个国家取得尺寸的进步。然而,黑格尔的历史悖论显然过于悲观,中国历史的民族大融合,中华文化的巨大同化作用,华夏民族的血脉延续,还是超越西方历史的。

孟夫子曾经教导我们:“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孟子“以民为本”思想确实具有教育意义。凡事有其果,必有其因。还是接着说前面的“小福王”,就是这个小福王,万历二十九年,明神宗为他结婚花费达三十万金,一次就赐田四万余顷,并在洛阳修盖了壮丽的王府,同样超出一般王制十倍的花费。就国之后,这位重达三百斤的肥王爷终日畅饮美酒,遍淫女娼,横征暴敛,搜刮民脂,可谓坏事做绝。如此来说,视民如“土芥”的小福王,最后反而被民视如“寇仇”,以至于遭到“烹煮”下场也就不难理解了。

农民起义,说白了就是农民革命。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运动肯定是要伴随着烧杀抢掠的。当革命运动丧失理性,除了枪决杀头,最惨的结果就是革命对象遭到“烹煮”下场。当然其前提条件是“民愤极大”。相对于反腐败情势来说,今天遍及中国的贪污腐化现象,风靡神州的暴力强拆运动,蔓延天下的群体性事件,贪官污吏所作所为,早已经远非“民愤极大”可概括形容。那么一旦民主革命爆发,一旦群众暴力失去理智,难道他们不会面临被“烹煮”下场吗?

今天中国的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也可以说是攻坚期。对于遍布党内的腐败现象来说,信仰的缺失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能不能保护集团的利益问题。利益集团就是当今改革的主要阻力。经济改革,社会改革,政治改革,对于普遍利益集团来说,每一项确实都是要命的事情。难怪总理不久前指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可见中国改革行动之难,改革对利益集团触动之大。改革的结果就是和平到达民富国强成功的彼岸,不改革的结果,当然是民主革命的爆发。就此来说,面对无比恐怖的民主革命运动,宪政改良是符合社会变革规律的。而作为宪政理念基础的普世价值,对于暴力革命曾经流行的中国社会来说,更显得是那样的可贵。

所谓“盗亦有道”,也就说,人人都喜欢的理念和理想,流氓都得承认,强盗也得遵守。而文革毛左“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忽悠,左派愤青“宁可华夏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宁可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暴力嚎叫,恐怕就是流氓强盗都会退避三舍的。这就是左派理论的霸道逻辑,也就是所谓“宇宙理论”的无耻表现。

相对于打打杀杀,分分合合的中国历史来说,李自成农民运动可以说是暴力革命的逻辑;同样道理,法国大革命雅各宾派专政,上万人头落地,巴黎血流成河,国外也不乏暴力革命逻辑的。由此可见,与李自成“烹煮”小福王一样,失去理智的雅各宾派同样会给世界带来严重的恐怖。古今中外如此流氓强盗逻辑一再警示我们,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左派民主革命的最后结果就是利益集团、贪官污吏“兔死狗烹”下场。

(原文有删节)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