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澳洲人为什么抛弃“中国通”(图)

2013-09-11 04:59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1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陆克文
陆克文败选(看中国配图/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3年09月11日讯】9月7号,在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澳大利亚反对党大获全胜,现任自由党领导人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以绝对的优势击败工党领袖、现总理陆克文。据悉,本次澳洲联邦大选,澳洲的经济、碳税以及难民等问题都是这次大选的关键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著名旅美政论家、国际问题专家曹长青先生。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请曹长青先生就工党陆克文败选的原因发表他的看法。

记者:曹先生,您好!这次在澳洲选举中执政的工党大败,保守派联盟上台,根本原因在哪里?

曹长青:根本原因是左翼工党的政策不得人心,工党推行高税收、大政府、高福利等政策,导致澳洲的经济越来越不好,澳洲人的收入水平在下降,澳洲的失业率在攀高,外债和赤字在增高,澳洲人民怨声载道,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结果用选票把陆克文们狠狠地修理了一下,从而结束了工党的六年执政。

记者:有人认为,工党增加碳排物的税收是个导火索,从而导致工党下台,你认为是这样吗?

曹长青:陆克文上台后,推行国家救市的大政府政策,很快把上届保守派霍华德政府留下的200亿财政盈余花光了,而且还出现300多亿的赤字。债台高筑,财政没法运转,陆克文们就动大企业的主意,对澳洲的经济支柱性质的矿业增收高达40%的矿业税,这导致天怨人怒。因为对大企业增收这么高的税,导致企业不再有更多盈余扩大再生产,无法扩大招工,自然就不会增加就业,失业率就会增高。

左派工党的这种政策等于是“杀鸡取蛋”,你把鸡都杀完了,哪还有蛋了? 把“鸡”(企业)都吓死了,胆战心惊,最后是“鸡飞蛋打”,商业生机和活力都没有了,反商的政府都是毁灭经济的。

所以新任澳洲总理阿伯特在胜选感言时就强调,他上任后首先要做的是,取消陆克文政府对碳业的高税收,说明不仅是两党的重要分歧之一,也是工党败选的关键之一。

记者:有人认为,这次工党败选,很大程度传递出,澳洲选民对霍华德时代的怀旧,希望澳洲重新强大?

曹长青:当然澳洲选民可能有这种心理。因为保守派的霍华德政府连续执政了四届11年多,创造了强大繁荣的澳洲。澳洲人的生活水平原在世界排名第18,在霍华德执政下,被提前到全球第8名。当时澳洲不仅没有赤字,霍华德卸任时还留下200多亿盈余。澳洲的通货膨胀率也一直被控制在2-3%左右,失业率一直在5%以下,而在1992年左派工党执政时,澳洲失业率最高达到11%。

结果陆克文取代了霍华德之后,工党的政策是由霍华德的资本主义改为走社会主义,结果整个澳洲的经济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糟糕,老百姓无法忍受了,所以才有这次工党一下子在众议院丢掉20席,而保守派联盟的席位可能增加到97席,在150席的国会中,保守派占有绝对多数的局面。

记者:除了碳业增税的争执之外,澳洲两党还对非法移民问题分歧很大,这也是选民非常关注的,这次工党大败,是不是意味着更多选民倾向保守派联盟的非法移民紧缩政策?

曹长青:当然是这样。大量非法船民进入澳洲,这是任何国家都不可承受的之重!工党强调人道主义立场,可是澳大利亚是个法治的国家,法治,就是要依法办事,任何人进入澳洲,都应该是合法进入并守法。如果今天以人道理由同意进来一船难民,明天就会来十船,允许来十船,然后就会是一百船,这是没完的。伊朗和太平洋一些国家的船民就这样一船船地进入澳洲,不用别的,就是这个非法移民,就把澳洲压沉了。

虽然澳洲幅员广阔,国土面积接近美国,人口却只有台湾那么多,但澳洲的经济能力是有限的,哪个国家也没有能力承受没完没了的船民难民涌入。所以保守派联盟的政策主张是理性的,法治的,尊重常识和现实的。而工党只会唱道德高调,来了这么多难民船民,怎么解决,对澳洲的严重影响后果怎么应对,全都没有对策,只是一味地增税,就像我上面所说的,把企业的鸡都杀了,蛋取光了,然后怎么办?

所以一般左派政党都被称为“乌托邦主义党”,他们只能纸上谈兵,无法具体解决问题。哪里的左派都搞不好经济,因为他们热衷国家主义,国营主义,政府干预(经济),当然最后一定是灾难。

记者:工党和保守派联盟在福利问题上也有很大分歧,这对选举有什么影响?

曹长青:当然有影响。工党的扩大福利政策,说白了,就是养懒汉政策。在澳洲这样的民主国家,除了需要照顾的老弱病残之外,绝大多数人,都有一定工作能力,都应该自食其力,而不应该躺在国家福利上,吃别人的税款。其实按照人性的弱点,你有福利的空子,他就会去钻,想法吃福利。结果工党政府用对大企业增收巨额碳业税等,把商机和生机“收”走了,而且用对中产阶级的高税收,把真正工作在第一线的勤劳致富者的财富也“收”走了。中产阶级在澳洲是最倒霉的阶层,因为大富人被高税收,他不那么在乎,他挣100万,你收走40%,他还剩60万呢。而穷人,领福利的人,根本就不用缴税,你高税收还是减税,跟他没关系。像在美国,47%的人(穷人等)不用交税。最苦的是中产阶级,事先就被公司在薪水中把税扣掉了,一点税也逃不掉,活活被宰。在美国不交税要坐牢的,在澳洲可能也会这样。中产阶级被高税收之后,大众消费能力降低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就不会好转,因为大众消费在澳洲还是美国,都占很高的比例,在美国大众消费占整个国民生产总值(GDP)的70%!所以这次工党被淘汰,跟它的高税收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而且左派工党的福利政策,以及对非法移民的宽松政策等等,表面是发善心,其实背后有选票的考量在内,因为那些领福利卷的,多是工党的票源。我给你福利卷,你给我选票,等于变相“买票”。包括那些非法移民进来,后来变成合法公民了,多数也成为工党的支持者。所以左派说的什么照顾穷人呵,其实不仅很多是照顾懒人,照顾不劳而获者,抢劫勤劳致富者的财产,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在“选票上投资”,这跟美国的左派民主党的战略思路是一样的。

记者:距离大选三个月,工党临时换将,吉拉德被赶下台,换上陆克文,这是不是工党败选的一个重要原因?

曹长青:当然是。临场换将,是兵家大忌,更是选举的不祥之兆。但所以工党临时换将,就是因为明显感觉到了,如果是吉拉德领导工党,将会比现在输得更惨。虽然陆克文回锅,但是澳洲选民已对工党的丑陋内斗深恶痛绝,可以说是非常厌倦和厌恶。那个吉拉德可以说是澳洲历史,甚至可能是西方民主国家历史上,最坏的女政客。她是陆克文提拔任命的副手,居然动了邪门心眼,背后阴谋策划,用突然袭击方式,把顶头上司陆克文干掉了,然后她取而代之,这在哪种文化中,都是难以被人接受的,因为这种手段太卑劣。

而且这个女人又非常无能,完全是个“二手货”(secondhand),比陆克文好像还左倾。所以工党的选情简直是到了悬崖边,工党大佬们急了,才临时又用政治密室手段,把吉拉德干掉了。但陆克文回锅却根本没有回天之力,而且他的左翼政策跟吉拉德大同小异,他也不敢“大异”,如有根本性改变,那些工党大佬们也不会饶了他。所以陆克文们的最后失败结局就注定了。

吉拉德跟陆克文的政治情仇,是西方民主国家中罕见的,那么戏剧性,那么丑陋不堪,那么让选民厌恶。所以这次工党败选,是陆克文和吉拉德的“联手失败”,尤其是吉拉德,她将作为一个最令人恶心的政客形像,名留澳洲历史。什么澳洲的第一个女总理等,都是假的,因为是她抢来的,而不是凭真本事赢得的。

记者:在澳洲,很多华人支持陆克文,因为他会说中文,华人感觉很亲切。在大选投票前一天,陆克文还特意发微博,呼吁华人投他一票,大打“华裔牌”。你怎么看这个现像?

曹长青:很多华人因为陆克文会说中文而支持他,这是个错误的思路。看一个人,尤其政治人物,不能看他会不会说中文,而应看他是不是关注中国的人权,是不是推动中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你看美国的前总统乔治.布什一句中文都不会,但他在白宫接见中国异议人士,发出支持中国民主的信号;他到北京访问时,特意去教堂,传递支持宗教自由的信息。他一句中文也不会啊。陆克文会中文,但他不是着眼中国的人权,而是去跟中共高层拉关系。他访问中国,从没去看望任何一个异议人士家属;他当了澳洲总理,也没有公开正式接见过中国异议人士,发出对中国恶劣人权现状的批评之声。他是一个政治滑头。

而且陆克文当年学中文,也不是什么热爱中国呵等等,而是找工作的一个手段,他早年在台湾学的中文,是为了自己的职业(他要当外交官),为自己谋生考虑的,跟什么热爱中国文化没多大关系。

而且从这次投票来看,很多华人没有投给陆克文,说明他们是按理念投票,而不是按语言投票。华人的民主理念强了,更认同西方保守派的小政府、大社会,个人对自己负责(而不是躺在福利上吃别人的税款),自我奋斗,减税(保护个人权利和自由)等个体主义价值(而不是左派工党们的社会主义大锅饭),才可能更融入西方社会,并成为遏阻社会主义的一支力量。其实华人的价值观(重视子女教育,勤奋工作,重视家庭价值,崇尚道德观念等)是更接近保守派的,所以从这个角度,只要华人放弃少数族裔的所谓受害者心态、弱者心态,更可能成为强势群体,并成为澳洲的保守主义价值的捍卫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