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澳洲人為什麼拋棄「中國通」(圖)

2013-09-11 04:59 作者: 曹長青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陸克文
陸克文敗選(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3年09月11日訊】9月7號,在澳大利亞聯邦大選中,澳大利亞反對黨大獲全勝,現任自由黨領導人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以絕對的優勢擊敗工黨領袖、現總理陸克文。據悉,本次澳洲聯邦大選,澳洲的經濟、碳稅以及難民等問題都是這次大選的關鍵議題。記者就此採訪了著名旅美政論家、國際問題專家曹長青先生。在今天的節目裡,我們就請曹長青先生就工黨陸克文敗選的原因發表他的看法。

記者:曹先生,您好!這次在澳洲選舉中執政的工黨大敗,保守派聯盟上臺,根本原因在哪裡?

曹長青:根本原因是左翼工黨的政策不得人心,工黨推行高稅收、大政府、高福利等政策,導致澳洲的經濟越來越不好,澳洲人的收入水平在下降,澳洲的失業率在攀高,外債和赤字在增高,澳洲人民怨聲載道,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結果用選票把陸克文們狠狠地修理了一下,從而結束了工黨的六年執政。

記者:有人認為,工黨增加碳排物的稅收是個導火索,從而導致工黨下臺,你認為是這樣嗎?

曹長青:陸克文上臺後,推行國家救市的大政府政策,很快把上屆保守派霍華德政府留下的200億財政盈餘花光了,而且還出現300多億的赤字。債臺高筑,財政沒法運轉,陸克文們就動大企業的主意,對澳洲的經濟支柱性質的礦業增收高達40%的礦業稅,這導致天怨人怒。因為對大企業增收這麼高的稅,導致企業不再有更多盈餘擴大再生產,無法擴大招工,自然就不會增加就業,失業率就會增高。

左派工黨的這種政策等於是「殺雞取蛋」,你把雞都殺完了,哪還有蛋了? 把「雞」(企業)都嚇死了,膽戰心驚,最後是「雞飛蛋打」,商業生機和活力都沒有了,反商的政府都是毀滅經濟的。

所以新任澳洲總理阿伯特在勝選感言時就強調,他上任後首先要做的是,取消陸克文政府對碳業的高稅收,說明不僅是兩黨的重要分歧之一,也是工黨敗選的關鍵之一。

記者:有人認為,這次工黨敗選,很大程度傳遞出,澳洲選民對霍華德時代的懷舊,希望澳洲重新強大?

曹長青:當然澳洲選民可能有這種心理。因為保守派的霍華德政府連續執政了四屆11年多,創造了強大繁榮的澳洲。澳洲人的生活水平原在世界排名第18,在霍華德執政下,被提前到全球第8名。當時澳洲不僅沒有赤字,霍華德卸任時還留下200多億盈餘。澳洲的通貨膨脹率也一直被控制在2-3%左右,失業率一直在5%以下,而在1992年左派工黨執政時,澳洲失業率最高達到11%。

結果陸克文取代了霍華德之後,工黨的政策是由霍華德的資本主義改為走社會主義,結果整個澳洲的經濟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加糟糕,老百姓無法忍受了,所以才有這次工黨一下子在眾議院丟掉20席,而保守派聯盟的席位可能增加到97席,在150席的國會中,保守派佔有絕對多數的局面。

記者:除了碳業增稅的爭執之外,澳洲兩黨還對非法移民問題分歧很大,這也是選民非常關注的,這次工黨大敗,是不是意味著更多選民傾向保守派聯盟的非法移民緊縮政策?

曹長青:當然是這樣。大量非法船民進入澳洲,這是任何國家都不可承受的之重!工黨強調人道主義立場,可是澳大利亞是個法治的國家,法治,就是要依法辦事,任何人進入澳洲,都應該是合法進入並守法。如果今天以人道理由同意進來一船難民,明天就會來十船,允許來十船,然後就會是一百船,這是沒完的。伊朗和太平洋一些國家的船民就這樣一船船地進入澳洲,不用別的,就是這個非法移民,就把澳洲壓沉了。

雖然澳洲幅員廣闊,國土面積接近美國,人口卻只有臺灣那麼多,但澳洲的經濟能力是有限的,哪個國家也沒有能力承受沒完沒了的船民難民湧入。所以保守派聯盟的政策主張是理性的,法治的,尊重常識和現實的。而工黨只會唱道德高調,來了這麼多難民船民,怎麼解決,對澳洲的嚴重影響後果怎麼應對,全都沒有對策,只是一味地增稅,就像我上面所說的,把企業的雞都殺了,蛋取光了,然後怎麼辦?

所以一般左派政黨都被稱為「烏托邦主義黨」,他們只能紙上談兵,無法具體解決問題。哪裡的左派都搞不好經濟,因為他們熱衷國家主義,國營主義,政府干預(經濟),當然最後一定是災難。

記者:工黨和保守派聯盟在福利問題上也有很大分歧,這對選舉有什麼影響?

曹長青:當然有影響。工黨的擴大福利政策,說白了,就是養懶漢政策。在澳洲這樣的民主國家,除了需要照顧的老弱病殘之外,絕大多數人,都有一定工作能力,都應該自食其力,而不應該躺在國家福利上,吃別人的稅款。其實按照人性的弱點,你有福利的空子,他就會去鑽,想法吃福利。結果工黨政府用對大企業增收巨額碳業稅等,把商機和生機「收」走了,而且用對中產階級的高稅收,把真正工作在第一線的勤勞致富者的財富也「收」走了。中產階級在澳洲是最倒霉的階層,因為大富人被高稅收,他不那麼在乎,他掙100萬,你收走40%,他還剩60萬呢。而窮人,領福利的人,根本就不用繳稅,你高稅收還是減稅,跟他沒關係。像在美國,47%的人(窮人等)不用交稅。最苦的是中產階級,事先就被公司在薪水中把稅扣掉了,一點稅也逃不掉,活活被宰。在美國不交稅要坐牢的,在澳洲可能也會這樣。中產階級被高稅收之後,大眾消費能力降低了,整個國家的經濟就不會好轉,因為大眾消費在澳洲還是美國,都佔很高的比例,在美國大眾消費佔整個國民生產總值(GDP)的70%!所以這次工黨被淘汰,跟它的高稅收政策有直接的關係。

而且左派工黨的福利政策,以及對非法移民的寬鬆政策等等,表面是發善心,其實背後有選票的考量在內,因為那些領福利卷的,多是工黨的票源。我給你福利卷,你給我選票,等於變相「買票」。包括那些非法移民進來,後來變成合法公民了,多數也成為工黨的支持者。所以左派說的什麼照顧窮人呵,其實不僅很多是照顧懶人,照顧不勞而獲者,搶劫勤勞致富者的財產,從某種意義上說,也是在「選票上投資」,這跟美國的左派民主黨的戰略思路是一樣的。

記者:距離大選三個月,工黨臨時換將,吉拉德被趕下臺,換上陸克文,這是不是工黨敗選的一個重要原因?

曹長青:當然是。臨場換將,是兵家大忌,更是選舉的不祥之兆。但所以工黨臨時換將,就是因為明顯感覺到了,如果是吉拉德領導工黨,將會比現在輸得更慘。雖然陸克文回鍋,但是澳洲選民已對工黨的醜陋內鬥深惡痛絕,可以說是非常厭倦和厭惡。那個吉拉德可以說是澳洲歷史,甚至可能是西方民主國家歷史上,最壞的女政客。她是陸克文提拔任命的副手,居然動了邪門心眼,背後陰謀策劃,用突然襲擊方式,把頂頭上司陸克文幹掉了,然後她取而代之,這在哪種文化中,都是難以被人接受的,因為這種手段太卑劣。

而且這個女人又非常無能,完全是個「二手貨」(secondhand),比陸克文好像還左傾。所以工黨的選情簡直是到了懸崖邊,工黨大佬們急了,才臨時又用政治密室手段,把吉拉德幹掉了。但陸克文回鍋卻根本沒有回天之力,而且他的左翼政策跟吉拉德大同小異,他也不敢「大異」,如有根本性改變,那些工黨大佬們也不會饒了他。所以陸克文們的最後失敗結局就注定了。

吉拉德跟陸克文的政治情仇,是西方民主國家中罕見的,那麼戲劇性,那麼醜陋不堪,那麼讓選民厭惡。所以這次工黨敗選,是陸克文和吉拉德的「聯手失敗」,尤其是吉拉德,她將作為一個最令人噁心的政客形象,名留澳洲歷史。什麼澳洲的第一個女總理等,都是假的,因為是她搶來的,而不是憑真本事贏得的。

記者:在澳洲,很多華人支持陸克文,因為他會說中文,華人感覺很親切。在大選投票前一天,陸克文還特意發微博,呼籲華人投他一票,大打「華裔牌」。你怎麼看這個現象?

曹長青:很多華人因為陸克文會說中文而支持他,這是個錯誤的思路。看一個人,尤其政治人物,不能看他會不會說中文,而應看他是不是關注中國的人權,是不是推動中國成為一個民主國家。你看美國的前總統喬治.布希一句中文都不會,但他在白宮接見中國異議人士,發出支持中國民主的信號;他到北京訪問時,特意去教堂,傳遞支持宗教自由的信息。他一句中文也不會啊。陸克文會中文,但他不是著眼中國的人權,而是去跟中共高層拉關係。他訪問中國,從沒去看望任何一個異議人士家屬;他當了澳洲總理,也沒有公開正式接見過中國異議人士,發出對中國惡劣人權現狀的批評之聲。他是一個政治滑頭。

而且陸克文當年學中文,也不是什麼熱愛中國呵等等,而是找工作的一個手段,他早年在臺灣學的中文,是為了自己的職業(他要當外交官),為自己謀生考慮的,跟什麼熱愛中國文化沒多大關係。

而且從這次投票來看,很多華人沒有投給陸克文,說明他們是按理念投票,而不是按語言投票。華人的民主理念強了,更認同西方保守派的小政府、大社會,個人對自己負責(而不是躺在福利上吃別人的稅款),自我奮鬥,減稅(保護個人權利和自由)等個體主義價值(而不是左派工黨們的社會主義大鍋飯),才可能更融入西方社會,並成為遏阻社會主義的一支力量。其實華人的價值觀(重視子女教育,勤奮工作,重視家庭價值,崇尚道德觀念等)是更接近保守派的,所以從這個角度,只要華人放棄少數族裔的所謂受害者心態、弱者心態,更可能成為強勢群體,並成為澳洲的保守主義價值的捍衛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