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竖立五星旗 警方向藏民开枪(组图)


德国之声中文网:媒体:警方向抗议藏民开枪

【看中国2013年10月08日讯】据媒体报道,西藏比如县警方日前向抗议藏民开枪并投掷催泪弹,数十人受伤。此前,由于强制藏民竖立五星红旗,引发抗议和冲突。少数民族地区西藏和新疆的“维稳”力度加剧。

据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周二报道,上周日(2013年10月6日),西藏那曲比如县发生抗议,警方开枪并投掷催泪弹,数十人受伤。

据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消息,10月1日中国国庆节之际,藏民拒绝按照有关部门的命令在自家屋顶竖立五星红旗,此后,比如县及附近地区的安保措施升级。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在上周日的抗议中,人们要求释放一名当地居民多吉扎才。他此前参加了反对悬挂五星红旗的示威活动而被拘留。

据位于印度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消息,自从9月10日起,西藏自治区政府向比如县派出18000余名干部,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要求当地藏民在自家屋顶竖立五星红旗,表示爱党爱国。9月28日,警方与藏人发生“公开对抗”,藏人使用棍棒和石块对抗武装警察。40名藏人被拘留。听闻冲突的消息后,更多藏人前往比如县,约1000人当晚在县政府门外发起24小时的绝食抗议,要求释放40名藏人。当晚,40名藏人获释,但多人遭殴打并受重伤。9月29日,当地约4000余名中小学生举行示威。10月2日,一些抗议者堵塞当地一条高速路。此后警方派出增援,并在比如县周围设置6个检查站。

位于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表示,无法就10月6日比如县开枪事件的报道提供详情。发言人札西彭措(Tashi Phuntsok)向美联社表示,流亡藏人听说有一些抗议者受伤,但不知道具体人数。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不具名消息源称,有至少60人受伤。

西藏“九有”工程--“有国旗”

据官媒《西藏日报》报道,去年年初起,西藏开始在寺院和乡村实施“九有”工程,包括有领袖像、有国旗、有道路、有水、有电、有广播电视、有电影、有书屋、有报纸。据新华社近日报道,两年来,西藏先后选派6万多名干部进驻全区5459个行政村和1877座寺庙,称“这是自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以来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的干部下基层活动”。报道称,“到群众中去”是中国共产党的传统。目前,中共正在全国实行密切联系群众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据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消息,自去年10月以来,比如县已有四名藏人自焚身亡,成为官方“维稳”的重点。

新疆也加强“维稳”

与此同时,在另一少数民族地区新疆,“维稳”措施也在不断加强。据官媒《新疆日报》报道,新疆公安机关加大了对”涉网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6月26日至8月31日,共查处涉及传播涉稳谣言类违法犯罪人员256人,传播“圣战”等宗教极端思想139人。行政拘留94人、刑事拘留16人、教育训诫164人。

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Dilshat Rexit)向美联社表示,中国当局以这些指控为借口,打压在互联网上发表对政府不满言论的维吾尔人。



9月28号和29号,那曲比如县藏民示威引军警严控打压。(受访人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西藏那曲比如县请愿藏人遭开枪镇压

西藏那曲地区比如县藏民因抗议中国当局的爱国教育遭到军警严控打压。最新消息指出,军警于10月6号在比如县达塘乡向一批展开请愿活动的藏人进行开枪镇压,导致数人受伤。

本台早前报道,今年9月10号,西藏自治区、那曲地区和各县的干部共计1万8千多人抵达比如县,并分批进乡入村展开爱国教育运动,强迫藏民在自家屋顶上竖立五星红旗。9月28号,比如县莫阿村的藏民对于当局的强制性做法公开表达不满,还将红旗扔进水里,引来大批军警的暴力镇压。随后军警与当地民众间发生冲突,当时40名藏民被拘捕。一千多名藏民于当晚聚集在比如县政府大门前举行24小时绝食活动,迫使当局不得不释放40名藏人。9月29号,比如县共计约4千名学生在学校进行示威,抗议当局从各方调派军警进入比如县整个县城和乡村实施打压;当地藏民连日来也躺在公路上进行抗议,要求当局立即撤走军警。

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那曲比如籍藏人丹增表示,比如县藏民抗议当局的主要原因分别是开除学生、不准患者到院就医、不准采集虫草、强迫竖立五星红旗、动用军警对手无寸铁的藏民进行施暴。根据最新消息指出,中共军警在10月6号对比如县请愿藏民采取开枪镇压措施,导致数人受伤。

有关方面,丹增星期一向本台表示:“中共当局于10月5号在那曲城突然拘捕了比如县达塘乡第四村(藏语:央塘嘎琼)一位叫多吉扎才的藏民。他是9月28号阻止中共工作组人员竖立五星红旗的藏民示威者之一,由于不断被当局骚扰,他逃到那曲城,结果被拘捕,随后公安人员准备到他的家搜查时被民众制止。10月6号傍晚,大批民众到地方政府进行请愿,要求立即释放多吉扎才。但是地方官员不但不予理会,还派军警镇压。那些军警向藏民投掷催泪弹,还随意进行开枪。当时喇嘛隆村村民桑白的儿子扎西坚参被枪击中受伤,另一位老妇也受枪伤,导致生命垂危;还有部分藏人的手脚部位受了枪伤,很多人被催泪弹打昏。”

丹增表示,开枪事件发生后,比如县部分乡村的多位藏民准备前往达塘乡,但在抵达良曲乡时被军警阻止;而之前到比如县政府进行请愿的来自其他乡村藏民也遭到军警的毒打和拘捕。

“比如县茶曲乡达列村的20名藏人,杷若村、拉吾村和郭那村,以及扎拉乡等地的很多藏人于9月29号前往莫阿村要求释放所有被捕入狱的藏人,却莫名遭到军警的一顿毒打,导致8人严重受伤,他们不仅没有得到治疗,还被禁止走出家门。另外,9月28号被拘捕的40名藏人中,莫阿乡25岁的次仁坚参(又写:次仁加才)被指控是‘分裂运动的主要人物’,遭到公安人员的残酷毒打,他于10月5号被紧急送到拉萨市人民医院外科楼西区接受救治,目前他的伤势令人担忧,大小便出血很严重,但医生拒绝说明这一症状的恶化程度。”

丹增表示,由于当局在比如县多个乡村部署军警,并设军营高度戒备,还全面封锁地方通讯渠道,因此很难获得那些受枪伤藏人的照片。

居住在欧洲比利时的那曲比如县藏人桑珠星期一向本台证实了10月6号在他家乡发生的军警开枪镇压事件。

他说:“比如县达塘乡第四村年近30岁的藏民多吉扎才被捕后,当地藏民在10月6号发起示威请愿,却遭到军警的开枪镇压,导致扎西坚参在内的部分人严重受伤,其中一位受枪伤的老妇危在旦夕;另有数名请愿藏人分别在9月28号和29号遭到军警的残酷毒打,导致伤势严重,其中重伤者次仁坚参的情况危急,其父亲名叫坚参,母亲名叫塔吉,目前正在拉萨市人民医院接受紧急救治。”

就有关比如县当前局势方面,印度达兰萨拉的比如县藏人丹增表示,现在当地藏民处境极度堪忧,他们急切盼望能够及时获得国际社会的声援。

他说:“在比如县发生抗议事件后,中共当局调派载满军警的两百多辆警车和军车,分批进驻各乡各村,还在主要通道上设卡检查,不少藏人的手机被强行没收。当地的电话、网络等通讯渠道被封锁,民众上街买食品也要出示居民身份证,未持有身份证或相关证明的藏人则遭到当局的扣押和盘问。 ”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