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与时下“官二代”的明显对比


【看中国2013年10月09日讯】当下,无论市井或网上乃至媒体,“官二代”这词儿很风传,尤其那飙车撞死大学女生还强横地叫出“我爸是李刚”的公安局长子弟,己成今天“官二代”生动的标本,引全国乃至天下大哗。“官二代”这角色,便从我脑海闪出一幅幅肖像,如历史画卷,让我去翻阅著思考了。

我年少时生活在民国,虽然是学生,与同学中的官吏子弟接触过,社会上的宦门乃至豪门的后裔,也见闻不少。其中称为纨绔子弟或《红楼梦》中薛蟠类小霸王角色,确有。但摆不上场靣,进不了主流社会,我上的成都一所省立中学与教会中学,不少同学是官吏家庭,别说炫耀门第,就是行为缺了礼义也受同学非议,穿着突破学生应有的简朴,当时流行的阿飞裤与双层胶底皮鞋,也穿不进这种有读书风气的学校,你要留个大包头,那教会学校学生自治会的同学,也会以维护校风与校誉来干涉,甚至见别校女生过校调笑者,也有学生自治会的同学来警告。在这种风气下,那些骄矜的官家子弟,都耻于说出自已门第。省教育厅长任觉五的儿子,与我睡上下床位,穿同样的麻制服,常打开他的花生酱罐请我尝,直到我们都分手离校,班上只少数几人知道他是教育厅长的儿子。那时,学校的普罗风气流行,平等意识占上风,你能一个人办一张壁报,或白话或古文或英文,敢把随感与时评从学校评到社会,从教师评到社会官府,同学们便翘起拇指赞你是才俊,便受到尊敬,谁去炫耀他爸是什么官,不仅被耻笑是弱智,甚至受到蔑视与孤立。因为学校与社会仍是官本位钱本位压不过文化本位的风气,权力仍未达到完全通吃。

民国的官吏,与红朝官吏出身有天壤之别。前者有出自簪缨之第、诗礼之家、书香之门,即便非文官的武官,也知书识理,甚至很有学问。名记者曹聚仁采访军旅,作客江西临川,邀请他向军官讲哲学,在王安石与陆九渊故乡,他生怕说出破锭,去说较了解北宋张载的《西铭》,苐二天,驻军的参谋长竟向军官大讲很少人了解的《东铭》惊得曹聚仁去查原著,看自己讲错没有。我从旧籍读到这段轶事,信服民国军官也不是老粗。抗战胜利,老家县城公园塑起一座“抗日将士纪念碑”由黄浦四期出身的团长任县长手书,那一手魏碑的书法,今日文官中也不多见。那时的文官子弟“官二代”就更崇文了。著名书画家也是l940年代成都画坛祭酒的罗文谟先生,且负责省参议会要职。他的儿子罗荣渠该算那时官二代了吧?他读成都县中时,便为首发起四为学会,即: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事开太平那四为。这少年便是后来斐声北大的名教授,北美史专家,他研宄日本学西方成功中国学西方屡败的原因,曾受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对其学术高度评价。年长我几岁的同学,陶在亷出身名门,祖父是北京图书馆长,他父亲是民国空军受中将将领,也算官二代了吧?在抗日国难当头,他上高中即与川军将领杨森三子杨汉渝投笔从戎,去印缅抗日。胜利后再入金陵大学且去英国学畜牧,这种官二代,与今天公安局长李刚的二代迥异吧?

我目睹过国共两党四川省委负责人黄季陆与李井泉的二代。当时黄季陆任省党部主委兼四川大学校长,他女儿黄乃华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仍在华西坝仁济护士学校学护士。李井泉坐镇成都,周末他在省委办舞会通知我们青年团机关去参加实是要女干部陪舞。舞池撒了滑粉,李井泉不到l0岁的儿子便在池中纵情打闹撒野,老子便娇惯儿子胡闹,使舞会一直搁浅,要让这小公子玩尽兴了,才开始舞会。且这种新贵子弟是不进普通学校,要有一定级别的子弟才能进的贵族学校,叫八一小学。他们的特权意识从幼就培养了。听其谈话是:你爸坐个吉普算什么?我爸坐的雪弗莱与道奇哩!红朝的官二代,不仅在恢复满清八旗子弟的幽灵,也在重建那种特权。李井泉那混小子入中学是成都教育资源最好的四中,按出身又录取进清华。在文革中还在炫耀革命老子,称“老子革命儿好汉”结果是打砸抢抄的恐怖分子而己。几十年来红朝官二代的图谱,笔者脉络清晰存在脑库,也笑谈于茶座哩!

我发现民国官吏家庭子弟,有不少人民粹意识盛过富贵意识,平民观念盛过特权观念。在川军将领的那些子弟中,有没有花花公子花花小姐呢?当然有,却很难神气与阔气于主流社会。抗日战死于河南的川军将领李家钰之子与我中学同学,后来是文质彬彬的川大历史系教授!

两朝官二代的子弟如此大的区别,追溯起来,脉络与因果十分清晰:中共的官多出身草莽与江湖。民国的官则出身士绅或书香门庭。这官的品质与人格便是宵壤之别了。而民国还沿袭千年科举取仕那一套严格制度,由考试院与铨叙部这些资格审核籂选人才。红朝是入党做官、造反做官、紧跟权力做官,乃至今日贿赂做官,千多年前诗人左思感叹的:“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竂。”那世胄巳是宵小之徒、钻营之辈、卑劣之人了。他们的子弟怎不是北宋高俅之子那类衙内型人物哩!

民国的社会是私有制,产权明确给人安身立命的独立性和尊严。红朝破坏私有产权,以公有制方便公务人。这公务人的官,在私有制中吃不通,在这公有制且代管一切公产中,当然就形成权力通吃。这种由垄断一切资源所形成的霸权社会,保定市公安分局局长李刚儿子的霸气,岂非很自然吗?

如此烂污的社会制度和不受监督的权力,还拚命抵制民众政治制度改革的要求,从89年用血洗抵制天安门学生与民众的要求,到99年镇压法轮功精神运动,到今天用员警、国保、网警用喝茶、软禁、牢狱来抵制政改,形成顽固坚持专制极权制者十分被动与尴尬。可你们世袭的官二代别看有假文凭充门靣,有权力充实力,从李鹏接班就预告草包宰相临朝,他拉下一堆大粪叫三峡工程,就己宣告给中国埋下待炸的核炸弹。那么弱智毛新宇这种贵胄也升任将军,不也用事实嘲笑了军二代更草包吗?

试问如此官二代、军二代能把你们的垄断寡头政治撑持下去吗?

(本文略有删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