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躲非典四处逃 大喊用生命保卫上海(图)


2013/10/08/20131008212941213.jpg

【看中国2013年10月09日讯】

非典疫情 

2003年,一起恐怖的非典疫情(萨斯,SARS)席卷全球。

萨斯蔓延近30个国家,8000多人感染,8百多患者死亡,造成三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中国的患者人数最多,香港和大陆的萨斯病例占全球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但外界质疑中共严重隐瞒了真实数字,而实际数字要比这高得多。

掩盖疫情为连任  

萨斯最初于2002年11月在中国南方爆发。

那时正值中共召开十六大,江泽民关注自己保留中央军委主席一事,中国媒体被要求为这次大会创造良好的政治气氛,并经常重复江的口号“稳定压倒一切”。中共的中央宣传部内部刊物上明确地提到过,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也就是非典,是被要求不予公开报导的事情之一。

全世界中文语系地区均称“SARS”为“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唯有中共定名为“非典”(非典型性肺炎),据说是为了减低民众的恐慌情绪。其实减低恐慌情绪要有具体措施,改个名字除了麻痹民众什么作用也不起。民众不了解真实讯息反而更易于听信谣言造成恐慌。这种自欺欺人的命名法说到底还是贯彻江泽民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方针的产物。

第一病例在广东被发现后,以江系人马李长春(政治局常委,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为首的宣传部门百般遮掩隐瞒,疫情逐渐蔓延至其它省。当李长春离开广东后,广东官员内部开始有不同意见。当有地方报纸报导萨斯疫情时,江泽民又急调浙江省委书记张德江为广东省委书记,直接控制广东省委宣传部长钟阳胜,多次下令禁止媒体报导疫情。到二月底三月初时,广东省委宣传部索性对各大报进行人事改组。一场大换血下来,广东媒体落入中宣部江系人马手中,在疫情报导上突然偃旗息鼓。

掩盖疫情是典型的掩耳盗铃,虽然消息可以封锁,病毒却无法封锁,广东的萨斯迅速蔓延开来。自2003年2月全球爆发萨斯疫情后,世界各地区几乎每天都在报导新增及死亡病例。而在萨斯发源地的中国,官方媒介一片沉默。

2003年3月初,全国人大、政协在北京开会时,有个爆炸性新闻,广东一位医生病情太重去香港治疗,很快死在那里。香港传媒才注意到萨斯已在身边,但为时已晚。从那时起,萨斯开始在香港蔓延。这下全世界都开始恐慌。因为香港是国际社会的经济和交通枢纽,也是人员和货物的集散地,每天不知有多少班飞机起飞和降落,不知有多少人出去又进来,要想追踪查访根本是不可能的,发病的还好跟踪,潜伏期的病人就不知有多少了。世界卫生组织(WHO)要求中共立即通报国内的萨斯发病情况和扩散范围。

3月26日,江泽民私人医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压力下在北京首度公开疫情。但他只说广东一省有792人感染,31人死亡,对其他各省的疫情一概不提。胡锦涛要求地方政府与官员每天上报疫情,并不得缓报、漏报及瞒报。江的亲信张文康公然对抗胡锦涛说,中国没有法律规定必须每天上报疫情。许多观察家认为,这种有意地忽视造成疫情失去控制,从中国南方的广东省蔓延至20多个省市,包括首都北京及中南海。随着进、出国的人流,疫情很快扩散全球多国地区。

实际上,当时北美的独立华语电视台——新唐人电视台从2003年2月即开始发布警讯,报道和追踪SARS疫情,可惜由于大陆的新闻封锁,民众无法获知这一关系他们身家性命的重要信息。

相反,4月2日,官方媒体发表题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的报导。第二天卫生部长张文康在中外记者会上说:“我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是安全的”。

但这时全国已经一片恐慌,各大城市刮起抢购中药板蓝根冲剂、绿豆、白醋、盐等风潮。许多中药价格一飞冲天,同时许多人开始戴口罩上街。有人填了首《卜算子》调侃说:“风雨送春归,非典迎春到,已是春光烂漫时,却戴厚口罩;戴也不放心,疯狂喝中药,待到中药脱销时,奸商丛中笑。”

危机到来时更凸现民众对政府宣传的信任程度。尽管江系人马指天发誓的说已经控制了非典,大批在北京的民工、学生还是选择了逃回家乡,亦有外国公司的驻华工作人员撤离北京。美国《华盛顿邮报》引述北京当地记者估计,自非典爆发,连日来已经有将近一百万人离开北京。报导说,近日北京的机场、火车站都是人头涌涌,挤满准备逃离北京的人潮。北京的大学校园愈来愈空,例如民族大学已有三分之二的学生离开。这种逃离实际上更进一步地把北京的非典带到了全国各地。

就在中国官方一再重申非典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向媒体发表书面声明,说中国卫生部门隐瞒真相。

蒋彦永说,到4月3号为止,单是被总后勤部指定为收治非典的309医院,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4月3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2个有关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这位现年71岁、被301医院返聘回来的外科医生在声明中说,他和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对此感到非常愤怒。

两周后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即被免职,舆论一片哗然。

尽管江系人马一直对萨斯遮遮掩掩,但瘟疫无情。4月中旬萨斯闯进了中南海,撂倒了两个政治局常委:罗干和吴官正。吴官正最后一次露面是4月1日,罗干在4月12日以后几个月内都没再露面。该绝密消息被知情人透露出来后,江泽民非常紧张,官方媒体隔三差五说他们去了什么什么地方考察,实际上俩人都在萨斯病毒中苦苦挣扎。

在国际社会上,因为中共官方实行新闻封锁,隐瞒疫情,延误了防御病毒扩散的时机,造成疫情蔓延全球。90多个国家对中国停止签证。

中共对萨斯病最初的沉默和对相关资讯的封锁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使全世界赔上沉重的经济及生命代价,令各国震惊。

杀人灭口称“稳定” 

在国际组织和舆论不断对中国政府处理“非典”疫情的方式提出批评之后,国家主席胡锦涛警告卫生部门官员不要隐瞒“非典型肺炎病例”。随后,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开始在中国的电视上频频出现,走上防治萨斯的前线。

江泽民则在罗干、吴官正倒下后立即带领全家老小躲到上海。这时江氏人马都退到第二线,让胡锦涛、温家宝在北京第一火线上与萨斯交战,实际上就是借此机会要胡温的命。江一到上海就命令要用生命保卫上海。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叫苦不迭。萨斯摸不着看不见,杀人于无形,人怎么可能用生命与萨斯搏斗?

江泽民坚持所谓“稳定压倒一切”,所以无论上海有多少人因萨斯住进医院,官方公布的人数一直保持四个。有人说,“简直是开玩笑,我住的楼里就有五个人得非典。”后来,人数拔高到七人的原因是新患者中多了三个外国人,不报不行。直到最后疫情解除,上海公布的患者人数稳定保持在七人。这充份体现“三个代表”在稳定上海方面起到了作用。

在胡锦涛南下广东视察疫情半个月后,逃往上海躲避疫情的江泽民4月26日第一次在上海露面声称“中国控制非典取得了明显成效”。在抗萨前沿由于江系人马隐瞒撒谎及在疫情面前退缩,江泽民遭到人们的蔑视和憎恨。北大的学生在互联网上毫不留情地指责他:“跑到上海去避难了!怕死!”
  
但江泽民走哪儿哪儿萨斯疫情就加重。上海虽然层层下令要“用生命保卫上海”,但效果并不好。江看上海情况不妙,又跑到了辽宁、山东。5月底等萨斯情况稍好,江才偷偷溜回北京,但仍不敢回中南海,而是住在了玉泉山。有人笑说,面对萨斯,怕死的江泽民只有四处流窜,因为哪儿他都不会觉得安全。

从整个萨斯爆发的过程看,江泽民及其亲信自始至终采取的欺骗政策是导致这场灾难的直接原因,他们口口声声为维持“稳定”,实际上是维持自己权力的稳定,至于老百姓死多少人,他们是根本就不在乎的。

即使在萨斯疫情被公开之后,江仍然继续隐瞒萨斯疫情的真相。据美国《时代》周刊披露,4月22日,就在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抵达北京解放军309医院几个小时之前,309医院把40多名已经确诊的非典病人转移到一家旅馆;另外,在中日友好医院也发生了藏匿病人的情况——31名非典病人被匆匆塞进几辆救护车转移。打电话给《时代》周刊提供这一消息的女士说,中日友好医院的护士对此非常气愤,因为她们也和携带传染病毒的病人一起被关在救护车里。

中共内部传达了江泽民的命令,任何一个地方爆发萨斯,当地官员就地免职。于是地方各级政府官员都不敢将萨斯瘟疫上报,各自谋划策略,千方百计地“歼灭”和隐瞒萨斯,最普遍的手法是医院更改萨斯病人死亡通知单的死因。据知情者透露,为防止萨斯蔓延,院方还用药物给患者注射“安乐死”。一时间,各地区萨斯疫情成为当地政府的绝密情报。

广东省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医生说:“萨斯病人没有具体的数据,北京给各地下达了指标,每个地方都有配额,大家根据中央的配额来上报数据,大家可以看到,中国公布的数据很整齐。”深圳公安一位专门处理萨斯死人的警察说:“因萨斯死者有巨大传染病毒,各地公安专责萨斯尸体的焚毁。”这位公安说:“北京允许深圳公布的死亡人数不能超过三十人,其实,深圳因萨斯死亡者远不止公布的人数。”

在广东、四川和东北三省等地,军队用“封村”的办法,封锁了很多萨斯瘟疫暴发的村落。其办法是:首先切断电话线、禁止所有人员离开、封锁消息。有一个村落被封村后,有人偷偷跑出来,结果被军队开枪打死。

大多被封村的地区,基本上是等待里面的人全部死光,然后大面积地消毒处理。中国深圳公安局一位警察说:“医院已不负责处理萨斯病人的尸体,这部份工作,由军队和公安系统接管,死者由部队统一销毁。”

据悉,截至六月底,仅东北地区就有一万人死亡。中共严密封锁消息,杜绝大陆媒体透露丝毫马迹。中国宣传部门有文件,要求关于萨斯等消息,须由新华社统一发稿,其他地区不能擅自刊登有关萨斯瘟疫的任何消息。在此之前,中宣部在全国整肃报刊,取缔报纸,防止“不听话的媒体”将消息泄漏出去。

自从2002年11月16日在广东发现首例萨斯后,在对待萨斯报导上中共高层就有两派意见,一派意见认为应该向民众公布,否则蔓延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而江泽民扬言道:“以稳定求繁荣,不惜死200万。”江系人马直接掌管的中央电视台如何报导萨斯都由江泽民决定。被外界称为敢说真话的抗萨英雄蒋彦永很快被禁声,并受到军纪处分。

更荒唐的是面对萨斯疫情,江泽民和中共没有查找自己的原因,却把责任推给了无助的百姓,威胁要将“故意”传播萨斯病的人处以极刑。在政府的失职中,在惶恐的逃命中,又怎么能有“故意”传非典一说?在这个时候,江泽民也不放过一切可以用来诽谤法轮功的机会。6月9日,新华社竟然报导说法轮功学员要染上“非典”到全国传播,这话新华社自己也不会相信。外界估计,此举其实是在为江下令封锁疫情区并进行灭口提供保障,同时借此来严打法轮功讲真相的活动,而不是为解决萨斯的问题。

在萨斯事件中,江泽民再次表现了他胆小如鼠的性格和视百姓性命为草芥的冷漠本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