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大刀会 大刀震日寇英名万代传


【看中国2013年10月10日讯】在东北抗日战争的烈火中,有一支活跃在辽宁省新宾县和吉林省柳河县一带的民间秘密组织“大刀会”。他们手执大刀、长矛,无所畏惧地同日伪军英勇奋战,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在抗日斗争史上写下光辉的篇章。它的首领就是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十一路军的司令梁锡福

梁锡福,又名梁希夫,山东曹县人,出身贫寒,自幼加入民间秘密组织“圣公会”,亦称大刀会,练就一身好武艺。“九·一八”事变后,日军侵略东三省的消息传到乡下。梁锡福准备日军侵犯到乡村时与之血战一场。秋收过后,他招收徒弟,传授武艺,很快形成了一支几十人的队伍。

新宾东部旺清门小学校长是个爱国的有识之士,名叫王彤轩。他自幼残废,一只手臂,青年时期,曾去过日本,加入了同盟会,深得孙中山先生的器重,与张榕一起回到东北后,他在旺清门创办学校,在县内外颇有影响。“九·一八”事变后,他组织学生分赴四乡,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恶,号召人民组织起来抵御日军入侵。王彤轩听说梁锡福组织大刀会抗日,便带几个学生前去拜访。二人谈起抗日,犹为故友。经几次深谈,王彤轩决心依靠大刀会武装群众发展抗日力量,遂建议梁锡福把队伍拉到新宾一带补充扩大。梁锡福本是个老实厚道的农民,言语不多,不善说教,如今有王彤轩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老知识分子前来指点帮助,自然是言听计从。不久,他便把队伍拉到新宾境内,与王彤轩组织的另几支大刀会合在一起,证式编成武术大队,组织司令部,王彤轩为司令,下辖红、黄、白、青四旗,梁锡福为黄旗领袖,其队伍整齐精悍,为四旗中的主力。

一九三二年春节过后,武术大队向新宾南部地区发展,一路上吸收新队员,队伍不断壮大。三月十一日来到著名清皇陵永陵附近,准备进镇驻扎。

当时居心投靠日伪的县长衣文深听说大刀会要进永陵,忙派公安局长张同带公安大队炮兵分队“往剿”。张部赶在大刀会之前来到永陵,王彤轩、梁锡福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仍按原计划向永陵挺进,待接近永陵街时便向敌人发起冲锋,梁锡福手执大刀,冲在最前面。

这时,张同等人正在永陵街里吃午饭,见大刀会果然来功,急忙下令开炮。没等打上几炮,梁锡福己率众冲了上来,张同等人大惊失色,急忙把迫击炮抬上车,纷纷逃命而去。大刀会一举攻占了永陵街,缴获各种枪支七十多支。战后,他们转移到汤图伙洛一带,扩大队伍,寻找战机。

三月二十一日,日伪调动伪军董国华团和伪东边保安游击大队邵本良部共三千余人,自清原开入新宾,到汤图伙洛一带围剿大刀会。梁锡福等得到消息,事先派人在敌人必经之山路旁设下伏兵。当伪军先头部队进入埋伏圈时,大刀会员挥舞刀枪冲入敌群,敌一名连长,两名排长和二十多名士兵当场毙命,日军顾问小原也成了刀下鬼,为避敌主力大刀会开入本溪县境内。

四月二十一日,以唐聚五为首的辽宁民众自卫军在桓仁誓师抗日,曾驻军新宾的东北军某团三营军官李春润被任命为第六路军司令。王彤轩、梁锡福部被编为一个支队,仍称武术大队,随第六路军活动。这时,武术大队总数已达二千余人,成为自卫军的一支生力军。

四月下旬,汉奸于芷山率领三个团从清原、南杂木两处向新宾进发,妄图扼杀民众自卫军。王彤轩、梁锡福受命与六路军警卫营之一部前往新开岭阻击敌人。

新开岭是清原直通新宾的交通要隘,山高路陡,十分险要,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梁锡福与王彤轩率部来到岭上,凭险设垒,严阵待敌。岭下二十余里永陵镇的群众担饭送水,支援大刀会。

五月二日,伪军董国华、邵本良部来攻新开岭,敌人依仗弹足枪多,几次逼进前沿,在紧急关头,梁锡福率大刀会员冲入敌群与之搏斗,将敌人推下岭去。他们冒雨坚守了两天,毙伤敌人三十余名,夺步枪多支。后因伪军主力已由南杂木进抵永陵附近,再坚守己无意义,梁锡福等撤离新开岭。五月七日,于芷山部凭借优势兵力占领了新宾县城,加紧在县城四周设防。

五月中旬,李春润部在自卫军第七路郭景珊部援助下,反攻新宾,梁锡福与王彤轩率大刀会相配合。在外围战斗中,李、郭二部在东昌台一带大败伪军邵本良部,敌拚命后退至东昌台村,不料又遭梁锡福所部的无情冲杀,被砍死二十多名,上尉一人、士兵二人被生擒。伪军边战边退到吴家堡子凭险顽抗。梁锡福率部乘胜追击,在李春润部主力掩护下,率先冲入敌阵,毙敌数十名,其中有日本顾问大冢农昔;缴获机枪一挺及大批弹药,其余敌人狼狈逃回县城。

五月十八日,李春润等部自卫军准备攻新宾县城。由于弹药不足,采取佯攻和小部队偷袭的办法,扰乱敌人,伺机夺城。粱锡福部与自卫军卫队连一部,乘夜色朦胧潜至城边,同时攻打城外几处据点。弄得敌人不知来了多少人,一夜数惊,如此进行了四个夜晚,于芷山见部队弹药消耗殆尽,疲惫己极,再坚持下去难免发生哗变,不得巳撤离新宾,逃回山城镇。

六月初自卫军总部乘收复新宾之声威,令王彤轩、梁锡福率部向清原进军。八日,大刀会突然出现在清原县城南的古城子、长岭子、马前寨一带,分三路涉过浑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县街伪。伪军骑兵队见大刀会来势凶猛,抵御不住,急忙向街内逃去;驻防在县城南保甲的伪游击大队邵本良部犹如惊弓之鸟,慌乱中丢下四门迫击炮逃到铁道北山上;只有伪军董国华团一部躲入广源聚商号的高墙大院中顽抗。这一天正是农历端午节,清原百姓见大刀会进了县街,纷纷拿出过节的粽子、饺子慰劳大刀会会员。

自卫军虽然占据了县街,又缴获了四门迫击炮,但是大刀会会员们没有会使用这“洋”武器的,既无法消灭高墙大院里的敌声,也无力向退到山上的敌人进攻。傍晚时分,敌人开始反击。由于敌人火力较强,大刀会无法与之展开近战,伤亡很重,王彤轩、梁锡福等只好率领大队退到城外长岭子一带。第二天,伪游击大队继续追击大刀会,梁锡福率众利用有利地形打了一个反击,杀死伪军多名,邵本良也被砍伤,仓惶逃回。两天的战斗,大刀会伤亡一百多人,由于敌人已有防备,再发起进攻显然不利,在此情况之下,王彤轩,梁锡福遂率领大刀会撤回新宾。

六月十三日,以日军第二十九联队平田幸弘大佐为首组成的“平田支队”及伪靖安游击队,在于芷山部伪军策应下,再次向新宾进犯。十九日,李春润率部在老城阻敌,因敌人炮火猛烈不能死守,遂撤出新宾,将敌诱至拨补沟。这时,早已埋伏在那里的梁锡福等部大刀会和自卫军突然冲出,与日伪军展开激战。日军慌忙架上机枪向自卫军猛烈射击,但大刀会仍冒着弹雨冲向敌群,这次战斗,击毙日伪军官兵数十名,缴获敌辎重大车十二辆,李部官兵伤亡二十余人。

六月二十三日,王彤轩、梁锡福配合第六路自卫军又收复了新宾,尔后,梁锡福独率所部开到新宾东北部与柳河境内的王凤楼、边沿一带驻防。由于梁锡福所部屡建战功,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部决定将该部扩编为第十一路军。梁锡福为第十一路军司令。梁锡福受命后,重新整顿了队伍,共编成四个步兵团、一个警卫营、一个骑兵连,共二千余人。武器除有一些杂牌枪械外,其余全是大刀扎枪,另有一门“榆木炮”。但将士们个个年轻力壮,精悍英勇,是一支使敌人闻风丧胆的有生力量。

梁锡福个头不高,头上盘个辫子,四方大脸,十分威武健壮,当时他虽年仅三十多岁,但老成持重,待人宽厚,平易近人,没有架子。他的许多老战友平时总要到他的司令部里转转,因此那里总是笑语喧哗,官兵不分,气氛和谐。可是一到战时,梁锡福便现出司令的威严,对于临阵不前者必严加惩处。他自已打起仗来总是身先士卒,带头冲锋陷阵,成为士兵的表率。在纪律方面,由于梁锡福对部下要求亦十分严格,如发现有扰民事件即严惩不贷。因此,第十一路军纪律严明,受到群众的赞誉。

一九三二年八月中旬,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部决定向敌人占据的海龙、清原、抚顺等城镇发起进攻,并把主攻抚顺的任务交给了梁锡福所部第十一路军。具体部署是:兵分三路,梁锡福为中路,经平顶山、栗家沟直攻市中心;六路骑兵团及抚顺一部义勇军为东路,经搭连直捣老虎台采碳所,配合中路进攻;另一支大刀会及抚顺义军为西路,经瓢儿屯李石寨扒毁铁路,阻止日军自沈增援,三路的最终目标是攻击日军独立守备队队部,消灭敌军,尔后扩大战果占领整个抚顺,时间定在九月十五日的晚上。可是,由于这一重大的战斗行动没有统一的指挥机构,虽然事先指定了各参战部队的行军路线和攻击目标,各部之间却无法互相联络.在进攻前几天.梁锡福便率十一路军开到离抚顺十余里的塔儿丈附近隐蔽,并天天派人与其他两路联络,可是直到发起进攻这天晚上仍未联系上。梁锡福气得暴跳如雷,决定十一路仍按原计划进行,遂令各团自选向导,于天黑后按原定路线向市内进发,梁锡福本人则率第一团前进。

晚上十点多钟,梁锡福同第一团官兵来到平顶山村,按原计划,本应先向西到腰截子消灭那里的敌人,可是由于向导带错了路,部队到了栗家沟。大刀会员没有找到日军,便把那里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卖店放火烧毁。当部队折回到腰截子时,那里的敌人已得到消息,事先钻进矿洞,在坑口架起机枪防守。大刀会又扑了空,便把街上日本人经营的俱乐部、木匠房点火焚毁,尔后向城内日军守备队驻地挺进。路上,忽遇一辆小汽车迎面开来。原来杨伯堡采碳所所长渡边宽一看见腰截子等处火光冲天,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便乘车前来查看情由。大刀会见来的是日本的一个官,当即挥刀将其砍杀。

这时,日军守备队已经出动,并用机枪封锁了杨伯堡大桥。梁锡福率众向敌人勇猛冲锋,杀入敌阵与之肉搏,硬是闯开一道缺口直冲到东岗附近。可是,由于东路义勇军根本没来,西路虽然扒毁了一段铁路,却未能冲入市内,三路进攻成了中路孤军奋战,而日军兵力却逐渐集中火力增强,使自卫军蒙受重大伤亡,加上十一路军各团初入市区,各自为战,无法统一指挥,这就造成了对自卫军极端不利的局面。在此情况下,梁锡福遂下令撤退。撤出途中,又将老虎台采碳所的汽油库、无线电台、安全灯房等设施烧毁。天亮前,各部自卫军撤出市区。

袭击抚顺的战斗虽然来达到预期目标,但是,一支手执长矛大刀的农民武装居然能突破日伪军的重重防守冲入市区,并击毙击伤日军十余人,破坏了日军控制的一些矿井设施,造成了全矿停电停产,扰得日伪整夜凉恐万状,丑态百出,这就不仅在军事上,而且在政治上给日伪一次严重的警告和打击,在中华民族抗日斗争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记录。

十月中旬,敌人出动了三万多日伪军,动用了飞机、大炮、坦克等重武器,向我辽宁民众自卫军发动了空前的大“讨伐”。梁锡福接到总司令部命令,率部前往通化保卫总司令部;途中又接到通知,说总司令部已向抚松一带转移,令该部向抚松一带靠拢。梁锡福率十一路宫兵到了抚松境内,未能找到总司令部,其他路军又大部溃散,第十一路军在路上经敌机追炸,部队也大大减员。面对日伪逞凶、自卫军失败的严重局面,梁锡福毫不气馁。他先派出秘书赴北平找东北民众救国会请示办法并要求援助,尔后将余部加以整顿,带回柳河、新宾、通化交界一带。两个月后,未见秘书回音,便将部队化整为零,亲自来到北平。

梁锡福到北平后,得到了东北民众救国会的资助。当时有人劝他在北平找点事做,不要再回东北了.但他坚定地说:“东北同胞正在遭受日伪蹂躏,我在这怎能呆下去?这辈子打不走日本鬼子,我什么也不干了!”在领取了一笔抗日经费之后,他便毅然返回了东北,重召旧部,又组成了一叉百余人的队伍,继续与日伪军作战。但这时日伪的统治已经大大加强,新宾、柳河县城和一切较大村镇皆为日伪军所控制,辽宁民众的抗日斗争转入低潮。

一九三六年二月,梁锡福在新宾县夹河北附近活动时,被大批日伪军包围,突围时不幸壮烈牺牲。这个使日伪军闻之胆寒的抗日勇士,终于献身于抗日沙场,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梁锡福由一名普通的农民成长为一支抗日武装队伍的领导人,为反抗日伪军的侵略而英勇献身,一生英勇无畏,可歌可泣.他的英名将永留人间。

(本文略有删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