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哪里还有净土?移民后的回国之旅大失所望〈上〉


【看中国2013年09月21日讯】中国哪里还有“净土”?(上)

导读:我们这些举家迁移,移民加国人士往往会对家乡魂牵梦绕,那儿时玩伴,在那里长大的胡同小巷和那熟悉的家乡氛围……但重返家乡之旅往往会让你面对残酷的现实。云水曾回归故里,对中国旅游景点进行参访,但其所见所闻却不仅打破了他甜美的家乡梦,并令其大失所望:无止境的物欲不仅令污染了中国的净水和净土,还令中国社会的道德沦丧,社会文明底线消失。

Many of us who uprooted our family and immigrated to Canada often dream of homeland experiences– the childhood friends, the alleys where we grew up and the familiar hometown atmosphere… But a homeland revisit can be a tough reality check. As YunShou traveled to several tourist attractions in China, he discovered the staggering changes that broke his hometown obsession –- the ever growing materialism has not only destroyed the quality of water and air, but also polluted the society’s ethical and moral landscape.

中国还有“净土”吗?看了本文,你会觉得这并非是个危言耸听的问题。

狭义的净土指的是一片未被污染的土壤,是人们想象中的“伊甸园”。那里鸟语花香、土地肥沃、植物茂盛、泉水甘冽,人和动物都在这里怡然自得地生长和繁衍。可中国的现实是这样吗?因为我们对物质生活的奢求,向大自然过度地索取,导致大山被噼开,植被遭撕裂;无数的工厂建起来了,浊水污染了河流和土地;高耸的烟囱日夜不停地向天空排放着毒气,导致天空雾霾和空气污染。

当这种现象在中国经济发达的东部出现后,东部地区的人们不满意了。但是,我们突然“聪明”地发现,可以向西部大开发。于是,原来东部的污染产业逐年转移到不发达的西部,原来东部的污染“悲剧”在西部重新上演一遍。就在不久前,中国环境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工业奇迹” ——污染中的腾格里沙漠,它报道了一些东部以小化工厂为主的落后产业被转移到了离中卫市不远的腾格里沙漠。

当地官员为了自己的政绩着想,也就是GDP,将这些东部淘汰的落后企业引进到了本来生态环境十分脆弱的沙漠地区。同时,一些缺乏社会责任感的黑心业主,“聪明”地创造了污水“自然暴晒法”,也就是在沙漠里简单地挖一个池子,将工业废水排放在里面,通过沙漠地区的高温蒸发达到处理污水的目的。呜唿!中国人就是聪明,这么简单的方法怎么西方人就想不到呢?通过阳光的暴晒,水分是被蒸发了,可有害物质全都通过沙漠渗透到地下,将整个地下水系统都污染了,给本就脆弱的沙漠地区的生态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

用不了多久,昔日的沙漠绿洲将不复存在,中国人“自宫”的悲剧将再次上演。我们在污染完东部之后再开始污染西部,而西部是黄河、长江的发源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最后一片净土,一旦被我们这代人给毁坏了,我们的子孙们到哪里去生存呢?

从广义上说,“净土”也代表社会生态环境和人文环境,它应该包含一切涉及到人类生存的因素,包括社会制度、文化、教育、人的行为、观念、价值取向和道德规范。我们中华民族自古就有崇尚尊老爱幼、诚实守信、乐善好施的美德,关于这方面的成语和典故不胜枚举:舍生取义、雪中送炭、童叟无欺等等。

先哲们关于这方面的告诫就更多了,孔子曰“仁者爱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日“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于禽兽。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荀子日:“先义而后利者荣,先利而后义者辱”。都是告诫人们要多做善事,重义轻利,诚实守信,知耻而守节。可今天的中国现实呢?我举几件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来说明一下:

2006年3月,我开车到湖北的麻城去接人,回武汉路过阳逻区的一个右转弯处,汽车不知是何原因方向失控冲出马路,翻倒在路边的荒地上四轮朝天。所幸,我和车上的人都无大碍(无恙不妥,恙者,疾也),赶紧打110报了警。警察到了现场,叫来吊车(可是要收费的啰),准备将汽车从路边的荒地上吊到拖车上,那荒地上只有杂草,没有蔬菜等任何农作物。可是,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几个看似淳朴的村民走上前来,声称我必须先付给他们青苗损伤费后才能让吊车工作。我惊讶地质问他们:你们的青苗在哪里?他们虽然答不上来,可依然蛮不讲理,居然爬到吊车上,用自己的身体阻止吊车工作!我当时悲愤交加,难道这就是中国的农民?当你遭遇意外需要他们伸出援手时,他们给你的是一个足以让你沉到井底的石头。

2008年十一,我和夫人到新疆去旅游。在乌鲁木齐我们租了一辆“捷达”汽车自驾去喀纳斯。我们从禾木景区出来时,发现停在景区停车场的汽车轮胎瘪了。我正在发愣时走过来一个热心人,告诉我轮胎可能是慢消气,建议我换轮胎。他拿来工具,主动帮我们换上了后备箱里原有的备胎。我当时真的很感动,以为碰上“雷锋”了,忙不迭地感谢和敬烟。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换完轮胎后的第一句话是:“劳务费50元!”。我当时的思维瞬间短路,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心想:说不定这轮胎就是他搞的鬼! 2小时后,我把车开到布尔津找了一家补胎店,补了车胎再换回去只花了10元钱。

2012年6月的一天,我们夫妻俩(避免与前面的“我和夫人”雷同)乘火车来到达张家界旅游。约莫下午7时许,当我们走出火车站时,迎面走来很多拉客的。面对这样的情景,我们早已习惯,国内任何一个火车站的出口都是这样,何况是全国著名的旅游景点张家界呢?可令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遭遇和以往大不一样!一个三十多岁长得人高马大女人,穿着一条短裤,迈着一双肥硕的大腿向我们走来,问“要不要住宾馆?”我说不要,可她还是一边跟着我们,一边不停地搭讪,甚至露骨地引诱我说:“我们那里有很多小姐,很漂亮,保证你玩的满意。我当时生起气来斥责道:“你这人咋回事啊,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啊?我的老婆还在这里,你就这样?”我夫人当时也很气愤地说:“你这人真无耻!”她听了后恼羞成怒,立刻威胁我们说:“好,你们敢骂我,给我等着。”说完就掏出手机打电话,她对着电话说:“你们赶快过来几个人,这里有两个湖北佬居然敢骂我,你们过来好好教训一下他们。”她打完电话后就继续紧跟着我们。我回过头来问她一句:“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必须给我1000元,否则,有你好受的。”我说:“你敢威胁我,还有没有王法了?想敲诈?”我想报警,可偌大广场上一个值班的警察都没有,于是我掏出电话准备拨打110。她说:“你打吧,打也没有用。

这时,我看到在广场的另一处,一伙当地人和几个背包的游客打了起来,我这时开始感到心虚胆寒。我想,万一她的同伙来了,我们两个半百之人哪是他们的对手啊?我当机立断准备找辆车赶紧离开。可是,当我俩靠近出租车时,她就凑过去大声威胁司机,不许载我们走。一些当地司机显然认识此人,竟然屈服于她的淫威,纷纷离开了。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一个中年女司机开着车来到我们身边,她好像远远看到了我们的被动局面,急冲冲地喊我们赶紧上车。我们顾不得多想,立刻钻进车内。那个恶妇恼羞成怒,对着车门一边咒骂,一边用脚勐踢。就在汽车开出不久,我回头看见不远处跑来一群人,都是光着赤膊的汉子,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幸亏我们及时离开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眼前亏这回是吃定了。女司机人非常好,她是慈利县的,在张家界开出租,她告诉我们,张家界火车站非常乱,被一群流氓把持,经常有外地游客被打,前不久就有一名游客,因为一元钱,被一伙流氓用刀给捅死了。我说,难道警察不管吗?她说“警察根本就不管,说不定是一伙的。”我听后不寒而栗,这哪是流氓集团,分明就是黑社会啊!一时间我俩对张家界的美好印象丧失殆尽(比荡然无存要保守一点,如果荡然无存的话,那就该立刻回家),游兴大减。

当汽车把我们送到景区大门附近的“游客接待中心”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千恩万谢地道别了那位见义勇为的女司机后,惊魂未定地来到接待处。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中年男性,他首先向我们介绍了张家界风景区的大致情况,然后告诉我们,在这里入住必须要接受他们的导游安排。我们问他这是为什么?他说,因为张家界太大,而且地形复杂,如果没有导游会出问题。我问他:张家界景区有路牌和指示地图吗?他说:“有,但你们也会迷路。”我说怎么可能呢?作为国内成熟的景区,只要有指示标识,怎么会迷路呢?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祖国的大好河山不知去了多少,就是国门我们也出去过。

怎么就单单会在张家界迷路呢?他见说服不了我们,就让我们到别处去住宿,他还说,你到这里任何一家旅社都是一样的,必须接受导游才会让你住下。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已经疲惫不堪,不想再出去找了,也怕不安全,只有接受了这无可奈何的安排。没有想到是,接下来的两天旅游令我们尴尬至极,导游跟着我们寸步不离,美其名曰是为了我们的安全,可我们的感觉就像是电影里的地下工作者,时时被特务跟着,连说句私房话的机会都没有。张家界奇特的自然风景对我们来说已经变了味儿,提不起任何兴趣了。此外,我们上餐馆吃饭,还得违心地给这位特务导游加个座,他倒也不曾推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