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热钱“出逃”(图)

2013-09-07 14:58 作者: 龙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9月07日讯】资金大规模外流,股市汇市双双下挫。东南亚、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都嗅到了几分危机将至的气息。面对美国QE退市渐行渐近,美国长期国债率走高,有多少资金回流欧美?对中国资本市场乃至宏观经济会有多大冲击?

美国国债走高

“QE退出显示的是长期趋势,这关系到资金外流的节奏与速度。”指着屏幕上一路上扬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张平生如是道。作为长期游走于港深两地对冲基金的操盘手,七八月张平生已看到数十家同行将投资于亚洲的资金撤回美国。

2011/03/15/20110315015827371.jpg

实际上直至9月初,关于量化宽松会否退出,何时退出仍未明确,学术界也对此争议不断。在8月底美国大提顿国家公园召开的全球央行杰克逊霍尔年会上,部分观点认为QE应该尽快退出;但是大多数学者认为时机尚不成熟,美国经济不稳定因素依然,失业率仍居高不下,因此量化宽松短期内不应该退出。

QE退出争议火热,但是资金大规模流出新兴经济体已初现端倪。从5月的高位到6月低位,泰国、菲律宾、印尼股市分别下跌了18.8%、23.3%、16.7%。几乎同一时期,上述三国的货币分别贬值了5.95%、4.43%、2%;同样的情况在印度、巴西等金砖国家中也陆续出现,6月之后的卢布快速贬值。从年初到8月底的统计数据看,卢布累计贬值幅度已经超过15%,以至于印度人纷纷将卢布换成美元或者黄金(1388.50, 15.50, 1.13%)。

资金大规模的异动拨动了市场的神经,业内人士也纷纷将目光瞄向了美国。“一方面因为美国经济向好;另一方面热钱也许尽早进行资金筹措。”张平生简而言之。

数据显示,就在资金流出新兴经济体的5月底6月初,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开始快速上升。5月,该国债收益率波动区间集中在2.01%~2.20%左右。至6月底7月初,已经升到2.5%附近徘徊。随后走势逐渐稳定,国债收益率偶有回落。同期流出新兴经济体的数据有所收敛。

但至8月,美国十年期国债又开始快速蹿升到2.8%附近,甚至一度达到2.9%的两年新高。与之相对应的是资金加快流出。根据新兴投资组合基金研究公司的数据统计,8月15日至8月21日,外资净卖出亚洲股票达15亿美元,其中泰国遭6.3亿美元净卖出。而印度则是连续四周共卖出40亿美元。

拆借资金筹谋回撤

9月3日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高达2.86%,这已回到美国量化宽松政策推行前的利率水平。莫尼塔的研究报告显示,20世纪90年代以来联储紧缩周期,美国长债收益率上行早于短债收益率,而且长债收益率更贴近经济基本面,近期公布的数据均显示美国经济有复苏的迹象。

“以这样的速度发展,很快美国长期国债就会回到3%的区间。”在张平生看来,这会有更多的资金回流美国。《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一些境外对冲基金的基金经理了解到,自从量化宽松政策推行后,欧美许多基金都是通过拆借低成本资金,再投入到新兴经济体中。一旦量化宽松结束,这些“热钱”的融资成本将一再放大。“以我的了解,不少基金拆借的都是短期资金。”张平生表示,欧美的资本市场同样受供需影响,“7月中旬在QE退出风声甚紧之时,欧美的短期融资成本一度上升了近70%”。正因为如此,“热钱”不得不提前做资金上的筹措。

千亿资金流出中国

在资金回流发达国家之时,中国也未能幸免。同样始于6月,当月外汇占款余额较5月减少412.05亿元,为2012年11月以来的首次为负。7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273642.72亿元,又比6月减少了244.74亿元,连续两个月减少。而同期外商直接投资(FDI)却是直线上涨,7月FDI金额为94.08亿美元,同比增长24.13%;而6月增幅同样达到20.12%。以热钱流出的通用公式计算,仅仅这两个月有数千亿元的资金流出中国。

到了8月美国长债快速上涨之时,资金同样加速流出中国。据申银万国的研究数据显示,8月22日至28日,流出中国概念股票资金环比增加163%至7.5亿美元。

“中国出现类似印度、印尼式萎缩的可能性非常小。”张平生言道,上述国家股市汇市大跌,源于经济基本面差强人意。“高通胀、双赤字以及外汇储备不足”是其基本因素。齐鲁证券的研究报告显示,即使这些国家央行加息,结果是“进一步损坏企业的盈利能力”。随着实体经济进一步走弱,资产价格仍存在较大下行压力,这反过来又使得资金流出的速度加快。

长线资金坚守

9月3日,一直不看好中国经济的高盛发布研究报告,将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上调至7.6%。此前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巴克莱、瑞士信托等国际投行也纷纷上调中国经济的预期增速。其逻辑是一直处于颓势的汇丰中国制造业PMI等数据大幅反弹,8月PMI预览值重新回到枯荣线之上。工业增速势头强于预期。“如果9月PMI仍处于7、8月的平均水平,三季度的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可能从一季度的9.1%升至9.7%。”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表示。

高盛认为全球利率的上升,可以帮助抑制中国的国际资金流入,这为收紧中国国内流动性立场提供了更大的空间,而由于国际收支实力较强,中国国内利率的整体上升幅度与其他新兴国家相比较为温和。

基于同样的逻辑,记者采访的一些境外基金经理表示,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流出中国的主要是一些短期资金,甚至可能还包括一些国内的资金。”一位不愿具名的境外基金经理表示,他们在国内的投资集中在房地产以及各类与房地产相关的信托产品。在他看来,中国是有着资本壁垒的国家,进入中国国内的资金会有着较长的财务规划,也不会轻易流出。

在张平生眼中,即使是短期资金也有再度投资中国的可能,“欧美资本市场成本上升,但日本等资本市场还有相当空间。”其表示,前提是中国经济继续向好。申银万国的分析师谢伟玉也表示,“中国经济已经出现好转的迹象,资金仍有望流入中国。”

但市场同样有着不同观点,野村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则认为:“中国短期内可能会有一个经济向好的趋势,但到了四季度经济会下滑,尤其是明年上半年下滑的速度会加快。”其判断的逻辑是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支柱房地产和基建投资的可持续性存疑,而中国的金融风险也并未完全释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