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收入又三年

2013-09-28 13:53 作者: 王小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9月28日讯】灰色收入潜伏在居民收入之中,却游离在统计数据之外。尽管调查方法在学界存在争议,但王小鲁团队的灰色收入报告,是目前罕见的专项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现实参照。

八年里的第三份报告显示,灰色收入依然还是主要集中在高收入家庭,并且正在向中高收入阶层蔓延。

时隔三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分配状况发生了什么变化?基于2012年的调查数据,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收入分配课题组完成了最新的一份灰色收入研究报告。

在此之前的过去八年间,课题组曾进行了两次调查,并在2007和2010年分别形成研究报告。

这一次,新的研究得出如下结论:

1 根据课题组的推算,2011年居民灰色收入为6.2万亿元,约占GDP的12%。这与此前两次研究得出的比例相近,但灰色收入的绝对量比前两次估计有进一步扩大。这意味着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继续存在重大扭曲。

2 灰色收入仍然主要集中在一部分高收入居民,而且有向某些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

国家统计局每年公布城镇居民家庭的分组人均收入数据,该数据分为7组,其中最低收入组和较低收入组各占城镇居民家庭数的10%,中下、中等和中上收入家庭每组各占20%,较高收入和最高收入家庭各占10%。

课题组推算出的结果,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镇居民分组收入数据有显著差别。最大的差别发生在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推算收入是统计收入的3.2倍。这与前两次报告反映的情况基本一致。

但最高收入家庭的隐性收入绝对数量扩大了,相对比重也仍然占全部隐性收入的主要部分——最高收入家庭和较高收入家庭合计(占城镇家庭的20%),占隐性收入总量的72%。由于高收入居民隐性收入中一个主要部分是来源不明的灰色收入,可以认为灰色收入的绝对量也在进一步膨胀。

中等及以上收入家庭的统计收入与推算收入之间的差距扩大了。根据课题组上一次研究,2008年中等收入、中上收入和较高收入家庭的推算收入分别是统计收入的1.3、1.4和2.1倍。而2011年三组差距分别扩大到1.4、1.7和2.2倍。这与公共服务部门工作者利用职务之便获得的隐性收入有关,说明灰色收入有从最高收入阶层向社会的中、高收入阶层蔓延的趋势。

3 由于低收入居民的收入增速加快,城镇居民的相对收入差距近年来略有缩小,但绝对差距仍在继续扩大;而因为农村低收入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显著慢于其他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因此如果包括农村居民在内,全国居民的相对收入差距和绝对收入差距都在进一步扩大。

根据统计局城镇居民收入统计,2011年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和10%最低收入家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之比为8.6倍,而根据课题组推算,实际收入之比为20.9倍(2008年时推算为26.0倍)。而包括农村居民在内,全国城乡居民最高和最低各10%的家庭人均收入之比为23.6倍,课题组推算为67.0倍(2008年时推算为64.6倍)。

根据城镇居民收入的推算数,对2011年城镇居民家庭的收入基尼系数进行近似计算,可以得到,2011年按家庭分布的城镇居民收入基尼系数是0.496;按人口分布的城镇居民收入基尼系数更高一些,为0.501。而用同样方法对统计局的2011年城镇居民分组数据进行计算,得到的基尼系数为0.324。

4 收入越高的家庭,工资性收入比重越低,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比重越高。

人均收入1万元以下和1万-2万元的家庭,约80%的收入是工资性收入。人均收入在2万-5万元的中等收入(包括部分中下和中上收入)家庭,工资性收入超过70%,经营性收入在10%上下。从人均收入5万元以上,工资性收入比重越来越低,经营性收入比重越来越高。人均收入超过100万元的家庭,工资性收入只有11%,而经营性收入占了80%,财产性收入占6%。

虚拟经济领域(股票市场、其他金融市场、房地产市场)的经营性收入,在各阶层间的分布有一个明显的特点:中、低收入居民在虚拟经济领域的投资基本上是亏损的,表现为负的经营性收入。只有中上收入和高收入居民的虚拟经济投资才有正的回报,而且对人均30万元以上高收入居民来说才有较为丰厚的回报,占他们全部收入的5%-6%。这似乎印证了长期以来人们的一个猜测:目前中国的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因为严重缺乏规范,在收入分配方面,起了把穷人口袋里的钱转移到富人口袋的作用。

在经营性收入和其他收入中,都不排除包含灰色收入,因为有些经营性收入是通过钱权交易和其他某些不合法经营实现的。还有些人常常把私下收取的生意回扣,或利用职务便利从他人生意得到的提成也解释为“经营性收入”。

5 职业分布与收入紧密相关。

从不同职业人员在各阶层居民中分布的角度来看,工人和服务人员分布集中在人均1万元以下和1万-2万元区间,一般专业技术人员、一般党政干部和公务人员、一般管理人员和办事人员分布的峰值都落在人均3万-5万元的中等收入区间(这里的峰值是分别以各收入组样本数为100%,该职业在各组中所占比重高低界定的,而不是以该职业人员为100%来界定的,下同)。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其他中高级专业人员和中高级党政干部分布的峰值落在人均5万-10万元区间。自由职业和个体经营者分布的峰值落在人均10万-30万元区间。企事业单位中高层管理人员的分布峰值落在人均30万-100万元区间。私人企业主及合伙人的分布峰值落在人均收入100万元以上的区间。

6 收入越高的家庭,买房买车的更多,多房户也更多。

在财产方面,本项调查重点了解了样本家庭拥有房产和家用汽车的情况。按各阶层居民家庭自有住房的分布,人均收入1万元以下的最低收入家庭中,无房户最多,占15.5%。该比例随收入上升而下降,但就连人均收入超过30万元和100万元的家庭中,也都有个别无房户(占1%左右)。这种情况应该是有公司名下的住房或公房可住,没有必要自己购房。全部样本中,有13.6%的家庭有两套或更多住房。多房户的比重随收入上升而上升,占人均收入3万-5万元家庭的11%,占人均收入30万元以上家庭的一半左右。

7 现行社保体系对高收入居民有利,低收入居民反而受益更少。

按自费负担占医疗支出的比例计算,人均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低收入居民,自费率高达72%;而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居民的自费率都在50%左右。

如果按人均从基本医疗保险和从单位报销的医疗费来看居民从现行医保体系和公费医疗体系受益的情况,差距更加悬殊。人均年收入1万元以下的低收入居民,2011年人均报销金额只有73元;人均收入2万-3万元的中等收入居民,人均报销315元;而人均收入30万-100万元和100万元以上的高收入居民,人均报销金额分别为1545元和1308元,是低收入居民的20倍左右。这说明高收入居民从医保和公费医疗体系的受益,远高于中低收入居民,特别是显著高于低收入居民。从这种情况看,现行医保和公费医疗体系,并没有起到平衡收入分配、保障弱势群体的作用,反而在实际上向高收入群体倾斜,不利于缩小收入差距。

收入分配状况是一个社会的经济、政治和社会体制的综合反映。收入分配公平合理而且积极有效,是一个国家和谐稳定、有序发展的基本前提条件。解决收入分配不合理的问题,必须全面推进经济、政治和社会体制改革,探索建设一套既符合世界文明发展的共同趋势,又适合中国国情和目前发展阶段的经济、政治和社会体制。当前,社会各界对即将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寄予了极大的期盼,希望这次会议能够成为改革的一个新里程碑。

注:本文摘自《灰色收入与国民收入分配2013年报告》。

本次调查主要在18个省份(含自治区与直辖市)进行,覆盖66个大中小城市和14个县的县镇、建制镇的城镇常住居民家庭。全部调查样本数为5756个,有效样本5344个,筛除未达标样本412个。基于家庭收入和消费情况调查数据,采用模型分析方法推算全国城镇居民收入分配状况,计算收入差距和居民收入(包括灰色收入)的总量,及其在GDP中所占份额。

链接

灰色收入是指来源不明的收入,通常包括三种情况:其一,法律法规没有明确界定其合法与否的收入部分,例如政府机关或企事业单位给内部人员发放的超过合理水平的高额福利;其二,没有具体认定的非法的收入,比如通过内线消息在股票市场上获得的暴利,或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得到但未被查处的收入;其三,为逃税而隐瞒的合法收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