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億熱錢「出逃」(圖)

2013-09-07 14:58 作者: 龍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07日訊】資金大規模外流,股市匯市雙雙下挫。東南亞、巴西、印度等新興經濟體都嗅到了幾分危機將至的氣息。面對美國QE退市漸行漸近,美國長期國債率走高,有多少資金回流歐美?對中國資本市場乃至宏觀經濟會有多大衝擊?

美國國債走高

「QE退出顯示的是長期趨勢,這關係到資金外流的節奏與速度。」指著屏幕上一路上揚的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張平生如是道。作為長期遊走於港深兩地對沖基金的操盤手,七八月張平生已看到數十家同行將投資於亞洲的資金撤回美國。

2011/03/15/20110315015827371.jpg

實際上直至9月初,關於量化寬鬆會否退出,何時退出仍未明確,學術界也對此爭議不斷。在8月底美國大提頓國家公園召開的全球央行傑克遜霍爾年會上,部分觀點認為QE應該盡快退出;但是大多數學者認為時機尚不成熟,美國經濟不穩定因素依然,失業率仍居高不下,因此量化寬鬆短期內不應該退出。

QE退出爭議火熱,但是資金大規模流出新興經濟體已初現端倪。從5月的高位到6月低位,泰國、菲律賓、印尼股市分別下跌了18.8%、23.3%、16.7%。幾乎同一時期,上述三國的貨幣分別貶值了5.95%、4.43%、2%;同樣的情況在印度、巴西等金磚國家中也陸續出現,6月之後的盧布快速貶值。從年初到8月底的統計數據看,盧布累計貶值幅度已經超過15%,以至於印度人紛紛將盧布換成美元或者黃金(1388.50, 15.50, 1.13%)。

資金大規模的異動撥動了市場的神經,業內人士也紛紛將目光瞄向了美國。「一方面因為美國經濟向好;另一方面熱錢也許盡早進行資金籌措。」張平生簡而言之。

數據顯示,就在資金流出新興經濟體的5月底6月初,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始快速上升。5月,該國債收益率波動區間集中在2.01%~2.20%左右。至6月底7月初,已經升到2.5%附近徘徊。隨後走勢逐漸穩定,國債收益率偶有回落。同期流出新興經濟體的數據有所收斂。

但至8月,美國十年期國債又開始快速躥升到2.8%附近,甚至一度達到2.9%的兩年新高。與之相對應的是資金加快流出。根據新興投資組合基金研究公司的數據統計,8月15日至8月21日,外資淨賣出亞洲股票達15億美元,其中泰國遭6.3億美元淨賣出。而印度則是連續四周共賣出40億美元。

拆借資金籌謀回撤

9月3日美國國債收益率已經高達2.86%,這已回到美國量化寬鬆政策推行前的利率水平。莫尼塔的研究報告顯示,20世紀90年代以來聯儲緊縮週期,美國長債收益率上行早於短債收益率,而且長債收益率更貼近經濟基本面,近期公布的數據均顯示美國經濟有復甦的跡象。

「以這樣的速度發展,很快美國長期國債就會回到3%的區間。」在張平生看來,這會有更多的資金回流美國。《中國經營報》記者通過一些境外對沖基金的基金經理瞭解到,自從量化寬鬆政策推行後,歐美許多基金都是通過拆借低成本資金,再投入到新興經濟體中。一旦量化寬鬆結束,這些「熱錢」的融資成本將一再放大。「以我的瞭解,不少基金拆借的都是短期資金。」張平生表示,歐美的資本市場同樣受供需影響,「7月中旬在QE退出風聲甚緊之時,歐美的短期融資成本一度上升了近70%」。正因為如此,「熱錢」不得不提前做資金上的籌措。

千億資金流出中國

在資金回流發達國家之時,中國也未能倖免。同樣始於6月,當月外匯佔款餘額較5月減少412.05億元,為2012年11月以來的首次為負。7月末金融機構外匯佔款餘額為273642.72億元,又比6月減少了244.74億元,連續兩個月減少。而同期外商直接投資(FDI)卻是直線上漲,7月FDI金額為94.08億美元,同比增長24.13%;而6月增幅同樣達到20.12%。以熱錢流出的通用公式計算,僅僅這兩個月有數千億元的資金流出中國。

到了8月美國長債快速上漲之時,資金同樣加速流出中國。據申銀萬國的研究數據顯示,8月22日至28日,流出中國概念股票資金環比增加163%至7.5億美元。

「中國出現類似印度、印尼式萎縮的可能性非常小。」張平生言道,上述國家股市匯市大跌,源於經濟基本面差強人意。「高通脹、雙赤字以及外匯儲備不足」是其基本因素。齊魯證券的研究報告顯示,即使這些國家央行加息,結果是「進一步損壞企業的盈利能力」。隨著實體經濟進一步走弱,資產價格仍存在較大下行壓力,這反過來又使得資金流出的速度加快。

長線資金堅守

9月3日,一直不看好中國經濟的高盛發布研究報告,將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速預期上調至7.6%。此前摩根大通、德意志銀行、巴克萊、瑞士信託等國際投行也紛紛上調中國經濟的預期增速。其邏輯是一直處於頹勢的匯豐中國製造業PMI等數據大幅反彈,8月PMI預覽值重新回到枯榮線之上。工業增速勢頭強於預期。「如果9月PMI仍處於7、8月的平均水平,三季度的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可能從一季度的9.1%升至9.7%。」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表示。

高盛認為全球利率的上升,可以幫助抑制中國的國際資金流入,這為收緊中國國內流動性立場提供了更大的空間,而由於國際收支實力較強,中國國內利率的整體上升幅度與其他新興國家相比較為溫和。

基於同樣的邏輯,記者採訪的一些境外基金經理表示,看好中國經濟的發展前景。「流出中國的主要是一些短期資金,甚至可能還包括一些國內的資金。」一位不願具名的境外基金經理表示,他們在國內的投資集中在房地產以及各類與房地產相關的信託產品。在他看來,中國是有著資本壁壘的國家,進入中國國內的資金會有著較長的財務規劃,也不會輕易流出。

在張平生眼中,即使是短期資金也有再度投資中國的可能,「歐美資本市場成本上升,但日本等資本市場還有相當空間。」其表示,前提是中國經濟繼續向好。申銀萬國的分析師謝偉玉也表示,「中國經濟已經出現好轉的跡象,資金仍有望流入中國。」

但市場同樣有著不同觀點,野村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張智威則認為:「中國短期內可能會有一個經濟向好的趨勢,但到了四季度經濟會下滑,尤其是明年上半年下滑的速度會加快。」其判斷的邏輯是認為中國經濟增長的兩大支柱房地產和基建投資的可持續性存疑,而中國的金融風險也並未完全釋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