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颁日,中国为什么要“难受”?

2013-10-08 20:10 作者: 王培尧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08日讯】中新网10月7日消息,10月7日,2013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者,为美国大学工作美国科学家詹姆斯.罗斯曼和兰迪.舒克曼、德国科学家托马斯-C.苏德霍夫因,他们的研究成果是细胞运输系统的膜融合。这一突破性发现解释了为什么胰岛素释入血液时会有变化、神经细胞之间的信息传达,以及病毒感染细胞的方式。托马斯-C.苏德霍夫因在美国大学工作。 

每年诺奖颁奖日,都使中国人有异样感觉。截止2011年为止,美国已经有300多位诺奖获者,英国有90多位诺奖获者,德国有80多位诺奖获者,法国有50多位诺奖获者,日本有17位诺奖获者,弹丸之以色列也有近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而中国喜马拉雅山对邻印度也起码有诗人泰戈尔获诺文学奖,科学家拉曼因研究光散射发现拉曼效应获诺物理学奖,特里萨修女因创办慈善事业获诺和平奖。西方国家拿诺奖如探囊取物,中国除了得了中国人不欢迎的两个和平奖,还有莫言的文学诺奖外,科学诺奖一个也拿不到。

是中国人不适合做诺奖人选吗?中国人科诺奖连边也沾不上原因是什么?首先应该是中国人的生存思维有问题。这里说的思维问题是指人的生存价值观问题。你去问问那些鼓励孩子上大学的话,保准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等级观念的牢笼束缚下,生存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很少有人教育孩子搞科学研究。市场经济时代,少年儿童选择做官发财做明星企业家的有多少?立志从事科学研究者有几何?选择专业的时候,中学毕业生对于商科的热情已经远远超出了科学。“官本位”是中国传统观念中最能扼杀孩子科学创造性的杀手锏,我们的做人教育到底给孩子多少科学的素养?
  
其次,应试教育扼杀了中国孩子的创造性。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甚至到大学,伴随的是接连不断的各种各样的考试。有人问杨振宁,科学家中有没有“高考状元”?杨振宁笑说:“按照中国的高考标准,我们都是差生,在中学里,都排在十名以后。”中国学生总是希望从老师得到“标准答案”,而科学研究需要不断变化与发展思维。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说,考试并不重要,学生也不要只满意一个解决方案;重要的是培养一种科学直觉的习惯,用不同方式看待问题。而在中国现阶段教育框架下,即使有不错的“科学苗子”,也慢慢变成角逐分数的机器了。而有志于培养孩子创造性研究的教师,也并不是现今这种教育体制所欢迎的。

中学阶段的文理分科完全是应试教育的结果,是隔离学生创造思维的一堵墙,使许多学生思维上画地为牢。现代科学发展的基本趋势是文理渗透,学科交叉,狭窄的知识面与专业领域势必会影响到学生创造能力的发展。这种状况只会产生工匠式的研究者,很难产生大师级的人物。卓有成就的人物都具有多学科的知识背景。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早年曾学习物理和化学,美国结构主义语言学的代表人物博厄斯曾经获得过物理学博士学位……具有广博的知识面可以使研究者具有更广的视野,更容易产生创造性的思想。
  
再次,中国高校科研环境不尽如人意,创造性教育课题很值得怀疑。科学研究需要具有科学的精神和态度,需要研究者具有对科学的热情和持之以恒、坚韧不拔的毅力,所有的诺奖获得者无一不是对科学具有浓厚的兴趣,现今中国不但社会普遍缺乏科学精神氛围,高校也是死读书读死书。高校一方面循规蹈矩步调同一培养学生,对有个性特质标新立异的学生常常视为“异类”要“会商”你;另一方面,实用主义教学环境使学生产生就业投机心理,那里还有献身科学的思想准备和为科研甘愿清贫的人生目标?

中国960万平方公里广袤土地13.4亿芸芸众生,全世界最多的人口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世界最多大中小学和幼儿园,全世界培养出数量最多专本生,全世界人数最多的硕博博士后,中国重金打造的几十所重点大学,但中国培养不出一个科学诺奖得主,是中国孩子不够聪明?大学怪中学教师应试教育领孩子死抠书本死算题。中学怪小学老师布置高居世界前列作业压断了中国孩子想象的翅膀。小学老师又会赖幼儿园阿姨过早对幼儿进行填鸭扼杀了幼儿活泼天性。幼儿园老师怪家长,说家长从小就把孩子当“爷爷”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里还有创造精神。

舆论怪政府,说科举制度已经结束上百年了,可是考试指挥棒仍然主宰学校一切。教育部一个教材教学生,全国全省一份试卷考学生,一个考评模子考教师考学校,学生哪里来创造精神?政府官员说,“教育不能完全照搬西方办学模式,要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中国教育似乎没有出来负责的,中国教育正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千里烟波,不知归何处。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副校长顾也力说“素质教育到了大学阶段才开始绝对晚了,必须从幼儿园开始。孩子们从重点小学一直读到重点大学思维完全是僵化的。日本人口远没有我们多但已有14个诺贝尔奖获得者,获奖者说只要你有100个幻想,一个实现了就能获奖。幻想是自己创造的,不是老师灌输的,中国诺奖在幼儿园已经被枪决”。顾校长说得完全是实话。

人类进步的方向就是两面大旗,一是民主一是科学,中国现在两条腿都不行,两面旗帜的呼吁还不如五四时期。当着专制的教育压迫学生科学思维了,科学就只剩下了“进口”与“借鉴”,“复制”与“粘贴”,科学“硬盘”里我们的“硬件”就可怜了。优秀人才争着往国外跑,中国科学就没有希望;有点才华的人争着往官场挤,中国科学就没有希望;中国没有人去反思担当教育的痼疾,不光诺奖离我们越来越远,中国社会也越来越没有希望。诺奖颁布日,中国有人“难受”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