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还被江泽民出卖之领土的唯一希望


【看中国2013年08月25日讯】

第十四章 黑箱作业出卖国土 民族败类千古罪人(1999年底)(四)

8.江泽民是主动卖国

1999年底江泽民在签订卖国条约时,已经是党政军三位一体的最高当权者,所以该条约的签署与否,责任全在于江自己一人。退一步讲,即使卖国条约的签署曾得到政治老人的暗示或人大授权,他也完全可以拒绝签字,否则就是甘当历史罪人,这里仅举两例说明。

在二战将要结束时,蒋介石希望斯大林能够出兵东北消灭侵华日军,当时去莫斯科谈判的是蒋经国和宋子文。斯大林坚持要让外蒙古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脱离民国政府而独立。蒋介石于万般无奈下,让宋子文在协议书上签字。宋子文接到电报后,立即辞去外交部部长职务。尽管协议是让外蒙公投,而非割让外蒙古,但他仍然认为他签了协议就会成为民族罪人。最后在协议上签字的是接任外交部长的王世杰。

另一个具有可比性的故事为大清驻俄全权公使杨儒的经历。 1900年8月15日,八国联军攻陷北京。8月19日,一直觊觎著中国东北的俄国人认为:“将额尔古纳河与阿穆尔河的右岸和乌苏里江左岸满洲的一部份归入我们的领土是绝对必要的。”9月11日,15万俄军全线越过中俄边界,将大清国数以千计的边民赶入黑龙江中淹死后迅速占领东北全境。10月1日攻占沈阳,强迫盛京将军增祺签下《奉天交地暂且章程》。《奉天交地章程》要求遣散驻守沈阳的清军,营口暂由俄国管理,拆毁东北各处炮台和军火库……

1901 年1月4日,清廷命驻俄公使杨儒为全权大臣,“与俄在彼得堡办理交收东三省事宜”。杨儒为国家主权据理力争。3月25日,俄国人将杨儒关在俄外交部里威逼利诱,扬言如果还不答应俄方条件,他们就要宣布“将满洲改做俄国的一个省”。同时又引诱说,只要杨儒一签字,俄国立刻为他在彼得堡“置田若干,房屋若干,足以享用一生”。杨儒勃然变色,再次拒绝俄方威逼利诱。俄国人恼羞成怒,最后竟将杨儒从楼上扔了下去。杨儒坠地,严重受伤,满面鲜血地躺在异国的大街上。 3月28日,悲愤已极的国人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拒俄”集会,全国不分南北纷纷上书,反对将东北主权出卖给俄国。俄国人见势不好,怕各国乘机威胁俄国在华已有的利益,4月3日被迫声明“条约暂罢”。杨儒成为大清国在那段屈辱的历史中少有的死不低头的官员。

江泽民所处的时代和历史上签订一切不平等条约时完全不同。中国并未与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印度等国开战,更非签订城下之盟,何况中方理直,外方理屈。坚持中国固有领土不但义不容辞,而且毫无危险。以其当时身处的三位一体最高权位而言,完全可以说,江泽民是主动卖国,铁案如山。

针对海内外掀起的讨伐江泽民卖国罪行的大潮,江本人是如何应对的呢?他有没有找到推卸责任的替罪羊呢?没有。前面提到,他在自己的传记中居然把这次领土签约事件彻底隐瞒了。这是江做贼心虚的最好注脚。

9.卖国是为了隐瞒汉奸历史

中俄东西段边界从1991年开始勘察,当时正逢苏共下台,俄罗斯经济进入大萧条时期,而中国在邓小平南巡后,国力开始大发展,欧美国家与中国关系也从“六四”之后的冷冻期走向恢复。从当时国际环境来看,正是俄罗斯有求于中国的时候,中国实在没有必要、更没有理由无条件承认过去所有不平等条约,但是江泽民居然就承认了。

这让许多人对江泽民为什么签订卖国条约感到百思不解。本书的第二章曾经讲过,1945年前苏联红军突袭东北,获得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此后在江泽民留学前苏联时,前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泽民的档案,发现了江泽民充当汉奸的历史,便威逼利诱将其发展为远东局特务。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出访前苏联,在参观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泽民“巧遇”当年让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前苏联色情间谍克拉娃。江泽民曾是克格勃的远东局特务,这个身份一旦暴露,江可能立刻就会下台,甚至死无葬身之地。江泽民当然心知肚明,因此,不管多大的国家利益,江泽民也要跟俄罗斯做这笔交易。

而江泽民一旦签署条约,生米煮成熟饭,共产党也怕公开条约详情导致政党垮台,这是中共内部在后来了解情况后不肯追究江泽民责任的原因。江泽民知道,如果要犯错误,就一定要犯到中共一改正就相当于杀人犯投案自首的程度,这样自己反而才不会被追究责任。

2005 年,曾任香港文汇报副总编、因为“六四事件”愤而辞职的香港资深新闻工作者程翔被内地扣查。据外界传媒消息,程翔被捕是由于在《明报》发表多篇署名为“钟国仁”的文章,专栏里详细披露“中俄边界”协定的种种细节,称之为二十一世纪最荒唐的‘代民做主’的丑剧。据香港报界确认,钟国仁就是程翔在《明报》专栏上的笔名。钟国仁在文章中分析了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敢向老百姓公布和解释条约的三大苦衷:一是它表示中共在这个问题上连被它讥笑为卖国而赶下台的国民党政权都不如;二是江泽民在这个问题上比共产党其他领导人都不如;三这个标志著中国正式放弃偌大一块领土的条约,从谈判的过程到最后签署,都没有公开过。

中共对民间揭露江泽民卖国的问题恼羞成怒,在许多官方网站的论坛上,“中俄边界”一度成了被封锁的关键词。中国地图出版社的地图爱好者论坛因有人谈及江东六十四屯等被江出卖的领土而居然被关闭。

10.公审江泽民或可成为讨还领土的唯一希望

尽管如此,按照1969年5月联合国通过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讨还江泽民出卖的领土还有最后一线希望,那就是“公审江泽民”!

《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四十九、五十、五十一、五十二条规定,条约以“诈欺”、“贿赂”、“强迫”、“武力威胁”所缔结者无效。

江泽民实际上是为了保住总书记宝座而以出卖领土为代价换取俄罗斯不揭露他的克格勃远东局间谍身份。在此种情况下,江泽民无论批准或签订什么条约,按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的规定都是无效的。如果江泽民在领土问题上遭到中国人民的审判,那么他签订的条约自然也就会不能算数。

所以,彻底调查江泽民签约的动机和整个过程,将其罪行公之于众并追究其法律责任,或许可以成为中国讨还北方领土的最后机会。

11.炒作黑瞎子岛掩盖卖国

1999年12月9日江泽民秘密签订的《议定书》,连当时的国防部长迟浩田都不许过问。迟浩田后来听到一些消息,问起条约的事情,结果收到的是1999年12月11日的《人民日报》,上面官方关于此条约的只有100多字的简短介绍。

2002年10月,江泽民访问美国之前,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在华盛顿DC国家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江泽民公布条约内容,并表示炎黄子孙有权知道到底还有哪些土地属于中国。海内外报纸和网站广泛报导了这条消息。

几天以后,2002年10月14日和15日中共算是做了一个可笑的回应。在江氏喉舌《人民日报》网站的头版图片新闻,一个本来应该刊登国内外最重大新闻或政治动向的地方,破天荒地连续两天刊登十余幅照片,大标题为《组图:辽阔边疆神秘边界 中俄蒙边界掠影》和《组图:中俄蒙边界路漫漫各口岸建设日日新》,未配任何文字报导。大概也是因为实在是无话可说吧。

中国国内外有许多批评者一直强烈指责江泽民在涉及重大国家利益的中俄边界谈判问题上黑箱作业,不允许民众过问和讨论。

然而,2004年10月17日后,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中共终于开始公开报导中俄边境问题。北京媒体报导说,中国外长李肇星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北京签署《中俄关于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加上原有的《中俄东段国界协定》、《中俄西段国界协定》,使4300多公里的中俄边界“问题获得彻底解决”。

这个报导很让人费解,既然宣布签署了“两国边界东段的补充协定”,那么为何“协定”却没有公布过?更奇怪的是《中俄东段国界协定》、《中俄西段国界协定》用 “原有的”一笔带过,到底“原有”到哪一年还是个谜。还有,这四个协定的内容至今没有公布出来,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到什么程度更是个谜。这个谜需要由江泽民来揭谜底。

中共对于海内外追究江泽民出卖1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占98%中俄东段边界的《东段协定》噤若寒蝉,而在2005年突然对于只占2%边界的《东段协定的补充书》大肆炒作,说是《补充书》拿回来了半块黑瞎子岛。其实,这是中共为了掩盖江泽民卖国罪行而应付中国百姓的一个招术。

2005年5月31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盛世良做客新华网,提出一个观点,说是“把以前失去的属于自己的领土要回来了100 多平方公里,这毕竟是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在旧中国,中国从来都是丢失领土,从来没有依法要回来一小块领土,这是第一次。”这是个什么逻辑呢?有人抢了你 1万块钱,你完全有理由都要回来,可有一天,对方还给了你1块钱,你说,“好,那9999块不要了,让大家都要庆祝这1块钱的成功吧”。换了你,你干吗?

更令人愤慨的是,据《南方周末》记者近距离的环岛观察,在划归给中国的西部一部分中,基本上没有什么开发的痕迹,全是湿地以及茂密的青草和低矮树木。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报导中提到,还给中国的土地上,除了干草和鲜鱼,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俄国曾规划将黑瞎子岛分成四个区:生态区、农场区、休闲体育区和住宅区。划给中国的,是他们想作为生态区的那一块,也就是最荒凉的部分。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所所长李传勋说“不管怎么说,要开发黑瞎子岛,还需要时间和充分的论证。”

而俄罗斯得到了什么呢?一位史学家亚历山大-维甚涅夫斯基说:“这些岛屿还真不是俄罗斯的。”但俄远东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普利科夫斯基说,根据两方的协定,所有哈巴罗夫斯克居民在岛上开发和使用过的设施,都留在了俄罗斯境内。

据俄罗斯媒体报导,黑瞎子岛面积300多平方公里,岛上自然资源丰富多样,70%的面积可用做耕地、割草场或者牧场,岛上栖息著珍贵的毛皮兽和水鸟,在黑龙江及其支流以及河滩湖泊中有许多种鱼类,比整个伏尔加河流域的还要多。这里现在已有果菜园15000个左右,有成千上万的市民到这里观光。岛屿每年出产 4000多吨土豆,夏天可喂养1500头牛,年产奶量可达1700吨。岛上有10个农场,几个城中工业企业的旅游基地。在大乌苏里斯基岛上坐落着两个有常住人口的村庄。这些本来都应该属于中国的土地,现在好处却都留到了俄罗斯。

这就是连俄国人都承认应该归还给中国的黑瞎子岛签约事件。拿回一块荒地,把值钱的部份彻底送给俄国,这明明是卖国,中共却把自己打扮成“英雄”。

江泽民卖国的动机,同秦桧卖国求荣如出一辙:其一是力求自保,保自己的间谍历史不被公开;其二是求荣,求得俄罗斯的对自己政治权势的支持。江泽民采取了非常卑鄙的手段。中共同俄罗斯的领土谈判一直在进行,其中的关键是谈判底线的确定。江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另搞一套,把邓小平的调子当幌子,私自确立底线,黑箱作业,搞先下手为强,并尽可能封锁消息,隐藏很深,包括中共内部高层都不知详情。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高层人士,特别是军方高级将领,如迟浩田等了解到部份事实真相后,江泽民就开始耍赖,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把个人的责任与中共存亡捆绑在一起,逼人缄口。这时,面对绝对可以引发全国抗议的政府卖国行为,中共害怕了,维持权力统治成为了他们共同的最高利益,于是2005年6月,在小小的黑瞎子岛得到一点俄罗斯平分让步后,江泽民又立即指示开动国家机器,把相当于所出卖领土万分之一面积的利益,夸大成40年谈判巨大成就,中共也上下大肆炒作,以点盖面,掩盖其真正的卖国行径,欺骗人民,江与中共沆瀣一气、互为利用找到了共同感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