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图)

2013-09-09 05:20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9月09日讯】连续五天的薄熙来受审大戏,吸引了海内外媒体的聚焦目光,就中国民众来说,最关心的地区非重庆和大连莫属,而两地的官媒却没有多少新的内容,很难准确评估老百姓真实的反应,不过,据我得到的消息,重庆市长黄奇帆,沙坪坝区委书记李剑铭等薄熙来的一批旧部,不仅看热闹,而且看风向,虽然表面上装作没事,但行动异常,正如热锅上的蚂蚁,惶惶不可终日,开审前,他们高调为薄熙来正名,开审期间,他们分外紧张,结束后却松了一口气,这是为什么原因呢?

2013/09/09/20130909052225115.jpg

笔者每日查看重庆官媒的报道,虽然大都是令人厌倦的大话和套话,与薄时代区别不大,但由于我在体制内工作多年,有一点经验,所以还是看出了不寻常的信息,薄开审前,沙坪坝区区委书记李剑铭和区长方海洋都空前活跃,他们频繁地深入基层,似是体察民情,却在收买人心,骨子里想的问题是,薄熙来走上审判台,重庆民众会不会闹点动静,他们表面上安抚,心里恨不得爆发大规模动乱,希望拥护薄熙来的民众上街游行示威,要挟中南海高层和济南法院放行薄熙来,为了向外界释放薄熙来领导英明的信息,他们利用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忽然高调扫黄,不仅刊发文字,还登出现场照片,其声势阵容前所未有,全国领先,5月10日,一组重庆警方集中扫黄行动现场实拍镜头曝光,8月底,全国“扫黄打非”督导组在重庆海关考察调研,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早有“薄粉”放风,自从薄王倒台,重庆社会治安状况变得比过去差多了,黄奇帆,李剑铭之流是要通过扫黄行动告诉世人,还是薄书记好,你看他一进去,黄赌毒就死灰复燃了,总之,重庆沙坪坝区大举扫黄行动,诡异而神奇,实际上是黄奇帆暗中操控的一次为薄熙来,王立军翻案的总体行动。

那么,黄奇帆本人是如何配合薄的庭审秀的呢?那边李剑铭巧妙地对抗,这边“黄骗子”假装顺从,他又深入基层访贫问苦了,据华龙网报道,8月22日,市长黄奇帆来到沙坪坝区磁器口街道磁正街社区,面对面与群众交流,倾听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帮助解决实际问题。我想,他早不解决,晚不忙乎,为什么薄案开审这一天装孙子,还不是为了迷惑孙政才,仿佛在说,你看我老黄,为国家分忧,担心深深地拥戴薄书记的老百姓闹事,现在,主动地跑到生活第一线去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以免他们看到薄熙来判刑而情绪失控,但黄真的是这样的好人吗?

记者描述说,下午3时,黄奇帆来到位于千年古镇磁器口核心区域的磁正街社区,尽管天气炎热,但街上游客仍然络绎不绝。信步走进老重庆画坊,黄奇帆仔细了解店铺经营情况。店里卖的是以重庆吊脚楼图案为主题的各种画作,很有老重庆味道。指着墙上的一幅画,黄奇帆问,创作这样一幅画要花多少时间?店主回答说差不多一天。这幅画卖多少钱?答曰5000元。黄奇帆笑着说,那这里一年收入相当可观喽。店主也笑着说,一年收入有好几十万。店主介绍,目前重庆在全国画坛上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画风派别,他正努力通过自己的创作,希望形成渝派画。

乍一听,这些对话有点道理,可是仔细想想,有点不对劲,一张画5000元,这只是标价,或者叫卖主喊价,在一个以农民为主,贫困人口占绝大多数的重庆市,比较有名的画家,也很难轻松地卖出这样的好价钱,我不知道是谁的画,是油画还是水墨画或者工艺品,黄奇帆大概以为还是2011年11月10日,李岚清在山城搞《我为大师画速描》画展吧,他卖撰刻和书画作品,盛况空前,假如当年没有薄熙来拉一帮国企老板捧场,就他那两笔虾爬子字,还能成交?黄奇帆没看到画商最后交易结果,就相信了其夸张虚构的说辞,得出一年收入几十万的结论,一听就是假的。笔者有许多书画界的朋友,他们经常来多伦多做客,除了几个全国有点名气的大家,大多数人告诉我,现在他们的作品成交非常困难,一幅画能卖上三千两千就不错了,有的千里迢迢来见我,就是想叫我在他们的画上写几个字,因为经济不景气,他们找我这样的“打薄专业户”配字,还有卖点,可见,国内书画市场并非那么乐观。看来,薄熙来把忽悠人的本领传给黄奇帆,黄市长用此证明重庆国民富裕,然后再去忽悠孙政才和上级。

据重庆媒体人士披露,孙政才心里好像也有数,8月23日,他召集常委们专题研究学习习近平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接着又召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查摆四风方面的问题,中央第11督导组组长黄小晶,副组长王莉莉及督导组全体成员参加,报道说市政府副市长列席会议,如此重要的场合,却名单里却没有黄奇帆的名字,不知道是他有意受命下派,还是已经失宠,要“休假式治疗”了,从庭审看到的证词里,有阿黄的尊姓大名,他已经把主子薄熙来出卖了,怪不得薄熙来腰都弯了,背也驼了,黄成了“不倒翁”,不过,薄熙来也别急,只要不判死刑,立即执行,把命保住了,慢慢地熬吧,说不定日后还有戏呢。

总之,不论如何,成为“薄粉”的重庆官员,心里是不会服的,这倒不是薄有领导的天才和凝聚力,而是经济利益使然,较之中共其他高官,薄更知道下级所爱所为,爱钱爱到极致,不在乎什么手段,仅几年唱红打黑,抓捕民企老板,就掠夺了2000亿,而只有少得可怜的数目入了国库,大都任由部下蚕食了,这像一块“大蛋糕”,薄熙来强调分配而不是制做,他抢“大块”的,王立军抢“中块”的,公检法领域里的“虾米”们抢剩下的最小的,由于整体“抢钱运动”规模庞大,小干警也发了大财,他们徇私枉法,背靠大树,无所不用其极,所以,270多个专案组,几乎每个人都装慢了腰包,实在拿不到大钱的,顺手牵羊地偷点罚没品也不错,当然,他们都怀念薄熙来。

重庆新闻界消息人士披露,薄熙来滥用职权罪行不包括“打黑”,在庭审理无人提及,黄奇帆,李剑铭感到背上的包袱卸了,故胆子又大了。8月19日,受到鼓舞的重庆沙坪坝公安局副局长刘克勤,专门召集一次会议,对众人说,李俊的俊峰企业集团,还敢起诉公安局,不要以为公章还给你们就没事了,一切都没完呢,你们还有很多问题还要查,李俊还在被通缉,你们还是黑社,还是要狠狠地打。一句话在重庆民企引起轩然大波,有人说,薄熙来的幽灵又回来了,虽然重庆的领导换了,但还得靠原来的公检法维护社会稳定,过去薄王搞得冤假错案一件也别想平反。

那么,真的薄熙来被定罪判刑了,他起诉书中指控之外的人和事,既使民冤很深也不追究了吗?笔者认为,一切要看薄熙来的判决结果而定,无疑地,按照其罪行和相应的法律条款,单是500万的贪污罪就够杀头的,但中国还做不到司法独立,审判公平,结果不好预测,假如把他处死,黄奇帆,李剑铭,刘克勤之流就可能不再引起上面的警惕和担忧,反之,薄熙来不死而入狱,此后就成了极左势力的精神领袖,一有风吹草动,就成为动乱的核心,为了牢牢地操控权力,中南海高层可能就要斩草除根,因为他们深知,等到薄熙来卷土重来之时就晚了,所以,一听说薄因“翻供”激怒领导层而将被重判,出于自私本性和矛盾心理,黄奇帆还是乐了。

2013年8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