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 可怕的朝鲜大饥荒(图)


可怕的朝鲜大饥荒
朝鲜大饥荒不断,画饼充饥的宣传画。

【看中国2013年09月19日讯】2001年4月我去日本出差时在日本书店看到了刚刚出版的日文版黄长烨回忆录,便马上买下,该书由日本著名的文艺春秋出版社于2001年4月10日出版。书名叫《向金正日宣战书:黄长烨回忆录》,回来后翻了几页便放下了,这一放就是7年。今年5月10日-13日去朝鲜旅游回来后重新勾起了我读书的欲望,这几天正在读。

提起黄长烨可能30岁以下的人没有任何印象,实际上他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1997年2月12日上午,正在中国访问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书记黄长烨和他的助手金德弘二人逃入北京的韩国大使馆,申请政治避难。经多方协商,最后黄长烨经第三国去韩国,3月18日黄长烨离开北京去了菲律宾,一个月后来到了韩国。下面是黄长烨的简历:

黄长烨,1923年生于朝鲜平安南道,曾在日本中央大学就读,1949年去莫斯科综合大学留学。很快成为朝鲜的理论专家,1965年,年仅42岁就被金日成任命为金日成综合大学总长。1972-1983年连任三届最高人们会议议长(相当于我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现担任该职务的是金永南),1980年起担任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局书记,主管意识形态工作,是“主体思想”的主要执笔者(黄在自传中称自己是主体思想的创立者)。是朝鲜在金日成死后仅次于金正日的第二号人物。

逃亡到韩国后,他写了自己的回忆录,披露了大量北朝鲜的内幕,尤其他说到朝鲜从1995年开始的饥荒的惨状,更是令人震惊。现我将日文版的该部分内容翻译如下,译文的内容在原书的349-352页。我的译文完全忠实于原文。

进入秋天(译者注:指1996年秋天)国家经济日趋恶化,人民陷入了苦难和不幸的悲惨处境。秘书们将汇集起来的1996年度的谷物产量综合统计后只有210万吨。这还没有把因为夏天已经断粮,提前收割并已经消费了的玉米的产量剔除出去。210万吨的粮食连军粮都不够。

按此推算,到年底军粮就要告罄,尽管农民手头也没有余粮,仍规定每人必须无条件上缴3个月定量的粮食作为军粮。连我们这些秘书们也都要到市场上去每人购买200公斤的粮食交给军队。

随着粮荒的加剧人们大量饿死。即使在平壤稍微离开市中心的地方就可看到成群结队的饿得只剩骨头的人们背着背囊,为找粮食涌向郊外的黑市,黑压压把通往黑市的道路完全淹没。山脚下到处是拔草的人,有水的地方捕捞贝类抓鱼的人们络绎不绝。

尽管如此,和外地比起来平壤仍是天堂。据到外地出差的同志们的讲,每个火车站里快饿死的孩子都是一片片的,在海边挖贝类的人实在太多,近海一带连幼贝都被挖光,到深处挖贝壳的人们一个大浪涌来,瞬间几百人就被卷走淹死了。

家里父母实在没有东西给孩子们吃,把孩子赶出去要饭的事情比比皆是。我的三女儿家和我家离得很近,有一天她听到有人敲门,出去一看是两个幼小的儿童伸着乌黑的小手喊着“给我点饭吃吧”。女儿让他们进来先洗干净手,问他们从哪来的。

“我的爸爸妈妈已经饿得在床上起不来了,他们让我们俩自己去外面要饭活下去,我们是从南浦走着来的”(读到这里,我禁不住泪水长流译者)

听到女儿的这番话后,我赶紧让金德弘去找负责向金正日汇报饿死者统计数的组织部的干部,把详细内容做了调查。

“据组织部的干部讲,95年包括党员在内有50万人饿死。96年到目前的11月中旬为止已经有100万人饿死了。”

金德弘一边告诉我这些,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金正日是个不可饶恕的人。军需工业部的担当秘书也告诉过我类似的话,他说军需工厂的工人约有五十万,其中仅仅是技术水平最高象宝贝一样的技术工人在95年就有2000人饿死。此外有半数以上的工人因饥饿没法走到上班的地方,只能在家中躺着。

朝鲜的统治者把这种情况宣传为是由于自然灾害造成的,如果是自然灾害的话为什么工业陷入瘫痪状态?我想这种旷古未闻的民生之苦正是领袖绝对主义的产物,金正日的个人独裁把国家的生活毁灭到了这种程度。看到人民大批饿死的惨状,我更加切实地体会到这种领袖绝对主义正是彻底的利己主义。

金正日对于百姓大批饿死,在寒冷中瑟瑟发抖的惨状仿佛浑然不知,把精力都放在保存金日成遗体宫殿的装潢上,毫不吝惜地把巨额资金和贵重材料投进去。而且不断驱使已经被无休无止的痛苦和疲劳折磨得疲惫不堪的人民去为了宣扬金氏父子个人崇拜而兴建的建筑工地上劳作。粗略计算即使只把花费在保存金日成遗体的宫殿装潢上的资金节约三分之一,就足够购买200万吨玉米。有了这200万吨玉米马上就可以把饿死人的粮食问题解决了。

1996年夏天发生的造草地运动可以如实地反映金正日如何对人民的生活毫不关心。

当时朝鲜驻瑞士大使报告说在瑞士人不给牛羊吃饲料只让牛羊吃草就可以把牛羊养好。并提议学习这种经验。

金正日指示秘书们按照驻瑞士大使的提议去开展工作。我觉得能说出这种笑掉大牙的话的驻瑞士大使根本不值一提,对那些高呼金正日的指示无比贤明的秘书们也觉得他们神经不正常。

当前的情况下我们理应发动人民在每一寸可耕种的土地上都种上哪怕一棵玉米。在粮食都没有的情况下却要开展什么让老百姓吃上肉的全民造草地运动,再想不出比这更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了。

这让我不由想起法国王后说的没面包可以吃点心嘛,还有俄罗斯沙皇在听到因饥荒有百姓饿死的报告后说的:“他们为什么不吃蜂蜜?”

我无论如何也不赞成全民造草地运动,便提议先进行试点,积累了经验后再全面推广。但是其他的秘书们却主张说这是伟大将军的指示,应该马上在每个道指导造草地运动。我没有办法只能接受利用我外交秘书的职位通过各国大使馆要求提供草种子的任务。

以上是黄长烨回忆录的译文。在读本书前,我是知道朝鲜发生了严重饥荒,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在朝鲜旅游时导游也讲过这段历史,他说在最严重的时候平壤市民每天的粮食定量是50克!也就是1两。他也说到有很多人饿死了。可当我看到黄长烨的回忆录的记载时,仍然被这恐怖的景象震惊坏了。在韩国黄长烨说在95-98年期间朝鲜饿死了350万人。本书最后附有日文版译者荻原辽对黄长烨采访的记录,内中详细解释了350万的数字是如何来的。按黄长烨的身份,他说的数字应是十分可信的。350万!仅仅是4年间。要知道朝鲜的人口只有2200万人,350万就是七分之一的人口啊!而这只是到1998年年底的数字。据朝鲜的导游讲朝鲜的饥荒从1995年一直持续到2000年前后。在20世纪末期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有这么多人被活活饿死!

在朝鲜把350万人饿死的惨剧并不被称为饥荒,而是套用当年金日成在中朝边境打游击时为躲避日军追剿进行的所谓“艰难行军”的典故,把饥荒称作“艰难行军时期”。我们国家同样经历过1960年的大饥荒,后来一直称作:“三年自然灾害”。这都是逃避责任的称呼。是国家的耻辱!只是我国还有刘少奇敢于说“三年自然灾害”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话。朝鲜呢?领导人民经受住了“艰难行军时期’的考验,无疑又成了这位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将军的伟大功绩了!夫复何言!

最后在给大家讲讲我在朝鲜看到的独特的风景:

我在朝鲜没见到过一条狗、一只猫。

我在朝鲜见到的所有的牛都是骨瘦如柴,从未见过这么瘦的牛。

朝鲜人都特别爱蹲着,到处都可以看到蹲在地上的人。就连身穿制服的警察也不管什么警容警貌照样蹲在地上。不知是不是艰难行军时期养成的节省体力的好习惯。

在朝鲜我没见到一个胖男人。

在朝鲜除了参观彰德小学时看到和蔼可亲的女校长有些胖外,再未见到一个胖的女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